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八章雷震子

作品:《仙途正道

    第四百九十八章雷震子

    清岩在等,当然不是在等死,是在等机会,能活命的机会,虽然刚才的交手已使他受了不轻的伤,可清岩向来是遇强越强,越挫越勇,即便对手是渡劫境高手,是被王天郎称为神中之神的神化人物,他也是一样,不改本色。

    默运大五行诀,五行真气在体内流动无碍,也只数息时间,清岩的内伤就好了大半,这就是大五行诀的神奇功效,清岩暗暗高兴,脸上却依旧惨白如纸,气息还是那么虚弱,真是重伤玉死的模样,清岩希望可以瞒过破衣怪人,乘他疏忽,找机会逃走。

    只是清岩的算盘打得虽好,但瞒不过破衣怪人那双洞察一切的眼睛,就在清岩寻思之际,破衣怪人忽然开口道“你是崆峒派的弟子?”

    清岩闻言一怔,随口答道“不错,我是崆峒派弟子。”

    破衣怪人方才还在喃喃自语,状似疯癫,而就在他开口的那一刻,清岩忽然感觉,这个人有了巨大的变化,人还是那个人,衣着破烂,满脸的藤蔓,看不清容貌,可偏偏清岩就是感觉他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神情变了,语气变了,就连那破烂的衣服也似乎变成了崭新合体,那满脸的障碍也突然消失了,出现在清岩眼前的是一张清奇俊朗的脸,高挺的鼻子,深邃的眼神,不厚不薄的嘴c混,以及宽广的额头,和一一起飞扬入鬓的修眉,如此容貌,真是俊逸非凡,超凡脱俗。

    清岩眨眨眼,他觉得自己看花了眼,凝神定睛再看,眼前的那张脸还是那么乱七八糟,刚才出现的容貌转瞬间就没了,但那张俊逸脱俗的脸,已在清岩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见清岩注意自己,破衣怪人似乎微微一笑,道“崆峒派的弟子果然都是人杰俊才,你是燕行云的徒弟?”他的语气淡然,可言语之中透出一种高高在上,不容别人拒绝的强大威势。

    清岩不得不回答道“不是,他是我的太师叔。”

    破衣怪人轻轻“哦”了一声,破袖一摆,那动作竟是极为潇洒,随后他叹道“那你就是崆峒派清字辈的弟子了,你师傅可是广闲?”

    提起师傅,清岩忙恭声道“正是,敢问前辈……”

    破衣怪人摆手道“我只是一个废人,哪里还是什么前辈,方才得罪了,我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伤到了你,真是对不住。”

    听他说的如此客气,清岩都有些受宠若惊,这可是清岩少有的感觉,要知道在他所遇到的人当中,很多都是当世的绝顶人物,不是修为高,就是地位高,就是当年和天师道的掌教天师谈话的时候,清岩也没有生出这种感觉,可现在,这个怪人竟然会让清岩如此,这绝对是件奇事。

    清岩忙道“我没事,我没事”

    破衣怪人眼睛在清岩身上一转,才道“我知道你没事,刚才你运气疗伤,片刻就伤势大好,实在让我一惊,你修炼的可不是太清道力。”

    清岩一惊,脸上不觉一变,破衣怪人继续道“你体内的真气变化复杂,深奥之极,似乎蕴含先天五行之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修炼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神农遗法大五行诀”

    清岩顿时骇然,自他修炼大五行诀以来,除去元元真人,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出了这门神功的来历,而且还是如此肯定,清岩惊骇,一时无言以对。

    破衣怪人见清岩动容色变,便又淡淡的道“果然如此,你的运气可是很好啊燕行云可好?”虽然知道了清岩修炼的是大五行诀,但他的并没有太多的惊奇,似乎在这个世上,已没有任何事情让他惊诧了。

    清岩听他问起太师叔,忙道“晚辈没见过太师叔。”

    破衣怪人道“那这紫心剑,是广闲传给你的?”

    清岩道“正是。”

    破衣怪人最关心的就是燕行云的情况,听闻清岩根本没见过燕行云,他不觉有些失望,眼里的光彩微微一暗,看样子他对燕行云很是牵挂。

    清岩看在眼里,心里不觉一动,暗道“难道他和太师叔是朋友,可既然是朋友,那他刚才的出手也未免太狠辣了,那可是要命的,这也太奇怪了。咦”就在清岩寻思之际,忽觉四周气息一冷,一股煞气直透体内,浑身陡然一寒。

    不好,清岩刚有所察觉,就听破衣怪人突然狂笑起来,笑声震耳,也就在他笑声刚起之际,他的右手光芒大盛,继而发出一道夺目的闪电,以雷霆万钧之势射向了清岩,他竟然又出手了,而这次出手,近乎于偷袭,这就是一个前辈的做派吗?

    清岩是又惊又怒,暗骂一声,同时也庆幸自己一直没有放松警惕,不然自己可真是上了一个大当。

    这次清岩不在硬拼,身形一闪而逝,他使出了无形剑遁,打是打不了,清岩只能想办法跑。

    清岩试图遁走,可破衣怪人的修为实在高的可怕,无形剑遁虽然神奇,但对于渡劫境发软高手来说,清岩在无形剑遁上的造诣还差了点火候,破衣怪人见清岩忽然消失,起初也是微微一怔,随即低声说了句“无形剑”然后眼里又显出那种狂热之色,目中神光一盛,随即四下一扫,就在东南方向找到了清岩的踪迹,清岩正在极速飞行,二人相距已是十数里。

    破衣怪人嘿嘿一笑,道“好快啊不错,小子有点意思。连无形剑都会了嘿嘿……”他一阵笑后,身形随即一动,倏忽不见,等他再度显出身形之时,他已到了清岩的眼前,清岩快,他却

    “小子,跑什么”破衣怪人拦住了清岩后,居然如此说道。

    清岩那有什么好话,骂道“你算什么前辈,竟然偷袭我,真是无耻”

    破衣怪人被骂的一愣,然后居然张开嘴巴,露出了满口牙齿,那上下两排牙齿,真是似玉般雕琢,整齐洁白,闪动着阵阵白光。

    清岩也被他的举动弄糊涂了,忍不住叫道“你搞什么鬼?”

    破衣怪人合拢嘴巴后,颇为不解的道“你不是说我无耻吗?我可是有牙齿的,你看见了没有,这是多少颗牙齿,这算无耻吗?”

    清岩闻言哭笑不得,天啊这是什么人啊清岩已然确定,对方是个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除了疯子,谁能这般说话。

    清岩不再回答,和这种人再说什么道理,简直就是浪费力气,除非自己也疯了,既然逃不了,清岩只能再次硬拼了,紫心剑电芒闪动,直接就劈向了破衣怪人,还是用剑说话最痛快。

    清岩是明知打不过也要打,他出剑其实就是在找死,面对这样一个修为高的离谱,行事更加离谱的疯子,清岩知道出剑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可他还是出剑了,他真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不过,出剑的后果出乎清岩的意料,在他来想,破衣怪人举手投足就能把自己打得魂飞魄散,可实事是,清岩紫心剑一出,破衣怪人似乎大为高兴,怪笑一声,身形一闪,竟是躲开了紫心剑的锋芒,右手的光芒也没再次发动,只是,他和清岩的距离拉的更近了,二人几乎来了个面对面,清岩清晰的看见了他那张毛茸茸的脸,近在咫尺,甚至都有几根毛发扫到了清岩的脸颊上,痒痒的。

    清岩惊呼一声,身子急忙后退,紫心剑一展,紫芒闪动之间,就把破衣怪人卷入其中。

    凌厉的紫电伤不到破衣怪人分毫,他对紫心剑的锋芒视若无物,右手轻摆,光芒闪动之间,就将紫电尽数化解,他一边挥手一边还道“小子,你这根木棍真是不错,里面居然有电,弄得我浑身麻酥酥的,很舒服。你是从哪弄来的?”说到这里,他忽然省起一事,又道“我方才应该问过你,你怎么没回答我,快说,这棍子是从哪里来的。”

    清岩听得奇怪,暗道“他不会又是疯子又是……没,刚才他明明认得紫心剑,怎么一转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古怪”清岩听破衣怪人的语气,不像是在故意耍弄自己,这就更让清岩觉得奇怪了。

    “这是紫心剑,不是木棍”清岩寻思一阵,又说出了紫心剑的名字,他是有意试探一下,看这次破衣怪人有何反应。

    哪知道破衣怪人听了,是一声惊叫,好大的声音,“紫心剑你说什么,这木棍,是柄剑,你开什么玩笑”他是惊诧之极,说着,他一直没有动过的左手突然动了,也只一闪,快的无法形容,清岩就觉得手中一轻,紫心剑竟然就被破衣怪人劈手夺走了。

    这是什么手法,如此厉害清岩大惊,失去了紫心剑,他顿时感觉手足无措,愣了愣,才喊道“还我剑”

    破衣怪人不理会清岩的叫喊,他的注意力放在了紫心剑之上,仔仔细细的看了许久,随后还挥舞了几下,只是紫心剑在他手中,就成了一根寻常木棍,紫芒不露,光华不在。

    这让破衣怪人很惊讶,啧啧称奇,又翻来覆去的将紫心剑研究了一阵,最后他甚为苦闷的道“这是怎么回事,到我手里怎么就不亮了。喂,你说这是为什么?”他只能向清岩寻求解释。

    清岩闻言皱眉,这可是修真最基本的常识,他这么高的修为岂能不知,可清岩随即想到这位的不寻常,也就不奇怪了,心里一动,便道“这可是一件宝物,只有在我手里才能发亮,别人拿了是不亮的。”

    破衣怪人兴致顿起,道“原来是件宝物,我说呢,你拿着再给我亮亮,让我看看。”说着居然就把紫心剑塞到了清岩的手中。

    紫心剑就这么回来了,破衣怪人的行事当真是难以揣测,见清岩发呆,破衣怪人催促道“快呀,叫它亮起来”

    清岩只能催动紫心剑,紫芒顿时闪动,破衣怪人见状大喜,竟是欢呼大叫,兴奋异常。

    清岩不觉好笑,暗道“原来对付不寻常之人就要用不寻常的手段,紫心剑也可以如此解决问题的。”

    等到破衣怪人兴奋劲过了,清岩才收起了紫心剑,破衣怪人眼里流露出很不舍的神情,清岩都害怕他会来个硬夺,不过还好,清岩的担忧的事情没有发生,但破衣怪人问了清岩一个问题,使得清岩不好回答。

    “这宝物真是不错,你能帮我找一个吗?”破衣怪人满怀期望的看着清岩,如此问道。

    清岩知道一个回答不好,这位说不定又要动手,稍一犹豫,便道“行啊,只是……”他故意一顿。

    破衣怪人喜道“别只是,说干脆点”

    清岩接着道“这种宝物只有一个地方才有,那里很危险,我怕……”

    破衣怪人截口道“怕什么,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走,你带我去,找到宝物,咱俩一人一半”他倒是仗义大方的很。

    清岩听了,却是暗暗叫苦,他本想随便说个地方,打发破衣怪人走,谁料到会成了这个情形,同时也明白,对方的心意是改变不了的,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当下也很大方的道“不用了,我有紫心剑就足够了,好,咱们现在就去找宝物。”

    破衣怪人喜道“你是个好人,够意思,那地方在哪里?”

    清岩暗自一咬牙,道“在南海的潮音古洞。”

    破衣怪人也只是随口一问,那地方在哪里,是什么,对他来说都是一样,没有任何区别,只要找到宝物,去哪里都行。“我们快去吧,别去晚了,宝物让别人拿走了”破衣怪人最在意的是这个。

    清岩现在只能这么做,时间对他来说很紧迫,见到百里冰,进入潮音古洞都是急事,如果不是半途出了这么一位……怪人,他此刻早就美人在怀了,真是越急越出事,打定了主意,清岩也不愿再耽误时间,就道“你说的对,咱们要快一步,马上去南海,走吧。”说完,他又想到一事,随口道“对了,我们也算认识了,以后我该如何称呼你。”

    破衣怪人闻言不觉一怔,眼里精芒一闪,亮的刺目,十分骇人,似乎这个问题刺激了他,清岩见了,心里一惊,暗骂自己多嘴,万一再出什么事,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就见破衣怪人眼神电闪数下之后,方才恢复原先的清亮,等到眼神柔和了下来,他又沉吟片刻,才道“你说的对,我是该有个称呼,不如……你就叫我雷震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