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潮音古洞一

作品:《仙途正道

    雷震子,这个名字可真是响亮,带有极强的震撼力,清岩一听,不觉叫道“好名字啊”

    破衣怪人淡淡的道“有什么好的,名号就是一个称呼,如果我说我叫雷疯子,你还觉得好吗?”

    清岩暗道“雷疯子倒是名副其实”嘴里却道“还是雷震子好,那我就这么称呼你了”

    雷震子此时似乎恢复了正常,言语之间不再那么癫狂,只道“随你便吧你又如何称呼?”

    清岩忙道“清岩,齐清岩,你叫我清岩就行。”

    雷震子稍一沉吟后,缓缓的道“清岩,清岩,燕行云的徒孙,我说的对吧”

    清岩见他说话颠三倒四,一阵说认识燕行云,一阵就忘了紫心剑,就这么短短的功夫,他就变了好几下,完全就像是两个人,一个疯疯癫癫,语无伦次,一个神智清醒,言语正常,这么变来变去,真就把清岩弄得稀里糊涂,很难适应,听他又说到太师叔,清岩都不敢再说什么,生怕他再突然翻脸动手,可又不能不说,只能支支吾吾的道“是……啊……”

    雷震子也不在意清岩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又沉吟了片刻,才道“刚才见你急急忙忙的,你要去哪里?”

    清岩犹豫一下道“我要去南海。”

    雷震子闻言微微一愣,也就在这一愣的功夫,他忽然又变了,眼里精芒大盛,随后叫道“去南海,咱们快去潮音古洞,不然宝贝要没了,快走呀小子”

    清岩暗自呻吟一声,和这种人呆在一起实在是痛苦,真要具备很强的忍耐力,不然自己也要疯了,努力让自己镇定,再镇定,清岩好歹控制了自己的心境,旁边的雷震子还在不住的催促,简直是急得不得了,清岩见他这般着急,不禁又是暗自好笑,就道“你说对,咱们是要快一点了,我们这就走。”

    雷震子叫道“那就别再废话了,你的速度太慢,还是我带着你飞的快。”说完也不容清岩说什么,他的破袖一挥,一道精虹闪起,半空之中顿时光芒大作,等到精虹散去,雷震子和清岩已然消失不见,没了踪迹。

    南海,茫茫大海之上,波涛汹涌,海边有潮信,每日子午两时各涨一次,这时红日当空,正是潮涨之时,那潮声越来越响,轰轰隆隆,声如闷雷,连续不断,但见一条白线向着海岸急冲而来,这一股声势,比之雷震电轰还要厉害,当真是天地之威,无与伦比。

    清岩虽然身在空中,与那海潮相隔甚远,更何况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就是海潮再猛再凶,也奈何不了他,可清岩是首次见着天地间的至强力量,脸上不禁变色,等到心情平复,他心里暗叫道“南海,我总算到了南海,冰儿,你在哪里?”

    “小子,你想什么呢?南海到了,那个什么古洞在哪里?”雷震子最关心的还是宝贝,至于清岩在想什么,他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清岩望着辽阔无垠的大海,不觉有些发愁,南海是到了,可丹凤轩的位置他是不知道,以前百里冰只说丹凤轩在普陀山上,可这普陀山又在哪里,放眼看去,在他脚下只有大海,哪有一点山岳峰峦的影子,普陀山啊普陀山你又在哪里?

    雷震子见他沉默不语,又急道“你说呀,那古洞在什么地方?”

    清岩苦笑道“我也不清楚。”

    雷震子闻言大怒,叫道“什么,你不知道?”

    清岩一直提防着雷震子,知道这位是喜怒无常,说出手就出手,见他双眼精光一盛,清岩便暗叫糟糕,不过,这次雷震子只是两眼放光,并没有动手,盯着清岩追问道“你来这里要去哪里?”

    他的话一出口,清岩便已清楚,这位高手又变了,换成了另一个人,连忙回答道“去普陀山丹凤轩,你知道在何处吗?”

    雷震子听后,似乎一怔,道“你要去丹凤轩?”

    清岩点头道“是啊”

    雷震子眼睛四下一转,看了看周围的情形,随后道“你要去丹凤轩,怎么会到了南海的最南方,这里除了大海没有别的,你走错了方向。”

    清岩一听差点没叫道“这不是你带我来的”还好清岩忍住了没叫,怕惹恼了他,只是悻悻的道“原来我走错了,那丹凤轩在哪个方向?”

    雷震子对南海似乎很熟,一指东面,道“往那边去,大约四五百里就到了普陀山。”说完,他又道“奇怪,我怎么到了这里?”见清岩一脸奇怪的看着自己,他皱眉道“你还不走,莫非要我陪你去”

    清岩闻言是如蒙大赦,慌忙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去。”说完也不道声告辞,就急忙闪身而遁,转瞬即逝。

    总算是摆脱了雷震子,清岩没想到会是如此容易,都有些激动,身形化为一道光影,极速闪动,四五百里的路程,用不了多久便已到达,在那茫茫大海之上,果然有了一片岛屿,普陀山应该就在下面。

    清岩看着下面星罗棋布的岛屿,在空中一阵徘徊,他的眼神何等犀利,一下子就把这看似很多的岛屿一一看了个遍,忽然他神情一变,眼里流露出惊喜之色,他发现在一个不大的岛屿之上,有一个白色倩影正站在海边一处岩石上,衣袂随风飘扬,宛如神仙,清岩一见白衣心就克制不住了,凝神再看,终于把目光落到了那张脸上,那是一张清丽无双的美丽容颜,美得便如天仙一般,只是那双黛眉微颦,隐含着无限幽怨,星目远望,眼里满含期待,她在等待,等待爱人的到来。

    “冰儿,冰儿,……”清岩喃喃自语道,那人就是百里冰,他的爱人,他终于见到了她。

    虽然看见了百里冰,可清岩一时却不敢过去,他害怕那是自己的幻觉,他怕自己一动,幻觉就消失了,他甚至都不敢眨眼睛,就那么一动不动的望着,痴痴的看着,嘴角露出最温柔的笑容,嘴里一直念叨着那个名字“百里冰。”

    清岩傻傻的站在空中,望着那个白衣丽人,而下面的那位白衣人也是一动不动的立在岩石上,任凭海风吹着,若不是她的衣袂在飘荡,眼睛还会偶尔眨动一下,她真像一个雕像。

    这二人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虽然身处不同,可二人的神情几乎都是一样的,眼里所看到的不是大海,而是一个人,一个在他们心里最重要的人。

    清岩在看,不敢动,时间过了很久,一直到红日西坠,天色逐渐暗了下来,黑夜降临,大海之上暗光闪动,天地间立时黑漆漆的一片。不过黑暗也只片刻,忽然,一轮明月从东面缓缓升起,海面顿时光华一盛,那是不同于白天的光明,波光是柔和的,就连波浪翻滚的声音也低柔了许多,在夜色中,大海竟是如此之美。

    清岩无暇欣赏南海的夜景,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个白衣人的身上,由始自终就没离开过,什么明月,海波,都是幻觉,只有那个白衣人是最真实的,清岩已然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人真是百里冰,不是幻觉,真的是

    清岩深吸一口气,身形缓缓下落,慢慢向着百里冰靠近,他要给她一个惊喜。

    离百里冰越近,就越真实,清岩都已闻到了百里冰身上散发出的幽幽体香,还是那么淡雅迷人,在月色下,百里冰整个人都闪动着动人的光彩。

    清岩离百里冰只有很近的百丈了,以他此时的修为,百里冰当然没有察觉,她不知道她等待的人已经到了身边,她只是感觉今晚的月色分外明亮,就像当年在开封府,和清岩一起观赏烟火的那个晚上,月亮是那么圆,那么亮,就和今晚一样。

    “清岩,清岩,你在哪里,你知道我有想你,多想你吗?”百里冰忽然低声自言自语道,轻柔的声音,蕴含着无限深情,婉转回荡,闻者心动。

    清岩听了个明白,那声音虽低可对他不亚于惊雷一阵,令他浑身一震,不觉得脱口答道“冰儿,我也想你,很想很想你”

    百里冰听到了他的声音,玉容大变,眼露惊喜之色,急忙抬眼看去,就见头顶不远处,一个黑衣道人凌空而立,与她一样也是一脸的激动和兴奋,那是多么熟悉的人,依旧俊眉朗目,依旧英武迫人,依旧是……和以前一样,和梦中一样,他还是老样子,她的爱人,齐清岩真的来到了她的身边。

    “清岩,是你吗?”百里冰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竟是如此问道。

    清岩微笑道“当然是我,冰儿,真的是我。”说着他身形一动,就已到了百里冰的身前。

    二人靠得那么近了,彼此气息可闻,百里冰感觉到了清岩身上那种熟悉的味道,那是温暖的气息,和热烈的情怀,使得她也不由得身上一热,感觉如此真实,这一切当然不是梦了,百里冰伸手轻轻抚摸着清岩的脸庞,神情激动之极,颤声道“清岩,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对不对?”说着,眼里已有泪水滑出,滴滴晶莹,颗颗如珠。

    清岩眼中也是泪光闪动,用手擦去百里冰的泪水,含笑道“你不是在做梦,是我来了,你看看,你哭什么,应该高兴才对。”

    百里冰抓住了清岩的手,抓的紧紧的,生怕清岩会突然消失了,她抽泣道“你知道这么多年,我有多担心多害怕吗?看你平安回来,我当然高兴了,能不哭吗”

    清岩感动的道“让你担心了,冰儿,你还好吧?”

    百里冰点头道“我很好,你呢?”说着仔细打量了清岩一下。

    清岩微笑道“我也很好,你看这不是完完整整的,什么也没少。”

    听他如此说话,百里冰不觉嗔道“人家担心你,你却在说笑,真是好没良心”

    清岩忙道“是我不好,冰儿,我不该……”

    “啊”他的话刚说了一半,忽听百里冰一声惊呼,清岩一惊,只见百里冰神情惊骇,望着他的身后,似乎看到了什么诡异之事。

    清岩回头看去,也忍不住惊叫道“你……你怎么来了”

    他们的身后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人,那人一身破衣,满脸须发,看不清面容,只有一双眼睛精芒闪动,宛如明月,正是那个自称雷震子的怪人。

    对于清岩和百里冰的惊骇,雷震子是毫不在意,反而质问起清岩来“说好去找宝贝的,你怎么自己就跑了,是不是想独吞。”

    清岩见他出现便知这个麻烦是甩不了了,只能信口胡诌道“不是说咱们分头去找潮音古洞吗,你怎么又到了这里,莫非你找到了”

    雷震子被清岩说愣了,挠头道“是吗?我记不得了,咦,不对呀”他忽然想到了一事,眼里光芒大作,紧盯着清岩,四周气息陡然一寒。

    清岩对他的变化可是很有经验了,见他如此,便知不妙,强自镇定的问道“有什么不对,哪里不对了?”

    雷震子冷眼看了百里冰一眼,在他眼里百里冰不是什么绝色美人,而是什么令他厌恶的东西,虽然他的表情别人看不到,可他眼神是清晰的透露了出来,他对百里冰没什么好感,看了看百里冰,他冷冷的道“这个女人是谁?你去找潮音古洞,怎么却在这里和女人鬼混?”

    鬼混一词可不好听,百里冰闻言大怒,就要发作,清岩连忙制止,百里冰见他神情古怪,随即明白其中定有蹊跷,就勉强忍住了怒气,冷冷的一哼,不再说话。

    清岩倒是心平气和,对雷震子解释道“这是我的朋友,刚才遇到了,她知道潮音古洞在哪里。”

    雷震子闻言顿时大喜,叫道“好啊”随后又道“你怎么不早说,你说,潮音古洞在哪里?”用手一指百里冰,甚是无礼的问道。

    百里冰见此怒气顿时又盛,清岩连忙道“你着急什么,一会她自会带我们去的,还有,你说话最好客气些,不然她一生气,我们可就找不到潮音古洞了”

    还是这话厉害,雷震子听了顿时有点害怕和担忧,忙道“行了,我会注意的,你说,咱们几时去潮音古洞?”

    清岩此刻只想和百里冰好好说说话,哪有功夫去什么潮音古洞,十年多不见了,那该有多少话呀可偏偏雷震子就是眼前,这位是赶不走的,守着这么一位,清岩满肚子的情话只能憋在了里面,心头有气,但又不能发作,唉,委屈呀

    百里冰也很奇怪雷震子的出现,见他这身打扮,和说话的语气,实在不太正常,暗道,清岩几时认识了这种人物,她想不通,就忍不住低声问到清岩,这人是谁?

    清岩无法回答,只能含糊的回答道,是个朋友,同时给百里冰一个眼神,意思让她少说话。

    百里冰看出清岩眼神里的凝重,知道这个怪人不寻常,就默然不语,静立在清岩身边,见机行事。

    雷震子见这一男一女在那里嘀嘀咕咕,神情古怪,他全心全意只在潮音古洞上面,也不在乎他们在搞什么鬼,只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便道“喂,你们商量好了没有,潮音古洞究竟多会去?”

    清岩本来激动喜悦的心情被他弄没了,又见他如此不识相,就没好气的道“一会就去,你稍等一会,我和她要说点事情。”

    雷震子奇道“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你是男的,她是女的,能有什么话说,真是奇怪。”

    清岩和百里冰闻言脸上不禁一红,就在此时,猛然一声震天异响,从西南方向响起,那声音不但震耳欲聋,高亢入云,更是凄厉异常,犹如鬼啸一般,刺耳尖锐,似如一把无形利剑撕裂了夜空,在啸声激荡下,使得原本就不平静的海面竟是一阵翻腾,浪花骤然卷起,足有丈许之高。

    清岩闻声变色,雷震子眼里神光大盛,而百里冰却是惊呼道“那是潮音古洞的方向,不好,它们又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