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再遇一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九十章再遇一

    水先生走了,走的飘然潇洒,却把清岩扔在了碧水寒潭边上,只剩下了一脸的无奈和苦笑。

    在碧水之畔,清岩怔怔的出了半天神,从空中下来之后,他的眼睛就一直望着那碧幽幽,深沉沉的潭水,神情甚为古怪,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忽然就听他发出一声长叹,随后缓缓的道“原来如此,我早该想到的!”说完他又是一声长叹,眼里光彩一暗一亮,眼睛终于离开了那汪潭水。

    清岩看到了什么?

    没了水先生的道法阻碍,清岩的犀利眼神,自然可以dong悉碧水寒潭里的一切事物,清岩看到的是一具白骨,在碧水的映衬下,那具白骨格外诡异,静静地躺在潭底的一处隐秘的角落,骷髅的眼dong内竟有碧sè光华闪动,这使得那具白骨多了一丝生气,当然它只是白骨,和寻常白骨没什么两样,因为附在它身上的那个灵魂,已经离开了它,从此碧水寒潭只有它孤零零的在这里了。

    那就是水先生以前的躯体,rou身,清岩见此便已全部明白,水先生当日遇到暗袭,落入碧水寒潭,他没有灵犀环这样的避水法宝,受到毒水侵蚀,立刻化为了一具白骨,若不是水先生元神强大,守住了那仅存的灵智,行功克制了水毒,不然水先生真的要……。

    想到这里,清岩不禁暗叹一声,难怪水先生要自称为水鬼和遮掩自己的形象,他这副模样,当然是不愿被人知道了,一代高人,有了如此遭遇,实在令人唏嘘感叹,虽然清岩还不知水先生的真实身份,但清岩感觉得到,水先生绝对不是那种隐修之人,定然是个大有名头的人物,至于是谁,清岩已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但只是猜测,因为如果清岩猜对了,那事情真就是骇人听闻了。

    清岩的猜测很大胆,可他是有依据的,和水先生相处了这么久,二人之间的了解已是很深了,当然二人也在有意无意之中,向对方隐瞒了一些事情,清岩没有向水先生说过大五行诀,而水先生也没说过他的水诀是从何而来,对于清岩的隐瞒,水先生已有所察觉,他的修为jg进到了渡劫境,在他眼前要遮掩什么,实在是太困难了,何况清岩和他可是朝夕相处,有什么可以瞒过他的,不过水先生也猜不到清岩居然会神农的遗法,大五行诀!

    水先生也只是奇怪,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为何有如此多的秘密,对他而言都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虽是好奇,水先生也不愿深想,对他来说,清岩不只是和他同病相怜的伙伴,更是他能逃出生天,获得重生的恩人,他不在乎清岩的隐瞒,对清岩只有感激,所以他对清岩除了自己的身份之外,再就没有任何保留,尽心倾力指点清岩的修炼,就是对他心爱的弟子,他也没有如此用心过,这是他对清岩的报答,真心实意的报答。

    水先生最后传给清岩的那én剑诀,更是凝聚他一生所学的jg华大成之功,是以水诀为根本演化出来的至强剑术,他们就是以此剑诀,合力冲破了那道禁制,同时清岩也从这én剑诀之中,隐约猜到了水先生的来历,可清岩也是被他的猜想惊到了,如果他猜对了,那一切也太可怕了。

    清岩不敢往下再想,使劲摇摇头,可有些事情是无法摆脱的,清岩突然有了种烦恼和困惑,水先生走的洒脱,清岩却是又陷入了另一个深潭。

    不过,这个深潭总比要在碧水寒潭好得多,出来了就是好事一件,一想到总算活着出来了,清岩的心情顿时大好,眼睛四下一看,虽在深夜,清岩也感觉外面的世界真是很jg彩,海阔天空,可以任我纵横,这种感觉真是一个爽快。

    “咦!”就在清岩流目四顾之时,发现在这碧水寒潭的旁边,那原来寸草不生的àn石上,竟然生长了数株高有丈许,红的像珊瑚的小树,朱干翠叶,甚为修洁,夜sè虽深,可在那点点星光下,那树上的叶子都有隐隐翠光闪动,朱红sè的树干也有淡淡暗红光彩流转,在黑暗中,树的光彩也越发醒目,虽然不高大,却带有几分神秘气息,仿佛它们白天吸取了天地的灵气,日月的jg华,就会在夜间发光发亮,吸引着世人的注意。

    一,二,三,四,五,六,……清岩数了数,一共有十株这种朱干翠叶的小树,他数的同时,神情也逐渐有了变化,这奇异的小树,清岩并不陌生,他诧异的不是这些树会发光,发亮,而是它们根本不该在此地出现,这不可能呀!

    清岩暗暗惊诧,缓步走到了小树之前,十株小树,整齐的排列成了两行,彼此间隔一丈,伸开的树枝堪堪可以互相接触,恰好连成了一片,似乎只要再长大一些,它们就会有了纠缠,可清岩知道,这些朱干小树只能长到这么大,树枝伸开的长度也就这么大的范围,它们永远不会纠缠在一起,因为种植它们的人,计算的十分jg确,不容许它们有所纠结。

    靠近了那些小树,清岩感觉到了阵阵暖意,从地面和小树之上散发出的暖意,清岩眼光闪动,脚步微微一顿,低头望地面一看,下面的土地与周围的土地是大不相同,竟是红sè的,是深红sè的泥土,状若细沙,粒粒分明,表面也很光滑,带有些许晶亮,似如半透明的琉璃,铺散了三四十丈方圆,那十株小树就生长在这红土之上。

    清岩抓了一把红sè砂土,立时就感觉到了一股温暖热气透入了手心,暖暖的,十分舒服,感觉虽好,清岩却是忍不住身子一震,神情也是大变,嘴里喃喃的道“真是火砂,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看着地下这一大片火砂,清岩的心不禁一阵颤抖,再看那十株小树,他的神情更为激动,伸手轻轻抚摸了每一株,这十株小树几乎是一般大小,粗细也是一样,显然是同时栽种下来的,清岩也知道,这十株的寿命都在百年左右,当然不是在鹰愁涧长大的,鹰愁涧没有这个条件,是生长不了这种树的,这朱干小树,因为它形似珊瑚,红yàn似火,所以就有了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火珊瑚!

    火珊瑚!这是衡山独有的树种,也只有在衡山的落日谷里才有,只有落日谷里的火砂,才能让火珊瑚生长,让它们发光发亮,甚至发热。

    当年清岩在衡山的时候,在厉轻恬这个向导的指引下,他是游遍了衡山,对衡山各处风景都看了个遍,落日谷当然也去了,初次见到火珊瑚之时,清岩是万分惊奇,落日谷可是生长了千百株火珊瑚,一入落日谷就是满眼的火红sè,还有阵阵的热气,树枝随风摇动,犹如火焰闪动,加上满谷的火砂,真是一片火的海洋,清岩见此奇景,登时就惊呆了,一时都说不出话来,在衡山最使清岩流连往返的景sè就在落日谷,他在落日谷也盘桓了许多天,记得他曾经如此对厉轻恬说过“要是崆峒山有火珊瑚就好了,以后每天看着它们,心情肯定会非常自在,愉快。”他是非常喜欢火珊瑚,和落日谷的景sè。

    可此时此地,火珊瑚竟然出现在了与衡山相隔数千里的太行山鹰愁涧,这使得清岩惊诧莫名,不过他随即也明白了原因,这当然不是奇迹,就是奇迹,也是人为的奇迹,创造这个奇迹的人,只有她,她就是厉轻恬。

    “傻丫头,真是个傻丫头,何必要费这么大的劲呢!”抚摸着火珊瑚,脚踏着火砂,清岩穿行在这个小小的树林里,他的心已是火热,心情激动之极,能把火珊瑚从衡山移栽到了这里,这是费了多少心血的成果,厉轻恬的痴心和执着足以让任何人动容,当事人的清岩自然更加感动,不觉自言自语,仿佛已经痴了。

    十株火珊瑚,一片真情意,清岩明白这十株的意思,自己失踪了十年,厉轻恬就移栽了十株火珊瑚,每一株代表一年,也包含了厉轻恬对自己的深深思念和无限情意,想来每一年厉轻恬都会来这里,用火珊瑚来寄托自己的思念,这份真情实在感天动地,刻骨铭心。

    清岩真是痴了,傻傻的看着火珊瑚,身形不停的走动,心情异常激动,忽然,他感觉头顶微风一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上方飘浮而过,清岩有些心神不宁,一直没有在意,这次感觉到了,急忙抬眼看去,这一眼看后,他顿时犹如被雷击中一般,全身巨震,双眼大睁,片刻之后,才颤声道“冰儿!冰儿!你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