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章 世外仙洲九

作品:《仙途正道

    第六百章世外仙洲九

    玄木被清岩打断话语之后,也不生气,见清岩神情先是骇然,随后是惊喜交加,便道“看起来你是知道万木元根了”

    清岩点点头道“知道一些,真是没想到会能见到万木元根”说着再次环顾四周,又道“难道这里就是未知天?!”

    玄木微微一笑道“也是也不是”

    清岩闻言一怔,奇道“此话怎讲?”

    玄木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眼望远方,看着那无边绿色,许久之后才悠然道“你觉得这里是未知天,那就是,如果你觉得不是,那就不是”他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小薇听了不觉白了玄木一眼,若不是清岩在此,她早就要叫了,小红是听了也是白听,小鱼听了却是若有所思

    而清岩呢,一听之后,稍一沉吟,便展颜笑道“晚辈懂了,未知天存于心境,心中有,就是可知,心若无,便是未知”

    清岩说完,玄木便是一阵大笑,随后赞道“好,不愧是神农传人,万木元根算是没看错你”

    清岩忙道“前辈过奖了,若不是前辈的……”

    玄木却截口道“不是过奖,万木元根灵性之强已是匪夷所思,它能把你救活,又将你留在身边那么久,如今你离归仙境也就只差一线,这可是你苦修数百年才能有的成就,这就足以说明万木元根对你倾注了多少心血,它能对你如此,连我也很惊讶,看起来你是很不简单呀!你究竟是何来历?我相信单凭一个神农传人,万木元根还不至于如此对你”说到最后,他的语气已是颇为激动,眼中更是异彩连闪,神情也有了一丝异样

    清岩没有察觉到玄木的细微变化,闻言更是惊讶,随即苦笑道“晚辈能有什么来历,前辈……”话刚到一半,清岩神情忽然微变,而玄木也是一样,眉锋微皱,神情变得有些奇怪,他们二人显然是察觉到了什么,但小鱼三人是一无所知,见清岩不再说话都有些奇怪

    沉默片刻,清岩问道“前辈,那是……什么?”

    玄木脸上多了几分忧虑,缓缓的道“他又出来了!”

    他是谁,清岩自是不知,但看玄木的脸色便知这个他是个难缠的人物,一个能让归仙境高手头疼的人

    气氛忽然有些凝重,不过很快玄木就恢复了常态,笑道“他总是不让我安宁,唉!”笑容有些勉强,一声叹息,更是透露出了他的无奈

    清岩很好奇这个他究竟是谁,听玄木话中之意,此人似乎不是他的敌人,但也不应该是朋友,偏偏此人就在元洲,这事情就是有些令人费解了

    见清岩满脸疑惑,玄木不觉一笑,忽然玄木似乎从清岩身上想到了什么,眼中陡然大亮,欣喜异常,颇有云开见月,豁然开朗的味道,他的变化让清岩不觉一怔,就听玄木甚为兴奋的道“既然你在此地,这件事情就要麻烦你了”

    清岩听的是莫名其妙,只能苦笑道“前辈有事直说,晚辈若能办到,定会尽力”

    玄木笑道“你可以的,看样子,我这次叫你进入元洲真是天数使然,不但使你性命得活,对我来说也是一次解脱困扰的机会!哈哈哈!”说完一阵大笑,神情越加兴奋

    清岩见他自顾自的说着,还那么高兴,自己却是一头雾水,不觉想道“这归仙境高手就是不同寻常,脾气都是这么古怪”

    玄木大笑之后,又道“这次就辛苦你了,真没想到你就是那个可以为我解忧的人!”

    清岩自然还是听不明白,只能又苦笑道“前辈能否说明白些,前辈愚钝,实是有些糊涂了前辈是要我做些什么呢?”

    玄木笑容一敛,正色道“除魔!”声音忽然低沉,蕴含浓浓的杀气

    清岩一惊,愣了片刻才道“是何魔头?如果前辈都不……,晚辈只怕……”他说的吞吞吐吐,意思却已明白,如果连你都不是那个魔头的对手,我去了岂不是白白送死

    玄木自然知道他为何这般犹豫,笑道“你无需害怕,我不是叫你去送死,只是因为一些原因,这个魔我是除不了的”

    清岩不觉大奇,问道“究竟是什么魔头?能让前辈这般烦恼”

    玄木神情有些苦涩,沉默片刻才道“是心魔,是我的心魔!”

    玄木的心魔!清岩听了是大吃一惊,以为自己听错了,说道“前辈说的是……谁的心魔?”

    玄木肯定的道“我的心魔,我想让你帮我除去心魔,解除我的一大心结也是一大祸患”

    玄木说的清楚,清岩还是很吃惊,看着玄木,这位身在元洲并且还是归仙境的高手,此刻是一脸肃容,也同样看着清岩,两人对视片刻,清岩才缓缓的道“好,晚辈答应了!”

    见清岩答应了,玄木展颜道“那就好,我先谢过你了”

    清岩忙道“前辈言重了,若不是您救了我,晚辈早就死了,这谢字晚辈可不敢当”

    玄木却道“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此刻清岩又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向着他们涌来,还有一阵厉啸在远处响起,不觉脸色再变,他虽是答应了玄木,但对于玄木所说的心魔还是有些疑惑,就道“前辈,恕晚辈多言,您说的心魔究竟是怎么回事?”

    玄木也料到清岩会如此问他,便叹息一声,说起了此事的缘由

    玄木其实是位上古修士,若论年纪实在很难算清了,早在上古之时,修为便已是归仙境,当时的玄木,除了修为绝高之外,性情也是十分乖张,做事从来只凭喜好,不分对错,不论黑白,手段也是极为狠辣,与他作对之人几乎都没什么好下场

    玄木横行天下,全无顾忌,但也并非无敌,当时归仙境高手虽然不多,但也不算少,有几位和玄木就是死敌,只是同为归仙境高手,谁也奈何不了谁,玄木心高气傲,无法容忍对手的强势,就想到了传说中的的万木元根,结果,以玄木之强,终于找到了未知天,也见到了万木元根

    可就在玄木找到万木元根之时,也有数位归仙境高手到了未知天,其中就有玄木的死敌,随即便是一场大战

    玄木说到了这里,清岩脸上显出奇怪的表情,这段往事很像是萧鼎记载的那段故事,如果真是,那也太巧了

    玄木见清岩神情有异,便问了一句,清岩就把他知道的那段故事说了一些,玄木听了竟是怔怔出神了很久,仿佛很惊讶也很奇怪,随后才道“没有想到那段往事还有人记载了,对了,那个萧鼎说了结果没有?”

    清岩就把萧鼎记载的故事完整的说了说,玄木听完不觉一叹,道“说的真是详细,没有多少出入,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不再赘述了”

    清岩却是欲言又止,玄木见了便道“你想问什么?”

    清岩忙道“晚辈想问问,那位大神是谁?”萧鼎并没有记载大神的名字,这也是个奇怪之处

    哪知道玄木摇头道“这个不说也罢,你也无需知道”

    清岩大感失望,玄木又道“还是说说我的事吧”

    清岩这才想起玄木的正事,忙打起精神,继续听了下去

    玄木续道,那位大神阻止玄木等人斗法之后,就将他们逐出了未知天,玄木却在那位大神显示无上神通之后,感受到了那位大神的仁爱之心,以大神之威,斩杀他们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可却放过了他们,这种胸怀,胸襟令玄木大为折服,使他心有感悟,想到自己以前的所做所为,竟是大感羞惭,便请求那位大神,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那位大神见玄木心诚意坚,便让玄木留在元洲,还让他成了未知天和万木元根的守护者

    大神如此对待和看重玄木,让玄木是惊喜交加,他是没想到大神竟是对他这般信任,当即便向大神立下重誓,从此不再离开元洲半步,守护万木元根永世周全,从那之后,玄木就遵守誓约,成了元洲之主和万木元根的护卫,一直到了现在

    清岩听到这里,还是不明白这和心魔有什么关系,玄木自是看出了他的疑虑,接着就说到了重点

    起初玄木是尽职尽责,只是他毕竟是归仙境高手,往昔也是一位桀骜不驯,无法无天的强横人物,有野心,有想法,现在叫他守护万木元根,对他来说不但有着无尽的寂寞和孤独,更有世间最强大的诱惑

    不用多说,诱惑来自于万木元根,玄木来到元洲就是为了万木元根,现在万木元根就在眼前,他要不动心那是假的,而贪婪之心一起,玄木就全力压制住了这股贪念,以他的修为本来可以很轻易做到平心静气,心如止水,而也不知为何,玄木的心竟是很难平静下来,并且时间越久,他的贪念和野心竟是越来越难以抑制了,这让玄木大为惊骇,为此,他是想尽办法来祛除心中邪念,最终,他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