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 世外仙洲二十一

作品:《仙途正道

    玄木的话有些奇怪,清岩闻言奇道“前辈此话怎讲?晚辈不太明白。”

    玄木却也没有解释,只道“以后你自会明白。”就只一句,不再多说。

    清岩苦笑,知道再问也是如此,寻思片刻,他又道“这么说来,当今的归仙境高手都是人仙级别了?”

    玄木摇头道“这倒不是,有一位就是地仙,我想想,好像是个道士,修炼的道法可是大有来头,就是伏羲八诀中的天诀!”

    他说的随意,清岩听了却是一惊,道“天诀!那人是谁?”语气已然有些激动,作为进入伏羲秘境,身怀伏羲七诀的唯一一人,清岩自然会关心天诀的下落。

    玄木对于清岩的激动很理解,却不知清岩激动的是另有原因,就听他道“那个人是近几千年来,唯一一个找到元洲的高手,只是他发现了元洲后并没有进入,就在外面看了半天,最后就心满意足的要离开了。当时我就很奇怪,忍不住现身,和他见了面,他也是很有趣的人,原来他是想证明元洲真的存在,并没有别的企图,如此人物,真是罕见呀!”说完不禁笑了起来。

    清岩听到这里,忍不住又问道“前辈,那人究竟是谁?”

    玄木想想道“他叫大方,来自东海崆峒岛,这个名字你听过吗?”

    大方,崆峒岛,这些清岩要是不熟悉,清岩就不是清岩,就不是崆峒派弟子了,大方祖师居然来过元洲!而且……玄木还说他修炼了天诀,清岩隐约猜到了什么,心头大震,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他又道“前辈……你说……他修炼的是天诀?”虽然清岩尽力控制了情绪,可说话还是有些结结巴巴。

    玄木见清岩如此模样,不觉奇道“不错,他也承认了。修炼的是天诀。这个人很直爽。怎么,你认得他?”

    清岩的神情很复杂,又惊又喜,还有几分不敢相信,愣了片刻,才道“算是认识吧。这位大方……大方真人是崆峒派的祖师,不过崆峒派的道法叫做太清道力。难道这太清道力就是……天诀?!”

    玄木点头道“正是,大方觉得天诀之名过于张扬招摇,就改为了太清道力。太清,天也!他这个名字改的好啊!也只有天诀,才能造就出一位地仙高手,天诀。也不愧为是伏羲八诀之首啊!”

    清岩有些懵了!真是没想到传说中早已失传,不复存在的天诀,竟是本门的太清道力,天诀,太清道力会是一回事,这简直就是……就是太意外了!

    清岩想想也觉得好笑,天诀真气原来一直就在体内流动,地诀应该是和天诀同时修炼的。真是有意思。自己最先修炼的竟然就是天地二诀,只是自己是丝毫不知。大方祖师呀!您可真是有一套,一个太清道力就蒙住了所有人的眼睛,好一招瞒天过海,清岩是对这位祖师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想到了这里,清岩忽然相通了许多事情,难怪自己修炼太清道力后,又能修炼太阳神功,又能修炼山诀,三股真气兼收并蓄,融洽无比,毫无不谐之处,当时清岩还以为是多心经的功劳,现在清岩是恍然大悟了,这就是天诀的威力,天之大可容世间万物,何况太阳神功,山诀都是伏羲八诀之一,多心经又是地诀,所谓天容地藏,这两诀只怕是能包容世间大多数的道法了,好个天诀,好个大方祖师!

    接着清岩又想起,在冲击万木元根顶峰之时,体内忽然出现的那股强大真气,不但助他冲破了罡风,还叫他修为精进,达到了渡劫境顶峰,当时清岩是极为疑惑,不知那股真气是何来历,此刻想来,那股真气只怕和天地二诀有着莫大关系,不然这股真气从何而来,清岩越想越觉得不错,不禁暗赞一声,好一个天地之诀,真是神奇无比!

    玄木见清岩神情古怪,眼神闪烁如电,似笑非笑,既是惊讶又是喜悦,表情实在是复杂,不觉有些好奇,就道“看起来你似乎和这个大方有关系。”

    清岩真是不知该如何说,寻思一阵,才道“这位大方真人曾经去过中土,并在西北之地的崆峒山上开创了崆峒派,不瞒前辈,晚辈其实就是崆峒派弟子,大方真人就是晚辈的祖师。”

    玄木闻言微微一怔,随即似有所悟,喃喃的道“崆峒山,广成子,广成丹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自言自语片刻后,才对清岩道“没想到你与大方竟是这般关系,既是崆峒派弟子,那就也会太清道力了。”

    清岩点点头,玄木再看清岩的眼神又多了几分异样,显然隐藏了一些东西,清岩是不止一次见到玄木这样的目光了,心中大奇,玄木忽然叹道“大方还真是个奇人,开派之地选在了崆峒山,他是看中了广成丹穴了,好,有眼光。”

    赞叹完大方之后,玄木又对清岩道“如此说来,你已是集大五行诀和天地二诀为一身了,难得呀!清岩,你的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真是叫人羡慕!”如果他要是知道了,清岩已然是大五行诀和伏羲八诀全部在身了,他的羡慕说不定都要变成妒忌甚至是眼红了。

    而由于清岩在万木元根内的修炼,他体内的诸般道法已是融汇贯通,熔于一炉,以玄木的修为眼力也无法看出他竟是身兼两大神功,若不是清岩说自己是崆峒派弟子,他也不知道清岩会修炼了天诀,而这天地二诀,都有着极强的包容性,大地厚德载物,天空无所不容,大道日月穿行,自然是无为而又无所不为,清岩之所以能顺利修炼诸般心法,这天地二诀就起到了关键作用,而清岩也是此时此刻,才明白了这个道理,心中惊喜,已非言语可以形容。

    清岩的欣喜已是一眼可见,玄木此时心魔已去,又有多心经之助,心中已是再无半点贪欲,对于清岩的好运气他也是早有认识,万木元根灵性之强已是匪夷所思,它能看得起的人绝非寻常,玄木也知道清岩能有此成就,只怕也不是单凭好运气就能有的,有些事情玄木心中隐约已有了答案,所以他看清岩的目光就会有些异样。

    清岩与玄木一番交谈之后,时间又是过了半天,也许是一下子知道了很多事情,清岩急切离去的心似乎不再那么着急了,而一旁的小薇见这二人竟是聊了个没完没了,不觉大为焦急,最后她是实在忍不住了,就插嘴道“岛主,咱们究竟走不走了!?”

    清岩被小薇一喊,这才想起自己本是要辞行的,谁知道临行之际和玄木的一番话,一下子叫他知道了和想通了很多事情,也算是受益匪浅,算算时间,又是耽误了大半天,不过清岩觉得值得了。

    再次向玄木辞行,玄木神情显出些许不舍,却也没有出言挽留,淡然道“我就祝你们一路顺风,早日完成大事。”

    清岩忙道“多谢前辈。”说完之后,眼睛四下一扫,说要离开,清岩却是有种不知该从哪里走的感觉。

    玄木见状就笑道“元洲虽在天地之间,却是被人施法隐匿了起来,要想离开,寻常方法自然是行不通的。”

    清岩点头道“原来如此,还请前辈指路。”

    玄木指指大地,道“路就在脚下。”说完,他的右手微微一动,一道淡淡光华从他指尖发出,随即右手一转,在地上划了丈许大小的圆圈,那道光华直入地面,也就瞬间,地下光华大盛,冲天而起,片刻之后,光华微微敛起,再看地面已然出现了一个闪动着淡淡光影,无比深邃的地穴。

    地穴显出之后,玄木又道“这就是通往外界的大门,你们顺着地穴下去,很快就会到了外面。去吧,珍重!”

    清岩还欲说些什么,却见玄木右手扬起,一股淡淡清风忽然卷起,正把清岩四人裹在其中,直接就把四人送进了地穴,四人瞬间消失,没了半点踪影。

    玄木送走清岩四人之后,神情有些黯然,轻轻叹息一声,随后低声道“此去一路多波折,你要小心呀!”

    清岩四人随风而行,只觉得眼前光影闪动,身形下落的势头极快,也就片刻,他们忽觉眼前一亮,凝神细看,就见四面是已是茫茫大海,波澜起伏,涛声阵阵,正是一番人间海上景色,他们果然回来了。

    四人虚空而立,心情都有些激动,怔怔许久之后,清岩忽然想起一事,急忙抬头看去,随即惊咦出声,齐鲤三人闻声也是抬头看去,也同时惊叫一声,四人同时色变,小薇更是美眸圆睁,一脸的不可思议。

    就见那茫茫天空之上,隐隐约约显出一个巨大无比的大陆轮廓,散发着青碧色的光芒,清岩眼神最强,清楚的看到了在那大陆之上,绿意盎然,生机勃勃,那正是元洲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