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 神木岛三

作品:《仙途正道

    神木尊者笑道“不是,我就算着清岩会问这个问题,我与二弟夫妻相遇之时,他们也问到了这个事情,看起来中土修真之士对海外修士也十分关心呀!”

    原来如此,清岩也笑道“都是好奇呀!还要麻烦神木大哥再说一遍了。”

    神木尊者道“不麻烦,不麻烦。”顿了顿,他接着道“要说这海外修士可谓是多不胜数,像我这样的,实是车载斗量。”

    清岩道“神木大哥谦虚了。”神木尊者摇摇头,正色道“我绝非自谦,先不说我了,要说四海修真之士就不得不说三山四岛十洲。先说三山,清岩应该听说过这几句诗”说着低声吟道“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渺间。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人。”

    清岩点头道“这诗我知道,海外仙山说的就是蓬莱,方丈,瀛海”说到这里,清岩忽的惊道“神木大哥,难道你说的三山就是这三座传说中的海外仙山吗?”

    神木尊者沉声道“正是,都说山在虚无缥缈间,可这三大仙山是确实存在的,只不过寻常修士根本到达不了这三块仙土福地,据说只有修为达到了归仙境,才有仙山上的使者来接引其上山,一旦上得仙山,便可寿与天齐,超脱轮回,成为真正的仙人,这归仙境也是由此而来。”

    清岩实是长了见识,归仙境竟是这么来的,又想到神木尊者所说的三山四岛十洲。就道“那十洲是否就是典籍里说得:祖洲、瀛洲、悬洲、炎洲、长洲、元洲、流洲、生洲、凤麟洲、聚窟洲这十个地方?”

    神木尊者点头道“正是。”

    清岩觉得真是不可思议,传说中的仙家福地三岛十洲,竟然真的存在,神木尊者是没道理在这件事上对他胡说八道,清岩也自然相信,可这些地方存在于世间,岂不是就说明了世上不但神仙。而且还是相当的多。

    不过清岩又有了疑问,问道“神木大哥,你说修真之人只要修为达到了归仙境。就会有使者来接引,既是如此,那长春岛的长春散人是不是也去了仙山?”心中也道“海叔怎么没对我说过这些?”他隐约觉得齐海说不定对他隐瞒了一些事情。

    神木尊者笑道“这个问题问得好。据说仙山之上的使者在接引之时,也要考虑对方意愿,如果愿意上仙山,此后就不能随意出现在尘世了,如果不愿意去仙山,也无妨,就像长春散人一样,在长春岛修炼定居,也是逍遥自在。”

    清岩听得有些糊涂,上了仙山就失去了自由。这还不如不去,见他神情疑惑,神木尊者笑道“清岩可是觉得上了仙山反而不美?”

    清岩点点头道“有这个感觉。”神木尊者叹道“清岩你是不知其中厉害,世人只知修为达到了归仙境就已是不死之身,殊不知归仙境修士还有一道难关要过。”

    清岩惊道“什么难关?”

    说到这个事情。神木尊者神情变得肃然,缓缓的道“像我等之辈最畏惧的是九天雷劫,达到了渡劫境最怕是四九天劫……”

    四九天劫!这又是新词,清岩忍不住截口道“何为四九天劫?”

    这次丁灵秀答道“四九三十六,四九天劫说的就是,等修为达到渡劫境后的第三百六十年。会有一次天劫降临,如果渡劫不过,就会形神俱毁,化为飞灰。”

    啊!清岩不觉一惊,还有这等事,本以为自己到了渡劫境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以后还有四九天劫伺候着,修真啊!真是仙途坎坷呀!

    丁灵秀接着又道“渡过了四九天劫的修士就算达到了归仙境,而归仙境修士最怕的就是九九仙劫。”

    又来个九九仙劫,清岩不觉苦笑道“九九八十一,莫非归仙境的高手在八百一十年后,还有一次大劫,就是九九仙劫。”说到这里他的心陡然一震,猛然想起了一事,面色不觉微变。

    神木尊者没注意清岩的神色,沉声道“九为极数,九九之数视为最大,并不是特指八百一十年,据说九九仙劫是四千九百年才有一次,是否正是如此我就不知了,但九九仙劫确是归仙境修士的最大难关,据说自上古以来能渡过九九仙劫的修士是廖廖无几,归仙境的修士几乎都毁在了九九仙劫,所以世间已经没有那些上古修士了,只有近几千年的归仙境高手存在于世间。”

    清岩暗暗心惊,不过也松了口气,他的祖父,父亲都是归仙境高手,也是九九仙劫照顾的对象,如果九九仙劫是八百多年来一次,那他们家可就要来大祸了,现在听是四千九百年,他的心也就不再那么紧张了。

    神木尊者的话也解开了清岩疑惑很久的一个问题了,想那上古修真之士也不是弱者,自然也有人能达到了渡劫境和归仙境,可为何没有存在于这个世上,原来都已陨落,毁在了四九天劫和九九仙劫之上。

    想到这里,清岩忽然醒悟,忙道“难道归仙境修士上了仙山,就能避开九九仙劫,从而成为真正的不死之身。”

    神木尊者击掌笑道“正是如此,清岩真是心思敏捷,据说那三神山之上聚集了从古至今所有的归仙境修士,可谓是真正的神仙了。”

    一切竟是如此,自古以来传说的神人仙家,竟已这种方式存在,三大神山就是所谓的天庭仙界吧,上了神山就算是入了仙籍,成了神仙,而不上神山的,就算没了依靠,迟早也是个死。

    清岩却不羡慕这些所谓的神仙,没了自由还有什么意思,不觉也为祖父和父亲骄傲,他们都是归仙境了。却都没有去什么神山,显然也是和清岩一样的想法,真是一家人呀!

    清岩暗自得意,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继续问道“那十洲又是什么情况,难道也是仙境?”

    神木尊者摇头道“十洲和三大神山确有联系,但分别很大。据说十洲物产丰富,多是仙品神物,寻常修士得到一件便能修为大进。上古之时就有许多修士找到了十洲,在那里大肆搜罗,有时还大大出手。弄得十洲是一片狼籍,后来闹得实在是太不像话了,神山上的仙人就派出十名高手,分别镇守在十洲,同时也用大神通把十洲隐匿起来,自此以后,十洲也就成了十处神秘所在。”

    说完三山十洲后,清岩自然就问到了四岛,神木尊者笑道“这四岛其中就有你刚才说过的小南极长春岛,其他三岛分别是北海光明镜的不夜岛。那里四季都是白昼,所以名为不夜,再就是西海无风岛,据说那地方四季无风,怪异之极。至于最后一岛和你清岩很有关系了。”

    清岩闻言一怔,要说和他有关系,最大关系的就是长春岛,那可是他的老家本源,他也是正经的长春岛少岛主,但神木尊者说的自然不是长春岛。清岩不觉大奇,就听神木尊者续道“那岛名曰崆峒,位在东海极东之处,岛主不是别人,正是贵派祖师,大方真人。”

    最后这个竟是崆峒岛,清岩真是一愣,喃喃的道“大方祖师!崆峒岛!”

    神木尊者又道“贵派的大方真人在崆峒岛得道,修炼大成后又在崆峒山开派立户,创立了崆峒一派,大方真人修为已臻归仙境,近千年一直隐修在崆峒岛,我听闻最近几百年,贵派又有归仙境高手出现,也隐修在了崆峒岛。”

    清岩知道此事不假,那人很可能就是他的太师叔燕行云,同时也心惊神木尊者的消息,他依旧故作不知的道“是吗?也不知是哪位前辈能有如此修为?”

    神木尊者一直也在观察清岩的神色,见清岩一无所知,他不觉有些失望,又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说了半天,我才想起,清岩光临神木岛,我怎么连杯茶都没有奉上,实在是糊涂了。辉儿,你去后面沏壶清心茶来,好款待款待你的清岩叔叔。”

    丁辉闻言先是答应了一声,可随即想到清岩的叮嘱,忙又“哎呀”了一声,叫道“神木伯伯不知怎么回事,我的我的肚子突然疼了起来,哎呦哎呦……”说着就连声呻吟起来,声音甚大,似乎肚子疼得很厉害。

    丁灵秀如何不知儿子的鬼心思,眉峰一皱,不过还不等他开口,胡婷婷已经说道“你这孩子不想去就直说,怎么还装肚子疼。”随后又对神木尊者道“他想必是见到了清岩,就不愿意动弹了,还是我去吧。”

    丁辉一见母亲为他说话,立马就停止了呻吟,笑道“还是娘最了解我。谢谢娘了!”

    胡婷婷摇摇头,哼了一声,丁灵秀苦笑一下,神木尊者也是无奈一笑,清岩微笑道“辉儿,下不为例,你也不小了,不能老这样顽皮。”同时却对丁辉传音道“做得好,一会给你个奖励。”

    丁辉得意的一笑,心道“清岩叔叔真会开玩笑,有意思。”

    胡婷婷起身要去沏茶,神木尊者摆手道“不必劳烦三妹了。”随后扬声吩咐道“青红,沏四杯清心茶送来!”声音送出,也不知进了谁的耳朵。

    丁灵秀夫妻和丁辉显然知道这个青红是谁,也不惊讶,丁辉还道“神木伯伯,您找青红多好啊,早这样,我就不用装肚子疼了。”

    丁灵秀闻言忍不住冷哼一声,胡婷婷也瞪了丁辉一眼,神木尊者似乎拿丁辉没什么办法,只道“青红手脚太笨,你去我比较放心。”

    丁辉笑道“原来如此,下回我肯定去。”说话之间,屋外就响起了脚步声,丁辉笑道“你看青红多快,这么短的时间就来了。”

    青红却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一个身着青衣,一个穿着红袍,都是十余岁的童子,容貌极是俊秀,只是两人都是面无表情,甚是木讷,红衣童子还算强些,双眼中还有些许光彩闪动,青衣童子不但神情木然,双目也是无神,动作也很呆板,就像个会走的木偶。

    二人走进屋,也不说话,只把手中的木盘往桌上一放,红衣童子把四杯茶分别摆在了四人面前,而青衣童子仿佛不会做这些细活,默默地靠边一站,等到红衣童子摆完茶后,也站在了一旁,二人呆呆的望着前方,再也没了任何动作。

    神木尊者见清岩对这两个童子颇为好奇,笑道“清岩可是看出了什么?”

    清岩沉吟片刻后才道“他们似乎不像是人类?神木大哥,这二位是?”

    神木尊者大笑道“果然瞒不过清岩,他们两个都是岛上的草木灵气所化,确不是人类,只可惜他们的道行不够,现在只能勉强化成人形,少了几分灵性,连话也不会说。”

    清岩点点头,道“原来如此,草木之精能化成人形就已是难得,假以时日,他们定会有所成就的。”清岩说话之时,一直也注视着青红两个童子,他发觉,在他说话之时,青衣童子一直无动于衷,而红衣童子眼中却有了一点变化,流露出了一点情感,虽是一闪而逝,清岩已然看在眼里,心中一动,暗暗点点头。

    神木尊者并没有注意红衣童子的眼神变化,道“那就看他们的造化如何了。好了,不说他们了,清岩,来尝尝神木岛的清心茶,这可是我们这里的特产,可说是独一无二。”说着端起茶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丁灵秀和胡婷婷也端起了茶杯,丁灵秀还道“清岩,这清心茶可是别有滋味,你要细细品味呀!”看起来他对这清心茶是极为的喜爱。

    清岩也早已闻到了这清心茶散发出的淡淡清香,这香气虽淡却直透心脾,一闻之下已让他心神一动,清岩把茶端起,轻吸一口气,随即赞道“茶香清爽,使我闻之就已心动。”神情已是甚为陶醉。

    神木尊者一直很注意清岩,见他如此表情,显然十分满意,笑道“茶香只是其次,清岩还是一尝茶味吧!”说着他先一饮而尽。

    清岩也不谦让,也是一饮而尽,他饮茶之时,神木尊者也在暗自注意他,等到清岩茶入腹中之后,他的脸上笑意更浓,眼睛异彩连闪,得意之情在他脸上已是无法掩饰。

    于此同时,呆立在旁边的红衣童子也有了一丝变化,那双本就缺乏灵性的眼神更显黯淡,神情越发呆滞了。

    清心茶入口,清岩脸上也有了变化,那是意犹未尽的神情,同时赞道“果然是好茶,不但使得口齿留香,而且还有宁心静气的功效,似乎心中所有烦恼都已烟消云散。好茶啊!”

    清岩连声赞叹,丁辉不禁十分羡慕的道“这么好的茶,就是不给我喝,神木伯伯,我几时才能品尝一下呀?”

    神木尊者显得十分高兴,颇为兴奋,笑道“你的修为不够,等过几年再说吧!”丁辉嘟囔了一句“又是这么说,等几年,等几年,再等我就老了。”他的话大家自然都听见了,自是引起了一阵笑声,尤其是神木尊者的笑声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