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二章 神木岛六

作品:《仙途正道

    眼看周围火势越来越大,数丈高的火焰便如火山一般,虽然有剑气真气护体,丁灵秀夫妻和丁辉都感觉到了炙热的气息,身体被烤得已然发热。

    丁辉更是担心的道“这么大的火,别再把咱们给烧了?!”

    清岩笑道“要不咱们上去看看?”

    丁辉喜道“好啊!”丁灵秀夫妻是早有此意,只是不好先提起,听清岩如此说了,一家人不在犹豫,四人御气而飞,到了半空之中。

    从上往下看去,此刻的神木岛就如火海一般,烈焰覆盖了整个岛屿,热气腾腾,火光四射,火海之中,一个火影上窜下跳,身形移动之时,带出一道火焰长虹,纵横来往在神木岛上,早先的那些大树花草已然成了飞灰,而那棵参天巨树正在熊熊燃烧,火焰冲天,俨然已是一棵火树。

    丁辉几时见过这般情形,早是看得目瞪口呆,丁灵秀夫妻也是少见这种景象,暗自骇然,再看清岩,神情淡然,目光流转于火海之中,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过了许久,丁辉才想起神木尊者为何没了动静,奇道“清岩叔叔,那个神木……去了哪里?难道被烧死了!?”

    丁灵秀也是奇怪,下面火海之中除了那个火影之外,再无别的气息,他自然不会觉得神木尊者已被烈焰焚烧,以神木尊者的修为逃跑应该不是问题。

    却听清岩笑道“他没被烧死,他可没这么容易死去。”

    丁辉一听大为失望。道“让他这么跑了,真是太便宜他了!”

    清岩摇头道“放心,他的根在这里,是跑不了的。”

    丁辉奇道“什么根?他还有根?!”

    丁辉不明白。丁灵秀和胡婷婷一听都是若有所思,神情微微一变。

    清岩又道“辉儿不必着急,待会我就把神木尊者给你揪出来,把他的根刨出来。”丁辉听得有些兴奋,不过一看下面的大火,他皱眉道“火势这么大,几时才能灭了?对了,清岩叔叔。那个猴子怎么如此厉害?”

    清岩笑道“它可不是普通的猴子,它是离火之精,火性至强,无与伦比。”

    丁灵秀惊道“它是火精!清岩。你随身带着火精?”丁灵秀问的不是废话,火精至阳之烈,寻常修士根本就不能靠近,更别说把火精藏于身上,只有修炼至阳道法达到极高的境界。才能控制火精,为自己所用。

    清岩知道丁灵秀心中疑惑,就道“丁大哥,此事说来话长。等解决了神木我们再谈。”丁灵秀点点头,心道“清岩修为精进之快实是难以想象。也不知他是如何修炼的,看他神情淡然。似乎没把神木尊者放在眼里,也多亏他来了,不然我们……”

    丁灵秀寻思之际,清岩右手忽的一动,随着他的动作,下面的火精尖叫一声,火影一闪,就已到了清岩身边,身法之快犹如闪电。

    丁辉对火精是很感兴趣,目不转睛的看着火精,若不是见识了火精的厉害,他只怕就要凑近看了。

    火精依旧兴奋,来到清岩身前叽叽的一通乱叫,见这猴子如此可爱,丁辉眼中早已冒光,低声问道“清岩叔叔,他在说什么?”

    清岩笑道“应该是说他还没有玩够,为什么把他叫了回来。”

    丁辉点点头,心道“这么好玩!真是好……”

    火精叫完之后,清岩道“行了,再烧下去,整个岛就要烧没了。”火精闻言,也就不再乱叫,只是那双火眼金睛一直向下看去,显然是意犹未尽,还没有过瘾。

    清岩也不理他,大袖一卷,就把火精收回袖中。随即身形一闪,向下落了百多丈,岛上火势依然很大,不过有些地方已经没了火焰,显出了一块块空地,清岩稍一沉吟,双袖一抖,动作不是很大,却是洒出了大片青濛濛的霞光,这片青光呼啦展开,眨眼间就成铺天盖地之势,直接就把火焰罩住,随着清岩大袖再振,往回一卷,青光敛起,火焰也就在一瞬间没了踪迹,只剩下了烧得黑乎乎的大地。

    又是袖里乾坤!清岩对于袖里乾坤的施展已是得心应手,炉火纯青。

    丁辉是见清岩一次又一次的施展了这招,袖子一舒一卷,什么东西都没了踪影,这招也太绝了!也太神了!

    来到清岩身边,丁辉先看了看那双大袖,然后才道“清岩叔叔,这就是袖里乾坤?”清岩点点头,看他脸上表情就知他在寻思什么,不觉笑道“觉得怎么样?”

    丁辉赞道“太帅了!”随后腆着脸道“你能教教我吗?我也想帅一下!”说着抖抖袖子,架势倒是学了个十足,只是袖子一抖只带出了一道微风。

    清岩笑道“想学我就教你,这叫小诸天收藏神术,只要修为够了就能施展。”

    丁辉闻言大喜,急忙谢谢清岩,丁灵秀夫妻也替丁辉高兴,不过丁灵秀还是颇有顾虑的问道“清岩,这样不为难你吧?这小诸天收藏神术可是道家三十六天罡法术之一,贵派……”

    清岩摆手道“这不是我们崆峒派的心诀,不妨事。”说完之后,又对丁辉的道“辉儿,你不是要找神木尊者吗?现在我就找给你看。”

    丁辉闻言精神一振,道“他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双手一握,发出一阵脆响,气势陡然高涨。

    清岩见他一副要找神木尊者单挑的劲头,不觉笑道“他在地下你自然看不到。”丁辉奇道“地下?”说着望着那一片黑焦的大地一看,又道“清岩叔叔,你能看到地底下的东西?”

    清岩道“当然了。”随后声音一寒,望着下方冷冷的道“神木。别以为躲在下面我就能放过你,我说过,今日,你必须死。你是要自己出来。还是让我帮你一把!”

    清岩说完之后,下面许久也没有动静,冷冷一笑,清岩又道“既是如此,我就帮你最后一次!”说着右手之中,蓝色光华一闪,一柄小巧玲珑的蓝玉斧头凭空出现。

    蓝玉斧子在清岩手中停留不过瞬间,蓝芒一闪划过虚空。蓝色玉斧就到了那棵已被烧成了光杆的巨树上方,看样子是想把巨树劈开,丁辉见状,心道“清岩叔叔不会用这小斧子砍树吧。这样能行吗!?”

    丁辉寻思之际,忽的,蓝玉斧子光芒大盛,刹那间,玉斧竟然极速变大。最后竟成了一柄二十多丈的大家伙,横空而立,蓝芒流动,斧刃之上锋芒最盛。散发出夺目光彩,此刻再看。这斧子别说砍树,就是把地也能剁成两半。

    丁辉惊呼一声。丁灵秀一见此斧神情就是一变,低声道“难道是五丁神斧?”胡婷婷闻言也是颇为惊讶“五丁神斧!那不是天师道的法宝吗?怎会到了清岩手上?”

    丁灵秀摇摇头,苦笑道“现在就算清岩拿出一件神器,我也觉得很正常,他呀!我真是捉摸不透了!”胡婷婷也有同感,点点头。

    再看清岩,右手微一作势,蓝芒一闪,那柄巨大玉斧就对着巨树直劈下去,也只发出一声轻响,巨树眨眼间就一分为二,玉斧下劈之势不减,直接就劈在了地面之上,这次是“轰隆”一声巨响,大地真是应声而动,硬生生的被玉斧劈开了一道长达数百丈,宽达丈许的鸿沟,这还不算,那道鸿沟还在逐渐变宽,变深,片刻之后,鸿沟已然宽达数丈,深也有数丈,玉斧一劈竟有如此威力,实是令人骇然。

    大地裂开,显出了隐藏在地下的东西,丁辉首先叫道“那是什么?”

    丁灵秀夫妻自然也已看到,那是一根根盘绕扭曲的树根,虽然一直深埋于地下,但这些树根表面极为光亮,最奇怪的是,这些树根居然还在微微活动,露出来的树根面积已是很大,可显然在这大地之下,早已被树根盘踞,这些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丁辉也看了出了,稍一寻思,恍然大悟的道“这就是那棵巨树的根呀!我的天,怎么这么多!”惊讶之余,他又看见在那已经一分为二的巨树之下,有团树根极为奇特,树根缠绕起来的形状仿佛是个人形,尤其顶部更像是个人头,不但有鼻子有眼,还闪动着阵阵青光。

    丁辉见此诡异情形,忍不住吞口口水,惊道“这是什么怪物?”丁灵秀夫妻对视一眼,心中已然明白,清岩指着那团树根道“辉儿,那就是你要找的神木尊者!”

    “啊!”丁辉大惊,还不等他再问,那团树根忽然发出了声音,“你早就知道我的真身在这里?”这正是神木尊者的声音。

    清岩冷眼看着“神木尊者”,淡淡的道“你也太自负了,我既然能看破你的幻象,破解了天魔眼,自然也能看出你的本相,说实话,还没上了此岛,我就已经知道了!你以神木为名,不就已经说明你是谁了吗!”

    那团树根正是神木尊者的本身,他闻言苦笑一声,“脸上”青气时隐时显,若有若无,清岩的那一斧不但劈开了大地,同时也斩断了他的灵根以及元神,直接就毁了他数千年的修为,正如清岩所言,今日,他必须死!

    清岩看他的眼神也有几分怜悯,神木尊者乃是树之精气所化,能有此气候,只怕已经修炼数千年了,只可惜,误入了歧途,修炼魔门心诀,也不知有多少生灵毁在了他的天魔眼和噬魂之术下,实在是罪恶滔天,死不足惜。

    神木尊者脸上青气越来越淡,气息也散乱起来,勉强道“没想到我会死在你的手里,我想知道你和长春岛有什么关系?为何太阳神刀会在你的身上?”

    清岩也不瞒他,缓缓的道“长春散人正是我的祖父。”

    神木尊者闻言一怔,随后发出一阵大笑,笑声甚是凄厉也很无力,笑罢,他喃喃的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看起来真是天要灭我,长春岛,嘿嘿,我还是死在了长春岛弟子的手里。天数已定,我徒奈何!哈哈……”笑声越来越低,最后声息绝然,神木尊者就此死去。

    神木尊者一死,那些几乎是数不清的杂乱树根也失去了那层奇异的光华,逐渐变得枯黄,清岩轻叹一声,右手一召。那柄碧玉斧子瞬间恢复了原来的大小,随即回到了手中,一闪而没。

    收回玉斧,清岩屈指一弹。指尖一道红光射出,正中神木尊者的本相之上,那团树根瞬间燃烧起来,并且燃烧速度极快,火势蔓延到了地下所有的树根。又是一场大火,这次却是为神木尊者送行。

    看着清岩点燃了大火,丁辉就道“清岩叔叔,神木尊者就这么死了?对了。他怎么是这个样子?”他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清岩点点头,道“死了。他其实是……咦!”话到一半,清岩惊咦了一声。原来在大火之中忽然有道淡淡蓝光显出,蓝光极淡,若不是清岩眼力好,实在很难看见。

    清岩身形闪了一闪,丁辉就觉眼前一花,根本分不清清岩究竟动了没动,却见清岩右手之中已多了一团蓝色光影,那团光影不过拳头大小,光影之中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凝神细看,居然是个不太清晰的人影,丁辉大奇,问道“这是什么?”

    清岩神情有些古怪,沉吟片刻,才道“这就是双头老怪的元神。”

    丁辉闻言大惊道“双头老怪!他不是死了吗!?”

    丁灵秀夫妻也见到了蓝色光影,他们当然知道这是修真之人的元神,只是一听是双头老怪的,他们不禁一惊,丁灵秀道“这是怎么回事?”

    清岩叹道“神木尊者夺了双头老怪的元神,应该是没时间把元神炼化,现在他死了,这元神没了束缚,就逃了出来。”

    丁辉狠狠地道“双头老怪也不是好东西,清岩叔叔,你快把他毁了吧?”他说的是杀气腾腾,真是有仇不报非君子,有恨不解不丈夫。

    双头老怪的元神也是能听到他的话,自然大惊,虽不能说话,可光影是一阵闪动,不言而喻是在求饶,清岩微微一笑,故意的道“辉儿说的好,毁就毁了吧!”

    那元神惊的居然颤抖起来,显然是极为害怕,清岩暗自一笑,也是女子心软,胡婷婷见状不忍,就道“清岩,他也是修炼不易,何不给他一次机会。”

    丁辉一听,急道“娘,这双头老怪可是差点要了我的命!放过他,简直就是……就是放虎归山!”

    因为丁灵秀,胡婷婷一直被天魔眼所制,清醒之后,根本记不起丁辉曾经给他们讲过关于清岩的光辉事迹,一听双头老怪差点杀了丁辉,二人自然一惊,忙问其详,丁辉只能又把清岩的故事再讲了一遍,丁灵秀夫妻总算知道了清岩有多了得,也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可丁灵秀,胡婷婷都是名门弟子,就算知道双头老怪不是好人,还险些杀了丁辉,可这毁人元神之事,他们也无法干得出来,毕竟双头老怪的元神此刻实是柔弱至极,毫无抵抗之力,要对这种对手下杀手,他们实在狠不下心。

    丁灵秀一家人都看向了清岩,丁辉是一脸杀气,就等清岩下手了,丁灵秀,胡婷婷都是心有不忍,但也不能说什么,毕竟双头老怪确实该死,加上清岩刚才的表现,颇有点狠辣无情之风,看样子双头老怪只怕是在劫难逃了。

    再看清岩,脸上倒没什么杀气,相反嘴角含笑,一直在看着那元神,沉默片刻后,清岩才淡淡的道“这真是个问题,我想了想才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你算运气好了。”最后一句话却是给那个元神说的。

    丁辉闻言,大感诧异,忙道“清岩叔叔,你要放过他!?”

    清岩点点头道“算是吧!不过也不能便宜他了。”丁辉闻言双眼一亮,以为清岩是要折磨一下双头老怪,就道“你要怎么弄他,我可以帮忙!”

    清岩见他显出酷吏本色,不觉笑道“不用了,你看着就行。”说完大袖一抖,袖里乾坤再度施展。

    清岩这次施展袖里乾坤并不是收藏双头老怪的元神,而是放出了方才他卷入袖中的青红两个童子。

    这两位似乎对于外界变化没有什么感觉,从袖中出来后,还是面无表情的立在旁边,若不是清岩凝气托住他俩,他们早就直接坠地了。

    当时清岩收起青红童子之时,丁辉就觉得奇怪,此时又见放出来了,他便道“清岩叔叔,他们是怎么回事?”

    清岩笑道“他们都是树木灵气所化,修行不易,要是被神木尊者连累了,实是有些可惜,所以我就把他们收入了袖中。”清岩一边说话,一边看着青红童子,最注意的还是红衣童子。

    丁辉看看青红童子,又道“他们和你处理双头老怪的元神有关系吗?”

    清岩微微点头道“那是自然,我打算给双头老怪找个身体,你看他们两个哪个比较合适?”

    丁灵秀,胡婷婷闻言顿时明白了清岩的意思,心道“这倒是个好办法。”丁辉自然也明白,看了看青红两童子,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清岩漫不经心的给了个提示,道“你看红童子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