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 渡劫五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闻言知道自己多疑了,这三人如果真已清楚自己是谁,实在没什么必要给他弄这些玄虚,看起来他们真是找神木尊者有事相商。

    这时身旁的小鱼小声提醒道“岛主,你要小心。”

    清岩微笑道“不妨事。”随即又对二人道“你们不用多言,一切我自有主张。”说着身上青光一盛,裹着三人,也只一闪,就到了石岛之上。

    那石岛也是颇为奇异,岛上四周都是一块块高达数丈的大石,连成了一片,正好围成了一圈,从外面看难怪只能看到那些大石块。而石块中央是一块方圆不过四五百丈的空地,地势平整,布满了细细的砂粒。

    清岩三人越高那道石墙,看到了三个人,当然如果按小薇所见,她见到的应该只有一个人,其余两个,一个是团似有若无的淡淡轻烟,里面有个若无若无的人影,说是人影,是因为那人影有双眼睛,只是闪动着似如碧火般的光芒,如鬼似魅,漂浮在那里,很是诡异。

    另一个虽不是如烟般飘渺,却也不能称为一个人,只能说是一个怪物,高高的身形,白白的颜色,浑身上下皆是白色,那张脸更是白的骇人,寻常人都是黑眼珠,这位连眼珠也是白的,还发着淡淡白芒,穿着一身白色麻布衣衫,站在那里,散发着森森寒气,实在不像个活的东西。

    小薇对这白色厉鬼似的人物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浑身寒气澈骨。随后就把身子往清岩身上靠了靠,似乎感觉到了清岩身上的温暖的气息,她的心才平静了下来,身体也暖和了不少。

    而第三个人就顺眼多了,白衣如雪,身形俊拔,立在那里就如玉树临风。实是潇洒飘逸,如此风度气质已是罕见,那人容貌也是世间难寻的俊俏。眼波流转,顾盼生辉,嘴角含笑。动人心弦,小薇一见此人,不觉眼睛一亮,心道“这人长得简直比岛主还要好看,不过……”不过小薇觉得白衣人比清岩少了一些东西,而少的那些,也正是清岩最吸引人的地方。

    白衣人对于小薇也很感兴趣,一见小薇清丽俊秀如斯,眼睛也是大放异彩,在小薇身上一阵流转。脸上笑容越发动人,小薇被白衣人看得一阵不自在,也很是恼火,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白衣人一眼。随即低声对清岩道“岛主,那个人太讨厌了,总是盯着我。”

    清岩如何不知,心道“阴山派从上到下都是一个德性。”嘴里却淡淡的道“不用理他。”

    此时,那个似若轻烟的人开口道“尊者,恕我等失礼。未能远迎。还请尊者恕罪一二。”

    三人缓缓落在沙地之上后,清岩才道“神君客气了。三位都是中土领袖一派的绝世人物,神木不过是北海区区一个隐修,无名小卒,能与三位见面才是神木此生之幸。”

    那团轻烟便是九幽神君,听清岩如此说,九幽神君颇感诧异的道“看起来尊者已经知道我三人的底细了。”

    清岩大袖轻轻一摆,淡然笑道“神木虽是孤陋寡闻,但也知道中土的三绝四祖,乃是修真之士中的顶尖人物。神君形似淡烟,虚实难测,九幽遁形之术显然已臻化境,若不是九幽神君谁有如此修为。”

    九幽神君闻言,那双隐藏在淡烟里的双眼,精芒一闪,两团碧火,灼灼夺目,阴阴一笑道“尊者过奖了,不错,本人就是常山阴九幽。”原来九幽神君的名字叫做阴九幽,这名字果然符合他的形象,够阴森够幽暗!

    随后那个白色厉鬼寒声道“尊者也知道本人是谁吗?”

    清岩含笑悠悠的道“天山白骨洞,谁人不听闻。恕神木放肆,阁下就是天山白骨阴魔,……”

    清岩的话还没说完,白色厉鬼截口道“错了,我是长白魔尊者!你我都是尊者,算是扯平了。”

    清岩闻言,似乎颇为疑惑,稍一沉吟道“阁下是长白魔尊者,为何修炼的是天山白骨魔功,并且已成了神体相融的不坏之体。不知我说的可对?”

    白色厉鬼一听哈哈大笑,那笑声也是犹如鬼叫,极为刺耳难听,笑罢,他才道“不错我就是天山白骨阴魔,尊者真是好眼力!”

    清岩微笑道“不是神木眼力好,实是贵派道法独树一帜,威名太盛,神木岂能不知。”

    白骨阴魔嘿嘿笑道“尊者是给我面子,白骨魔功威名虽有,凶名才是最重,哈哈哈哈,不论怎样,尊者这个朋友我老白交定了。”听起来白骨阴魔是姓白的。

    交朋友!清岩闻言眼中闪过奇异的神采,不过是一闪而逝,无人看见,随即他道“那是神木的荣幸。”

    白骨阴魔一指那个白衣人,叫道“他,你自然也知道了。”

    清岩淡然一笑,缓缓的道“阴山老祖之名神木真是久仰了。”是啊,这个名字清岩确实是久仰了。

    白衣人正是阴山老祖,微微一笑道“老祖之称可不敢当,尊者说对了,我就是阴山明月子。”

    明月子就是阴山老祖的名字,这个名字清岩早就知道,一听这三个字,清岩心中怒气暗涌,当年的燕行云就是遇到了这个明月子才改变了一生,此人在清岩眼里就是罪大恶极,罪无可恕。

    阴山老祖是最强高手,清岩虽然尽量控制了情绪,但他还是感到了一些清岩气息的变化,竟是淡淡杀气掠过,使得阴山老祖心中一凛,暗自有了警惕。

    阴山老祖也是年老成精之辈,心中暗凛,神情依旧不变,随后又见小薇如小鸟依人般的靠在清岩身边,不禁暗暗羡慕清岩的艳福不浅。他这人好色成性,近些年虽是有所收敛,可这天性是改不了的,见了美色顿起色心,只不过碍着清岩,他当然不能直接去调戏小薇,可那一双眼睛异彩连闪。几乎是毫无顾忌的盯着小薇。

    清岩见状冷冷一笑,脸上青气一闪,淡淡的对着阴山老祖道“阁下似乎对我的这个随从很注意。不知有何原因,还请赐教。”

    阴山老祖闻言,那张用了六七百年的玉面虽厚也不禁一红。哈哈一笑,道“让尊者见笑了,我见她容貌清丽,世所罕见,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实是失礼,请问这位美人芳名是?”

    清岩见他倒是光棍,一点也不遮掩,真是尽显色鬼本色,而一旁的九幽神君。白骨阴魔知道阴山老祖的本性,已是见怪不怪,只是觉得阴山老祖为了一个女子,忘了大事,二人都是暗暗不满。

    清岩似乎并不介意阴山老祖颇为无礼的言语。也是笑道“原来如此,此女名叫小薇。”

    阴山老祖念了一遍“小薇”后,赞道“好名字!真是人比花艳,天生丽质。”

    小薇见阴山老祖夸赞自己,也是高兴,喜滋滋的对小鱼道“小鱼哥哥。人家都说我名字好听……唉!你怎么了?”她见小鱼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根本没听见自己说什么,不觉叫了一声。

    小鱼被她叫醒,茫然道“小薇怎么了?”

    小薇奇道“你想什么呢?”

    小鱼一望眼前这三个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家伙,神情不觉再变,他虽在北海,但也知道中土有三绝四祖几位人物,那都是修为只差一步就是渡劫境的高手,他以前号称双头老祖,可他更明白眼前这位阴山老祖,才是真正的老祖,自己和他实在是没法相比。这种高手出现一个已是难得,此刻却是来了三个,这让小鱼如何不惊。

    小薇见小鱼又不吭声了,又道“究竟怎么了?”

    小鱼摇摇头,涩声道“没什么,没什么。”心道“能对付这三个人的,只怕只有四岛上的高手才行,岛主……”他不禁替清岩担心起来。

    不过小鱼偷眼看看清岩,见这位岛主神情淡然,举止从容,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小鱼不觉暗自佩服,心道“岛主年纪不大,可这胆量修为真是够强的。”

    清岩不理会小鱼,小薇在身后嘀嘀咕咕,也不在和阴山老祖探讨美女,直接转入正题,问道“神木此次前来,就是想请三位一解三日前的困惑,只是不知哪位可为神木解惑。”

    三人闻言,互看一看,他们显然早有默契,九幽神君轻烟般的身形微微一动,向着后面一指道“我们还是坐下细谈,尊者请。”

    清岩也不客气,顺着九幽神君指的方向缓步走去,不远处摆放着一套桌椅,他们倒是有心,居然还有此准备。

    四人分别落坐后,九幽神君又道“说句实话,尊者修为之高实在出乎我等预料,显然已是渡劫境在望了。”

    清岩却是叹息一声道“说来惭愧,不瞒三位,神木本不过是个树木之精,论年龄虽有数千年,可真正修道也不过千年,能有此修为实属侥幸,万万不能和三位相提并论,依神木来看,三位才是渡劫境在望,道法大成,指日可待。”

    三人见清岩坦诚自己是异类修真,都觉得此人倒也直率,但也不会就此小瞧了清岩,毕竟方才一番交锋已然说明了一切,这个神木尊者的修为绝对不在他们三人之下。

    九幽神君沉声道“尊者客气了,既然尊者到了这里,我们就有话直说,此次我们几个聚首于此,就是为了九天雷劫。”虽然清岩早已准备,一听此言也是吃了一惊,他身后的小鱼身子一震,神情早已大变。

    小薇是不知九天雷劫是何物,见小鱼没事抖了抖,不觉暗自奇怪“小鱼哥哥,怎么老是喜欢抖抖身子,这里不算很冷呀!”虽是奇怪,她也知道此刻不好随便说话,只能闷声寻思去了。

    清岩凝视了九幽神君一眼,缓缓的道“这么说,三位是有安然渡劫之法了?”语气带出一丝怀疑。

    九幽神君隐于轻烟里的头点了点,碧火般的双目陡然一亮,随即肯定的道“不错,尊者定是有所怀疑了。”

    阴山老祖和白骨阴魔也把目光落到了清岩身上,神情虽然不动,眼神却是和九幽神君一样,带有几分他们这种高手难得才有的期待之意。

    清岩稍一沉吟后,才道“以前是有些怀疑,不过此刻已经没有了,我相信神君所言。”

    九幽神君闻言似乎一喜,他的表情无人可见,但他的眼神已经表现出来,阴冷飘忽的语气也多了些激动,他还是问了句“尊者怎会有此改变?”

    清岩微笑道“因为三位都是成名高手,宗师人物,自不会平白无故的来到北海,和神木开这种天大的玩笑,所以我相信三位,只是奇怪三位为何找到了我。”

    九幽神君道“这好解释,我们之前也找过几位高手,可惜修为达不到要求,本以为高手难寻,可是天无绝人之路,找到了尊者,这也是天数使然,让我们四个有机会得证大道。”

    清岩闻言暗自冷笑,遇到我算你们倒霉了,这才是天数使然,哼!等着瞧吧!清岩心里发狠,嘴里却道“神木真是幸运,还要请教这渡劫之法有何玄妙,竟能助我等安然渡过九天雷劫。”

    九幽神君闻言阴阴一笑,没有立刻说话,其他两个也是一笑,清岩见状先是一愣,随即醒悟,就对小鱼,小薇道“你们先去外边等我,没我吩咐不准进来。”

    小鱼恭声答应,小薇秀眉一皱,有些不乐意,小鱼拉了她一下,小薇才委委屈屈的答应了一声,和小鱼离开了清岩。

    阴山老祖见小薇离开时露出的那抹幽怨之情,虽是一瞥,可那形容之美实是无法想象,色心又是大动,双目恋恋不舍的看着小薇的倩影,久久不能回神。

    等到小鱼二人离去,清岩才道“这下三位可以畅所欲言了。”对于阴山老祖色迷迷的表情他是故作不见。

    九幽神君道“事关重大,我们也是谨慎些好。我们三人此次也没带弟子随行,也是为此。”清岩理解的点点头,九幽神君又道“尊者若论年纪四人之中算是最大,那见识也应该是第一。”

    清岩心中暗笑,忙谦虚的道“这做不得数,不值一提。”

    九幽神君却道“尊者谦让了,我想问尊者一事,还请尊者赐教。”

    清岩有些奇怪,道“神君请讲。”九幽神君与阴山老祖,白骨阴魔又一次交换了眼神,显然这个问题很是关键,这让清岩大为好奇,就听九幽神君沉吟片刻后道“尊者可曾听说过天元灵石?”

    天元灵石,清岩听到这个名字,神情微微一动,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过或是听说过,心思转动,清岩再一回忆,忽的想到了在何处看到过天元灵石,那是上记载过神魔志异的东西,仔细再想一下那段关于天元灵石的文字,清岩神情忍不住一变,眼中青光陡然大盛,两道青芒如刃,盯着九幽神君沉声道“神君说的是天元灵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