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洞内乾坤六

作品:《仙途正道

    第五百一十九章洞内乾坤六

    红花鬼母!

    她居然是红花鬼母!

    天下男子皆可杀!据说这句话就是红花鬼母的口头语。

    清岩首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那可是吓了一跳,在他想象中,红花鬼母不能是眼前这幅形象,应该是年纪再大一点,容貌要诡异一些,一定要符合鬼母这个称呼。而现在,这位红花鬼母不但年轻,而且极为美丽,非但没有一丝鬼气,相反还有一种超然物外的神仙气韵,和鬼母二字根本很难联系在一起,要说仙子嘛,倒是十分贴切。

    虽说清岩确定了红花鬼母的身份,可他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就算红花鬼母自己都承认了,他依旧无法接受这个事情,嘴里喃喃的道“不可能啊!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是红花鬼母?!”

    红花鬼母见他如此模样,不觉微笑道“我怎么就不能是红花鬼母,你觉得红花鬼母该是什么样子,是青面獠牙,是鬼气森森,还是面目狰狞,不似人形?”

    清岩闻言一怔,心道“自己也想得太多了,考虑这些做什么。”忙道“前辈恕罪,晚辈刚才有些失态了。”心境既已平静,神情也恢复了淡定从容。接着又道“当年我曾听家师说起过那场您与九幽神君的斗法,只是家师说的不是很详细。”那时候广闲还是以木心的身份出现,所以清岩只知道有人救了红花鬼母,却不知那人就是燕行云。

    红花鬼母回想往事,不禁悠然叹道“原来在燕行云身边的小道士就是你师傅广闲,当年燕行云以紫心剑做为信物,说什么以后叫我对持此信物的人多加照顾,我一口应允,也一直在等待这个人的出现,哪知道……唉”轻叹一声后,她苦笑道“原来这不过是他敷衍我的手段罢了。”

    清岩听她语气中颇有怨怼之意,忙道“前辈,这也不能怪我太师叔,我太师叔没有传人,所以紫心剑一直就在我师傅手中,直到收我为徒后,紫心剑才算有了正主,虽说时间长是长点了,可毕竟我已经站在您的眼前了,您看……您就别生气了!”

    红花鬼母听他如此解释后,却是摇摇头,脸上露出不以为然之色,清岩见状忙道“前辈我说的可是实话。”红花鬼母叹道“此事就不必说了,我向来恩怨分明,平生也只受过这一次帮助,而且还是救命之恩,此事让我三百年来耿耿于怀,今日终于见到紫心剑,这桩心事总算是要了了。”说完脸上露出欣喜之色,这一刻她已等得太久了。

    既然要了却心愿,就要好好寻思一番该如何做,红花鬼母沉吟片刻后,忽的问道清岩“你想让我怎样帮你?”

    清岩一愣,他真是没想那么多,便道“晚辈……依晚辈看就不必……”正要推辞,却又想到自己此时的处境,忙道“晚辈想到了一事,还请前辈相助。”

    红花鬼母却是知道了清岩的心思,淡然道“你想离开此地,我随时可以送你出去,这件事不算。”

    清岩一怔道“啊!那就没什么事情了。”

    红花鬼母叹道“你现在身处之地可是修真之人梦寐以求的地方,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你难道就没什么想法吗?”

    清岩现在的想法就是尽快离开这里,回到潮音古洞,找到绝情剑,至于什么绝世机缘,他实在是没有兴趣,一想到百里冰还在苦苦等待自己,清岩又岂能不急。

    “前辈好意晚辈知道,不是晚辈不懂事,实在是晚辈还有急事要做,耽误不得。”

    红花鬼母见他一脸的焦急,心思早就飞出了炎炎洞天,现在就是叫他立地成仙,只怕也留不住了。清岩着急,红花鬼母却是不急,淡淡的道“刚才你也说得不是很明白,我倒想详细听听你的事情,你说进入潮音古洞是为了找一柄仙剑,我很好奇那是什么样的一柄剑,对你很重要吗?”

    人家既然问了,清岩不能不说,就把自己和百里冰的故事说了一遍,红花鬼母一听清岩居然和丹凤轩的弟子有了这般关系,不觉微微动容,当然她也很欣赏清岩这种敢于担当的气魄,和为爱可以付出一切性情,等清岩说完之后,红花鬼母赞叹道“原来如此!你倒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儿,不愧是燕行云的再传弟子!”随后她又道“既是如此,我真要尽力成全你了!”

    清岩闻言大喜,以为红花鬼母要马上送自己出去,连忙谢道“多谢前辈,晚辈感激不尽。”

    哪知道红花鬼母却说“你可别误会,我不是要立刻送你出去,我是想叫你安心在这里修炼。”

    清岩闻言大为失望,脸上喜色全收,苦笑道“前辈……”红花鬼母摆手道“你不用前辈前辈的叫我,如果你愿意可以叫我一声红姨。”

    清岩道“好啊!红姨!您叫我清岩就行。”以红花鬼母的身份,就是当清岩的奶奶也绰绰有余。

    红花鬼母见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也是极为高兴,喜道“清岩,你这孩子的性情我很喜欢,既然你叫我红姨了,我就送你件礼物,你看。”

    说着玉手向她右前方的上空一指,一道赤色光华从头指尖射出,那道赤色光华好不夺目,片刻之后,就在虚空之中显出一大片赤色光幕,光幕闪动之中,一道道金光显现其中,清岩看得清楚,那金光是一行行的金色字迹,凝神细看之后,清岩不觉惊呼一声,脱口道“这是火诀心法!”

    红花鬼母闻听颇为惊讶的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齐清岩是赵无忌的兄弟已是天下皆知的事情,而红花鬼母居然会不知道,岂不怪事。清岩不觉奇道“红姨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咦!”话到一半,他惊呼一声,眼中光彩闪动,原来在那火诀心法之后,还有数篇心诀,其中两篇心诀清岩也不陌生,正是山,水二诀,清岩只看一眼,就知道这些心诀和他修炼的没什么两样,心头已是大震,再看其余的三篇心诀,清岩神情已是甚为激动,嘴里喃喃的道“风,雷,泽,真是风,雷,泽……”神情越发激动,呼吸都有些急促了,双手不自觉的紧握,等到把所有心诀看完,他忽然闭上双眼,平复了一些心情,凭他过目不忘的本领,这些心诀已然印刻在他的心中,不在忘却。

    红花鬼母在旁边看得是甚为奇怪,清岩入神之际,她不觉暗想“看他的样子似乎对这些心诀颇为熟悉,山诀也就罢了,可那五大心诀他从何处知晓的,难道他是举一反三,从山诀猜出了其余的心诀。”想到这里,以红花鬼母的修为定力也忍不住了,就问清岩道“清岩,你……你怎么了!?”

    她忽然发现清岩不太对劲,神情不觉微变,立在红莲之上的她,曼妙的身形一闪就已到了清岩身前,仔细一番查看后,红花鬼母脸上流露出好不古怪的神情,那是既惊讶又喜悦的表情,而她的眼中却满是疑惑,她突然感觉自己根本还不了解,这个称呼自己为红姨的小道士。

    “齐清岩,你原来是深藏不露啊!”在凝视清岩许久之后,红花鬼母居然如此感叹道。

    红花鬼母给清岩所看的正是伏羲八诀中的,风,雷,水,火,山,泽六大心诀,而且还是完完整整的心法,就是那些杂乱无章的炼虚合道心诀也包含在内,清岩一见之后首先想到的是,红花鬼母怎会有这些心诀,可随后的变化让他没机会去问红花鬼母。

    这变化来自于清岩体内,来得也很突然,有点让清岩措手不及,那是真气的变化,自从清岩进入到这炎炎洞天后,他体内的真气就只剩下了先天土灵真气,其他的四道真气不知所踪,以至于让红花鬼母认为清岩是山门弟子。

    可就在清岩看完伏羲六诀之后,他忽觉元神一震,一股炙热气息瞬间流遍全身,这股真气好不霸道,立刻就取代了先天土灵真气的地位,此刻的清岩脸上一片赤红,浑身上下红光闪动,整个人就像散发着火焰的怪物,也许是清岩的变化影响到了周围的环境,那早已平静的潭水竟然又开始缓缓升温,最后沸腾,翻滚。

    红花鬼母见此情形,也不惊讶,身形闪动回到红莲之上,玉手轻扬,她身下的那汪潭水逐渐变大,直到变成了百丈方圆才停了下来,红花鬼母静静地立在红莲之上,颇有意味的望着清岩,嘴角居然挂着淡淡的笑容。

    清岩对此变化似乎一无所知,至热的真气给他最熟悉的感觉,真气越来越热,似乎要将他焚为灰烬,也许是他体内的真气太过热烈,在他体内早就住习惯的火精,居然都无法忍受了,随着一声尖叫,一道火影从清岩体内射出,在虚空几个翻滚后,落在地上,随即显出原形,正是火精。

    火精的出现叫红花鬼母吃了一惊,她是何等阅历,自然认得火精,一见之下不觉低低惊呼道“火精!清岩你居然还带着火精!”

    火精出来之后,先是围着清岩的四周一阵乱跳,嘴里还在不断尖叫,显然是很兴奋,最后见清岩不搭理自己,火精也颇感无趣,随后火精发现了沸腾的湖水,又是一声尖叫,竟然一个跟头投入了水中,看它在沸腾的水里来回蹦跶,上下翻滚,就知道它有多高兴了。

    火精的离开,却没有给清岩一点轻松的感觉,身体还是愈来愈热,真气也是越来越强悍,清岩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化为灰烬,还好这种情况没有出现,就在真气最热烈,最狂暴之时,清岩忽觉一股清寒之气在他的体内出现,这股寒气来的十分蹊跷,但绝对最是时候,炙热无比的真气在这股寒气出现之后,顿时声势大减,嚣张气焰立刻受挫,而在清岩体内蛰伏许久的四道真气是乘势而起,这四道真气似乎是养精蓄锐已久,一旦运行起来,势头之强竟和火灵真气不分上下,五道真气在清岩体内急速运行,三十六周天后,五道真气竟然隐隐有融为一体的迹象,见自身真气有此变化,清岩心知自己的大五行诀又有了精进,修为再进一层。

    等到功行圆满,清岩才缓缓睁开眼,深蓝色的眸子光彩流转,眼神含而不露,脸上和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华。红花鬼母看在眼中,不觉暗吃一惊“他的修为怎会精进到这种地步?”那淡淡光华正是清岩的护体神光,是修为达到极高境界的表现。

    她却不知方才清岩与她斗法之时,修为还不及平常四成,大五行诀的威力根本无法发挥,而此刻的清岩,不但恢复了先天五行真气,而且还有所进步,自然是与刚才大有不同了。

    “清岩,你现在感觉如何?”

    清岩只觉得浑身上下是说不出的舒服,当真是心旷神怡,精神抖擞,朗声道“感觉好极了!多谢红姨!”

    红花鬼母摇头笑道“谢我什么?我可什么也没做!”

    清岩一愣道“难道不是您帮我的吗?”

    红花鬼母叹道“清岩,那是你自己的本事。唉!早知道你身怀大五行诀,我就不拿出这六诀了。”

    清岩自知瞒不过红花鬼母,听她挑明了,脸上不禁一红道“红姨,我……”红花鬼母见他难堪,也不想说得太过分,何况清岩的做法也很正常,便道“算了,我也不是小心眼。清岩,你既得了大五行诀,想必是进入广成丹穴了吧?”

    清岩点头道“正是。”

    红花鬼母也不问那广成丹穴究竟在何处,只道“清岩你恐怕不知道吧?你可是唯一一位既进入广成丹穴,又到过这伏羲秘境的人。”

    清岩乍闻伏羲秘境四字先是一愣,随即恍然,伏羲秘境应该指的就是这天地二门和六大洞天,知道了这个,可清岩还是颇为茫然的道“那又怎么了?”

    红花鬼母见他竟是如此反应,都没来由的一阵生气,好在她修为够高,没有发作,只是脸色稍微变了一变,而清岩此刻修为已然恢复,神视感应极为明锐,立刻就察觉到了红花鬼母的细微变化,心中一惊“红姨生气了!我说错什么了吗?”虽然回想一下似乎没说错什么,但心情还是有些忐忑。

    红花鬼母忍着无名怒气,故作淡然的道“你可知道?能入广成丹穴者,就是神农传人,而到了这伏羲秘境就是伏羲门下,而现在却被你一人独得,你说,这意味着什么?”

    清岩总算不傻,立刻醒悟红花鬼母的意思,脸色一变道“这些我真没想过,红姨,这伏羲六诀我就不学了,您看行吗?”

    红花鬼母听他这么说,不禁气道“你这算什么话,难道伏羲心诀还比不上大五行诀!再说,这些心诀你只怕都已记下了,现在反悔也晚了!”

    清岩一想也是,那六诀心诀是清清楚楚的印在心上,想抹都摸不去,心里不觉着急起来,可随即又想到,就算自己修炼了大五行诀,为何就不能修炼伏羲八诀了,自己又不是没干过,想到此处,他顿觉坦然,而红花鬼母见他神情一阵变化后,居然恢复了平静,仿佛摆脱了这些问题的纠缠,不禁奇怪,就道“清岩,你似乎是相通了。”

    清岩点头道“红姨,事已至此我也没办法了,其实在没遇到您之前,我就已经修炼了那山,水,火三诀,”红花鬼母闻言微微一惊,截口道“你以前就会水,火二诀?”

    清岩就把自己的身世和一些机缘遇合说了一遍,红花鬼母没想到清岩的经历会是这般丰富多彩,听到最后,她忍不住感叹道“竟是如此!难怪你小小年纪便有了如此修为。莫非这就是天意使然?”最后一句话自然不是对清岩说的,她仰首问天,天却不语。

    清岩见红花鬼母神情肃然,又在那里自言自语,也不敢多言,心里却道“红姨说的话有时候也挺奇怪的,什么天意使然,不好理解,搞不明白。”一边想着,一边向火精招招手。

    火精在水里玩耍够了,见清岩一招手,就从水中跳了出来,尖叫着就向清岩扑去,清岩笑嘻嘻的抱住火精,这东西一身赤红,火眼金睛,虽是火之精魄,却有着细细的绒毛,触手细滑,很是舒服,在清岩怀里的火精很是兴奋,嘴里叽叽咕咕叫着,两只爪子也不闲着,在清岩身上乱摸乱抓,弄得清岩直笑,他们玩得高兴,就把红花鬼母晾在了一旁。

    等到清岩玩的差不多了,才想到红花鬼母的存在,忙对火精道“先别玩了,我还事要做。”火精已通灵性,居然点点头,不再玩闹,就在清岩身边老老实实呆着了,而那双精光四射的火眼金睛,却望向了红花鬼母。

    见红花鬼母含笑看着自己,清岩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红姨,您……您看这小东西好玩吧。”红花鬼母见他支支吾吾半天,就说出这么句话,不禁笑道“好玩的很!清岩,咱们先不说这火精,我问你,那些心诀你都记住了?”

    清岩正色道“都记住了。”

    红花鬼母又问“你不觉还有什么问题吗?”

    清岩稍一寻思道“没什么问题。”

    红花鬼母眼中闪过一丝异彩,又道“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何这里没有天地二诀?”

    清岩闻言一愣,这才想到这个问题,若不是红花鬼母提起,他还真没想过,不觉反问道“是啊!为何没有天地二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