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璇玑星图四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又惊了!

    不过也不能说清岩喜欢大惊小怪,实在是他周围的环境变得太快,他闭眼之前人还在轩辕之墓,而睁眼之后人就到了别的地方,这变化真是离奇之极,快得不可思议,使得清岩不得不失声惊呼,等到他环顾四周后,他整个人彻底就傻了!

    这里……这地方真是太……美了!美得无与伦比,这是世间绝不可有的美景,这不是山河壮丽之美,也不是花木灵秀之美,这是……,清岩一时也无法形容,眼睛早已看得直了,眼中闪动着绚丽光彩,这不是他眼中神光显露,而是清岩所看到的景象映照。

    这里是个大得难以想象的空间,没有天,没有地,或许这里就是超然于天地间的存在,在清岩四周是一片巨大的彩色光幕,那是令人叹为观止的色彩,早已不能用五颜六色去描绘,绮丽无比的光线交织在一起,真是多姿多彩,变化万千,那种美无法以言语形容,巨大光幕宛如星空,只可欣赏,无法触及,那种距离是遥不可及的,但那种美丽要比璀璨星空还要亮丽百倍,面对如此美景清岩怎能不沉醉其中,他已然忘乎所以,甚至忘记了自己还有没有完成的任务,忘记了绝情剑,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这种浑然忘我的境界本不该如此出现,怪只怪这里的景色太美。

    时光流逝在不知不觉中,清岩都不知过了多久才回过神来。神智清醒许多后,清岩才察觉到了事情似乎有些不妥,自己怎会这般沉迷,他越想越觉不对。心中一凛,连忙摇摇头,试图摆脱那种诱惑,凝神静气,大五行诀早就护住全身,也许是大五行诀和多心经发生了作用,清岩再看眼前景色就觉得没那么迷人了,而到了此刻。清岩才有空寻思此地究竟是何处。

    清岩又向四下一看,这里除了五彩斑斓的光影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虽然空间大的离谱。可身在其中的清岩,却没有那种自己很渺小的感觉,这地方真是古怪,清岩刚刚想到这里,就觉脚下忽然一亮。竟是一道四五丈宽窄的银色光练凭空出现,这道光练似如银河,星光点点,不断闪动。很是好看,笔直的伸向了远方。一眼望去不见边际,仿佛与那绚丽光幕相连接。

    清岩乍见光练是微微一惊。随后就醒悟,心道“难道这是一条通道,指引我去该去的地方。”他从轩辕之墓一下子到了这里,便知这定是某位仙者神人留下的神迹,应该是和广成丹穴,伏羲秘境等地相似的空间,所以并无半点恐惧之意,只是好奇到了极处,不知在此地又会遇到什么事情。

    清岩站在银色光练之上,不觉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心里也踏实了不少,既然通道出现了,清岩也就不再犹豫,身形闪动,就向着前方极速飞去。

    清岩在这条星光大道上飞行了大半个时辰,才看见在远处出现了一个建筑的轮廓,因为相距还极为遥远,还看不清那究竟是个什么建筑,也是清岩眼力极好,否则那个建筑只就是个小小的亮点。

    清岩加快速度,身形之快便如闪电,可又飞了近半个时辰后,远处的建筑依旧是个亮点,似乎双方距离根本就没有缩短,清岩大是奇怪,可随后一想,在这种奇怪的地方有些怪事也很正常,而清岩还感觉,在这里时间仿佛过得很快,真有种光阴如梭,转眼既逝的意思,在这里待了不过几个时辰而已,清岩却感到自己就像待了数年。

    清岩心中寻思,速度却是越来越快,黑色的身影早已幻化成一道淡淡的光影,若有若无的闪动在银色光练之上,如此又飞了一个时辰,那亮点终于大了许多,清岩极目望去,总算看清了这建筑的大概轮廓,脸上不觉显出惊异之色,心中嘀咕道“这又是什么地方?”

    又飞了一阵,清岩离那建筑愈发近了,他脸上的惊异之色也越来越浓,虽然那建筑离清岩还有一段距离,可那建筑的磅礴大气已然震住了清岩,它有着山岳一般的气势,高大,雄伟,不可撼动。

    如此气势浩大的建筑实是清岩平生仅见,清岩迫切的想看清楚它的真面目,可离那建筑越近,清岩就发现,有股极强的气息从那建筑之中散出,逼得清岩不得不减缓飞行速度,清岩也暗自提高警惕,他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也就在清岩有所警觉之时,异变陡生!

    清岩心生警兆,便知不妙,身形猛然一顿,下意识的他就想要极速后退,可哪知道想退竟是无路可退和无力可退,脚下的那道光练忽然产生了莫大的吸引力,使得清岩后退不能,左右闪躲也是不行,清岩的身形竟是牢牢的定在了原地,无法动弹分毫。

    清岩大惊,随即感到怀中的两件神器动了起来,这让清岩心头大震,神器大动是给清岩提醒,可这提醒是有好有坏的,好的自然是好事,那坏的可就是糟糕之极的问题了!

    九天雷劫!清岩心头闪过这四个惊心动魄的大字,脸色已然有些惨白,但眼中神光猛然大盛,身体也发出淡淡的光华,清岩在极力摆脱那股巨大力量的束缚,可清岩已没有了时间!

    毫无半点征兆,也无丝毫声息,一道极其夺目的七彩光华横空出现在清岩身前,那道七彩光华不但光彩夺目,更有着无坚不摧的凌厉锋芒,强大的气息已把清岩笼罩锁死,封闭了清岩四周的空间。

    七彩光华显示出的强大的力量竟让清岩生出了束手待毙的心思,璀璨锋芒瞬间就逼近到了清岩身前数丈之处,清岩的护体神光也显示出了威力,硬生生的把这无坚不摧的锋芒挡了一下。清岩身形猛然一震,脑子也顿时一醒,暗骂自己糊涂,急忙拼尽全力抵御。

    “轰隆隆”一阵巨响。清岩的大五行真气沛然发出,与七彩光华碰了个正着,清岩身形一阵摇摆,脸上却显出疑惑之色,七彩光华威力虽强,可还没到无法抵御的那种地步,难道这不是九天雷劫?!

    清岩疑惑之际,七彩光华再度大盛。锋芒直逼清岩,这一击比方才又强了不少,清岩不敢大意,大五行真气凝聚成一道光墙。光影闪动颇有牢不可破之势,璀璨锋芒一时竟无法透入光墙。

    但七彩光华的威力绝不至此,片刻之后,七彩光华又是一盛,锋芒猛地直透光墙。身在光墙之中的清岩,身形连连摇晃,眼看的清岩就要坚持不住,七彩光华乘胜追击。锋芒大盛,清岩的光墙倾刻间粉碎。再无阻拦的七彩光华顺势而入,把清岩迫到了绝境。

    七彩光芒大盛在清岩眼前。他甚至都已感觉自己的身体已在慢慢销融,强大无比的力量已把清岩送入了死地,清岩知道自己与死亡只有一线之隔!

    恐怖,清岩从来没有如此惊恐过,这就是生死之间大恐怖!

    难道自己就这么死去了?

    清岩不甘心,他体内的真气也不甘心,大五行诀,伏羲八诀,心禅不动诀等等道法也不甘心,在这生死关头,在这最强大的压力之下,在对生存的极度渴望下,清岩用尽了一切可用的力量,所有的力量瞬间凝聚成了一股至强之力,那是清岩在死亡压迫下,迸发出的潜力,最强的潜力!

    一道炫目白光从清岩体内猛然透出,光芒之强竟不在七彩光芒之下,本已将清岩笼罩的七彩光华被白芒逼得退了数丈,两大强烈光芒一旦相遇,竟发出刀剑争锋般的清越脆鸣。

    七彩光华陡然受挫之后,锋芒微微一敛,可随后其锋芒再度大盛,而清岩所发的白芒也不甘示弱,继而也是大盛,与七彩光华相较丝毫不落下风,清越之声再度大作,响澈四方。

    双方对峙了足足半个多时辰,七彩光华似乎是不达目的绝不干休,后劲更是极强,迫得清岩所发的白芒缓缓收缩,七彩光华逐渐又取得了上风。

    身在白芒里清岩实在是知道七彩光华的厉害,此时他已知道这差点让自己魂飞魄散的对手并不是九天雷劫,但它的厉害绝不在九天雷劫之下。

    又感觉凌厉锋芒侵入了自己的身体,清岩的心头不觉一寒,到了此刻清岩已是全力以赴,浑身力量凝聚的白芒可是清岩在强大压力下的巅峰之作,也是他集所习各种道法的大成之作,如果清岩此次不死,他的修为就会真正的达到渡劫境,当然清岩如果能逃过此劫的话。

    清岩能吗?当然能,因为清岩不但有绝世道法给予的力量,还有绝世法宝的帮助,这法宝自然不是那两件被封印的神器,而是那柄凝结了燕行云毕生心血的紫心剑,也是可以一剑御九天雷劫的紫心剑!

    清岩不是才想到紫心剑,实在方才没机会施展紫心剑,七彩光华的出现实在是太突然了,在这点上,倒和九天雷劫极为相似,真是快到了极点,出现的极为诡异。

    此刻清岩虽被逼得喘不过气,但祭出紫心剑的时间还是有的,清岩心念一动,紫心剑电闪而出!

    紫电横空,锋芒毕露,那声势仿佛和九天雷劫不分上下,清岩虽和紫心剑早已融为一体,但这次紫心剑带给他的震撼绝对是无与伦比,最近紫心剑每施展一次,威力就会大上几分,上次对付黑影,清岩已觉得紫心剑的力量已是强的离谱,可这次紫心剑一出,清岩就觉得那种力量实在是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这真是应了那句话,没有最强,只有更强!

    紫电势不可挡,七彩光华终于遇到了强劲的对手,声势立时大挫,紫电更是乘势而起,射出数百丈的离离电芒,实有横绝天地,傲视苍穹之势,七彩光华在其威势之下,逐渐黯淡,最后慢慢消失,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