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碧水寒潭;水先生四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八十八章碧水寒潭;水先生四

    清岩与水先生相处越久,就对水先生的身份越ihuo,他已经在碧水寒潭修炼了不短的时间,可始终没见过水先生的庐山真面目,水先生是有意在遮掩,清岩不用想也能看得出,而水先生也曾直言不讳的道,他就是不愿让清岩看到自己的样子,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自己的形象太恐怖了,怕吓坏了清岩!

    这个理由清岩觉得不是理由,他感觉自己应该认识水先生,当然水先生不是水先生,而是某一位成名的前辈高手,至于是谁,清岩就是想不出来,他认得的,这种最强高手也就几个,可这几个没一个和水先生有半点相似之处,这就更奇怪了,清岩在修炼闲暇之时,就会忍不住猜想水先生的真实身份,只是这个谜他一直没有解开。

    水先生身份神秘,修为极高,更让清岩佩服的是水先生的学识,实在可称得上是广博,清岩在他身上可是学会了不少东西,水先生也不藏si,对清岩是倾囊相授,无所不答,他也欣赏清岩的禀赋和灵xg,说清岩是难得一见的修真奇才,以后成就不可限量。

    清岩被他说的很不好意思,有一天,清岩忍不住问了一个,他想了很久却又没有说的问题,“水先生,我来这里也不算短了,有件事我也寻思了很久,可一直没敢问,您……”

    没等他说完,水先生就道“你想问,我是如何到的这里,对不对?”

    清岩惊道“您知道了?”

    水先生淡淡的道“你就是好奇我的身份来历,除了这些还能有什么!”

    清岩尴尬的笑道“您不愿说就算了,我就是随口一问。”

    水先生微笑道“有些事情我是不愿提的,那是不堪回首的记忆,清岩,你知道我来这里多久了吗?”

    清岩道“不知道,应该很久了吧!”

    水先生叹道“已经有十几年了!”微微一顿,他接着道“虽然过了这么久,可当年在这碧水寒潭发生的那一幕,对我可是记忆犹新,我只怕是永远忘不了了,清岩,其实我也是被人偷袭,受了重伤,被迫投入这碧水寒潭的。”

    清岩闻言惊道“是谁?使您的对头吗?”这话是多余问了,不是对头敌人,又是什么。

    水先生闻言沉默了许久,才苦涩一笑道“如果是我的敌人,我也不会如此不甘心,自认为鬼了,那人是我的至亲,可以说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清岩大惊,叫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人真是……”他本想骂上几句,可一想到水先生,就骂不出口了。

    水先生苦笑道“为什么,至今我也想不出来,他这么做的理由,你知道他偷袭我的那一刻,我有多么惊讶和痛心?唉!他的那一剑绝对是想要杀死我,我不明白,他怎么会如此仇恨我,为什么?我想了这么久,就是不明白!”

    他缓缓的说着,语气淡然,仿佛是在说着别人的事情,但清岩感受到了他心里深深地苦楚和困huo,清岩早是怒火中烧,叫道“他是您的什么人?等我出去我非……”

    他正要说句狠话,却听水先生道“若是出去了,他的命还是我来取吧!”

    清岩忙道“对对,是该您出手才对,他居然那么狠心,您就不能心软了。”

    水先生却道“我杀他并不是要为我报仇泄恨。”

    清岩奇道“那是为什么?”

    水先生沉y片刻道“我怀疑他已和魔道中人有了关系,杀我定然还有别的y谋,魔道久不出世,可一旦出来就会有大祸而至,他杀我,我可以谅解,但和魔道为恶,我就不能容他了!”

    清岩颇为不解的道“您是怎么知道,他会和魔道有关系?”

    水先生道“哦!是我刚才没说清楚,我虽是被他偷袭,可我当时正在和一位身怀黑炎的神秘人在斗法,……”

    清岩听到黑炎不禁惊道“您说是黑炎?!”

    水先生道“正是这魔道第一,因为对手太强,我是全神贯注,当然我也不会对他有所防备,结果就在我斗法最吃紧的时候,他就在我身后出剑了!”

    清岩怒道“可恶!真是该死!”随后又道“您是怎么到的鹰愁涧,当时就没有察觉吗?”

    水先生叹道“当年我得知黑炎重现,就一直在寻找会此魔功的人,但一直没什么线索,直到那天,他突然说有了发现,我不疑有他,就和他来到了太行山鹰愁涧。”

    清岩闻言叹道“你该多找几个人才是,怎么就和他贸然来了呢?”

    水先生道“我当时没有多想,何况他的修为也是极高,而对付黑炎,人多是没有用的,我觉得凭我二人应该足以应付,哪知道,真正的敌人竟然是他!”

    清岩听的恼火,忍不住又问道“他究竟是您的什么人?你怎么这么信他!”

    水先生却不回答,只是长叹一声,许久之后才道“不说他了,等我出去后,我就告诉你,或许我还需要你的帮忙,助我清理én户。”

    清岩一口答应道“好,我真想见见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真是气死我了。”与水先生相处了这么久,清岩早把水先生当成了最好的朋友,听了他的遭遇,自然是义愤填膺,怒不可遏。

    水先生见他如此生气,也是颇为感动,谢了几句,说到了这个“他”,水先生的心情也有些低落,话明显少了。

    清岩明白他的心情,也就不再多问水先生的往事了,虽然他很想知道那位会黑炎之人的情况,可为了顾全水先生的感情,他还是忍住了。

    清岩和水先生推演出水诀全篇后,便是各自修炼道法,在水先生的指点下,他的修为也是大为jg进,他以水诀心法为借鉴,对大五行诀的水灵真气有了更深的领悟,而在这段时间,清岩也发现了自己体内的异常,先天五行真气中火灵真气过于猛烈,与其他四道真气很不和谐,这个潜在的危机,清岩终于察觉到了。

    清岩有此发现,心里暗自惊骇,这可不是好兆头,清岩此时也已不是初出茅庐之人,经验阅历已是相当丰富,知道此事如果解决不好,自己恐怕就有大祸来临了。

    清岩知道了这个隐患,就向水先生说了出来,水先生听后也是吃惊,等他知道清岩竟然是长chun岛的后人,他又是惊叹不已,了解了清岩的情况,水先生沉思了很久,最后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说清岩体内阳气太盛,是由于清岩修炼的太阳神功本就是至刚至阳,而他的体质又是特异,本来这对清岩来说是件好事,可偏偏清岩修炼的道法过于博杂,真气确实有些àn,这就有了冲突,随之有了这个隐患,而他想到的这个办法,正是因势利导,以水火生克之理,来解决这个麻烦。

    清岩也是反应极快,一听便已明白,眼睛顿时一亮,他修炼大五行诀已有多年,可由于很多原因,他还是没有完全参悟这én绝世心诀,那五行生克之理他还是一知半解,这也是他体内至阳真气太强的缘故,使得清岩忽略了许多细微之处,现在一经水先生指点,他顿时了悟,水火相克,以水抑火,这正是最佳的解决之道,而此时的环境,不也正是最合适,最有利的条件吗。

    随后清岩在水先生的帮助下,借碧水寒潭的先天水灵之气,全力修炼水诀,其实他暗中修炼的就是大五行诀,只是偏重在了水灵真气之上,而碧水寒潭虽是寒毒y损,可也是绝佳的修炼之地,其中蕴含的先天水灵之情极为浑厚,清岩以聚灵珠为助,灵气吸纳的速度可是神速。

    水灵真气不断深厚强大,也是灵气偏于y寒,形成的真气亦是如此,这也正好化解了清岩过于旺盛的至阳真气,而水火相克,也是相生,如此一来,清岩的修为突飞猛进,进展之快让水先生都啧啧称奇,清岩当然也是欢喜之极,知道自己不但解除了体内的隐患,也对大五行诀有了更深的了解,更对自己能突破神农的禁制越发有信心了。

    修炼,修炼!在忘我的修炼中,时光匆匆而过,起初清岩还在计算着时间,可日子一长,清岩又完全沉浸在了大五行诀的深奥至理之中,全心全意的修炼,研习,就像是在闭关,又一次的闭关。

    清岩这些年似乎没几天是闲着的,从崆峒山闭关出来后,他自在了没多久,就又在衡山派住了几年,而且还是一动不动的,简直比闭关还要闭关,等从衡山出来,就又被血隐带到了鹰愁涧,结果就到了这寒潭之地,唉,又是一次闭关啊!

    这前前后后算起来,清岩一直都在闭关修炼中,这次又不知何时才能出关,清岩有时都这样很无奈的想着。

    这一日,这么说有些勉强,在碧水寒潭中是暗无天日的,清岩行功完毕,自觉修为又有进步,眼里神光闪动,流出强大的自信心,那是强者具有的风范,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磨砺,他已然达到了最强之境的顶峰,那本是遥不可及的境界,他达到了。

    清岩醒来,水先生立时有了察觉,他那无形的,却是锐利之极的眼光瞬息就到了清岩身上,清岩也有了反应,神视一动,立时拦了下来,同时他的眼睛也向水先生看去,眼中蓝芒如电,似乎什么东西也不可能躲过这双眼睛。

    只可惜,清岩还是看不到水先生的半点影子,水先生就像是无形无影无踪的鬼魂,让清岩o不着一点踪迹影像。

    清岩修为大进,水先生也是如此,完整的水诀心法,终于使他修为有了巨大的突破,从最强到渡劫,他的那一步跨了出去,并且还达到了目的地,他成功了!

    “你还是不死心,眼睛又在看什么?”水先生带着调侃的腔调,悠然说道。

    清岩闻言脸上不觉一红,道“我是看不到您了,咱们的差距可是越来越大了。”

    水先生却道“你说错了,你很快就能看到我了!”

    清岩闻言苦笑道“你在说笑了,我……”说到这里他忽然明白了水先生的意思,他记得清楚,水先生曾经说过,等到他们从这里出去的时候,他就会看到水先生了,现在听水先生如此说,清岩大喜道“你说我们可以出去了!?”

    水先生笑道“这么久了,咱们也该试一下了,不然这么多年的修炼岂不是白费了!”

    清岩喜道“真是太好了,您说该怎么做?对了,你说这道禁制的弱点在什么地方,现在总该告诉我了吧!”清岩满怀希望的问道。

    谁知道水先生的回答让清岩大吃一惊,只听他悠然说道“弱点,什么弱点?那有什么弱点!”

    清岩闻言惊道“您说什么?没有弱点!!”他简直难以置信,不敢相信水先生居然说出了这种话,神农的禁制没有弱点,这不是在说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