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厉轻恬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七十二章厉轻恬一

    清岩望着天空出神,厉轻恬飘然来到了他的身边,轻声问道“你……你还好吧?”

    清岩脸sè很差,他实在是不好,便苦笑道“不算好,也不算坏。”

    厉轻恬很好奇白发仙姥的举动,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她就这么走了?”

    清岩摇摇头道“我也不太明白,或许……或许是她和本派的前辈认识,所以就不再追究了。”

    厉轻恬看着清岩手里的紫心剑,刚才那道紫电的绚丽锋芒实在叫人惊骇,紫心剑,她觉得很陌生,可威力却是大的惊人,而白发仙姥的离去似乎就和这柄剑有关系,厉轻恬对于清岩的事情都很有兴趣,不禁又问道“这柄仙剑……好厉害啊!”

    清岩微笑道“它叫紫心剑!”

    厉轻恬见他说话之时,神情有着说不出的骄傲,神采飞扬,英气迫人,真有无法形容的魅力,不觉心里一热,yu面微微泛红,低声道“以前不知道你还有这般仙剑,你倒是深藏不呀!”

    清岩微笑道“我总不能见人就说我吧,我有柄仙剑,叫紫心剑。”

    厉轻恬闻言不觉一声脆笑,道“说的也是,不过你的朱剑……”

    一说朱剑,清岩神sè不觉一暗,不过随后又笑道“有生便有灭,它在我手里已经尽了最大的力量,它和我也算没有遗憾了。”

    厉轻恬甚是歉然,轻声道“为了我的事情,害你损失了一柄……”

    清岩忙道“你别这样说,我……”话说一半,他便感觉体内真气猛然一震,浑身血液随之翻腾,一股热血直接就涌到了嘴边。

    厉轻恬见他神情不对,脸上突然显出浓烈的碧sè,双眉紧皱,十分痛苦的样子,不觉大惊,道“你……”

    她的一个字刚出口,清岩的一口鲜血已然喷散而出,鲜红的颜sè,触目惊心。

    厉轻恬见状大惊失sè,惊呼一声,清岩吐出鲜血后,人一下子就晕了,身子后仰眼看就要坠落下去,幸好厉轻恬一把将他拉住,这才没有摔下去。

    此时顾长风也来到旁边,二话不说,伸手就将清岩揽在怀中,一看清岩的脸sè,眉峰不觉一皱,立刻从怀中取出一瓶丹yào,倾出数粒放进了清岩嘴里,同时也将一股真气贯入了清岩体内,过了片刻,见清岩脸sè有所好转,顾长风神情一松,对着已是满脸泪水的厉轻恬道“轻恬,他不妨事,只是受到了碧木真气的震dàng,吐出血就没事了,他需要休息一下。”

    厉轻恬忙道“那就快回天火宫,顾叔叔快!”

    顾长风点头,随即身形一闪而逝,厉轻恬也快速跟上。

    厉天远见nv儿拿清岩这般要紧,修眉不觉微皱,他可不能闪身走人,毕竟李少华这位点苍派掌én还在这里,见李少华脸sè难看,厉天远暗自苦笑一下,白发仙姥一走,什么事也就别谈了,自己还是先打发这位李掌én吧!

    清岩感觉自己睡了很久,自从从广成丹xue出来后,他很少有这么睡过觉了,睡梦中,自己恍惚又回到了广成丹xue,那巨殿,巨足印,巨幅浮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还是那么清晰,尤其是那朱雀,炎炎燃烧,火光闪动,让他浑身发热,似如火烧。

    好热!清岩忍不住呻y者,越来越热,使他无法忍受,血液沸腾,又是那种身如火山的感觉,温度越高,痛苦越大,清岩默运大五行诀,试图压制住这强烈的火气,可似乎没什么效果,身体依旧火热。

    好热!他又是一声呻y,耳边似乎隐隐听到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轻柔悦耳,很熟悉,难道是冰儿来了?百里冰就像是最好的良yào,清岩顿时清醒了一些,喃喃的道“冰儿,冰儿,你来了……”

    他一开口,呼唤似乎一顿,清岩心里一惊,又道“冰儿,你别走,你别走!你知道我多想你吗?”还是没有回应,清岩大急,终于睁开了眼睛。

    眼睛有些模糊,依稀看见有个人影在旁边,熟悉的香味,曼妙的身形,真的是冰儿,“冰儿,你怎么……”清岩的眼睛终于看清楚了,那人影逐渐清晰,红衣yu容,星目红颜,不是百里冰,而是厉轻恬。

    清岩惊诧的道“厉姑娘,是你?”

    厉轻恬见他醒来,脸上顿显笑容,虽然有些苦涩,秀目流转,轻声道“不是我还能是谁,你终于醒来了。”

    清岩一见是厉轻恬,心里大感失望,眼光一暗,道“我这是在哪里?”

    厉轻恬看出了他的心思,秀目里的光彩也是一暗,但还是微笑道“这里是天火宫,你受伤了,吐了血,你不记得了?”

    清岩的头有些疼,回想了一下,好歹想了起来,眼睛又向四下一看,只见这是间装饰的极为jg巧雅致的卧室,看样子似乎像是nv孩子的闺房,心里一动,呐呐的道“厉姑娘,这是谁的房间?”

    厉轻恬脸上微红,答道“这是我的卧室……”

    清岩闻言大惊,急忙坐了起来,道“这……这怎么能行。”

    厉轻恬却淡淡的道“有什么不行,你还是躺下吧。”说着伸手将他按了下去。

    清岩看那纤纤yu手放在了身上,也不敢动弹,只能顺势躺下,老老实实的窝在chuáng上,嘴里只道“这……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厉轻恬见他神情无奈,似乎有着很大的委屈,不觉嫣然笑道“你为了我的事受了伤,我就该好好服shi你一次,你的身体还没好,就乖乖躺着吧。”她语气娇柔,但带着一种无形的力量,就像一个大姐姐再对一个xiǎo弟弟说话,令清岩不能不听。

    而清岩听到“服shi”二字,脸上一红,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老实听话,躺在chuáng上看着厉轻恬,等待着对自己的发落。

    厉轻恬似水眼bo在清岩身上一阵流转,看得清岩是万分不自在,那眼睛真像是会说话,清岩又想到,刚才自己ii糊糊说的那些话,更觉得尴尬,暗道“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明白了,我真是糊涂了。”

    许久过后,厉轻恬才道“你觉得怎么样?”

    清岩早已观察过了,自己是被碧木真气和碧光新月刀的刀气伤到了内腑,才会吐血晕厥,还好有人及时救治了自己,内伤也已好了大半,就是真气运行还不能自如,暂时还真不能随便走动,就道“已经好了许多,多谢厉姑娘的救治。”

    厉轻恬摇头道“我哪有这个本事,是顾叔叔救的你。”

    清岩忙道“顾前辈呢?我要当面谢他。”

    厉轻恬微笑道“他正和我爹饮酒谈心呢!只怕没时间过来,你还是安心养伤,等好了再说吧。”

    清岩点点头,微一寻思又道“对了,那个李掌én呢?不会还在吧?”

    一提李少华,厉轻恬面sè就是一沉,怒道“这种人还有什么可说的,早走了,他要是不走,我就杀了他!”清丽秀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气,她是真想杀了李少华。

    清岩闻言一凛,忙道“既然走了,你就别生气了,事情应该解决了吧?”

    厉轻恬知道他的意思,道“他也没脸跟我爹求亲,灰溜溜的走了,哼!这家伙!”

    清岩微笑道“那就好,不然我的伤可就白挨了。”

    厉轻恬感ji的道“谢谢你。”

    清岩道“你太客气了,我就是看不惯李少华的德行,再说他真的不配你。”

    厉轻恬闻言脸上又是一红,沉y片刻才道“就是这个原因,你就和白发仙姥拼命了?”

    清岩毫不犹豫的道“当然了,我就想帮帮你。”

    厉轻恬闻言流出无法掩饰的失望,苦笑道“是吗?就这么简单?”

    清岩也看出了一些问题,厉轻恬此时的神情和那次聂心兰的神情几乎一模一样,心里登时一震,他觉得嘴里有些发干,抿抿嘴道“是啊,我就想了这么多。”

    厉轻恬见他tiǎn着嘴chun,以为他要喝水,忙道“你是不是觉得口渴?”

    清岩忙顺势道“是觉得很干,嘴那个很干。”

    厉轻恬微微一笑,起身倒了一杯水,来到chuáng前,清岩看她的意思是要喂给他喝,慌忙道“我自己能行,不麻烦你了。”说着忙去抓杯子,却又不xiǎo心碰到了厉轻恬的手,似yu光滑的手,带着淡淡的暖意,两只手一接触,二人身体同时一震,厉轻恬险些都把水洒了,清岩急忙接过杯子,忙不迭喝着水,看都不敢看厉轻恬一眼,模样好不狼狈。

    厉轻恬随后倒是很淡然,见清岩神情有趣,就笑道“这几天可都是我喂你喝水,都习惯了。”

    清岩闻言差点没被水呛着,惊道“几天?我这是躺了几天?”

    厉轻恬笑道“不多不少正好五天。”

    清岩有些吃惊,摇头道“这么久了,真想不到。”

    厉轻恬却道“你是修为高,体质好,才会好的这么快,换了别人没有十天半个月是醒不来的。”

    清岩苦笑道“我和令兄的约会只怕要推迟了。”

    厉轻恬闻言,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看着他一脸惊奇的道“你居然还想着和他的约会,你真是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