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璇玑星图二

作品:《仙途正道

    使人窒息的血腥气尚未散去,清岩手持紫心剑凝视着方才黑影所在之处,黑影早已不在,可清岩似乎还能看到那双血色眸子和那团血色图案,黑影究竟是谁?清岩此刻反而不再关心这个问题,他现在想的是,那团血色图案究竟是什么东西?

    是一种魔功道法?还是一种至为邪恶歹毒的法宝?

    那种差点被吸噬去全身鲜血的感觉,至今还让清岩心有余悸,那张狰狞的血色鬼脸,也仿佛还在清岩眼前晃动,紫心剑险些都奈何不了这个鬼东西,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清岩暗暗的问了好几遍,紫心剑的光芒不断吞吐,照映着偌大的空间时明时暗,使得身在此处的清岩都带了几分诡异之色。

    寻思了半晌,清岩自然想不出什么头绪,黑影是谁已让清岩很伤脑筋了,此刻又出了这种鬼东西,虽然清岩还不知道这玩意是什么,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不管这东西是什么,都有着强大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威力,如果是法宝,绝对是超越了仙品,它即便不是神器,也是接近神器的存在,并且它充满了血腥,邪恶,是件地地道道的绝世凶器!

    清岩想到这里,不觉心里一惊,黑影身怀佛魔两家心诀已然是难以对付的强大敌人,如今又加上了这个厉害玩意,这可是恶上加恶,强上加强,这不禁让清岩大皱眉头,隐隐感觉以后要是再遇到黑影,自己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还好清岩一向是凡事看得开。以后烦心那是以后的事情,接下来还是要做正事,快点找到绝情剑才是最要紧的。

    雷震子给了他五件法宝的同时,也给了清岩不小的希望。像七煞棒这种法宝都能发现,那绝情剑应该也不会难找?清岩暗自给自己打气,随后又不禁埋怨起了雷震子,这……前辈走那么快干什么,能问问这些东西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就好了,最起码自己还有个方向,当无头苍蝇的滋味可不好受。

    埋怨雷震子只是一时,行动才是关键。而此刻摆在清岩眼前的不再是许多岔口,经过几番大战之后,很多岔口都被碎石土块掩埋了,就剩下了两个路口。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各走极端,好像代表了两种命运,是在给清岩两个选择。

    是左还是右?清岩不觉有些犹豫。可就在他寻思之际,怀中的两大神器竟然又开始动了,那正是清岩眼睛看向左方之时,这就是给清岩最好的提示。

    清岩微微一笑。轻抚了一下胸前,算是感谢了它们。随后,清岩身形一闪而逝。紫芒最后一闪是在左边的洞口,继而清岩方才所在的地方就完全失去了光亮,黑暗,极寒回归,一切又回到了从前。

    只是寂静片刻之后,一阵“轰隆隆”巨响大作,整个近千丈方圆的空地忽然坍塌,许许多多的石头土块,掩盖住了那片空洞洞的旷地,所有的道路都已消失,仿佛是断了清岩的后路。

    空地坍塌清岩自然知晓,也明白是怎么回事,试想雷震子的五雷天心正法是何等威力,黑炎又是何等厉害,还有清岩的紫心剑,大五行诀等等道法,法宝也不是吃素的,这一番折腾后,什么东西能扛得住,要不塌才怪。

    听到那阵阵巨响,清岩极速飞行的身形顿也没顿一下,直直向前飞去,当然清岩的眼睛也没闲着,他是边飞边寻找绝情剑,可是他没有雷震子那么好运气,找了许久,别说是绝情剑,就是根铁棍都没发现,这让清岩大感郁闷,而清岩奇怪的是,本来极寒至阴的地方居然逐渐变得暖和了,眼见前面的道路是越来越开阔,光线也是愈来愈明亮,似乎清岩再走走就要走出潮音古洞了,可清岩明明知道,按正常来说,自己应该是越走越向里的,怎会走出潮音古洞。

    不正常,有点不正常,再看四周的环境也有了变化,那些石壁本是天然生成,坑坑洼洼的很不平整,可此刻这些石壁竟逐渐变得平滑,渐渐地有了刀斧整理的痕迹,最后这条天然隧道变成了一条人工修砌的甬道,而这条甬道的尽头是一扇高达数十丈,宽达十来丈的石制大门。

    这是清岩有生以来见过最大的一扇门,仰视一番后,清岩的神情有些古怪,又是门,此次进入潮音古洞后,清岩就和门有了缘分,先是地门,后是伏羲六洞天的门,现在又是这扇好大好大的石门,唉呀!这扇门的后面又有什么呢?

    苦笑一声,清岩缓缓来到石门之前,神视早就散出,石门虽厚也阻挡不住神视的透入,门里的情形赫然在目,清岩眼中神光大盛,脸色微变,不过还是有些古怪,沉默片刻后,清岩双手微微一推,石门缓缓打开,淡淡黄色光芒随门开而射出,光芒柔和,清岩任由光华落在身上,眼里的光彩却又是一盛,随后身形一动,进入了石门之内。

    进入石门迎面而来竟是一面巨大的镜子,影印出清岩的形象,在那柔和的光芒之下,镜子里的人物十分清晰,看到了自己,清岩不觉微微一笑,而他却知道这面光可鉴人的镜子并非是面镜子,那是面石碑,是块高有三丈青玉色的石碑,说它是石碑自然有道理,因为石碑之下有一个巨大的石龟,这是龙的第六个儿子霸下,也叫赑屃,螭头龟足,平生好负重,力大无穷,碑座下的龟趺是其遗像。

    石龟雕刻的至为精细,宛如活物,尤其那双眼睛,光彩流动,便如目光闪动,清岩与石龟面对面,就觉得那石龟似乎在盯着自己,眼中竟有种无奈之色和些许悲伤之情,这让清岩心中一动。他也感受到了某种别样情怀,似乎了解了石龟的心思,说来可笑,但又是事实。

    清岩轻叹一声。身形一闪便到了无字石碑之后,随即看到了一个与石碑同样质地的石棺,石棺很大,端端正正的放在这座石室的中央,这座宽大的石室里只有两样东西,一座无字石碑和一个巨大石棺,除此别无他物,原来这里居然是个墓室!

    墓室很大。呈正方形,清岩目测一下,大约是百丈方圆,虽然很大。但和那扇巨大石门比较,显然有些不符,不过,这座石室却是出奇的高,四壁高达百丈。笔直而上,清岩抬头看去,那最上方也是正方形,只是在四个角落多了四颗足有西瓜大小的黄澄澄明珠。散发着淡淡的黄色光芒,原来整个墓室的光源就是它们。

    如此大的明珠实在罕见。可由于这墓室顶端离地面太高,所以它们显得也没有那么大了。而在这四颗明珠之间,还雕刻着四条栩栩如生的神龙,个个张牙舞爪,盘旋在石壁之上,四双巨目圆睁,十分凶狠的看着下方,它们似乎就是守护墓室的卫士,不容任何人侵犯和亵渎这里。

    如此大的墓室可它的主人是谁呢?再说此墓室与寻常墓室很不一样,绝无阴森鬼魅之气,反而有种温和纯正的气息,身在其中竟有种春风抚面,沐浴朝阳的感觉。

    清岩围着那巨大石棺转了数转,仔细的端详了一番,这石棺形状简单古朴,无半点装饰之物,也无任何文字说明此棺里面住的是谁,那块无字石碑也很奇怪,无字石碑又有何用,想想之后,清岩忽然有所感悟,心道“难道是说此人生平已无法用言语能形容,他的功高德大已非文字所能表达,无字,好个无字,此人究竟是谁呢?”

    清岩心中所想,眼睛又在石棺之上看了看,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清岩的手缓缓的伸向了石棺,难道他竟想打开石棺看看。

    清岩其实是心有所思无意之举,寻思之间,右手已然快碰到了石棺,也就在此刻,一阵震天似的怒吼猛然在上方响起,那声音就如龙吟九天,响澈四方,虽说这墓室空间很大,可毕竟是个封闭的地方,那声音炸开之后,就在四下回荡,闷雷似的在清岩耳边震动,只把清岩震得浑身一颤,自然也是骇了一跳,右手的动作一顿,而他的手已经碰到了石棺,触手冰凉,那股寒气顺着手指直入到了清岩体内,使得清岩陡然打了个机灵。

    那震耳欲聋的叫声再度响起,那声音越发高亢,更是怒气十足,这是清岩最直接的感受,急忙向上一看,随即脸色大变,这震天怒吼竟是那四条神龙发出的,随着怒吼之声加剧,那四条原本应该老老实实待在石壁之上的神龙,竟然破壁而出,带着狂风怒火直直扑向清岩,那声势实是惊天动地。

    眨眼间,四条神龙已至清岩头顶不远之处,清岩见此异象真是怔了一怔,随即想到自己做错了什么,急忙收回右手,可似乎是晚了一点。

    四龙轰然而至,清岩身形一闪便已躲开,而这四龙显然甚有灵性,一击不中,回首再寻清岩踪迹,那八只巨目已是金光闪闪,看得清岩是无所遁形,怒吼再响,四龙再向清岩扑去,清岩被逼的是无处可藏,只能运起大五行诀,真气随手涌动,把四龙牢牢锁住,让它们动弹不得。

    可说也奇怪,四龙受制之后,居然也不挣扎,震天的怒吼声忽的一敛,巨目之中的金光也自消失了,清岩还在奇怪这四龙怎么就老实了,哪知道奇怪的还在后面,四龙倏忽之间,竟又没了影子,凭空消失了。

    清岩被弄得又是一愣,心中一动,再看向头顶,果然那四龙瞬间又回到了石壁之上,变成了原先的模样,那四双眼睛还是盯着清岩,只是眼神之中的凶狠之色已然不在,多了几分温和,仿佛是在看一个故交旧友,带着淡淡的温情。

    如此变化,让清岩有点难以理解,虽然隐约想到了什么,可一时之间又说不出来,在他疑惑之际,那座无字石碑忽然金光一闪,清岩急忙闪身来到石碑之前,就见那石碑之上透出道道金光,片刻之后,金光缓缓聚合,最后变成了四个金光灿灿的大字,那是极为古老的篆字,好在清岩识得,但清岩一见四个大字,神情顿时大变,脱口叫道“啊!”随后又以难以置信的语气叫道“这不可能!”

    什么样的四个字会让清岩这般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