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元阳真圈二

作品:《仙途正道

    您正在阅读的是仙途正道正文:第四百七十五章元阳真圈二第四百七十五章元阳真圈二

    也只片刻,清岩就感觉有些承受不了,真气爆满,在体内鼓荡不已,炽热的真气又把自己的身体点燃了,清岩尽量的平息着气息,可元阳真圈里的真气还在不停进入,怎会如此?

    清岩暗自叫苦,这样下去可就惨了,自己的老爹给自己的礼物也太大了,清岩极力想把自己与元阳真圈分开,可一切都是徒劳,二者的联系紧密无比,又过片刻,清岩觉得自己要被真气撑破了。

    厉轻恬也早就看出不对,清岩手拿元阳真圈,浑身被强烈的红光笼罩,那强大的气息不断加强,整个房间已被红光完全占据,厉轻恬无法与之抗衡,只得退到门外,她透过红光,发现清岩神情十分痛苦,面容都已扭曲,不觉大惊,叫道“你怎么了?”

    清岩不能开口回答,只是拼命的摇头,厉轻恬不解其意,急忙强行向他走去,清岩见状,脸sè更是难看,厉轻恬担心他的安危,也顾不得许多,极力向他走去,可那红光至为强大,简直让她寸步难行,清岩见她还在继续,心里大急,又是一阵摇头,看厉轻恬不明白,他心急如焚,知道再不阻拦,厉轻恬可就危险了,全力压住凶猛的真气,勉强叫道“你快走开!快!”

    厉轻恬见他开口,便知不妙,顿时明白清岩的心意,身形急急后退,她的身法极快,一闪便已到了屋外,几乎就在她闪身的那一刻,笼罩在清岩身上红光忽然大盛,强光更强,温度更热,随后就是一声震天巨响从屋里炸开,那强大的气息急速向外散出,厉轻恬虽然相隔很远,也被波及,直接震飞了数丈,而那间甚为坚固的房间也在一声巨响后,被强大炙热的气息化为了一团青烟,与其相邻的几间屋子也瞬间成了一堆废墟。

    厉轻恬被吓得心胆俱寒,几乎都要哭了出来,大叫道“清岩,清岩。”一边叫喊着,她一边扑向了清岩刚才站立的地方,在那烟尘尚未散去的废墟里,她找到了已经晕倒在地的清岩,双目紧闭,浑身如火,奄奄一息,手里还紧紧握着元阳真圈。

    厉轻恬的叫喊清岩没有听到,他已然没了知觉,厉轻恬大惊之下,一时也没了章法,只是抱着清岩大声哭泣,神情凄苦,悲痛欲绝。

    那声巨响惊动了整个天火宫,所有人都是大为惊骇,厉天远和厉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见到这种场面也是齐齐动容,看厉轻恬抱着清岩痛哭,厉天远惊道“轻恬,出什么事了?”随声就到了厉轻恬身前,一看清岩的情况,厉天远再度变sè。

    而厉轻恬哭道“爹,他……他要死了。”

    厉天远也不说话,急忙查看了一下清岩的身体,同时也发现了已经变成了赤红的元阳真圈,不觉惊问道“轻恬,这镯子怎么回事?”

    厉轻恬只是哭泣,紧抱着清岩,对于厉天远的话是充耳不闻,此时厉焱也到了旁边,见清岩这般模样也是骇然,厉天远的神视早已透入了清岩体内,一番察看后,他忍不住惊叹一声。

    厉焱从来没有见过厉天远如此神情,忙问道“爹,他怎么了?”

    厉天远叹道“我没想到他的修为竟是如此深厚,赤阳真气竟到了这等地步,他现在真气沛然不可御,过于雄厚无法平复,所以才突然昏迷,若不及时顺息,他只怕要……真气裂体而亡了。”

    厉焱骇然,厉轻恬也听到了,神智一清,哀号道“爹,你快救他呀!”

    厉天远神情凝重,沉声道“我也没什么把握,轻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变成了这样?”

    厉轻恬也知道情况紧急,就把事情的经过快速的说了一遍,厉天远和厉焱一听清岩就是黑sè手镯的主人,又是长春岛后人,又是大惊,厉天远毕竟阅历丰富,很快就知道了清岩为何如此的原因,看着元阳真圈,道“原来这就是九天元阳石,这就难怪了,如果我猜得不错,这里面肯定蕴含了极强的太阳神功,他一时不慎,不知道这真气会这样深厚,让真气进入了体内,这样一来他就无法承受,结果就成了这个样子。”

    厉轻恬惊慌的道“那可怎么办?”

    厉天远稍一沉y道“我试着能不能帮他引导一下,如果可以帮他顺气调息,他说不定还有机会。”

    厉轻恬忙道“爹,你快动手吧。”

    厉天远点点头,示意厉焱接过清岩,厉轻恬这才松开了清岩,由厉焱抱着清岩到了天火宫的一间静室,厉天远看着女儿的悲苦神sè,心里暗叹,他早在顾长风嘴里得知了清岩的情况,他见女儿分明已对清岩钟情已深,就想让顾长风撮合一下,谁知道顾长风竟说清岩已定了亲事,虽不知对象是谁,这也已足够了,厉天远暗自担心女儿,可又不好明言,就想找机会再说,但今天见到女儿如此模样,厉天远越发感到了无奈。

    厉天远也没有十足把握救活清岩,不过事情出乎他的意料,在他深厚修为的帮助下,清岩很快就有了反应,恢复了意识,神智一清,清岩就立刻归顺真气,罪魁祸首元阳真圈也帮了大忙,清岩将一部分真气送回到了元阳真圈,又把一部分真气吸进了聚灵珠,这样清岩就能自如的运行大五行诀,使得真气逐渐归元,经过比较漫长的时间,清岩才把元阳真圈输给他的真气完全吸纳,而这段时间竟然是四年有余。

    他父亲齐玄易的修为已达归仙境,为了让儿子修炼不走弯路,他留给清岩的真气自然不是小数目,可谓是深厚之极,绝对的大手笔,在这股真气的帮助下,清岩的修为顺利达到了极流顶峰,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在此期间,清岩也做过几次努力,可一直无法捅破这层薄薄的阻隔,知道不可强求,只能等待机会,至于机会几时出现,却是个未知数。

    清岩怎么也没想到,得到了元阳真圈,会让他在天火宫一住就是四年,由于他被强大真气所制,他神智虽清,可身体却是丝毫动弹不得,四年的修炼类似于闭关,只能在躺着,每次行功就是数月时间,而每次睁开眼睛,就会看到厉轻恬的甜美笑容和温柔眼神,他虽不能说话,可厉轻恬见他醒来,都会对他说许多话,在二人不是交谈的交谈中,二人的感情无形中增加了,厉轻恬明知这样会越陷越深,可就是不能自制,清岩也是无奈,想离开却是无法离开,只能就这样继续下去。

    这样一直就是四年多,而这其中顾长风也来过几次,暗中叫清岩放心,广闲,赵无忌也知道了他的情况,都叫他安心修炼,至于百里冰也透过灵犀环的法力,知道了清岩的情况,当然也知道了厉轻恬,善解人意的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嘱咐清岩好好保重,这是她对清岩的信任,清岩暗暗感动,对厉轻恬也是更加抱歉,如果说他对厉轻恬不动心那是假话,但他的感情全部给了百里冰,实在无法再对厉轻恬动情,他只有抱歉,或许他不知道,厉轻恬已经在他心里有了一席之地,只是他不愿承认或者去想吧。

    四年后的某一天,清岩感觉身体忽然有了知觉,僵硬了许久的手指居然可以动了,这是个好现象,虽然他把那股强大的真气已经吸纳的差不多了,可身体还是没什么起sè,清岩一直在埋怨老爹,怎么没点提示就来了这么一手,还好自己命硬,不然是没机会去找他们了,可他也很感ji老爹的厚爱,从元阳真圈里他已然看到了父亲留下的许多东西,各种心法口诀,当然还有给他的留言,甚至还有影像,那是夫妻二人对于清岩的期待和爱怜,不过就是没说他们失踪的缘由,只是让清岩好好生活,快乐成长,其他的不要多想,至于何时和怎么见面是只字未提。

    今天身体有了动静,清岩大喜,默运大五行诀,试图用真气再刺ji一体,可真气一动,清岩便觉今天要有大变化,五行真气的声势要比以前强盛了许多,以其中最强的火灵真气为首,在体内急速运行,也只片刻,真气又强大了许多,但清岩控制还能自如。

    一见如此情形,清岩心中ji动,知道真气如此异样,是修为突破的前兆,果然真气持续攀升,也是水到渠成,清岩苦苦期盼的最强境界,竟然就要这么轻易达到了,只听在灵台方寸之地,轰然一声巨响,一声惊雷起处,就觉突然间眼前似见一片光明,四肢百骸,处处是气,口中情不自发出一声呼声,这声音犹如龙y大泽,虎啸深谷,远远传送出去,只使得天地为之一阵颤栗,这片啸声约莫持续了半个时辰,方渐渐沉寂,清岩也在不知不觉中坐了起来,脸上神光内莹,通体祥光外映,真是智慧空明,自在非常。

    他终于由静生明,豁然贯通,悟澈玄机,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