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元阳真圈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七十四章元阳真圈一

    黑sè手镯!元阳真圈!

    厉轻恬突然觉得有些hunàn,一切实在太突然了,她认为对清岩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可到了此刻她才知道这些了解远远都不够,清岩原来是这个黑sè手镯的主人,是她想象了很久的那个人,极为熟悉却又是异常陌生的恩人,没有黑sè手镯就没有现在的厉轻恬,如此说来,清岩就是他的救命恩人,厉轻恬一直在幻想这位恩人的形象,现在她终于见到了,竟然就是齐清岩。

    她不怀疑清岩说的,她知道他不会骗她,只是她……。

    清岩见她神情不住变化,以为她还在怀疑,就把当年在赤金镇的事情说了一遍,尽可能说的比较详细些,其实他不用说,厉轻恬已然相信了,等到他说完,厉轻恬已经从手腕上取下来元阳真圈,递给了清岩。

    事情似乎要比清岩想的简单得多,犹豫一下后,接过元阳真圈,清岩迟疑的道“你……”

    厉轻恬从元阳真圈离开的那一刻,就感觉身上少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元阳真圈陪伴了她已有十几年,几乎已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是最亲密的朋友,她很舍不得,一旦分开真有种心疼的感觉,她的秀眉微皱,神情微微有些痛苦,可随即她微笑道“带了这么久真是舍不得,不过这是你的东西,我当然要还给你了。”

    清岩不禁问道“你就这么相信我的话?”

    厉轻恬笑道“你的话我都相信,谢谢你,如果不是它,我早就……”

    清岩截口道“不,即使没有它,你也会……好起来的,像你这样的nv孩子,是会有好运气的。”

    厉轻恬微笑道“我的好运气是你带来的,没有想到,你原来就是我那神秘的救命恩人,这是否就是一种缘分?”

    清岩闻言神情有些不自在,呐呐的道“应该是吧,其实我一直也不知道它会有这种力量,就以为它是个普通的手镯。”

    厉轻恬刚才也没仔细寻思,此刻听到后才想了起来,事情真是有些奇妙,就好奇的道“你说它叫元阳真圈,这么说它真的是九天元阳石了?”

    清岩点头道“它是以九天元阳石和玄阳真铁炼制而成的,也是件护身法宝。”

    厉轻恬大奇道“九天元阳石是长chun岛的至宝,我爹当年找了许久也没找到,你难道和长chun岛有关系?”

    清岩对她也不隐瞒,就把自己的身世说了一下,厉轻恬是越听越奇,她以为清岩只是个平常的少年,那料到居然还有如此离奇的身世,竟然是传说中长chun岛的后人,难怪会拥有九天元阳石,同时也感伤清岩的身世,眼神不由得多了些怜悯和疼惜,叹道“原来是这样,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应该早就知道身世了,真是对不起。”

    清岩忙道“这怎么能怨你,就是现在知道也不晚,谢谢你还给了我,真的很感谢。”

    厉轻恬微笑道“你不觉咱们谢来谢去有些好笑吗!不过我还有个问题,你能告诉我吗?”

    清岩道“什么事?你请讲。”

    厉轻恬道“你说它对你非常重要,这我理解,但我觉得你应该还有别的用处,是不是?”

    清岩暗自惊奇她的灵敏感觉,只是这个问题他委实不好回答,稍一寻思,他才道“你说的不错,我需要它去做件事情,如果不是为了这件事,我是不会向你要回它的。”

    厉轻恬大奇道“什么事情?能告诉我吗?”

    清岩歉然的道“对不起,我还不能告诉你。”

    厉轻恬甚为失望,低声道“是我多问了,听起来这事对你很重要了。”

    清岩点头道“是啊,很重要。”

    厉轻恬看他神情颇为兴奋,心里不觉一动,nv孩子的心思细腻之极,立刻就想到了很多事情,她也不知道为何,忍不住道“是和那个冰儿有关吧?”

    清岩闻言大惊,叫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厉轻恬看自己猜对了,心里不喜反而是隐隐作痛,是心疼,今天已是第二次了,忍住那丝痛苦,她强笑道“你昏i的那段日子,整天都在呼唤这个名字,冰儿冰儿的,我都听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清岩脸顿时大红,自己的担心成了事实,厉轻恬果然是听到了,而且还不是一次,被人当面问到,清岩还能说什么,只能承认道“是……是和她有关。”

    厉轻恬轻声道“她是……她是你的什么人?”她知道自己问的多余,可还是这么问了。

    说起百里冰,清岩心里顿时一甜,答道“她是我的未婚妻。”

    厉轻恬闻言只觉得眼前一黑,黑的不见半点光明,黑沉沉的,什么也看不到,眼前的清岩消失了,融入了黑暗中,他们之间已经没了距离,不是太近,而是远之又远,那是不可接近的距离,远的使她绝望。

    “你……你怎么了?”黑暗中,清岩的声音还是那么熟悉亲切,让她心里不觉一热,可随即她的心又冷了下去,冰冷,黑暗,怎么会这样?

    “我没事,她是谁?”明知不该问,她还是问了。

    清岩大感为难,支支吾吾的道“这个……她……”

    厉轻恬稳住了心神,也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力量还有勇气,她追问道“她……她是百里冰,对不对?”

    清岩惊呆了,傻了似的看着厉轻恬,结结巴巴的道“你怎么知道的?”

    真的是她,厉轻恬脸上的笑容实在是苦涩之极,清岩看在眼里心里大震,这笑容他不忍看到,也奇怪厉轻恬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就道“你早就知道了?”

    厉轻恬点头道“在嵩山我就察觉到了,你们的眼神出卖了你们,你们……你们怎么会在一起,丹凤轩弟子不是……不可以吗?”她说的断断续续,意思却很明显。

    清岩道“我和她很早就认识了……”

    厉轻恬截口道“比我们还要早吗?”

    清岩一怔道“这倒不是,晚了几年。”

    厉轻恬点点头,也没说话,清岩被她揭开了秘密,索xg就对厉轻恬说了个清楚,就把和百里冰相识,相爱的过程说了一遍,最后又说到了cháo音古dong,听到这里,厉轻恬惊道“你要去cháo音古dong?”她也知道丹凤轩有这样一个传言,可没想到会是真实存在的。

    清岩答道“不错,只要进入cháo音古dong,拿到绝情剑,丹凤轩的én规就会取消,丹凤轩弟子就可以随意婚配,我就可以娶她了!”

    厉轻恬明白了,就道“所以你必须要取回元阳真圈,进cháo音古dong需要它对吧?”

    清岩点头道“是啊,本来我是要寻找丙火灵珠,可没料到我的黑sè手镯就可以,所以我只能向你要回它了。”

    厉轻恬喃喃的道“丙火灵珠就在我这里,如果……”如果什么此时已经不用说了,清岩已经有了元阳真圈,自然不需要丙火灵珠了。

    清岩手拿元阳真圈,感觉手足无措,似乎自己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情,厉轻恬自语过后,又沉默了片刻,随后看见清岩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她勉强笑道“你把它说的这么神奇,我都有些不信,我和它这么久,只觉得它有些温热,实在看不出什么奇处,你能给我开开眼界吗?长chun岛的太阳神功我也是久闻大名了,也叫我看看吧。”

    清岩也想尽快摆脱这种尴尬处境,忙道“好好,我试试看,我也是第一次施展它。”

    厉轻恬微笑道“我就拭目以待了。”

    清岩现在都不看她的笑容,总觉得那笑容后面还有许多别的东西,那眼睛里也有说不出的情绪,让他不敢正视,微微垂着头,说道“你稍等,我试试。”

    说着默运太阳神功,清岩是有些心虚,他现在修炼可是大五行诀,天晓得,那火灵真气和太阳神功会有什么区别,此刻他只能以太阳神功的心诀来运用这股真气,元阳真圈与真气一遇便有了动静,微微一震,黝黑的颜sè也有了一点变化,发出暗红的光芒,可清岩也感觉元阳真圈里面有股极强的阻力,自己的真气只能在外部运行,无法深入其中,知道那是父亲设下的禁制,暗自惊骇父亲的修为,那层阻力当真是铜墙铁壁,牢不可破,幸好自己的真气不受排斥,不然已被那极强的阻力反震,想到齐海的jiāo待,急忙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厉轻恬看得发出一声惊呼,清岩却是微笑一下,将手指流出的血液滴在了元阳真圈之上。

    就在鲜血与元阳真圈接触的那一刻,那黑亮的真圈陡然发出强烈的红光,亮而热,极亮,极热,光彩夺人双眼,温度灼人肌肤,厉轻恬猝不及防,伸手一挡强光,身子也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因为元阳真圈散发出的不但是光与热,还有很强大的气息,迫使她不得不后退。

    清岩对于这种情况也很意外,太阳神功和自己的jg血相配合,终于解开了父亲的封印,真气长驱直入,和那股形成阻力的真气瞬间融合,他立刻就感觉到了那强大真气的实力,真气顺势进入到了身体,真气涌动,源源不断,仿佛无穷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