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脱困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八十九章脱困

    水先生的话让清岩大吃一惊,继而就是大惊失sè,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神农禁制的弱点,一直以来就是清岩一大希望,有弱点就能脱困,这是清岩的希望,反过来说,没弱点就是没希望,没希望那就……,清岩心直接冷到了冰点,忍不住叫道“您……您一直都在骗我?”

    水先生若无其事,语气平静之极的道“算是吧!”

    清岩苦笑道“为什么?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水先生缓缓的道“如果当年我不说这个禁制有弱点,你会怎么做?”

    清岩闻言不觉一愣,寻思半天才呐呐的道“我……我……”他说不下去了。

    水先生接口道“你肯定是没有信心,也不会如此努力修炼,我说的对吧?”

    清岩点头道“我想是这样,我明白您的苦心,可是我们……我们还能出去吗?”

    水先生道“不努力当然不可能,没信心自然也成不了,你现在有信心吗?”

    清岩被他的话激起了一腔豪气,大声说道“我有信心!”

    水先生赞道“这就对了,我们就来试试,看神农的禁制是否真的无法突破!”他说的是否,实则信心十足。

    清岩颇为激动的道“我们该怎么做?”

    水先生已是胸有成竹,沉声道“我这些年早把这里观察了无数遍,我发现这道禁制和碧水寒潭已是浑为一体,我们要想出去,可不能硬来,如果引动了这强大之极的水势,咱们很可能就会被,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水势压得四分五裂,那真就是惨不忍睹了。”

    清岩听得心惊胆战,忙道“那可怎么办?”

    水先生微笑道“水xg至柔,可柔极则刚,我们修为远不及神农大神,所以不能强势硬来,只能顺势而行。”

    清岩闻言,心里一动,也明白了水先生的意思,就道“您说的对,这道禁制既是水xg,那我们就该以水治水,顺水而行,您的水诀已是大成,而我也是颇有火候,应该不会与这道禁制有所冲突,可咱们如何才能顺应这道水势呢?”

    水先生笑道“你果然心思敏捷,这就是我的想法,至于如何做,这就很简单了!”

    清岩不解其意,道“这回我可不懂了。”

    水先生道“你我进来此地此时,并没有感觉到那道禁制,显然这道禁制是许进不许出的,看起来似乎很是歹毒。”

    清岩也道“是够狠的,神农……”说到这里,清岩忽觉不妥,在他心目中神农应该不是心狠手辣的人,但他已经领教到了神农的厉害,被困在了这里这么久。

    水先生接着道“可据我所知,神农在上古三皇中,是最为纯厚仁慈的,一身法力虽高,但从不随意伤人,双手几乎不沾血腥,试问如此人物,设下的禁制又怎会这般歹毒呢?”

    清岩奇道“可这道禁制明明就是神农设下的呀!难道不是他干的!”

    水先生道“当然不是别人,谁会有这般神通,我是说以神农的xg情,绝不会做的如此狠绝,这道禁制要禁锢的只是碧寒石的毒xg,至于对那些无意进入此地的人,神农早已给这些人留了后路。”

    清岩越听越奇,听到最后他惊诧的道“后路?有吗?”

    水先生很肯定的答道“有!只是我们以前没有发现罢了!”

    清岩忙道“在哪里??是什么样的路?”说着双眼蓝芒四shè,就在四周寻找起来。

    水先生见他这副模样,不觉笑道“那是看不到的一条路,你要去感觉,默默的用心去寻找,这样才能找到。”

    清岩闻言若有所悟,敛去凌厉眼光,静心凝神,按水先生所说的办法,去寻找那条无形的路。

    清岩在默默寻找,水先生又道“此时此刻你虽然是一个身怀道法的修士,但一定要有一颗平常心,试着与周围的水去jiāo流,感受它们的每一次动静,最细微的波动也不可忽略,水也有感情,无情却也多情,你体会了它的心,它也会感受到你,要把它当成你的朋友,亲人,最亲密的人,你如此想了,就会逐渐与水相融,最后水就是你,你也是水了,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清岩似已出神,微闭双目,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似乎甚为喜悦,喃喃的回答道“水变得温和了,暖暖的,不再那么冰寒澈骨,就像……就像chun天里的雨滴,每一滴落在身上都是那么舒服,真的很舒服。”

    水先生的声音逐渐低沉,仿佛蕴含了某种神秘力量,就像一种咒语,一段佛经,深入人心,启人心智,“好,很好,你再想,那些雨滴越聚越多,渐渐的雨滴汇成了一条涓涓细流,继而细流变成了大一些的河流,又从一条忽然成了许多条,又过了许久,那些河流又再凝聚,百川汇合,万流归宗,最终雨滴变成了……”他故意一顿,凝神倾听的清岩立刻接口道“它们变成了大海,是大海!”

    水先生微微一笑,继续道“是大海,海水是蓝sè的,也是温暖的,你感觉到了吗?”

    清岩此时仿佛已经置身于温暖的海水中,海水浸透了他的身体,使他浑身暖洋洋的,温暖而不热烈,柔和,清和,平易近人,让你不忍离开,也舍不得离开,那是清岩从来没有的感觉,在这种温暖之中,清岩并没有恍惚失神,昏昏yu睡,而是jg神大振,充满了力量,那是海水赋予他的强大力量,温和而又无可匹敌的力量,强大而不张扬,锋芒内敛,可隐隐又有似若剑锋般的锐利jg芒在不住闪动,好强,极强!

    清岩感觉到了,海水的温暖,还有那种强大的力量,他缓缓的道“海水真好,力量还很强大,我感觉到了!”

    水先生淡淡的道“很好,你再感觉一下,周围的碧水是不是早已不在了?已经成了海水的一部分,是吗!”

    清岩听到他的话后,这才意识到碧水寒潭早已不复存在,真的已是大海,温暖的大海,清岩心里一动,而随着他的心动,大海忽然也动了,海面上波涛陡起,掀起一个个巨大的làng头,风làng虽猛,可影响不了清岩,因为他已是大海,海làng就是他的心跳,又如何影响得了他。

    清岩稍微平静,那汹涌澎湃的波涛随即平复,清岩心念再动,怒涛又起,这一动一静,便是一发一收,清岩是控制自如,随心所yu,他已经掌握了海水的力量。

    清岩已经沉浸在大海之中,他已入忘我之境,全然不知他周围有了惊人的变化,碧幽幽的潭水早就动了起来,先是阵阵波纹dàng起,随后波动越发剧烈,碧水在清岩四周回旋激dàng,也只片刻,就形成了一个十数丈方圆的漩涡,那个漩涡转动的速度极快,强大的回旋之力,把碧水搅碎了,nong散了,又过片刻,漩涡最中心出现了一道晶莹透明的水柱,粗只有丈许,外面水波闪动,里面却是空的,水柱以漩涡为源头,向外不住延伸,从十丈,到了百丈,二百丈,越来越长,水柱宛如擎天之柱,隐隐有直指苍穹之势,最终水柱长度过了千丈,眼看就要超过了碧水寒潭的水面。

    “轰隆”一声巨响,水柱终于破水而出,水花溅起,竟达百丈,就在水花四溅,惊雷乍响那一刻,一道白虹从碧寒潭之中shè出,经天而起,映得天地陡然一亮,原本漆黑的夜sè,竟是通明一片。

    白虹一飞之势足有三四百丈,散发的光芒也是久久不散,就在白虹划空之际,一个清朗的声音在空中忽然响起“清岩,这就是我十数年参悟所得的一个心诀剑法,就算是我送给你的贺礼了,愿你和百里姑娘早成眷属,我要先走一步了,咱们有缘再会!”

    白虹闻言破空之势猛然一顿,强烈光彩瞬间敛去,显出清岩的身形,他的神情有些错愕,扬声道“水先生,你要去哪里?”

    水先生早已去远,声音从极远之处传来“去我去的地方,清岩,你多保重。”

    清岩知道他要去干什么,急道“您不是说让我去帮忙吗?可怎么……”

    水先生又传来声音“不必了,还是我自己解决吧!”最后一个字传来之时,他的人只怕已到了数百里之外。

    清岩还要再说话,可知道自己还没有水先生的修为,声音传不了那么远,只能无奈一叹,苦笑一声,身形下落,到了碧水寒潭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