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洞内乾坤三

作品:《仙途正道

    第五百一十六章洞内乾坤三

    百里冰的心声清岩却是听不到的,虽然灵犀环神奇灵异,可双环之间的联系已被一种神秘强大的力量斩断了。

    此刻的清岩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处,推开那扇石门之后,那道炫目白光就把他带进了一个犹如梦境的空间,白光笼罩之中,清岩仿佛回到了从前,是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幼小的他还在母亲的怀里,身边还有自己的父亲,父母都在看着他,清岩终于感受到了父母对于自己的感情,这种感觉是他渴望已久的,也是无法得到的,而今天他体会到了父母的怜爱之心,他很想大声叫“爹,娘!”

    可无论怎样努力,他就是叫不出来,渐渐地父母的样子模糊了,清岩的脸上已满是泪水,可他始终没有说出一个字,用尽全力也无济于事,直到最后,清岩忽觉浑身一轻,那股一直控制自己的力量陡然消失了,他这才大声叫道“爹,娘!”

    叫声很大,惊得清岩自己都是一震,他顿时清醒过来,而他此刻才发现,自己竟然闭着眼睛,刚才的那一切难道是场梦吗?可自己怎会做梦,我在哪里?

    清岩急忙睁开眼睛,眼眶还很湿润,脸颊还有泪水,微微苦笑一下,可不等他再回味那个梦,随后出现在眼前的景象让他吃了一惊,不自觉的叫道“不会吧!怎么又是门!”

    真的又是门,而且不只是一扇门,这次居然是,“一,二,三……八!”不多不少正好是八扇门,正把清岩围在中间,除了这八扇门之外,再无别的东西,那些门都是一个模样,是青色有些发亮的石门,高有三丈,宽有两丈,门上都有一对门环,那门环材质有些特别,似如白玉所制,晶莹剔透,光彩流转,叫人看后竟有种马上要去叩门的冲动。

    清岩当然不会那么冲动,身处这种环境,他的心情实在是很复杂,从一扇门一下子到了八扇门,这算什么事!这和他想象的完全是两回事,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清岩心思转动,身形也随之而动,这地方不大,也就十数丈方圆,清岩步伐也快,没走几步就在这八扇门之前转了一圈,也就在清岩堪堪走完这一圈之时,“叮咚”一声脆响突然响起,清岩一惊,随即发现,在他身前的一扇门竟然自动打开了。

    那声脆响正是门环发出的,白玉门环已是光彩闪动,甚为夺目,而那大门之后却是一个颇为幽暗的通道,清岩凝目望去难见深远,这仿佛又是一条无穷无尽的道路。

    门户既开清岩却不敢贸然进入,再看那七扇门依旧紧紧关闭,显然并不欢迎他这个不速之客,清岩也早已试过,这七扇门他是打不开的,现在唯一的路口就是开着的这扇门,看起来他是非进此门不可了。

    面对这般情形,清岩不觉苦笑,而此刻他怀里的两大神器也没有了动静,再也没了提示,这让清岩有些无奈,寻思许久,清岩只能向着那扇大门走去,来到门前,清岩稍微停顿了一下,随后才迈步而入。

    幽暗的通道略显狭窄,清岩真有些不适应这环境,而那扇门也随即关闭,清岩的反应似乎迟钝了很多,愣了片刻才想到去推推那扇门,结果可想而知,那扇门自然无法开启,既无退路就只能前进了。

    清岩随即向前而行,这条看似没有尽头的路,却是有限的,而这条路居然是越走越宽广,没过多久,清岩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叫他十分吃惊的场景。

    清岩真没想到会有这种场面出现,那是一个红色的世界,夺目的红色,便如火焰一般,清岩感觉一股强烈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炫目的红色使他有些晕眩,等他凝神再看之时,他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已身处在这个红色世界之中了,回头看去,身后那条通道已然消失无踪,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一切就在瞬间变了模样。

    如此变化实在是神奇,好在清岩已过了年少无知的阶段,经过多年的历练,清岩对这些离奇变化已是见怪不怪,他现在只是奇怪,这地方还是潮音古洞吗?

    就在清岩思忖之际,他忽觉得自己竟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眼皮子越来越沉,身子发软,就想倒头睡上一觉。好困啊!清岩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哈欠,双眼竟是睁不开了,若不是他体内陡然升起一股清寒之气,让他猛然清醒,清岩说不定真就睡着了。

    好家伙,这地方有鬼呀!清岩不觉惊叫道。急忙运气凝神,精神顿时抖擞,眼中神光闪动,环顾四周一圈,一看之后,清岩又是一声惊叹。

    他是不得不惊,他身处之地,是一片红色,在他身边不远处是一座座山峰,山虽不高,却是极为陡峭,山石林立,树木草藤全无,光秃秃的,而这山石无一例外都是红色,火红色,红的刺目。

    山是红的,地也是红的,天呢?清岩抬头望去,随后不自觉的松了口气,还好天的颜色还算正常,清岩缓缓飞起,极目远眺,只看见了一望无际的山峰,绵绵不绝,不着边际。清岩见此情形,不禁倒吸口冷气,四周都是无尽的山峰,自己要该怎么走?

    在空中愣了半天后,清岩又向四周看了几遍,忽见他眼中一亮,随即面露喜色,原来他望见在南方的山峰之中,竟有一阵淡淡的金光闪动,这可是此地除了红色之外的颜色,有此发现,清岩当真是又惊又喜,当下也管不了许多,身形一闪,就向那金光闪动之处飞去。

    也只半柱香的时间,清岩就到达了目的地,也是那金光很淡,到了近处反而不是很清楚,不过清岩已经确定了金光散出的源头,那是个夹在两处山峰之中的一道峡谷,确切的说是峡谷里的一个山洞。

    清岩落下身形,来到了山洞之前,这洞口有四五丈之高,清岩一到洞前,忽然又有了先前那昏昏欲睡的感觉,好在清岩已有准备,连忙打起精神,体内真气流转,护住全身上下,精神自是一振。

    “咦!”清岩忽然发觉体内真气有些异常,大五行诀原本的金木水火土五股真气,居然有了变化,本来最强的是火灵真气,可现在最活跃的竟是土灵真气,而火灵真气居然变得微弱异常,简直就是半死不活的状态。

    清岩自然大惊,这不是什么小事,急忙运行大五行诀,试图改变这种情况,却不知,他不动还好,一动真气反而更怪异了。就只见清岩身体猛地一震,面上忽然显出一抹淡淡黄色,眼中蓝光忽暗,随即也显出了淡黄色,接着清岩身体之上也是如此,也只片刻,这淡黄之色逐渐浓厚,似乎便是那厚土的色泽。也不知何时,清岩手中已多了件东西,尺许多长,乌黑光亮,却是那凝石尺自行祭出了。

    就在凝石尺祭出后,清岩周身上下的厚土之气继而一淡,而凝石尺的光芒却是越发灿烂,数息之后,凝石尺忽然发出一声清鸣,那声音清灵高亢,响澈四方,这动静就犹如神剑出鞘之音,清岩闻声而惊,这才回过神来,随后发现自己居然拿着凝石尺,不禁惊呼,而随后发生之事更让清岩惊奇不已,就见凝石尺先是一阵颤动清岩发誓自己可是什么也没干,是凝石尺自己在动,不久之后,凝石尺再度发出一声清鸣,随着清鸣声,凝石尺竟然逐渐变长,一寸寸的伸展,最后这原本只有一尺多长的凝石尺,变成了三尺多长的东西,而它的颜色质地也发生了极大改变,此时的凝石尺,通体晶莹,光华流转不定,就如一根黑色水晶,英华内敛,锋芒虽然不露,却有种摄人心魄的魔力。

    清岩看着手里的凝石尺,眼睛都直了,下意识的挥动了一下,也自然而然的催动了一下,就见凝石尺陡然发出一道黑色光华,这道光华虽不夺目,却有着至强的力量,“轰隆”一声巨响,在这个无意的一个动作之后,他面前的那个洞口就从四五丈高,三丈来宽,变成了一个十数丈方圆的大窟窿,清岩被自己的杰作骇得倒退了数步,不禁暗暗惊叹,这凝石尺几时有了如此大的威力!

    清岩已是惊骇之极,眼睛不觉又向手中望去,就见掌中的凝石尺光华已然敛去,表面之上竟又出现了丝丝金芒,金芒乍隐乍显,清岩凝神细看后,发现那金芒居然是幅图案,似龙非龙,张牙舞爪,虽只是隐隐而显,依然有股勃勃生气透出,宛如活物,清岩是越看越惊,随即又发现,那图案之下,也就是接近他掌握之处,也有金芒隐显,细看之之,却是两个上古篆文,清岩是这方面的行家,见字之后,不觉随口念出“这个是墨字……这个是……螭字……墨……螭,墨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