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璇玑星图九

作品:《仙途正道

    神雪!真的是神雪仙剑,也就是绝情剑,神雪是其本名,当年的丹凤轩祖师,为情所伤,一怒之下便把神雪仙剑改为了绝情剑,最后更将此剑抛入了潮音古洞,经历了许多年后,这柄仙剑终于重见天日,到了清岩手中。

    仙剑在手,清岩真是欣喜若狂,实在是没料到一切竟是这般容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绝情剑居然就找到了,轩辕神剑,真是神啊!

    清岩的激动是可想而知,大喜之余,也不忘谢谢轩辕剑的大恩大德,一连串的感谢之词从清岩嘴中喷涌而出,就差给轩辕剑嗑几个响头了。

    金甲人见清岩手捧绝情剑,一脸的兴奋喜悦,真比成了真神还要激动十倍,不觉暗暗叹道“至于这样吗?!真是个情种!唉!”等到清岩激动的差不多了,金甲人才开口道“好了好了,你好歹也是渡劫境的高手了,怎么遇事还是如此容易激动,冷静一下吧!”

    清岩闻言总算收敛了心情,再看看手中仙剑,忍不住又是一阵兴奋,也许是绝情剑感受到了他的心情,剑身一阵轻颤,并且发出一声悦耳的鸣叫,清岩见此喜道“你看,你看,它也很高兴!”

    金甲人却是给他来了盆冷水,冷笑道“那是你太兴奋了,不自觉真气鼓荡,灌注到了仙剑之上,它受不了这雄厚真气的摧残,才发出了声音,那是惨叫。还高兴,真亏你想的出来!”随后他又道“你要是再激动一阵,这剑就要裂成碎片了!”

    清岩闻言大惊,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确是把真气灌注到了绝情剑上面,急忙收敛真气,还好金甲人说的情况并没出现,绝情剑还算完好,松口气后,清岩就把绝情剑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脸上显出如释重负的神情,总算大功告成了。

    能找到绝情剑。金甲人也是功不可没,清岩又向金甲人好一阵感谢,金甲人却是颇不耐烦的道“行了,这些废话还是留着给别人吧!你还是看看神剑给你的礼物!”

    轩辕剑给清岩的礼物就是那五柄随绝情剑一同出现的仙剑。清岩此时何等眼力,神识一扫便能看出各种法宝的品级如何,刚才他只注意绝情剑,忽略了这五柄仙剑,等到静下心里再看。清岩不觉微微一惊,单说这五柄仙剑的品级皆是仙品之选,五柄仙品仙剑,已是极为难得了。而最让清岩吃惊的是这五柄仙剑的属性,分别竟是金木水火土。居然是集五行之大全,每柄仙剑的属性之纯实是达到了极点。就以那柄火性仙剑来说,就与清岩的太阳神刀不分上下。

    要知道炼器铸剑可不是简单之事,法宝材质固然重要,更要有绝高的炼器技能和合适的工具,否则就是有再好材质,也炼不出仙品法宝。而现在摆在清岩眼前的是五柄仙品仙剑,更难的是属性纯粹,这样的仙剑放在世间一柄已是难求之物,可在这里居然一下子出现了五柄,这叫清岩如何不惊。

    再问金甲人问这些仙剑是怎样来的,答案更让清岩惊愕异常,原来这五柄仙剑竟是轩辕剑铸炼出来的。轩辕剑竟是个炼器大师,神剑之神居然达到了这等地步,实是清岩做梦都想不到。

    “它是……它是怎么办到的?”惊呆了许久后,清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金甲人淡淡的道“它是神器,自然也有神之法力,区区炼器之术自是不在话下,它见你体内蕴含先天五行之气,就为你炼出了这五柄仙剑,足见它对你有多器重,你可不能辜负它的这番厚意。”

    清岩闻言顿时一惊,神剑如此灵异,实是超乎他的想象,以不能把它当做一柄剑来看了,此时再看轩辕剑,清岩不由得多了几分敬畏之情。

    收到如此大礼,清岩不得不再向轩辕剑感谢一番,而轩辕剑也发出几声低鸣,算是回应了清岩。谢过轩辕剑后,清岩便欲收起这五柄仙剑,却又听金甲人道“你可知这五柄剑该如何运用?”

    清岩闻言不觉一怔,颇为不解金甲人话中用意,也心知此话必有含义,便恭声道“还请赐教。”

    金甲人道“方才来时你以紫心剑对抗轩辕剑,我便察觉你对大五行诀的领悟有些问题,说实在的,你根本就没有学到大五行诀的精髓。”

    清岩闻言脸色不觉一变,此话听来实在有些刺耳,此时的清岩修为已臻渡劫境,世间修真之人有几个能有如此成就,可这般修为,在金甲人的口中竟是如此评价,这让清岩有些受不了。

    金甲人自然知道清岩的心情,继续道“你肯定在想我说得过分了,堂堂渡劫境高手,居然还没有得到大五行诀的精髓,这话真是危言耸听,甚至是狗屁不通!”清岩脸上一红,张口欲言,金甲人却又道“你别不服气,我问你,你修炼大五行诀有多久了?”

    清岩暗自一算道“二十来年吧。”金甲人点点头,淡淡的道“算算也是个奇迹,如此年纪便已到了渡劫境,实是千年难见,你就没想过你怎会有此成就。”

    这话说的平淡,没有一丝质问的语气,可让清岩心里不觉一震,不禁扪心自问,自己怎会有此成就,是自己勤学苦练而来的吗?不,自己就算再刻苦,再勤奋也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达到这种境界,总结一下后,清岩得出了如下结论,第一,他是长春岛传人,天生异禀,有火麒麟内丹作为强大的基础,第二,就是王天郎的帮助,百年真气慷慨相赠,第三是父亲齐玄易留给他的元阳真圈,那其中蕴含的太阳神功又是何等深厚,直接助他一举成为了最强高手。第四就是不久前黄帝所留得金丹元气,那是达到渡劫境的最大助力,如此多的原因造就了现在的清岩,一个渡劫境的高手。一个接近于神的存在。

    当然还有许许多多人对他的帮助,师傅广闲,大哥赵无忌,红花鬼母等等,清岩越想越觉得自己的修真之路简直就是一条康庄大道,虽说也有一些波折,但此时回想起来,那些阻碍实在算不得什么。常人修真哪有这般容易的,自己堪称这条无上仙途的幸运儿。

    自己真是太幸运了,清岩不觉如此想到,金甲人很是配合的道“你是很幸运。不过你的幸运也让你失去了一些东西,你虽然获得了大五行诀,却没有真正的去领悟它,一次次的遇合让你修为大进,所以你就忽略了对大五行诀的修炼。你能对抗轩辕剑,靠的不是大五行诀,你能达到渡劫境,自然也不是因为大五行诀。可你想过没有,大五行诀的真正威力你根本就没有领会。你其实还很差劲。如果有一天,你能以大五行诀来抵御九天雷劫。那你才算是真正的达到了渡劫境。”

    金甲人一席话说的平平淡淡,但清岩听了之后竟是浑身出了一身冷汗,金甲人说的不错,抵御轩辕剑,清岩靠的不是大五行诀,而是紫心剑的力量,其实一直以来紫心剑就是清岩最大的依靠,多少次的危机都是靠着紫心剑才化险为夷,以至于把用紫心剑来解决问题成了一种习惯,也是种依赖,虽然修为在增长,可那只是单纯真气的变化,对于大五行诀,清岩一直都是顺其自然,也许是来的太容易吧,清岩真的是很少用心去领悟这门蕴含天道之诀的无上法门,直到此刻被金甲人数语点破,清岩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自己的最大破绽竟是紫心剑,如果有一天自己没了紫心剑,他还能充满自信和勇气,去面对强大的敌人吗?

    从紫心剑,清岩又想到了太师叔燕行云,燕太师叔练成紫心剑后却是少有动用,他能成为渡劫境甚至归仙境高手,依靠的并不是可以一剑御天雷的紫心剑,而是已至无极境顶峰的太清道力,而燕太师叔留下紫心剑后飘然而去,更说明了紫心剑对于燕太师叔来说就是件法宝,甚至是外物,唯有自身强大才能无所畏惧,修炼本体才是修真的正道,炼道之根本。

    一番思量之后,清岩顿觉心中雾霾尽去,眼前更是豁然开朗,心头一片清明,金甲人这番话对他真有醍醐灌顶之妙用,当下便对金甲人深施一礼,万分感激的道“多谢阁下指点迷津,清岩明白了。”

    金甲人微笑道“好,明白就好。那你有何打算?”清岩闻言一怔,随即醒悟,便道“我以后定会专心修炼大五行诀,不负你的指点之恩。”

    金甲人微微摆手,缓缓的的道“何必以后,你不觉得此地此时就很合适吗?”

    清岩这才明白金甲人的意思,璇玑地宫与广成丹穴,伏羲秘境一样,都不受世间的时间影响,实是绝好的修炼之处,更何况还有金甲人这样的高手指点,真是最好的修炼之地,清岩虽牵挂百里冰,可也知道十二年已然过去,就算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无法逆转,现在唯有把自己变得更强,才有可能改变一些没有发生的事情和保护更多的人。

    此后,清岩便在璇玑地宫静心修炼大五行诀,有了金甲人在旁指点,清岩对于大五行诀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同时也把轩辕剑所赠的五柄仙剑炼为己用,与自身元神融合,更以自身先天五行真气淬炼仙剑,使得仙剑威力再上一层楼,自此以后,清岩也真正意义上拥有自己的本命法宝,他把这五柄仙剑取名为五灵剑,分别是凝金,清木,元水,灵火,聚土。

    修炼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一次清岩从入定中醒来,虽觉有所收获,可一事让他有些迷惑,金甲人似乎一直就守在他的身边,见他心有所思,就道“有什么问题吗?”

    清岩道“有件事确实有些奇怪,自我修炼以来,由于本身血液之内含有火麒麟内丹的精华,使得我的真气一直偏于阳刚,就是修炼大五行诀,也是火灵真气一直强于其他四股真气。我也知道这是一大隐患,可苦于无法解决,但自从踏入渡劫境之后,就再无那种现象。五行真气极为和谐融洽,难道进入渡劫境后,这道难题就自行解开了?”

    金甲人似乎早已知道此事,也不惊讶,反而道“怎么?你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清岩奇道“我怎会知道?知道就不问你了?”

    金甲人叹道“清岩,你真是运气好,不但很多人帮你,就连金翅大鹏鸟也不例外。”听他提到金羽。清岩更是奇怪,不解的道“这和金羽有关系吗?”

    金甲人道“不是它,又有谁能取得化蛇内丹,你若不是服下了化蛇内丹。又怎能调和先天就有的至阳元气,若不是这样,你又怎能这么快的步入渡劫境!清岩,你可算是得天独厚,运气好的天下第一了!”

    化蛇内丹!清岩听到金甲人说到化蛇内丹。顿时想起了金羽曾经给他嘴里射进的那道白光,原来那东西竟是化蛇内丹,金羽送他的居然是这么大的一件礼物,可笑自己还毫无所知。真是惭愧之极,唉!自己又欠了一份天大的人情。虽然金羽是只金翅大鹏鸟。

    “你要感谢对象实在太多了!”金甲人颇为感慨的道,奇怪的是他的语气中似乎还有几分羡慕之意。那双一直金光闪闪的眼睛也在瞬间有了变化,金光尽敛,变成了常人的眸子,黑色的眼睛,流露出一种奇异的神彩,此刻看来,除却那身金甲,他原来也是个正常人。

    金甲人的变化也只是片刻,很快他就恢复了“原样”,清岩当然也很奇怪,却不好多问,再听金甲人道“你以大五行诀为根本,来修炼伏羲八诀,这样做很好,它们本是同源,具有相通之处,随着大五行诀日渐精深,伏羲八诀也会水涨船高,等到火候一到,这两门心诀自会融汇贯通,如果你能悟得璇玑星图的奥妙,真神之境也就快了。”

    清岩不会怀疑此话的对错,但也知道话虽简单,要做起来就难得多了,时间之久恐怕是难以想象,不过清岩早已准备好了,正色道“在下明白,多谢你这段时间的帮助,真是感激不尽。”

    金甲人淡淡的道“行了,客套话就别说了,你也该离开这里了!”

    清岩闻言大喜,道“我可以走了?!”金甲人见他如此欣喜,不觉哼了一声,道“不愿走也可以,反正我有的是时间来陪你。”

    清岩忙道“那就不必了,我还是别打扰你的清修了。”金甲人忍不住笑道“看你这般着急,我都怀疑这些时间的修炼究竟有没有用!”

    清岩有些尴尬,挠挠头,干笑道“我是有些高兴,嘿嘿……”金甲人摇摇头,也不知何时,他的手里已然多了一个尺许长短的玉盒,递到了清岩手中。

    清岩随手接过,问道“这是什么?”金甲人微一沉吟,才道“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这里面就有我的来历。”

    清岩喜道“真的?!”说着就要打开,金甲人却拦住了他,“出去以后再看,把它交给你的师傅。”清岩更加奇怪,看着金甲人道“我师傅?!”

    金甲人点点头,缓缓的道“别再想了,出去你就明白了?”清岩是满心疑惑,恨不得当场打开玉盒,可金甲人自会不能让他得逞,清岩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收起了玉盒。

    眼看就要走了,清岩忽然也有些不舍,心里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可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时无语,沉默了下来。

    金甲人似乎也是一样的心情,来到清岩身前,高大的身形便如一座山,大大的手掌落在了清岩的肩膀,却只是轻轻地拍了几下,算是给清岩的鼓励,眼中的金光再度敛去,流露出了深深地感情,只是清岩没有看到,但清岩感受到了,伸出拳头也在金甲人的胸口来了几下,涩声道“你要保重。”

    金甲人语气很平静,淡淡的道“你要保重才是,好了走吧!别忘了我交待你的事情。”

    清岩点点头,忽然想到自己如何才能出去,难道还要再经过璇光星海,那岂不是有些糟糕。心里刚刚想到这个问题,就听金甲人道“睁开眼睛就能出去了!”

    清岩一怔,眼睛不自觉的眨了一下,也就在眨眼之间,眼前一道金光乍现,万点金星刺目之极,等到清岩适应过来,眼睛看清前方之时,一切已然变了,他已经离开了璇玑地宫。

    身前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不大的洞口,久违的阳光洒落在洞口附近,清岩都已感觉到了一丝太阳的温暖,心中一热,身形一闪,就已到了洞口前方,沐浴在那阳光之中,享受片刻之后,清岩正待迈出洞口,耳中却听到了很不愿意听到的动静“臭道士往哪逃,还不快点束手就擒!”声音颇为刺耳,远远传来,口气甚是嚣张。

    清岩不觉皱眉,怎么一出来就有麻烦了,也不知冰儿怎么样了,谁会在南海撒野,心中想着,人已走了出来,却不想眼前的情景使他大吃一惊,他顿时是目瞪口呆,愣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