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 西海无风七

作品:《仙途正道

    多谢道友lwd123的打赏,廿虹甚为感激,我会努力码字,不会辜负各位道友的厚望。

    折腾了半天,金池三人才浮出了水面,幸好三人的法宝灵性十足,一直在空中等待他们出现,最后三人勉强催动法宝,将他们三人带出了海面,回到了江海身边,三人浑身湿透,海水还在不断从头发,衣服上滴落,那模样真是狼狈不堪,尤其是黄家兄弟头顶之上居然各自顶着一团海藻,绿幽幽的,仿佛两顶绿色帽子,让这两人不但很狼狈,还很可笑。

    江海在齐鲤出手那一刻就认出了齐鲤道法的来历,雷诀,竟然是雷诀!

    雷诀一出,江海就知金池三人惨了,他想要救援也是来不及,雷诀的速度太快了,何况还有一个他甚为顾忌的高手在对面,使得江海不敢轻举妄动。

    等到金池三人完好无损的回来了,江海暗自舒了口气,知道齐鲤出手留了余地,不然金池三人不是成了飞灰,就是成了三具焦黑的尸体,这就是雷诀的强大威势。

    金池惨兮兮看着江海,说了句“四岛主。”眼神惊惧而又惶恐,黄家兄弟也是一样,他们输得如此惨,实在是折了无风岛的颜面,如果江海追究,他们还是没什么好结果。

    江海神情已是平静,只道“算了,技不如人,这也怨不得你们,是对方太强了,也是我走眼了,没料到久未出世的雷诀,会在西海出现,你们还真是好运气呀!”

    金池三人一听雷诀也是大吃一惊,难怪对方身不动,手不抬,单凭两道目光就把他们打了个落花流水,原来对方修炼的竟然是雷诀!

    金池三人再看齐鲤,眼神已是多了几分惧意,而齐鲤一击之后。神情还是那么平淡。眼中蓝电般的光芒已然敛去,只有淡淡蓝色流转于其中,此刻齐鲤也正冷冷的看着江海,对于金池三人已是不屑一顾,他的意思很清楚,只有江海才是他的对手。

    既是显现出了实力,齐鲤也就不在隐藏自己的强者气息。身体四周闪动着淡淡蓝芒,气势快速攀升,也只片刻,齐鲤四周数百丈方圆已是蓝芒密布,电流闪动,清岩早和齐火。小薇退后了近千丈的距离,小薇也是首次看到齐鲤全力施展雷诀,威势如此骇人,让小薇又惊讶又兴奋,叫道“岛主,小鱼哥哥好厉害呀!”

    清岩微笑道“那是自然,雷诀可不是唬人的,伏羲八诀中雷诀的威力仅次于天诀。小鱼又是禀赋特异。最合适修炼雷诀,今日。我们就让他大展神威,痛痛快快斗一次!”

    小薇对齐鲤很有信心,不过再看江海手持折扇,神情颇为淡然的样子,她不觉又有些担忧,道“岛主,那家伙好像不怕小鱼哥哥呀!”

    清岩微微一笑道“身为渡劫境高手,最起码的镇静还是有的,这个江海也不是简单人物,和小鱼可说是各有长短,是个劲敌。”

    小薇听清岩如此说江海,脸上顿现忧色,道“那小鱼哥哥能赢吗?”

    这个问题,清岩真不好回答,齐鲤,江海同是渡劫境高手,单以修为来说,江海还稍胜一筹,而江海要想取胜,也非易事,对于无风岛的太华罡气清岩也不熟悉,江海的法宝清岩也不清楚,但清岩深知齐鲤的深浅,雷诀足可抵御太华罡气,至于法宝,齐鲤新得两件法宝,虽未曾施展过,可那是玄木的手笔,威力绝对强悍,所以清岩觉得齐鲤与江海可谓是旗鼓相当,难分上下。

    清岩寻思片刻才道“要赢很困难,输也未必,斗斗再看吧。”

    小薇对于清岩的回答颇为不满意,噘嘴道“岛主说的不好,什么斗斗再看,万一……”她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

    清岩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微笑道“放心吧,小鱼不会有事,有我在此,你还有什么担忧的。”

    小薇这才醒悟,不觉笑容满面,道“我真是糊涂了,有岛主在,谁能伤得了小鱼哥哥,哎呀!我发现我是越来越笨了。”说着拍拍自己的脑袋,模样很是有趣。

    清岩见她天真烂漫,不觉又是一笑,随后神情变得有些凝重,因为齐鲤和江海的斗法已然开始。

    齐鲤气势陡升,江海也见识到了齐鲤的实力,心中不觉一震,神情却是不见变化,手中折扇微微一摆,金池三人立刻会意,急忙闪身后退,江海的气息也已放出,瞬间就和齐鲤的气息有了一次短暂的接触,一声沉闷巨响之后,两人身形同时一震,江海一直轻摇的折扇终于停了下来,脸色微微一变,眼中神光一闪而逝,凝视着对面的齐鲤,沉声道“久闻雷诀大名,今日总算得见,方才恕我无礼了。”

    齐鲤双眼蓝芒时隐时显,闻言便道“好说了,无风岛太华罡气我也是闻名已久,今日能够领教,实是三生有幸。”

    江海冷冷一笑道“如此说来,阁下还真是有为而来了,难道是想携雷诀之威,挫我无风岛声势吗?”他觉得齐鲤几人的出现绝非那么简单,定是对无风岛有所图谋,否则怎会这么巧,金光洞一出事,这四人就到了西海,此刻江海坚信小薇就是那个闯入金光洞的红衣女子。

    齐鲤听江海这般说道,不觉眉头微皱,只是事已至此,如何解释都是废话了,随即向着清岩看去,就见清岩含笑点头,意思是叫他别有顾忌,打就打吧。

    齐鲤知道清岩已有计较,心中一宽,心境越发平和,这是他修炼雷诀以来,首次与人斗法,对手又是个渡劫境高手,此战颇有意义,齐鲤觉得自己可不能折了雷诀的威风,损了清岩的面子,此战他必须要赢。

    决心既然有了,齐鲤的气势更为高涨,眼中蓝电大盛,四周蓝芒闪闪,由于受到雷诀气机的影响,天空之上不知何时已是乌云密布,覆盖了百里方圆,隐隐雷声从云层透出,似乎在为齐鲤呐喊助威。

    面对这样的对手,江海也随之有了变化,神情凝重,身形沉稳,再也看不到一丝轻浮和随意,右手上的折扇已是合起,只见那折扇之上,银色光芒闪动,隐隐有股凌厉锐气透出,原来这柄看似是江海附庸风雅的玩物,竟是一件厉害至极的法宝。

    齐鲤强盛,江海也不是弱者,体内真气涌动,气势丝毫不弱于齐鲤,周身上下散发出淡淡银色光芒,眼中也是银芒闪动,一股无比锐气,透体而出,正把齐鲤发出的气息挡在百丈之外,齐鲤气息再想靠近一步,已是难上加难,太华罡气果然是凌厉无比,锋芒绝世。

    江海气息一出,就展现出了他渡劫境中层高手的实力,随后,江海手中折扇一指齐鲤,沉声道“那我就领教一下雷诀是否真有传言中那么厉害。”说完之后,他手中折扇银芒陡然大盛,再看江海右手微动,银芒又是一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银色光球,继而电射而出,直取齐鲤。

    那团银色光球射出之后,竟是迎风变大,也就瞬间,就有了千丈大小,横于海面之上,推波助澜,使得大海剧烈翻腾,威势极强,甚为骇人。

    齐鲤发出的真气似乎阻挡不住银色光球,眨眼之间,就让银色光球到了身前,就差数丈,齐鲤就要被光球吞噬,而齐鲤神情还是那么沉静,双手忽然有了动作,捏出一个诀印,右手三指朝天,左手三指朝海,掌心指尖都是蓝芒闪动,不断游走,随着诀印缓缓推出,银色光球的速度顿时减慢。

    江海的神情愈发凝神,手中折扇遥指齐鲤,真气催动,折扇银芒再度大盛,随即又是一团光球射出,比先前那个还要大上许多。第二个光球瞬间就到了齐鲤身前,但也是立刻停顿了下来,随后逐渐与先前一个光球融合到了一处,原本就很夺目的光彩又亮了几分,此刻别说方圆百里,就是千里之外,也能看见这银白绚丽的巨大光球,当然还有阵阵闪动的蓝色电芒。

    齐鲤连接两击,身形只是微微一颤,双手的诀印似如泰山,稳健异常,还在缓缓向外推动,齐鲤的举动像是在推一座山,并且还推动了,他掌心,手指,蓝电流动,电流闪动,嘶嘶作响,缓缓透入到了银色光球之中,蓝色,银白色,二色都是极其亮丽,一旦交融,便形成了一种更为奇异,炫目,甚至是诡异的色彩。

    江海,齐鲤两人斗法的方式有些特别,一个攻,攻击程度却不凌厉,一个守,守的方式有些被动,还没有大的动作就成了僵持的局面,这让一旁观战的小薇看得颇为不过瘾,嘴里嘀咕道“怎么搞得,小鱼哥哥推来推去的有什么意思,一点也不精彩。”

    清岩闻言不觉淡然一笑,道“他们在相互试探,没想到这个江海看起来有些轻浮,行事还是很慎重的。小薇,别看他们似乎没多大的动静,其实那团光影里面蕴含了极为强大的力量,如果那一方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