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 西海无风十一

作品:《仙途正道

    高手斗法谁也不敢大意,王,李二人也没有自己四师弟那么有惜花之心,更明白,自己若是稍有疏忽,这个大光环就会把自己套得死死的。

    王吉沛对李玉胜微微点点头,李玉胜胖胖的脸上已是神情凝重,立时会意,右手一动,银光闪动之间,一柄仙剑凭空到了手中,这柄仙剑与江海的银玄剑十分相似,只是剑身宽大了许多,很符合李玉胜的形象,于此同时,王吉沛也祭出了仙剑,一样的银光灿灿,一样的锐气凌然,王吉沛仙剑在手,剑锋一指,剑气吞吐,剑势隐然锁定了齐火,再看李玉胜,已和小薇斗了起来。

    李玉胜的仙剑名为银华,与江海的银玄,王吉沛的银渊同为极西银钢炼制,所以发出的光华一模一样,至于形状却是三人各自的喜好所致,威力也是一样,以太华罡气御剑,极西银钢里的至纯金灵之气就能充分释放,锐气十足,无坚不摧,锋芒绝世。

    这次李玉胜催动银华剑,锋芒依旧锐不可挡,剑气如虹,直直斩向那个硕大光环,只是凌厉的剑芒一遇到光环,竟是斩之不断,青红色光环柔韧度惊人,隐含的力量也是极强,震得银色剑芒是一阵颤动,李玉胜的右手也是隐隐发麻,心中骇然,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少女的实力,五成太华罡气催动的剑芒竟是徒劳无功。

    知道厉害后,李玉胜哪敢在大意,银华剑再动,剑气如虹,再贯光环,“砰”一声轻响之后,光环随声粉碎,光影散落,瞬间无影。

    小薇身形微震,神情却是极为平静。甚至还有淡淡笑意挂在嘴角。手中的多情环已是变为了三尺大小,环身也变成了半透明之状,青红色光华流转于环身,似如流水,缓缓而动,光彩反而没有先前炫目,柔和清丽。映照在小薇脸上,使得小薇此刻看起来又多了几分神秘之美,犹如花中仙子,妖娆美丽,不可方物。

    玄木所赠的多情环要是被人一击而散,那就不是多情环了。何谓多情?就是生死纠缠,不死不休!

    紫薇功催动多情环,又一个大大光环凭空显现,流星般的投向了李玉胜,随即又是一个光环,那光环接二连三,环环相扣,绵绵不断。直取李玉胜。尽现多情本色。

    若不是李玉胜是渡劫境高手,只怕已被多情环套牢缠死了。银华剑的锋芒也非易于,剑锋破空,所向披靡,青红色光环一一碎裂,始终无法靠近他身前百丈,而他的剑芒也无法接近小薇,二人斗法也成了平手之局。

    小薇的出手不但牵制住了李玉胜,同时还带动了齐火和王吉沛的斗法,以及齐鲤,与江海的又一次大动干戈。

    齐火是紧随小薇之后出手的,他是怕小薇吃亏,以他渡劫境中层的修为,炎炎刀的威力又是何等之强,使得王吉沛不得不全力对抗,银渊剑与炎炎刀针锋相对,势均力敌。

    沉寂了片刻的齐鲤,江海,也受到了四方强大气机的引动,电影剑,银玄剑也耐不住寂寞,双剑锋芒毕露,又纠缠在了一处。

    一时间,在这方圆数百里的海面之上,虚空之中,刀光剑影,环影剑虹,是处处闪动,无处不在,炎炎刀,多情环,电影剑,与银玄,银华,银渊三剑是斗了个不亦乐乎,搅了个天翻地覆,天昏地暗。

    六个人捉对厮杀,尤其六个又是渡劫境高手,斗法之时,都怕误伤到了自己人,所以他们都很有默契的选择了一块比较的空间,六个人斗得激烈,却也不算是混战,并非胡打一起,斗得是精彩纷呈,惊心动魄,法宝发出的光芒璀璨夺目,也令观战之人看得是赏心悦目,如此大的场面,着实是罕见至极,可谓是近数百年,甚至是千年以来最激烈的一次斗法,参与之人的修为都是渡劫境,强,真的都很强!

    清岩默默观看着这个大阵仗,大场面,尤为关注小薇和李玉胜的斗法,原因就是小薇比之李玉胜,是弱了一些,好在多情环的威力要比清岩想象的还要厉害一筹,一环一环,环环相叠,层出不穷,使得李玉胜一时也法占得上风,小薇斗法之时,神情显得格外平静,没有了先前的急切之意,凝神御环,很有高手气度,这让清岩觉得很高兴,暗自点点头,又传音嘱咐了小薇几句。

    小薇得到了清岩的指点,心境越发平和,知道对手的厉害,自然不敢大意,她对多情环运用的已是得心应手,此时看她手中的多情环似乎已不是一个,而是无数个环形连接在一起的形状,长达数百丈,就如一条环形长链,曲折摆动,灵动至极,正与李玉胜的仙剑斗得不可开交,锋锐的剑芒对于没完没了的环形光影也是有些无奈,自此之后,小薇就是李玉胜认为平生最为难缠的一个对手。

    除去小薇,齐火的表现清岩也是甚为满意,在清岩看来,齐火对于太阳神功的理解领悟是很透彻的,太阳神功和齐火的先天火性是最完美的结合,加上炎炎刀,算是三火合一,无与伦比,就算王吉沛也是渡劫境中层高手,但面对齐火这样的对手,王吉沛是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王吉沛在与齐火斗法之后,就越发确定了对手的来历,肯定是长春岛的弟子,虽然那柄仙刀不是太阳神刀,但对方施展的道法绝对是太阳神功。

    六大高手斗法,观看的也不是清岩一个人,还有无风岛的金池,黄家兄弟三人,与清岩有些轻松的心情不同,这三人可是紧张到了极点,他们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六位渡劫境高手聚集在一起,并且同时斗法,这场面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

    同时金池和黄家兄弟还有几分庆幸,小薇的强大出乎意料,他们都在想,如果刚才这四人向他们出手,此刻他们绝对已是死人,任谁也救不了他们四个了。

    齐鲤的雷诀就给了他们一个很深的印象,到了现在他们感觉体内麻酥酥的,很不舒服,提心吊胆的观看了半天,这三人越看越觉得不踏实,对方也太强了,就现在来看,无风岛根本就没任何优势,金池不觉想道“要是大岛主来了,说不定就能稳赢对方。”

    想到这里,金池忽然眼睛一亮,接着四下一望,又对黄家兄弟说了几句话,黄家兄弟闻言也是双眼大亮,于是这三人就围着六大高手斗法形成的大圈子转悠起来,他们是在找一个人,找清岩。

    金池想到对方一共是四人,现在三人在斗法,剩下的那个又去了哪里?

    而这个人似乎就是他们的首领,虽然修为不高,但却是个岛主,至于是什么岛主,金池也没想那么多,他觉得这是个机会,只要抓住了此人,一切事情就会迎刃而解,有个人质在手中,底气总会是比较足的。

    金池是巡海队长,身份在黄家兄弟之上,说出这个主意后,黄家兄弟也觉得这是个机会,立刻按照金池的吩咐,三人分成两队寻找清岩,在四周转悠了一阵,三人几乎同时发现了正在观战的清岩,顿时大喜,急速就向清岩飞去,三人觉得大功就在眼前,这样的机会要是把握不住,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金池见清岩看得入神,根本没发现自己三人的举动,神情已是有些兴奋,等到他们三人把清岩团团围住后,金池和黄家兄弟都是一脸狞笑,他们仿佛是三只饿得嗷嗷叫的野狼,遇到一只肥大而又笨的不知危险的羊,于是三狼得意洋洋,亢奋异常。

    饿狼笑,那羊呢?

    金池三人围住猎物以后,见这只肥羊居然还没有察觉到危险,脸上的笑容越发狰狞了,也许是他们的笑声终于惊动了对方,清岩这才看见了他们,眼中总算有了他们的影子。

    “你们……”清岩一直淡然的脸上,似乎有了几分慌乱,眼睛扫了周围之后,又把目光投向了还在斗法的六个人,那样子仿佛是要求救。

    黄山见状,很得意的道“别看了,你就算喊破嗓子他们也不会听见,就算听见了他们也脱不开身。你就老实点,听话点,懂不懂?”

    清岩却是有些迷惑的道“怎么才算听话?”

    黄山闻言不觉笑道“你是不是吓傻了,这话都听不懂。”

    黄河也嘿嘿笑道“哥,这小子看起来聪明,原来比咱们还要……”还要什么,他没说出来,黄山瞪了他一眼,叫他闭了嘴。

    清岩一点也不介意这二位的话,那抹慌乱也已不见,眼睛也始终看着正在斗法的几个人,那样子有些傲慢,似乎没把金池三人放在眼里。

    这让金池三人很恼火,金池身为无风岛巡海队长,自认在无风岛上是四五人之下很多人之上的人物,平时目空一切,行事也很跋扈,只是今天有些倒霉,被人一下就打了个人仰马翻,居然又和他平时最瞧不上的黄家兄弟一起落水了,狼狈的一塌糊涂,心中的怒气,怨气早就憋足了,此刻金池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对象,这个狗屁岛主就是一个出气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