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再遇三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九十二章再遇三

    廿虹最近感冒,工作又忙,更新就跟不上了,希望大家谅解,但我会努力码好字,处理好情节,不会让大家失望!

    你不是鬼风!那你是谁?

    清岩闻言暗想道“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这……这个……”他寻思之时,就发现那少nv一直在暗中看自己,神情颇为奇怪,仿佛很担忧和很害怕,清岩遇到这种“弱势”人物,总是心肠硬不起来,明知她在胡说,也不愿恶语相加,居然平心静气的道“那我该怎么称呼你?”

    少nv对于清岩的态度似乎很关注,见他和颜悦sè,那羞怯担忧之情也就随之消失了,低声道“其实……我叫……鬼凤。”

    清岩闻言一怔,随即明白了过来,道“是鬼凤而不是鬼风!对吧?”

    鬼凤点点头,清岩又道“恕我多言,当年在崆峒山铁家庄,哪个把我打晕的人是不是你?”鬼凤又是默默点头,清岩见此不觉皱眉,沉y片刻才道“十年前也是你和他们一起来对付我的吧?”

    鬼凤闻言,稍一犹豫,抬眼看了清岩一下,才道“是我……对不起!”

    清岩原本是满腔怒火,打定主意想要一雪前耻的,可此刻却是什么火也没有了,看着眼前这位羞怯怯,娇弱弱的少nv,他还能做什么,动手吗?好像有点……,唉!清岩暗叹一声,随口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鬼凤闻言,秀目中闪过极亮的光彩,低声道“我……我来看看!”

    清岩暗自奇怪,深更半夜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他又不便多问,只能道“原来如此。”

    见清岩不问自己,鬼凤似乎有些奇怪,沉默一阵后,她低声道“我来这里是想……是想……”

    清岩见她说的吞吞吐吐,心里更为奇怪,忍不住问道“你想干什么?”

    鬼凤闻言头垂得更低了,秀发披散,露出了一段如雪似yu的粉颈,此时天边已然发白,朝阳眼看就要破云而出,一抹光亮正投在了鬼凤身上,产生了一圈七彩光晕,就像鬼凤身上散发出了淡淡的光彩,如此情形,使得鬼凤越发神秘和美丽了。

    清岩这才发现,原来鬼凤的美也是极为出众的,实在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不觉欣赏起来,也不由自主的拿她和百里冰,厉轻恬二人比较起来。

    就在清岩审美之时,犹豫再三的鬼凤突然说话了,和清岩说了一会,她的言语也逐渐顺畅,清楚了,尤其是这几句话更是清晰,也让清岩大为惊呀,她说道“我是来等你的,我觉得你肯定没有死,一定会从这碧水寒潭里出来的,所以我就经常来这里,等你出现!”

    清岩听的清楚,可他感觉自己绝对是听错了,鬼凤竟是在等自己!这也太匪夷所思,不可思议了!

    清岩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怔怔的看着鬼凤,一时无话可说。

    鬼凤说出那些话后,仿佛如释重负,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许多,神情也不再羞涩,眼里光彩流转,粉面之上也是光彩夺目,那神态动人心弦,她见清岩发了呆,就道“我就是在等你,等你回来,我终于等到了,我现在很高兴!”说完之后,笑容便如花般绽放。

    此时云破日出,阳光下的鬼凤实是光彩照人,令人不能bi视。

    清岩也不能,他避开了那双眼睛,他的脑子很混àn,傻了许久,才呐呐的道“你在等我?为什么?”

    鬼凤闻言,yu面上红晕陡现,稍一犹豫,她居然大大方方的道“我等你,是因为我喜欢你!”

    清岩一听,就像被雷劈中了,鬼凤的话正是一声霹雳一把剑,直接的让人无法招架,直接的简直要吓死人,清岩差点就被吓死了,若不是他已是最强高手,而且还是顶峰的那种,他真的要晕倒了,一头栽下了下去,直接的来个粉身碎骨。

    清岩惊了,鬼凤却是越来越有状态,情绪逐渐兴奋,她的脸红yàn似火,激动的道“我喜欢你,这句话在我心里藏了很久很久了,记得我第一次见你,就是在那片杨树林里,那时候你傻乎乎的,说话也是那么傻,拿了死人的东西还向死人说了那么多的废话,真是有意思!”

    清岩还是发着傻,被一个漂亮美丽的少nv当面示爱,这本是件颇为美好的,也是很让每个男人都感觉得意的事情,可清岩偏偏就没有这些感觉,他有的只是惊,好大好大的惊!

    鬼凤还在继续说着“也许就在那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以后我就想再遇到你,可你的师傅,那个道士修为太高了,我打不过他,就只能跑了,你知道吗?我在崆峒山附近转了很久,就想再看你一眼,可你却没有出来一次,我很失望。”

    清岩人虽傻了,惊了,但鬼凤的话他一直听的很明白,听到鬼凤幽幽说了句“我很失望”,他听出来了那句话里蕴含的无限无奈和无限情意,让他心里大震,又看到了鬼凤那双脉脉含情的秀目,柔情似水,直yu把他淹没。

    清岩可不敢投入这潭深水中,就算他水xg再好,jg通水诀已达化境,也不敢!这是要死人的,这是什么事情呀!清岩早已后悔,干嘛要把鬼凤拦下来,这不是自找麻烦,自讨苦吃吗?

    清岩的肠子都悔青了,鬼凤的话却是刚刚起头,她接着道“以后我的心里就多了个人,你的身影总在我的眼前浮现,飘来飘去,nong得我心烦意àn,让我静不下心来,有一次我修炼道法之时,忽然想到了你,真气就险些出错,几乎要走火入魔了!”

    清岩一惊道“啊!你没事吧?”

    见清岩关心自己,鬼凤微笑道“还好了,幸亏有人为我护法,及时救了我。”

    清岩一见她的微笑,就暗骂自己多嘴,鬼凤又道“我心里想着你,就想再去找你,可……”她突然一顿,随后又道“我又闭关了,等我出关之后,你却没了消息,你去哪里了?”

    清岩也不知怎么回事,就回答道“那几年我也在闭关,所以你没我的消息。”

    鬼凤微微叹道“原来如此,你也闭关了,我早该想到的。”

    清岩真是无话可说,只能勉强一笑,鬼凤又道“可我没想到,等我再次见到你,却是要杀你,我是不愿意的,可我……可我……”

    清岩闻言猛然省起一件大事,鬼凤来历神秘,出道以来一直独来独往,从没和别人一起出现过,行事也是任xg妄为,从不顾忌什么,正邪两派的高手,她是谁都敢惹,实在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如此xg情的人物向自己出手,清岩也很理解,可如果是有人指使了她,那问题就来了,是谁在鬼凤的背后?

    清岩的神sè变化,鬼凤看在了眼中,便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我不能告诉你,你也不用问我,我是不会说的。”

    清岩闻言苦笑道“那我就不让你为难了!”

    鬼风叹道“对不起,我实在是迫不得已才那么做的,你能原谅我吗?”

    清岩道“我既然还活着,你就不必内疚了,我也不会把这事放在心上的。”

    鬼凤闻言,脸上顿显喜sè,道“真的吗?你不怪我?”

    清岩点点头,道“当然了!”

    鬼凤喜道“那天你跳进了碧水寒潭,他们都说你死了,可我就是觉得你会没事的,结果我对了,你真的出来了。你是怎么过来的?”说着秀目看着清岩,那种关切之情绝对出自真诚,绝非伪装出来的。

    清岩颇为感动,但也不能实话实说,就道“我身怀一件避水法宝,所以会没事。”

    鬼凤恍然道“这样呀!那你怎么此时才出来?”

    清岩只能胡扯道“我虽能避水,可这碧水寒潭下面的环境十分复杂,我一时无法出困,只能在下面待了这么久,等到修为有所长进后,我今天才出来了。”

    鬼凤见清岩活着就很高兴,其他的事情对她来说都不重要,根本不去想清岩话的真假,就道“你的运气真好,他们都说你是个福缘很深的人,如果你活着,肯定会成为一个最厉害的敌人。”

    清岩最好奇的就是这个“他们”是那些人,但鬼凤不说,他也没什么办法,只道“就是运气好点罢了!”

    鬼风摇头道“他们可不是寻常人,说你厉害你就肯定是了,看你现在的修为可比我高出太多了,你修炼的速度真够吓人的,难怪他们要这么重视你了!”

    清岩忍不住问道“他们对我还有什么评价?”

    鬼凤道“这些还不够吗!要知道,能让他们视为对手的,世上可没几个,就是一些什么掌én名宿也不行,而你却让他们担心了,你说,你有多厉害!”

    清岩笑道“这真是我的荣幸了。”

    鬼凤凝望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的笑容真灿烂,你很i人很有魅力!”

    清岩脸皮再厚也受不了这种话,顿时通红,鬼凤接着道“你别不好意思,我说的话都是实话,你真的很吸引nv人,尤其你笑的时候,是那么好看!”

    清岩无语,只能苦笑,鬼凤又道“这就难怪会有很多人喜欢你了,她们也来这里等你回来,一等就是十年,她们好痴心啊!”

    清岩闻言,眼睛不觉望了火珊瑚和同心结一眼,却听鬼凤幽幽道“她们都很美,我很羡慕她们,但也很恨她们!”

    清岩惊道“为什么?”

    鬼凤嘴里说恨,可眼里流露出来的不是恨意,而是幽怨,她缓缓的道“我羡慕她们能得到你的喜欢,也恨她们得到了你,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爱情吧!我知道,你是不可能喜欢我的,我能感觉的,这种事情是勉强不来的,我说的对吧?”

    清岩点点头,道“彼此之间有情才能相爱,不然……不然……”

    鬼凤苦笑道“不然就像我这样,只是那种单相思。”

    清岩再度无语,只能轻叹一声,鬼风又道“但我现在却很高兴,你活着而我又对你说了我的心事,这样我就很满足了,其实我也没奢望你会喜欢我,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能和你说了这么多的话,我就已经很高兴很高兴了。好了,我想说的话都说完了,现在该你了!”

    清岩闻言一怔道“你要我说什么?”

    鬼凤微笑道“不是要你说什么,而是要你杀我!”

    清岩惊道“杀你!为什么?”

    鬼凤平静的道“让你报仇啊!”

    清岩苦笑道“我不是说已经原谅你了吗?怎么还说什么报仇。”

    鬼风摇头道“我能杀你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虽然我不想但我也不得不做,你只要活着,迟早我们还会再……再见面的,到时候还是一样的结局,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既是如此,何不现在就了断了,能死在你的手下,我很高兴。”她说的平平淡淡,完全就把死当成了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说的再自然不过了。

    清岩对她的这种思维逻辑实在很头痛,无奈的挠挠头,寻思一阵道“你也说了,我们之间只有这种结果,既然迟早要有,那就等到最后一次吧,说不定到时候死的会是我呢。”

    觉得清岩说的很有道理,鬼风道“你说的也对,不过到时候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希望你也一样!”

    清岩苦笑道“我记住了!”心里却想,这个nv孩子的xg格委实古怪,说什么都是那么直接,爱呀!恨啊!生呀!死呀!是说的随随便便,最难得是她的话都那么真诚,没有半点虚假,让人不能怀疑。

    清岩的神情一有变化,鬼凤就能察觉,便道“你是不是认为我很古怪?”

    清岩尴尬的道“这个……我……”

    鬼凤微笑道“你说就是了,我不会在意的。”

    清岩能说什么,鬼凤见他不说,又道“你不说就算了,我还有事要请你帮忙。”

    清岩奇道“什么事?”

    鬼凤淡淡的道“不算什么大事,就是想请你亲我一下。”

    又是一声霹雳,直接就把清岩震飞了,身形都颤了好几颤,声音也颤抖道“你说什么?”

    鬼凤神情平淡,语气平淡的道“我想请你亲我一下,在脸上,什么地方都可以,你愿意吗?”

    清岩的头早就大的不成了个,脸sè苍白,涩声道“这个……怎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