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世外仙洲十七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闻言不觉一惊,神山使者,神山那不就是蓬莱,方丈,瀛海三山吗!原来九元竟是三山之人,难怪修为深不可测,又口气很大,说什么十洲来去自如,又和霸下关系不错,只是清岩对使者这个称呼有些疑惑,就问道“前辈,这神山使者是什么意思?”

    玄木似乎不愿和清岩谈起九元以及三山之事,可偏偏清岩又很好奇,他有些无奈,又不好推辞,沉吟片刻就道“神山使者就是三大神山选派出来巡视十洲的高手,他们的地位在三大神山里也是极高的,同时有着监管十洲的职责和权限,可以任意出入三大神山和十洲,如果他们发现了有人擅自离开十洲,就会通知三大神山,这样神山就会派出高手,将无故离开十洲的人找到,然后擒回神山,加以惩罚。”

    玄木说的明白,清岩可听得有些糊涂,听完之后,他寻思片刻,才道“前辈是说,你其实是不能随便离开元洲,而且还一直有人在监管你。”清岩说完也想到了那些有关神山和十洲的传说,暗道,原来这些都是真的。

    玄木摇摇头叹道“我其实是个例外,十洲中除却元洲之外,其他九洲都是由三大神山管辖,而我也因为立过重誓,所以情况和他们差不多,而他们也爱多事,总以为……哼!算了,不说这些了。”他的话虽未说完,可言中之意已很明显,九元虽是神山使者却也管不到他,这话中也没提到九元之名,但清岩已然听出玄木对九元甚至是对三大神山的不满。

    清岩也已明白,玄木住在元洲是那位不知名大神的安排,三大神山虽强只怕不敢违背大神的意愿,清岩再想到神山的传闻,那里住的可是从古至今的归仙境高手,可谓是众仙云集,高手如云。而九元能在众多高手中脱颖而出。成为神山使者,这就足以说明九元的实力有多强。

    说起三大神山,清岩的好奇心顿时大起,对于这三大仙境的传说,可是多不胜数,清岩虽是知道一些,但也不能确定他所知道的都是真的。此刻有了玄木在眼前,清岩岂能错过这个机会,就想问问玄木,三大神山的详细情形。

    只是清岩说到三大神山时,玄木明显有很多顾忌,犹豫再三后。玄木才道“关于三大神山的事情我实在不愿说与你听,你现在已是渡劫境顶峰,用不多久,便是归仙境了,到那时,自会有人来找你,说不定就是九元来给你引路,如果你受封。你想知道的东西都会知道。但要是你不受封,就有些麻烦了。不过我看你的性情,只怕是不会受封了。”

    受封,这个词有点新鲜,怎么像是世间官场上的名词,清岩心中一动,随即似有所悟,就道“受封是否就是去往神山,从此就不能回到尘世,但可以长生不老,永生不死?”

    玄木点头道“差不多吧,但也没你说的这么简单,那神山之上规矩很大,还有等级之分,初为归仙境的高手,只能被封为人仙,在神山算为未等,也没什么权力,但已是不死之身了,如果能混到地仙,就能好很多,地位高了,权力也就大了,行动也能自由许多,……”他虽是有所顾忌,可由于清岩的关系,这话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神山的一些秘闻,却把清岩听得是目瞪口呆,怎么神山这种仙境还有等级之分,什么人仙,地仙,权力大小,清岩越听越奇,心道,这是什么仙境神界,简直就是世间的朝廷官场嘛!

    清岩真是懵了,听到最后都不知玄木说了些什么,好像是神山有三大等级,好比是官分九品一样,下品是人仙,中品是地仙,上品是天仙,好一个天地人三仙呀!真是叫人大开眼界!

    清岩忍不住想笑,心中还有几丝酸楚,都说修真炼道为的是超脱尘世,抛开世间的诸多束缚,为的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可就算你达到了归仙境,进的了神山仙洲,到头来竟是这种结局,这岂不是可笑至极!

    哈哈哈,清岩终于忍不住了,大笑起来,他终于明白自己的祖父,父亲为何不去神山的缘由了,好,好啊!哈哈哈,清岩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笑得肚子都抽筋了。

    清岩的大笑先是把小薇,小鱼几个笑愣了,看他笑的那么痛快,他们却是有些奇怪,玄木的话他们也听见了,应该没这么好笑吧?小薇看看小鱼,小红看着小薇,三个对视一眼,最后齐齐摇头,都是大惑不解。

    只有玄木明白清岩是在笑什么,他也是深有感触,看着大笑的清岩,玄木忽然感觉,这个年轻人流露出来了一种他很熟悉的气息和气势,使他心头一震,如此气势,叫玄木想到了一个人,清岩很像那个人,此刻仿佛那个人就在面前,使得玄木震惊异常,不自觉竟对清岩产生了一种敬畏,敬仰之心,再看玄木神情大变,坐着的身子猛然站了起来,嘴里还叫了声“你……你!!!”

    玄木的惊叫比起清岩的大笑还要突兀,声音还要响亮许多,尖锐的叫声就如一柄利剑划破了虚空,传出老远,未知天的所有树木花草似乎也被这声尖叫惊住了,微微随风而动的身子陡然一顿,如果你看得仔细些,就能发现不论这些植物是大是小,它们的叶子竟然都略微卷起,就像人在受到惊吓后,紧缩身子一样。

    清岩也是有些惊讶,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忘形,笑声戛然而止,随即发现玄木的脸色竟是极为难看,隐隐透出惊惧之意,而玄木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眼神同样带着不能掩饰的惶恐,害怕,清岩见状不觉一怔,如此情形,分明是自己把玄木吓得惊叫出声,骇然变色,这又怎么可能,自己应该没这么恐怖吧!

    玄木盯着清岩看了许久,神情才慢慢平复下来,眼中惊骇之意也逐渐消退,他也知道自己方才有多失态和奇怪,清岩先是奇怪,随后觉得是不是玄木体内心魔还在作怪,忙道“前辈,你……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玄木顺势答道“刚才是有些不适,不过已经好了,吓到你们了吧。”他的回答很自然,没有引起清岩的怀疑。

    清岩放下了心,又想起自己先前的举动,不觉有些惭愧,道“晚辈刚才……”

    玄木截口道“不用说了,你能如此,就是因为你是个真性情之人,这个世上,像你这样的人不多了。”

    清岩一向受不了被人当面夸奖,脸上顿时微红,谦虚了一下,他还想再问问神山的情况,而玄木却是不想再说,只说,他说给清岩的这些,已是寻常人难以知道的隐秘,以清岩此刻的修为实在没必要知道太多,说完这些之后,玄木忽然提到了九元,他感觉清岩对九元颇有好感,就提醒道“我与九元认识很久了,他的性情为人我很了解,不瞒你说,九元就是我当年的几位强敌之一,那时候我与他势同水火,不共戴天。”

    这是清岩想不到的,闻言立时一脸错愕,呐呐的道“我以为你们是……是好朋友。”这也不怪清岩,九元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亲和态度,实在会令人以为他与玄木的关系非比寻常,哪知道竟是仇敌。

    玄木淡淡笑道“九元此人可是个厉害人物,当年我与他大小斗法不下百次,若不是我修为稍高一筹,只怕我早已死在了他的手下。哼!”他的语气很淡然,只是到了最后,玄木想起了往事,还是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玄木说的比较含蓄,清岩却也听了出来,显然玄木虽是技高一筹,只是九元必定有什么厉害手段或者是法宝,能让玄木无法抵御,甚至威胁到了玄木,以至于他们的斗法一直是难分高下。

    玄木说完之后见清岩默然不语,又道“他的灵空慧目你也见识过了,与他交往你要小心一些,其实他就是北……”话到嘴边,玄木不知为何停了下来,寻思片刻,才接着道“他现在身为神山使者,也应该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这次他来到元洲又是什么原因?难道是例行检查吗?哼!真是多此一举!”

    清岩并没有告诉他,九元是受霸下所托来找他的,此刻见玄木对九元颇有成见,清岩也不好再说什么,也许是九元给清岩的印象不错,又有霸下的原因,清岩始终没对九元有什么怀疑,还觉得玄木是太多虑了。

    玄木因为不知道九元和清岩有着霸下这层关系,就觉得九元的这次出现很不寻常,玄木不是担心九元能把他怎样,而是在为清岩忧虑,只一个大五行诀就已足够引起归仙境高手的兴趣,何况清岩还身怀数件神器,要是被人知晓了清岩的底细,那清岩绝对就是个大家都想尝尝的香饽饽了。

    而玄木还不知道,清岩不仅是大五行诀的传人,同时还修炼了伏羲八诀中的六诀,再加上更名为多心经的地诀,已经是七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