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白发仙姥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六十八章白发仙姥一

    南岳衡山,位于湖南衡阳府,由于气候条件较其他四岳为好,处处是茂林修竹,终年翠绿;奇huā异草,四时飘香,自然景sè十分秀丽,因而又有“南岳独秀”的美称。《衡岳y》中说:“恒山如行,岱山如坐,华山如立,嵩山如卧,惟有南岳独如飞。”这是对衡山的赞美。

    衡山山势雄伟,绵延千余里,号称有七十二峰,其中以祝融、天柱、芙蓉、紫盖、石禀五座最有名。南岳四绝是:“祝融峰之高,方广寺之深,藏经殿之秀,水帘dong之奇。”山巅祝融峰,高有千丈,登衡山必登祝融。有诗云:“祝融万丈拔地起,yu见不见轻烟里。”这两句诗既写了祝融峰的高峻、雄伟,又写了衡山烟云的美妙。

    登临其上,可见北面dong庭湖烟bo渺渺,若隐若现,南面群峰罗列,如障如屏,东面湘江逶迤,宛如yu带,西面雪峰山顶,银涛翻腾,万千景象,尽收眼底。

    传说祝融峰是祝融游息之地。祝融是神话传说中的火神,峰上便是大名鼎鼎的天火宫了。

    清岩是首次见到这种南国风光和云雾变幻之妙,置身在群山之中,竟有种虚无缥缈,不知身在何处之感,正看那衡山诸峰,忽然云雾升起,转眼之间,清晰可见的一座座山峰,竟被一团团烟雾笼罩住,渐渐隐去身形使自己也感到象在腾云驾雾,只觉得一缕缕、一团团的青烟白气,dàng于xiong前,流于指隙,似乎伸手可捉,可又什么都捉不到。突然,一阵清风拂面而过。风过处,天空便由灰而白,由浊而清,浓雾消散,远处的山峰又清晰可辨了。

    清岩既感有趣也感新鲜,见那每座山峰翠绿如新,仿佛每座山峰都是一个样子,可仔细看来,却又是不尽相同,清岩不知那座山峰是紫盖峰,只知道那最高的就是祝融峰,心下犹豫,究竟去不去拜访一下天火宫,如果一去又是一些麻烦,寻思半天,他决定还是下去找人问路最好,他想要下去,忽觉气息有异,还不等他有所反应,一人已经开口道“既已到了这里,为何不去找我,你知道紫盖峰是哪座吗?”

    清岩已然知道来人是谁,转身微笑道“贫道不想麻烦厉姑娘,谁知道还是惊动了你。”

    那人自然是厉轻恬,依旧一身似火红衣,笑容如huā,似乎见到清岩很高兴,不过一听清岩自称贫道,她的脸微微一沉,冷哼一声道“又说什么贫道,你忘了答应我什么了?”

    清岩一怔,暗道“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简直就和这衡山的云雾一样,还真是人如山水,山水如人啊!”心里嘀咕着,嘴里只能又道“是我错了,还请厉姑娘原谅。”

    厉轻恬闻言,脸上笑容再现,娇声道“这还差不多,还有,你怎么才来?”

    清岩道“我没来晚呀,明天才是十五吧?”

    厉轻恬笑道“你这人真是的,难道衡山的景sè还不能让你早来几天欣赏吗?”

    说到景sè,清岩流目四望,忍不住赞叹道“衡山景sè,美不胜收,我都看huā眼了,都不知该如何形容了,我是该早来几天,好好欣赏一下。”

    厉轻恬身形随风而动,轻飘飘的到了清岩身前,身边云雾隐现,真如仙子一般,清岩虽是心有所属,可见此美人也不禁心里一动,鼻中又闻的淡淡轻香,见她靠得近了,不觉有些不自在,就听厉轻恬道“知道好就行,你如此看也只是看个大概,想不想听听衡山究竟有哪些景sè呀?”

    清岩笑道“当然想了。”

    厉轻恬眼bo似水,盈盈妙目中似有别样情怀,看得清岩是越发不自在,只听她柔声道“那我就给你说说,衡山胜景可概括为“南岳八绝”,即“祝融峰之高,藏经殿之秀,方广寺之深,麻姑仙境之幽,水帘dong之奇,大禹碑之古,南岳庙之雄,会仙桥之险””说着又给清岩详细解说了一下,她说得引人入胜,绘声绘sè,听得清岩甚为入i,都想马上要去观看一番。

    等到厉轻恬说完,清岩又是一阵赞叹,道“竟有如此之多的美景,只听姑娘一说,真是使我向往不已。”

    厉轻恬笑道“你不必向往,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给你做向导,保你看个尽兴。”

    清岩忙道“这怎敢当,我哪敢劳烦姑娘大驾。”

    厉轻恬闻言娇嗔道“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总要给我报答的机会吧!”

    清岩道“姑娘别把那事放在心上,我可没做什么。”

    厉轻恬却道“我就要放在心上,我偏偏就要报答你,你能怎样?!”

    她的脾气清岩早已领教,他是招惹不得和招架不了,只能苦笑道“姑娘想怎样就怎样吧,等到明日后,我就麻烦姑娘为我指点衡山美景了。”

    厉轻恬嫣然一笑道“那我们就说好了,你可别偷偷溜了。”

    清岩笑道“怎么会,再说我还有要事找你,是万万不能跑了。”

    厉轻恬闻言,妙目光彩一闪,奇道“你有什么事?”

    元阳真圈的事情实在有些复杂,清岩沉y片刻,道“此事说来话长,还是过后在细说吧。”

    厉轻恬眼bo一转,微笑道“这么神秘,很重要吗?”

    清岩正sè道“当然了,对我非常重要,只希望姑娘能够成全。”

    厉轻恬越听越奇怪,也不知为何,脸上忽的一红,低声道“成全你什么?你这人说话也太含糊了。”

    清岩见她一脸娇羞,神情动人之极,心里一震,知道自己的话引起了她的误会,忙道“此事实在是比较复杂,到时我一说姑娘自会明白。”

    厉轻恬看他说的严重,脸sè不觉微微一变,甚为疑虑的道“究竟什么事?”

    清岩微笑道“姑娘不用疑虑,我也不是故nong玄虚,还是那句话到时自知。”

    厉轻恬见他不说,也不好坚持,只道“好吧,我就等着了。”

    清岩道“多谢姑娘的体谅,哎呀,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紫盖峰是那座,还请姑娘指点一下吧。”

    厉轻恬微微一笑,也不回答,而是很自然的一拉他的衣袖,同时她的身形缓缓上升,清岩随势而起,二人一下子升起了百多丈,清岩不解其意,厉轻恬见他疑huo,就笑道“站的高才能看得远,你看那是祝融峰,那是天柱峰,那是芙蓉峰,远处那个就是石禀峰。”

    清岩听她说了半天,也不见紫盖峰的出现,不觉奇道“紫盖峰在哪里?”

    厉轻恬伸出yu指向四方,随着她的纤纤指尖清岩急忙看去,哪知道厉轻恬指了一圈也没指出那是紫盖峰,最后就见她yu指忽的向下一指娇笑道“紫盖峰就在这里!”

    紫盖峰竟然就在脚下!

    清岩此时神情只能用“哭笑不得”来形容,厉轻恬见他如此神情,笑的更是欢畅,清脆的笑声在山峰之间回dàng,清岩都有些担心她会笑出眼泪来,摇摇头苦笑道“厉姑娘,我可是被你戏耍了,紫盖峰原来就在我的脚下,你怎么不早说。”

    厉轻恬强忍着笑,道“刚开始我看你站的位置正好,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可随后就发现不是,咯咯咯……,既是如此,我当然要……咯咯咯……”她随即又是一阵大笑。

    清岩无奈只能苦笑,低头看着紫盖峰,他的心情可谓是苦闷,这算什么,唉!暗叹一声,他又看向了厉轻恬,而她还笑的正欢,真是huā枝àn颤,看到了清岩望向自己,厉轻恬好歹知道了收敛,总算把笑声收了起来,不过看她弯腰抚肚的样子,就知道她忍得有多辛苦。

    好容易厉轻恬开口了,不过说话有些困难,“你……知道了那是紫盖峰了,现在有什么……打算?”

    清岩苦笑道“没什么打算,我……”

    厉轻恬截口道“你可别说你要在这里等到明天。”

    清岩正是这个打算,点点头,不等他说话,厉轻恬又道“你也和我去天火宫吧。”

    清岩道“不用了,何必打扰厉宫主。”

    厉轻恬笑道“你已经打扰了,我哥和你相约斗法,我爹怎会不知,现在天火宫里已有许多人在等你到来,你别以为明天就是你二人的事情,告诉你吧,明天场面可是很大的。”

    清岩有些吃惊,道“不会吧!都有谁在等我?”

    厉轻恬颇为神秘的一笑,道“你猜?”

    清岩怎么猜,只能道“我可猜不出,姑娘还是直说吧。”

    厉轻恬哼了一声,道“你这人有时候真没意思。”

    清岩苦笑道“这我承认,我是很无趣。”

    厉轻恬没好气的道“岂止是无趣,简直就是……哼!”就是什么她没说,随后她接着道“算了,我就告诉你,顾叔叔就在天火宫,还有一位就神秘了,我现在不能说,还有……”说到了这里,她的秀眉一皱,很厌恶的道“你也认识,是点苍派的人。”

    顾长风在天火宫清岩不奇怪,至于厉轻恬说的神秘之人清岩当然好奇,可清岩最奇怪的是点苍派的人会在衡山,心里不觉一动,眼睛向着祝融峰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忽然泛起一丝微笑,问道“恕我多嘴,点苍派是哪位高人来了?”随后又道“不会是那位李少华掌én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