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白发仙姥二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六十九章白仙姥二

    听到这个名字,厉轻恬俏脸陡然一沉,甚是气恼的道“就是他!”

    清岩看她神情不对,奇道“怎么回事,你似乎很讨厌这位李掌门。”

    厉轻恬皱眉道“我不愿说他,总之这人就是很讨厌!”

    清岩眼睛又向祝融峰那边看了一眼,随后微笑道“是吗?为什么?”

    厉轻恬显然很恼火,听清岩还在追问,脸上不觉一红,神情突然有些忸怩,清岩见此大奇,又看厉轻恬犹豫了片刻,似乎在考虑究竟要不要对他说,清岩看她这般为难,就道“是我多问了,你……”

    就听厉轻恬忽然说道“他是来求亲的!”

    清岩一时没听明白,随口道“什么?”

    厉轻恬红着脸,道“李少华是来向我爹求亲的,他说……他……”

    清岩这次听明白了,有些惊讶的道“你说他是来求亲的,他的对象是?”

    厉轻恬道“是我。”脸上红晕越重。

    清岩有些明白了,原来如此,但在他看来,李少华虽是一派掌门,可他觉得李少华根本配不上厉轻恬,乌鸦怎能与彩凤相提并论,这李少华真是痴心妄想,看厉轻恬的神情,当然也不愿意,只是不知厉天远的意思,毕竟点苍派也是西南一霸,实力雄厚,如果两派联姻,对谁都有好处。

    清岩忍不住问道“不知厉宫主……答应了没有?”

    厉轻恬皱眉道“我爹问我的意思,我当然不愿,他也不会勉强我。”

    清岩也不知为何,心里一松,道“那就好,你就不用担心了。”

    厉轻恬却道“你不知道,李少华又找了个媒人,这让我爹也不好拒绝,而李少华也赖在天火宫不走,都好多天了。我是被他烦死了!”

    清岩一听就知道这个媒人绝非寻常,就道“什么媒人,能让令尊如此为难?”

    厉轻恬甚为忧愁的叹道“是九疑山白仙姥。”

    清岩闻言不觉一惊,他知道这位白仙姥,是当今修真散人中极为难惹的人物,修为很高,xg情也很古怪,在九疑山修炼了已有五百多年,据说当年曾和步云真人有过一次斗法,接了一记五雷天心正法,而且还是毫无损,可见她的修为有多高,又经过这么多年的潜修,修为当然会更为惊人,点苍派请她出面,也难怪厉天远为难了。

    可白仙姥是出名的孤僻人物,点苍派怎会请到了她,清岩有些奇怪,就道“点苍派好大的面子,连白仙姥也请的动。”

    厉轻恬道“听说白仙姥和点苍派颇有渊源,所以就……唉!真是烦人!”

    看她愁苦,清岩安慰道“你也别太担心,令尊应该会尊重你的意思,只要你不愿意,他是不会勉强你的。”

    厉轻恬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不管怎么样,我也不会同意,就是我爹答应也不行,你看那个李少华,一副二世祖的模样,一看就是标准的花花公子,点苍派怎么了,我可不稀罕!”她是越说越生气,叫喊声也十分响亮,随风传出了老远。

    清岩看她气极,不过生气的样子也很娇俏动人,也是赏心悦目,就含笑看着,等她说够了,才道“你消消气,你的声音这么大,只怕李少华都能听见了。”

    厉轻恬不在乎的道“听到最好,我就是要他死心,我可是快要被他烦死了!”

    清岩闻言,眼里精芒一闪,笑道“那就好,厉姑娘,你的这番话只怕真是让李少华掌门听到了。”

    厉轻恬闻言一怔,秀目四下一转,只见周围云雾缭绕,远处山峰耸立,她和清岩立在虚空,附近有什么动静应该瞒不过她,急忙放出神视,也不见有何异样。

    厉轻恬正在疑惑,却听清岩朗声道“久闻白仙姥是前辈高人,行事向来光明正大,可今天一见,却叫晚辈颇为失望,您不会为了辈之事,就把多年英名弃之不顾吧!还有李掌门,你咬牙切齿的声音我可听的十分仔细,阁下也是一派掌门,总不能就这么藏头露尾的隐在暗处吧!”他的声音清朗有力,悠扬顿挫,每一个字都蕴含极强的真气,被他送出了极远,就算李少华和白仙姥此时在天火宫,只怕也能听得到,何况他们就隐在附近不远的一团云雾里。

    清岩的话音刚落,一个男子就怒气冲冲的叫道“齐清岩,你也太放肆了!居然敢这么对我讲话!”

    厉轻恬闻声一惊,失声道“李少华,真的是你!”

    随后一个冰冷低沉的女子缓缓的道“你就是崆峒派的那个齐清岩?”随着话音,厉轻恬就觉眼前碧影一闪,随后就有两人出现在他们身前。

    厉轻恬一见二人,又是一声惊呼“白……前辈,您也来了?”

    白仙姥是人如其名,满头白似雪,不过容貌却是极为秀丽,没有半分苍老之态,就是神情有些阴沉,白晰似欲的肌肤隐隐透出淡淡的青碧色,显得颇为诡异,身材高挑,一身碧绿色的道袍,白欲容碧衣,这就是白仙姥。

    在她的身后,就是一身锦衣,一脸怒容的点苍派掌门李少华,他正用极为怨毒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清岩,仿佛要把清岩生吞活剥,吃进肚子里。

    清岩见这二人出现,一点也不惊讶,不动声色的道“晚辈正是崆峒派齐清岩,见过仙姥。”说着躬身一礼。

    厉轻恬一时有些惊慌失措,看着白仙姥也有些惊恐,嘴巴也有些僵硬,而李少华眼睛一直不离清岩,也不说话,只有白仙姥打量了清岩一眼后,冷冷的道“你好犀利的嘴巴,也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我无礼。”

    清岩又是一礼道“还请前辈恕罪,刚才是晚辈冒犯了。”

    白仙姥冷哼道“你是几时察觉到的?”

    清岩知道她的意思,答道“就在李掌门第一次骂我的时候。”说着含笑看了李少华一眼,似乎很不在意李少华对自己的谩骂。

    李少华就是受不了清岩的微笑,和这个道士的镇定自若,以及那俊朗不群的相貌风度,他的双眼冒火,厉声道“齐清岩,你……你……”也不知他要说什么,清岩微笑接口道“李掌门,有话慢慢说,贫道洗耳恭听!”

    李少华大怒,实在无法控制情绪了,全无风度的叫道“你这个卑鄙无耻之徒,你个魂帐,我要教训你!”

    清岩闻言脸色一沉道“李掌门,你说话要有分寸,贫道做什么了,值得你这么说我,卑鄙无耻,贫道可不敢当!”

    李少华还欲再说,却被白仙姥挥手阻止了,随后白仙姥冷声道“都说崆峒派的太清道力十分了得,却没想到崆峒派弟子的嘴巴也是如此厉害,既然你逼得老身现身,那就让我领教一下你的太清道力,看是否和你的嘴巴一样厉害!”

    厉轻恬闻言大惊,忙道“前辈息怒,”不容她说话,白仙姥就道“少宫主稍等,我们一会再谈!”

    此时李少华脸上显出得意之色,阴阴一笑,看着清岩就像再看一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