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潮音古洞三

作品:《仙途正道

    化蛇受伤发狂,清岩的神情更为凝重,他心知肚明,那一刀只是伤到了化蛇的皮肉,只能使得化蛇一痛,也刺激了化蛇的凶性,这条上古异蛇随后的动作只怕会更狂暴,凶猛。

    清岩的猜测没有错,水清当然也很清楚,早已传音清岩和百里冰做好准备,果然,化蛇一阵翻腾之后,巨大的身体陡然跃出海面,嘴里发出一阵震天的厉啸,冰冷澈骨的寒气继而大盛,充斥在天地之间。

    清岩神情微变,眼中神光闪动,急忙嘱咐百里冰再离远些,同时手中的太阳神刀光华灿灿,火焰炎炎,而与他对面的水清也是严阵以待,丹凤剑似乎和太阳神刀有了种默契,剑芒一盛,两道颜色相近,锋芒同样凌厉的光芒,已然彼此相和,剑与刀同时发出一阵清鸣,就在刀剑齐鸣之时,化蛇巨大的身躯带着大片水花和无匹的寒气,直直向着清岩扑来,它要向清岩报复。

    化蛇的大嘴张开,那里面巨齿交错,中间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虽然还与清岩离着老远,可那浓浓的腥气已经扑面袭来,一条足有四丈长短的蛇信也在伸缩不定,蛇就是蛇,不论它有多巨大,本性依旧难移。

    清岩见状不觉微微皱眉,所有的动物他最讨厌的就是蛇,可偏偏他老是遇到蛇,而且还是好大好大的蛇,并且一个比一个厉害,巴蛇就已很难对付,而这个化蛇不但是大,更可怕的是,它还能上下翻腾,这东西果然有成龙的潜质。

    化蛇腾空,如龙般扑向清岩,那声势委实骇人,如果化蛇再多出五只爪子,那它真就是不折不扣的龙了。

    化蛇的动静很大,一扑就掀起无边风暴,速度也是极快,瞬息之间就到了清岩身前十丈,看到清岩还在原地不动,化蛇觉得这个人已是自己的一顿饭了。

    可这顿饭不好吃,清岩从来也不是谁的饭菜,等到化蛇靠近,他沉声大喝,太阳神刀烈焰大展,直接就劈向了化蛇的那张大嘴,刀锋如火,锐烈之极

    化蛇本性属水,最忌火性,虽然它很强,可毕竟不是人,反应有些迟钝,眼见火焰如山般冲来,感觉到了炙热无比的气息,它这才知道厉害,大嘴急忙吐出一道寒芒,正与刀光相抵,可太阳神刀是何等威力,红光一盛,顿时就化解了那道寒芒,锋芒不减,势如破竹,直接就劈在了化蛇的那条长信之上。

    “啪”一声轻响后,化蛇的长信应声断为两节,随后就被火焰化为一股淡淡轻烟,化蛇身体最柔软的地方就是这条舌头,平时吐一吐,就是耍耍威风,除此之外实在没什么特别,今天遇到了无坚不摧的太阳神刀,它要是不断才是怪事。

    这一下虽也不是致命伤,可化蛇却是受到了最大的痛苦,立刻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巨大的身体在空中一阵颤栗扭曲,百丈多长的身子几乎变成了麻花,差点就要扭成了数段,显然化蛇是痛到了极点。

    清岩一刀得手,脸上却是全无喜色,神情也越发凝重,化蛇少半条舌头还是化蛇,是死不了的,它只是一时大意,连续两次受伤,化蛇就会越凶厉,清岩乘着化蛇扭成麻花之际,太阳神功连续劈出十数下,可一阵刀影火光之后,化蛇竟是毫发无损,水清也是如此,丹凤剑也是无功,化蛇的身体竟是不坏之体

    二人一惊,也就在此刻,化蛇忍过了那阵揪心剧痛,逐渐冷静的下来,“哗啦”一阵响后,化蛇身体再度入海,直把一个脑袋露在了外面,巨目里凶芒闪动,凝视着清岩,这个人已是它的最大仇人,让它没了舌头的仇人。

    清岩也冷眼看着化蛇,一人一蛇对视了很久,清岩的眼神凌厉如刀,冰冷之极,就连化蛇这种上古凶兽也有些应付不了,终于化蛇眼睛一眨,它的气势弱了下来。

    化蛇眼睛一眨,清岩冷笑一声,太阳神刀锋芒再展,火焰一吐,一道火箭直射向化蛇的一只巨目,对付这种凶兽,就要向它的弱点下手。哪知道清岩这次错了,化蛇的眼睛可不是弱点,只见化蛇眼中精芒一闪,竟射出两道晶莹亮白的光芒,一道光芒将火焰化去,一道直取清岩,快如闪电,竟有雷霆之势。

    清岩一惊,急忙挥刀抵挡,总算拦住了那道光芒,可随后化蛇巨目之中,光芒连续射出,同时口中也有白芒射出,这一连串的袭击,弄得清岩有些手忙脚乱,颇为狼狈。

    百里冰远处见清岩情形不妙,忍不住惊呼一声,忽见眼见白影一闪,却是大师姐水清到了。

    百里冰喜道“师姐,你看清岩……”

    水清神情平静,淡然道“他现在没什么事。”

    百里冰急道“可他……”

    水清道“以他的修为足可自保,化蛇还伤不了他,没想到这化蛇竟是如此厉害,我看以我二人之力是很难留住它了,说不得,只能放它走了,唉”

    百里冰惊道“难道杀不了它吗?”

    水清苦笑道“杀它怎么杀?这凶兽已是不坏之体,实非仙品法宝能摧毁的,要想杀它,除了渡劫境的高手,就只有那几件神器了。”

    百里冰遗憾的道“要是我爹在就好了。”

    水清点头道“元元前辈能在是好,可惜他不在,我们只能放它离去了,唉,这等凶兽出世,四海之内只怕又要不安宁许久了。”语气充满着无奈。

    百里冰看着还在和化蛇纠缠的清岩,不觉担心道“师姐,你看那化蛇好像放不过清岩,这可怎么办?”

    水清道“化蛇被齐清岩伤了两次,自然恨他入骨,现在只能让齐清岩找机会遁走,只要化蛇看不到他,化蛇自会离去。”

    百里冰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既然杀不了,只能躲开了,就连忙对着清岩叫道“清岩,大师姐说,这条化蛇我们是杀不了了,你赶快离开,别在和它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

    清岩与化蛇斗了半天,也知这是实情,闻言便道“好,我马上就离开,你们小心”说完,就要施展无形剑遁,闪身遁走。

    清岩要走,可化蛇却放不过他,这东西灵性极强,似乎听懂了百里冰和清岩对话的意思,明白这个仇人想跑,它怎能甘心,断舌之仇,岂能不报

    清岩遁走心思刚起,化蛇就发出了它的最强一击

    猛地,化蛇发出一声怒吼,一张嘴,吐出一个西瓜大小的物体,散发出无比耀眼的白光,一股比先前强上百倍千倍的冰寒之气排山倒海的向着清岩袭来。

    水清见状大惊失色,喝道“小心,那是化蛇的内丹。”就在她说话之间,那茫茫白光,已将清岩席卷其中。

    清岩顿觉手足在寒气侵袭之下有些麻木,幸好体内阳气旺盛,真气急速一转,身体渐渐的有了暖意,可身体在这强大力量的笼罩下,竟是无法挪动一步了,就是施展无形剑遁也是不能。

    清岩已被化蛇内丹的寒气所禁锢,化蛇的厉害终于显现了出来,这一击果然狠辣绝伦。

    化蛇内丹一出,水清和百里冰齐齐大惊,都想前去救援,可化蛇内丹的威力远比她们想象的厉害,那颗内丹一出,化蛇便是一声厉啸,巨大的身形在海里一阵搅动,如山的海浪以化蛇为中心向四下涌起,那数里方圆的海面顿时掀起了最凶猛的风暴,强大的气流旋转,激荡,形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屏障,水清和百里冰竟是无法靠近,救援清岩已无半点可能。

    见此情形,水清眼里闪过一丝惊骇和担忧,百里冰早已大叫道“清岩,你怎么样了?”她一边叫喊,一边还在拼命想冲进去。

    事情来的实在突然,化蛇吐出内丹,海面突起风暴,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就在这转瞬之间,一切便已改变,水清和百里冰想尽了任何办法,还是无济于事,无法帮助到清岩。

    也就在片刻之后,风暴忽然停止,是停止,不是平静,那翻腾而起,足有十来丈的海浪竟然被极冷的寒气冻结了,那寒气猛烈之极,白茫茫的一片急速散开后,海面上的所有东西都成了冰雕,风暴停了,可这无可匹敌的寒气更是可怕,而清岩就在寒气最盛的地方,正在全力抵御化蛇内丹。

    化蛇的内丹乃是天下至阴至寒之物,所蕴含的寒气可谓是厉害之至,要是换了旁人遇到了,就是他是修为不次于清岩的高手,也是无法抵御这股寒气,直接就会被冻成冰块,继而碎成无数块,而清岩却是天生异禀,体内流动着火麒麟的精血,是绝对的至阳至热,正好克制化蛇的阴寒之力,所以清岩只是被寒气所困,并没有为寒气所伤。

    眼看四周已成了一片寒冰,清岩也是大为骇然,再看化蛇,不但眼里金芒四射,就是身上也有金光流动,看起来这畜生已是全力以赴了。

    说也奇怪,别的地方已是寒冰,可化蛇的附近依旧是海水波动,化蛇发现清岩居然还没有死,又是一声怒吼,催动内丹,那颗内丹光彩再度大盛,白芒凝聚成箭直射向清岩,寒气骤然变强,冷到了极处,四周的冰雕竟是倾刻间碎裂成了无数块,这寒气不但冷,更具有极强的毁灭之力。

    面对寒芒冷箭,清岩脸色苍白之极,若不是太阳神刀还有红光闪动,他和冻尸没什么区别,生死关头,清岩已是全力催动大五行诀,先天火灵真气提至极点,那股真气瞬间点燃了他的全身,好热,这种感觉真好

    清岩精神一振,手中的太阳神刀也是红光大盛,而在清岩体内久不露面的火精也兴奋了起来,知道清岩处境不妙,火精也是全力相助,它的火性也被完全激发。

    火灵真气,太阳神刀,火精,这三种至阳之物,一旦全部发力,威力之强绝对骇人,只见清岩脸上陡然火红,眼里精芒一闪,随即大喝一声,太阳神刀化为了焚天烈焰燃烧了起来,火,熊熊大火,焚烧了寒冰,火光闪动,冰封的海面瞬间成了火的海洋。

    大火一起,化蛇便是大惊,它试图催动内丹灭去大火,可内丹连续闪动数次后,火势却是丝毫不减,化蛇惊怒之极,发出一声厉啸,眼里身上金光一盛,巨大的身体再度腾空,内丹也随着大放光彩,这次内丹的光芒不再是白光,竟是淡淡的金色,金芒一闪,天地间的强烈寒气骤然消失,海面的寒冰顿时化去,而在金光出现之时,那熊熊大火也居然消于无形,大火敛去,显出清岩的身形,手持太阳神刀,他的神情却是有些茫然,化蛇突然如此,让清岩甚为不解,它究竟在耍什么花样?

    百里冰看到清岩安然无恙,惊喜之极,叫道“清岩”

    水清也是露出一丝喜色,清岩听到了百里冰的叫声,身形一动,就到了她们身旁,百里冰急忙拉住他的到手,万分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清岩微笑道“还好,差点就变成了冰棍,化蛇真是厉害。”他边说便注意化蛇的动静,随后又向到水清问到“水掌门,您看这化蛇是怎么回事?”

    此时化蛇身上金光越发闪亮,身形竟是凌空盘绕,颇有龙飞九天之势,笼罩在三人头顶,声势好不骇人,看它这样子,似乎在示威,绝没有离开的意思。

    水清也很奇怪,听到清岩询问自己,她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望着在上面飞舞的化蛇,脸上露出沉思之色,过了片刻,水清眼里猛然一亮,随即惊呼道“金光遍体,这是化蛇化龙的征兆,它马上就要变化成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