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璇玑星图三

作品:《仙途正道

    轩辕之墓!

    石碑的四个大大金字赫然是轩辕之墓!

    “轩……辕……之……墓!”清岩一字一句的念道,随着他念完这四个字,石碑上的金字竟然又逐渐隐去,石碑又成了无字之碑。

    金字虽已隐去,清岩的心却已无法再平静,轩辕之墓,难道这里会是……,轩辕黄帝之墓?!

    清岩不能不如此想,轩辕者,黄帝之名,后世虽有轩辕之姓,可绝无人有此轩辕之名,黄帝姓姬名轩辕,此墓既为轩辕之墓,那墓的主人就显而易见了。

    黄帝之墓,可黄帝怎会有墓?他不是驭龙升天已登仙境了吗?既已成仙,便是不死之身,又何来此墓?

    清岩一阵寻思,却是越想脑子越乱,胡思乱想之时,眼睛不由自主的落到了那座石棺之上,他不由得又想到,难道这里面真有黄帝的遗体?清岩忽然有种恨不得立刻打开石棺的冲动,只是清岩毕竟是定力深厚之人,很快就平复了激动的心情,多心经随心而动,心境立时澄静通明,一切烦恼已然抛于脑后,眼中神光闪动,再看四周环境已是颇为不同。

    起初来到这里的时候,清岩并没有察觉此地有什么异样,可在无字石碑有所变化之后,清岩忽然发觉这里蕴含的气息他很熟悉,这气息运转极有规律,细细琢磨,竟与他体内的大五行真气内外呼应,这是大五行诀运行的方式。这里果然和黄帝有关系。

    清岩不是胡乱揣测,黄帝与广成子有师徒之称,自然也很有可能修炼了大五行诀,如果真是如此。那这轩辕之墓只怕假不了了。

    清岩忽又想到在没进入潮音古洞之时,他怀中两大神器曾给他“说过”“轩辕神器,潜隐地宫”这两句话,想到这里,清岩眼睛不觉一亮,心道“难道这里就是那个什么地宫。”

    轩辕神器,潜隐地宫!

    这地宫竟然就是轩辕之墓,清岩将此地和这两句话联系起来之后。就做出了这样的推断。这地宫出现了,那神器又在何处呢?

    神器动人心,修真之人有谁不想拥有神器,虽说这种想法属于奢求。但不可否认,神器对于修真者的诱惑力是无可抗拒的,清岩也不例外,即便他怀中已然有了两件神器。

    这里既是地宫,那神器又在何处?清岩心情又开始激动起来。眼睛在四下搜寻,上下左右看了数遍后,清岩的目光最终落到了那座无字石碑上面,双眼的光芒那是大盛特盛。深蓝色的光华足足射出了数尺,宛如实质。就和两道蓝电一般,清岩可是把全身功力都灌注到了双眼之上。

    清岩心思电转。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想了想,这无字石碑既然在此,这里又和黄帝有关,黄帝和广成子又大有关系,而广成子又和神农大有关联,据说神农有件神器与昊天鉴同出一源,名为盘古碑,盘古碑是碑,这无字石碑也是碑,偏偏刚才这无字石碑还显现过灵异变化,难道这无字石碑就是……传说中的盘古碑?!

    不得不佩服清岩的想象力和大胆的推断力,他就凭轩辕之墓四个字,就能把那座无字石碑推断成了一件神器,盘古碑!

    清岩的激动是可想而知,身子围着无字石碑转了数转,越看越觉得这石碑大为不凡,那石碑发出的淡淡青光就像神光闪现,清岩觉得在这青玉色的石材之内,肯定隐藏着盘古碑的真身,神器果然就是神器,深藏不露,英华内敛。

    清岩长长的吁口气,也许是神器的诱惑太大,多心经的神通似乎都减弱了不少,这心情竟是难以平复下来,清岩摇摇头,默运大五行诀,真气流转数周天后,再加上多心经的帮助,这心境总算静了下来。

    心静之后,清岩就感觉这无字石碑隐隐散发出了一种奇异的气机,在吸引着自己,这让清岩大为兴奋,觉得这是神器在给他一种暗示,继而清岩又感觉体内真气也被这股气机弄得有些异样,真气颇有不受自己控制之势,有种透体而出的意思。

    清岩先是惊奇,随后心中一动,脸上露出似有所悟之色,当下也不强自平复真气,只是微做调整,尽量让真气运行的规律和那奇异气机相一致,这一次清岩似乎又做对了,真气随着那气机流转九大周天后,清岩竟然就进入到了神清心静,忘我空明之境。

    在清岩入神之后,无字石碑之上金光再现,万道金光陡然射出,随着金光闪动,数声龙吟又在上空响起,那四条神龙再次复活,只是这次它们的声势远没有方才那么嚣张,实是低调了许多,叫声极低,也没有那种狂暴怒意,多了几分温和,实在是轻柔缓和之极,四条神龙盘旋而下,动作也如叫声一般柔和,缓缓而来,轻飘飘的来到了清岩身前,四龙在清岩四周穿梭环绕,更奇怪的是,那四龙的身体看似实质,实则虚影,巨大的龙身有时竟能穿透清岩的身体,四龙在清岩身体之中来回围绕,四龙本身就是金光遍体,又有无字石碑所发的金光,直把清岩弄得自内而外也是金光灿灿,再看清岩双目微闭,神情安详,完全不知周围的变化。

    许久之后,金光逐渐黯淡,而那四条金色神龙也慢慢的没了踪迹,这次它们并没有回到上方的石壁,仿佛是消失在了虚空之中,也或许是融入了清岩的身体之内。

    金光敛去之后,清岩依然没有醒来,无字石碑本身的青玉光华却又渐渐亮起,那光彩虽无金光璀璨,但也颇为明亮,石碑发光,石碑之下的那个石龟也有了动静,微微一声低鸣忽从石龟嘴中发出,要是清岩清醒保证要大吃一惊,只可惜清岩听不见。

    那石龟低鸣一声后,那双本就活灵活现的眼睛开始微微转动起来,随后大大的头颅轻轻的摆动了一下,也许是不动太久了,石龟的动作明显有些僵硬,脖子一番转动后,石龟的动作才灵活起来,只是它的动作只限于头部和脖子,身体的其他部位还是僵硬如故。

    石龟活动了一阵,才把眼睛转到了清岩的身上,看着这位陌生人,石龟的眼中却有种分别许久之后忽然重逢的喜悦之色,仿佛它和清岩早就相识,很是熟悉,眼神柔和充满了情感,看了清岩很久很久后,石龟忽的一叹,那是极为人性化的表现,这叹息之声表达了某种无奈和感慨。

    随后,石龟缓缓地张大了嘴巴,一道金光忽从它嘴里射出,正中清岩的脸上,清岩依旧毫无察觉,静静地端坐不动,任由金光照映的脸上光彩夺目,那道金光持续了足有一个多时辰,等到金光敛去,石龟似乎也没了活力,甚为费力的低鸣一声后,石龟双眼逐渐失去了动人的神采,最后石龟恢复了原来石雕的模样。

    清岩对于周围的一切变化是毫无所知,他只明白一点,在他本身真气运行规律和那神秘气机相互融合之后,有股极为强大的力量缓缓的从他身体的个个部位注入到了体内,那不是强迫性的灌注,那是种水乳交融般的汇合,清岩的真气与那股力量的融合十分顺利,没有一丝排斥,自然而然的就到了一起,清岩的真气在逐渐加强,修为当然也是缓缓提高。

    要知道修为到了清岩这等境界后,要想再有突破是难上加难,最强境和渡劫境之间的那道鸿沟简直是无法逾越,有多少修真高手在这个关卡上徘徊了数百年,依旧无法更进一步,最后不是含恨逝去,就是为九天雷劫所毁。

    要说九天雷劫是修真者的最大劫难,绝非是危言耸听,要想渡过此劫,必要条件就是要有强之又强的修为,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可修为这东西,不是你想加强就能加强的,一分功力的增强往往要付出很久很久的时间,而清岩此刻修为增长的速度,简直就是飞速,如果让人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保准叫人嫉妒的眼红,恨得牙痒痒,羡慕的直流口水。

    修为增长自然是件好事,只是这变化来得有些怪异,弄得清岩是又惊又喜又害怕,等到那股强大力量完全和他真气融汇后,清岩不禁以忐忑的心情,运用元神查看了自身一番,看看除了修为加强之外,自己还有什么别的异状,俗话说得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饭,这修为来得容易只怕不是什么好事,只是清岩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一番察看后,清岩什么也没发现,此刻他唯一感觉就是好,并且是好到不能再好。

    修为增强后,自己明显有了变化,至于变化是什么,清岩却又说不出来,那是无法形容的感觉,真气很强,元神也强,那是强到了清岩从来没有想过的地步,脱胎换骨四个字也不足以形容这种感觉,这是清岩修道以来从未有过的状态,难道这就是……?

    清岩不敢想,却又不得不如此想,心中的喜悦已非言语能形容,惊喜之余,发觉自己竟然还闭着眼睛,不禁摇摇头,随即缓缓睁开眼睛,继而清岩所看到是……。

    “啊!”一声惊呼后,清岩又惊叫道“怎么……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