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 神木岛五

作品:《仙途正道

    神木尊者话音方落,也只瞬间功夫,清岩四周的环境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本他们身处的那间木屋,忽的就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竟是一大片树林,他们身前的木椅和木桌也变成了几根树桩,丁辉眼见得好端端的屋子没了,惊得大叫道“这又是怎么了?房子怎么没了?!”

    丁灵秀和胡婷婷也是骇然失色,清岩却是声色不动,沉声道“刚才出现的东西都是神木尊者幻化出来的,这里的实际情况原本就是如此。”

    丁灵秀惊道“他施展了障眼术?!”

    清岩点头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能把障眼术施展到了这个地步,也算他的本事。”

    丁灵秀神视早已放出,只是并没有发现神木尊者的踪迹,再看四周是树林环绕,树木之间更有淡青色云气漂浮,气息甚是阴寒,不禁双眉一皱,随即道“我们先出去再说,此地不宜久待。”

    他的话音刚落,神木尊者再度出声,阴沉沉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震得树叶发出了沙沙之声,“二弟,何必离去,留下来吧。哈哈……”随后一阵大笑。

    笑声刚起,清岩四人只觉得周围寒气陡盛,树林中的云气忽然浓密起来,青色雾气缓缓向着清岩四人漂来,雾气之中还有阵阵红影闪动。丁灵秀本想御剑而起,可头顶上方也是雾气缭绕,也在缓缓下沉,丁灵秀见这儿雾气来的蹊跷。自是不敢轻举妄动,脸色微变,他的神视早已探出,雾气之中居然还有活物隐藏,散发出来的气息甚是诡异,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丁辉见爹娘都是一脸凝重,仙剑祭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自然也跟着紧张起来,凝神运气。却不知对手究竟身在何处。

    再看清岩神情倒是平静,四下一看,眼里神光流转。仿佛已经看透了云雾中的情形,嘴角显出淡淡冷笑。

    眼见得云气越来越近,丁灵秀冷哼一声,碧水剑一振,剑气飞扬数十丈,碧芒直入云气之中,耳听得“啪”的一声脆响,却是一棵大树被剑气所催,一折两段。

    丁灵秀面色一寒,再催碧水剑。剑气似如一道碧玉匹练急射而出,锋芒几达百丈,随即丁灵秀身形急转,剑气瞬间就横扫了数百丈方圆,“啪啪……”之声接连响起。棵棵大树一一折断,丁灵秀剑气不可谓不强,可是剑气虽强却拦不住那青色云雾,云气距他们已不过十数丈了。

    丁灵秀数剑无功,脸色越寒,眼中青芒渐盛。这是先天无上罡气已然达到极致的表现,胡婷婷身体散出淡淡白芒,手中冰魄寒光剑也是锋芒毕露,一碧一白两道剑气将四人笼罩在其中,强大的剑气也终于迫住了云雾的来势。

    云雾刚止,神木尊者的声音又悠悠传来“二弟好强的剑气啊,居然挡住了我这青煞寒雾,不过可惜呀!剑气再强,也是无用,二弟,为兄可要对不住了!”说话之间,青煞寒雾之中的红影忽然一盛,一晃又化为十数道,再一变,红影竟然化为了数百道,片刻之后,清岩等人四周上下都有红影闪动,红影透过青雾,极速靠近他们,到了近前,红影总算显出了真面目,竟是数百根赤红色的藤条枝蔓,根根粗如碗口,长着无数根尺许长的尖锐利刺,扭曲弯转,就如活物一般,向着四人扑了过来。

    清岩一见赤色藤蔓,就道“这是嗜血藤,大家小心,别让它们缠上。”

    丁辉骇然叫道“它们会吸血吗?”清岩倒是很有兴致,笑道“那是自然,不然怎么叫嗜血藤,这是上古异种,也不知神木尊者从哪里弄来的。”这时候了,他还有心情考虑这些。

    丁灵秀和胡婷婷暗暗心惊,不敢待到嗜血藤靠近,挥剑便斩,凌厉剑锋划过嗜血藤,竟是无法伤其分毫,这嗜血藤竟是强韧之极,完全不怕仙剑的锋芒,丁灵秀夫妻大骇,没想到此藤如此厉害,眼看的嗜血藤疯狂迫来,碧水剑和冰魄寒光剑凝聚起来的剑气只能抵御住它们的来势,无法伤到一根藤蔓,更要命的是,嗜血藤不但强韧无比,还夹带着极强劲的力量,便如巨浪一层层的涌向了剑气凝聚成的光墙,压力之大似如山岳横移,饶是丁灵秀已是极流高手也感觉有些吃力,胡婷婷也是有些气息不匀。

    丁灵秀夫妻在全力抵御嗜血藤的侵袭,丁辉一旁看得是心急如焚,想帮忙却又不知怎么帮,心道“好歹我也修炼二十多年的八荒唯我独尊功,爹娘也说我修炼的很好,可为什么一到关键时刻我就使不上劲,我真是没用。”

    他觉得很沮丧,很无力,忽又想到自己的偶像清岩叔叔怎么一直没了动静,急忙看去,却见清岩神情悠然的看着四周的嗜血藤,没有半分紧张的样子,似乎是在观赏什么迷人景色,那模样实在是太悠闲随意了。

    丁辉大奇,忙道“清岩叔叔,你快帮忙呀!我爹娘应该是坚持不了多久了。”他的话刚说完,就感觉脚下土地猛然大震,往下一看,就见地下竟然显出了无数道裂缝,数根嗜血藤赫然从裂缝中冒了出来,刚刚探出个头来。

    丁辉大惊,跳脚叫道“爹娘,下面也出来……”没等他叫完,一个黑色靴子忽的出现,一下子就把那几根嗜血藤踩了个稀巴烂。

    “啊!”丁辉叫了一声,再看靴子的主人正是清岩,他也没多想,为何仙剑都斩不断的嗜血藤会被清岩一脚踩烂,只是大喜道“清岩叔叔,你这脚真及时。”

    清岩微笑道“你想不想帮帮你父母?”

    丁辉忙道“当然想了,可是怎么帮?”

    清岩含笑道“很简单。我教你,你看我刚才那一脚了吗,就像那样就行。”

    丁辉有些怀疑,道“就这么简单?”

    清岩点点头道“就这么简单,当然一脚下去还要配合你的真气,记住气凝于脚心,一碰到土地。你就把真气灌入大地,那时你要心无杂念,就想着自己已和大地浑为一体。真气流转于你和大地之中,不分彼此,你就是大地。大地也是你,记住了吗?”

    丁辉点头道“记住了!可是我能行吗?”

    清岩鼓励他道“你一定能行,来试一试!”

    丁辉默运真气,瞬间气凝于脚心,按着清岩教他的方法,抬起脚,对着正好冒出来的一根嗜血藤踩了下去,“啪”的一下,那根嗜血藤果然就被他一脚踩碎了,流出来血一般的粘稠液体。

    丁辉一脚成功。顿时大喜,随即又看见不断冒出来的嗜血藤,就一脚脚的踩了下去,真是脚脚见血,踩得那些嗜血藤根根粉身碎骨。丁辉踩得亢奋,丁灵秀夫妻见状大奇,疑惑之际,又见丁辉脸上灰气一盛,眼中光芒一闪,连番踩踏的双脚忽然一顿。继而脚下灰色光华一盛又盛,随着灰光闪耀,地上的裂缝竟然逐渐合拢,也只半柱香的功夫,地上再无半道裂缝,地面之光滑更盛以前,表面还有阵阵灰光隐现,地面就像在发光似的。

    丁灵秀忍不住问到儿子“辉儿,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丁辉嘻嘻一笑,道“是清岩叔叔教我的,这办法真是灵光!”

    丁灵秀和胡婷婷惊讶之极,因为刚才是被天魔眼所制,他们已然忘了曾和清岩交过手,根本不清楚清岩此刻的修为,听丁辉如此说,自然是大为惊奇,就听清岩解释道“辉儿的真气可以与大地相融,混凝土地,同时也可以隔断嗜血藤与大地的关联,这嗜血藤虽是厉害,但如果没有地下城灵气的补给,就会不堪一击,丁大哥,大嫂,此刻出剑,必定一举成功!”

    丁灵秀夫妻虽是将信将疑,可手中仙剑还是不由自主的按着清岩所说干了,果然剑芒一出,方才还是不坏之体的嗜血藤,真就迎刃而断,丁灵秀夫妻见状顿时精神一振,碧水剑和冰魄寒光剑上下交错,也就几下,数百根嗜血藤无一幸免,都断成了无数段。

    眼见嗜血藤全军覆没,隐在暗处的神木尊者是大为心疼,正如清岩所说这嗜血藤是上古异种,他是得来不易,本想直接把清岩四人喂了嗜血藤,可没成想,一直没被他放在眼里的丁辉会有如此手段,竟能把混凝土地,阻断灵气,这是什么道法,对了,是叫什么八荒唯我独尊功!

    这种狗屁名字的道法居然有这种威力,神木尊者心中大悔,早知道,自己就该给丁辉也施了天魔眼,套出这个八荒唯我独尊功的心诀来。

    神木尊者又气又悔又恨,还不死心的问道“辉儿,伯伯真是小瞧你了,没料到你会如此了得,你这门道法究竟叫什么名字?”

    丁辉闻言很是得意,叫道“老家伙,这叫八荒唯我独尊功,知道厉害了吧!”

    神木尊者闻言气的咬牙切齿,以为丁辉有意隐瞒,又听清岩道“神木,我本想给你一次机会,可你不但心狠手辣,行事卑鄙,而且还修炼天魔眼以及噬魂之术,你迷人心智不说,还要炼化他人元神增进自己修为,手段之毒,用心之恶实是令人发指,天理不容!我若不杀你,便是罔顾正道!所以,你必须死!”清岩这番话说的平平淡淡,但每个字中都蕴含一股浩然正气,而这股正气之中也有一股剑锋一样的锐气,丁灵秀等人闻之心折,神木尊者却是听之胆寒,身体竟是不由得一颤。

    尤其是他听清岩还说出了噬魂之术,更是惊骇,脱口道“你是如何知道我会噬魂……”虽是话说了一半,可意思已是十分明显。

    清岩冷冷的道“就在你杀了双头老怪,夺了他的元神之时。你若不会噬魂之术,要他人元神又有何用?”

    神木尊者又是骇然,虽不见他的神情,但他的颤抖的声音已经说明了一切,“你怎会知道这些?”

    清岩冷笑道“我说过,我知道的远比你知道的多得多,你以为远在百里就能避开我的神视,你也太小觑我了,神木,我那千丈剑气没能使你清醒,我放双头老怪离去,就是想看看你要干什么!结果,你叫我失望了!别的不说,单就你会天魔眼和噬魂之术,就已是死数难逃,何况,你还险些害了丁大哥一家,所以,你必须死!”这是清岩第二次说这六个字,此刻他就如死神一般,锁定了神木尊者,断定了神木尊者的结局,便是死路一条!

    神木尊者一阵心寒,但他毕竟是修为极高,虽是觉得清岩很不简单,但就凭几句话也不能吓住他,心神一稳,神木尊者雄心再起,在这神木岛,他就是王者,他才是主宰一切的神,只要清岩等人还在这里,所有人的生死依旧被他掌控!

    “哈哈……”神木尊者狂笑再响,笑罢,他叫道“我若被你唬住,才真是要死了,小子,我就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清岩闻言淡淡一笑,随即猛地仰天长啸,龙吟般的啸声直上云霄,啸声久久不停,也许是啸声过于高亢,竟把神木岛上方的那层厚厚云层撕开了一道口子,时当正午,一道阳光破云而出,空中顿时金芒万丈,瞬间洒落在神木岛之上,而那光芒最强处,正是清岩等人所立之地。

    也许是被这奇异的啸声所摄,放下狠话的神木尊者许久也没有动静,也许他是在寻思该如何对付清岩,只是清岩不愿给他时间考虑了,就听清岩沉声道“神木,方才我曾说过五行之中火克木,我知你是木性,可你绝不会想到,我就有你所说的三火合一!”

    神木尊者此次闻言真是大惊,颤声道“三火合一!你……你……”

    清岩冷笑道“长春岛的太阳神刀你该不会忘记吧!”说完此话,清岩袍袖一抖,一道红炎炎的精芒凭空而出,火光乍现,天地间顿时热浪四溢,炎炎红光四下散开,那些围绕在四周的青雾顿时化为缕缕热气,片刻消散无踪。

    那道红芒在半空一阵翻腾,更发出奇异的叫声,红芒连叫数声,猛然在空中一顿,火影一闪,又到了地下,火光微敛,那团火影终于显出了本来面目,身高不过五尺,身红如火,眼中金芒四射,尖嘴窄脸,它竟是一只火红色的猴子!

    这个火猴子正是火精,此番出来,它并不是空手,右手之中还握着一柄奇形长刀,同样也是火焰吞吐,红芒夺目,火精竟然拿着太阳神刀!

    火精显然极为兴奋,围着清岩是叽叽的一阵大叫,也不知它在说些什么,丁灵秀一家早就惊呆了,丁辉还好点,瞪着双眼看着火精,喃喃的道“这是猴子吗?看起来很奇怪呀?喂!你是猴子吗?”他居然如此说道。

    火精没功夫理他,只围着清岩打转,清岩微微一笑,一指四下,对火精道“知道你憋坏了,今天放你出来,就叫你痛快的玩一下,看见这里没有,都把它们烧光了,一个都不留!去吧!”

    火精闻言,大叫一声,似乎极为欣喜,身上火光大作,太阳神刀锋芒更盛,二火合一,立时燃起冲天火焰,火精尖叫一声,火焰立时四下蔓延,数息之后,清岩等人四周已是一片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