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长春后人四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六十七章长chun后人四

    清岩的猜测得到了证实,齐海一脸正sè的道“正是。”见清岩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他不觉笑道“这可是好事,你应该觉得高兴才对!”

    清岩苦笑道“我怎么就是不太相信,我爷爷都不知道的东西,我居然会有,这……”

    海感叹道“这就是所谓的造化,都说造化钟灵秀,石头,你或许就是上天钟意的人。说不定你就是新的一代真神!”

    上天钟意!一代真神!清岩感觉压力很大,皱眉道“海叔你说的严重了吧!我觉得担不起。”

    齐海却是有些兴奋的道“我可不是瞎说,大五行诀与伏羲八诀同源,都有着可以叫人成为真神的天道之诀,可伏羲八诀散àn残缺,蕴含的天道之诀早已分散不全,你爷爷他也只得到了一部分,但就凭这些心诀,他老人家就把太阳神功完善到了真罡之境,而你却是得到了完整的大五行诀,只要你肯努力,成为真神也不是虚妄,归仙境也是指日可待,石头,你既然身怀大五行诀,太阳神功也就会水涨船高,我传不传你心诀已经不重要了。”说到这里,齐海是由衷的喜悦,脸上笑容灿烂,对于清岩他可谓是倾心尽力,清岩能有所成就,就是他最大的希望。

    清岩也是高兴,他现在是迫切希望修为大进的,欣喜之余又一寻思,道“海叔,这大五行诀对你有没有用?”

    齐海明白他的意思,笑道“你这大五行诀可是得自广成丹xue,是那里的神奇力量改造了你的身体,使你得到了先天五行之力,而你记得的那些法én只对你有用,别人学了却是毫无用处,石头,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天道之诀岂是人人都可会的!我是学不了的!”

    清岩怔怔的道“竟是这样,我还以为会对你有帮助呢!”

    齐海道“你有此心我就很高兴了。对了,你这次回来你打算待多久?”

    清岩想了想道“我想多陪陪老爹,也想陪陪你,等过段时间,我就去天火宫,取回元阳真圈。”

    齐海点头道“这事也很要紧,要不要我陪你去,万一天火宫不还给你,咱们也好有个准备。”

    清岩看他眼里电芒四shè,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以他的修为,什么事干不出来,心里一惊,忙道“不用了,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就不麻烦你了。”

    齐海看他有些着急,心里一动,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对那个红衣xiǎo姑娘很有好感?”

    清岩闻言顿时脸上一红,道“没有,没有,海叔你说什么!”

    齐海是何等老辣,立刻就看出了一些东西,笑道“石头,你有心上人了?”

    清岩对他自然也不隐瞒,点点头,红着脸就把自己和百里冰的事情说给了他,齐海听后大喜,又问了百里冰的情况,他虽不在中土行走,可对各个én派十分了解,知道丹凤轩的规矩,不禁皱眉道“此事很麻烦,那cháo音古dong非比寻常,我记得师傅,你爷爷曾经进去过一次,……”

    清岩闻言惊道“爷爷进去过?”

    齐海点头道“他对我们说过,那个地方极为复杂,变化多端,是个极为凶险的去处,石头,你要有所准备。”

    清岩已是心意坚定,就是cháo音古dong再凶险他也不会退缩,就道“我知道,我会xiǎo心的。”

    齐海却是脸有忧sè,又道“要进cháo音古dong,元阳真圈是必须要取回了,那地方不但至y至寒,而且还生存着许多奇兽怪物,都很难对付,一定要有至阳法宝护体和防身才行,幸好你都具备了,不然可是大大不妙。”

    清岩没想到cháo音古dong里面会是如此复杂,竟然还有怪兽存在,还想再问一下详细的情况,却见齐海道“有人来了,那是xiǎo兰吧?”

    清岩凝神一查,也看到了来人,正是聂心兰,不觉奇怪,道“她怎么来了?”

    他说话之间,齐海又变成了哑大爷的样子,清岩也忙把头发束起,随便找了个布条一扎,此时他的头发已然恢复成了黑sè。

    他刚收拾利索,就听外面聂心兰叫道“石头,你在吗?”

    齐海微笑道“是来找你的,这xiǎo姑娘也不错嘛!”

    清岩听他话里有话,不觉脸又是一红,道“海叔,你胡说什么!”随后赶紧答应了聂心兰一声,让聂心兰进来了。

    聂心兰见到齐海,甚是有礼,亲亲切切的叫了声大爷,手里还带着东西,真是有心人,齐海也是笑咪咪的看着聂心兰,神情很是亲热。

    聂心兰是在家呆闷了,就想找清岩出去走走,结果就找到了这里,二人在齐海家里待了一会,就离开了。

    两个人随后来到了那座烽火台,当然那已是一片废墟了,聂心兰有些惊讶,清岩也不能解释,二人就在àn石堆里玩了一阵,说着儿时的趣事,不禁欢笑阵阵,二人兴致一起,就结伴飞到了祁连山里,清岩带聂心兰来到了当年赵无忌遭遇九天雷劫的地方,聂心兰是首次看到,自是大为惊骇,清岩又把当年赵无忌的事情给她说了说。

    二人聊了许久,又在祁连山里转了许久,清岩其实是想找到父母昔日的dong府,可转了很多地方也没发现,知道父母修为高深,只怕已在dong府周围设了禁制,将dong府隐藏了起来,自己恐怕找不到,只能以后问齐海了。

    聂心兰不知清岩心思,她是只要和清岩在一起就很高兴,二人一直玩到天黑,才回到了赤金镇。

    此后的日子过得平淡而又充实,清岩每天不是和聂心兰在祁连山游玩,就是和齐海研讨修炼上的问题,在齐海这样高手的帮助下,清岩对大五行诀有了更深刻的领悟,修为增进了许多,五行真气越来越强,尤其是火灵真气格外深厚强劲,这是因为清岩体质特殊的缘故,清岩也不在意,以为这是正常现象。

    可齐海却是暗暗担忧,他知道五行真气理应齐头并进,绝不会容许某一股真气一枝独秀,这不符合天地和谐y阳调和之道,可这个问题齐海也无法解决,还好,清岩的多心经可以缓解减弱清岩的火灵真气,可这也不是最根本的解决方法,齐海急在心里,表面上却没什么异样,清岩当然也察觉不到,还在为自己修为的进步感到高兴。

    他也在齐海的帮助下找到了父母的dong府,那是一个装饰的极为华丽的山dong,有着家的感觉,清岩一个人在那里待了整整一天,他在感受父母留在这里的味道,想象着父母在这里生活的情景,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在梦中他见到了他们,亲切的呼唤,温暖的怀抱,他忍不住热泪盈眶,哭着醒来,随后就是无限的感伤。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除夕,清岩也不得不要对老爹说再见了,正月十五他就要到衡山天火宫去赴约,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取回元阳真圈,郑老爹早已想开了,一点也没有难舍难分的表现,只嘱咐清岩要保重。

    过了除夕,聂心兰也要离开了,和清岩道声再会,聂心兰是强忍着眼泪走的,清岩看不到她的眼泪,却也感觉到了聂心兰对自己的那份情意,只是他无法接受,他的心已被百里冰装的满满的了,再也容不下别的人。

    在赤金镇的最后的几天,清岩是想尽办法让郑老爹高兴,尽了自己所能尽的孝道,就算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可郑老爹的养育之恩也是天高地厚,不能忘记,等到了正月十四,清岩这才告别了郑老爹和齐海,向着衡山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