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西海无风十六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的声音缓慢低沉,语气也很平和,与平常说话似乎没什么不同,可他现在手抚太阳神刀,浑身上下有着一层淡淡光影闪动,似如太阳初升时散发的光晕,柔和,光亮却不刺目,此刻的清岩看上去真如一位超脱尘世,不染半点俗气,浑身仙气萦绕的神仙。

    只见他双目清亮宛如明月,神采闪动之间,仿佛能够看穿你心底里所有的隐秘,让人不敢直视,甚至是自惭形秽,此刻的江海就有这种感受,虽与清岩相隔百丈之遥,可他已然被清岩的气势所摄,凭他渡劫境的修为竟然无法提起勇气去看那双并不凌厉的眼睛,向来昂首挺胸的他,不觉垂下了那颗骄傲的头颅,满身银色光华渐渐黯淡,最后他默然垂首,再无任何言语了。

    王吉沛,李玉胜最是了解江海,此刻见他成了这副垂头丧气的模样,都是暗自骇然,之前,他们对这位长春岛主的实力已是有了极高的评价,而再见到清岩祭出太阳神刀和在无形之中就让江海屈服的神威之后,这两位无风岛的高手终于对清岩有了一个最终的肯定,这个齐清岩只怕已是归仙境了,就算不是,相差也就只是一线,不然绝不会有此强悍超绝的修为,长春岛主果然有着超越渡劫境的实力。

    清岩终于收起了太阳神刀,这次是收入了元神之内,众人就觉得这海天之间光线一下子就暗了,原来日已西沉,明月又要从东方升起,不知不觉又是一天过去了。

    既然证明了清岩长春岛主的身份,王吉沛等人说话也就客气了很多,虽然他们都是心有疑惑,但由于自身修为的不足和受到了清岩无比强大威势的影响,王吉沛等人也只能暗自疑惑,不敢出口询问,至于小薇是不是那个闯入金光洞的红衣女子。似乎已经不重要了。王吉沛几个就像忘了那件事情,只有黄家兄弟还是耿耿于怀,但也是闷在心里,哪敢多说。

    只是他们忘了,清岩却是一直记在心里,居然就又旧事重提了。

    说起金光洞之事,王吉沛。李玉胜都是一皱眉头,江海还是默不做声,颇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金池,黄家兄弟看看三位岛主的脸色,随即就已明白。紧闭嘴巴,不发一言。

    最后还是王吉沛开口道“此事应该是个误会,齐岛主,我们相信以长春岛的威名是不会干出这种事情的。”这话说的颇有意味,他们说是误会,其实还是认定了长春岛的人闯入了金光洞,可由于清岩的存在,他们只能认为这是个误会。

    清岩如何听不懂他的话中之意。也不点破。只是微微颌首,眼睛看看小薇。随后才道“误会肯定是误会,不过我这人喜欢把什么事情都弄明白,迷迷糊糊的过日子,有时候也是很伤神的,三位岛主,无风岛我是久仰大名,齐某可是向往许久,此次来到西海,我们在此相遇,也是运数使然,你我之间既有误会,就要解开此结,齐某有心去无风岛,一是看能不能有机缘拜见万里飞虹常前辈,二是要看看能不能把这个误会消除,第三嘛,常云岛主齐某也是仰慕已久了,能见一面也是一大幸事,不知无风岛是否欢迎我等?”

    清岩说话之时眼睛只是在王吉沛等人脸上轻轻掠过,最后目光落处是那已然探出了大半个身子的沧海明月,清清月光淡淡散出,使得大海之上多了几分清寒冷意,眼望明月,清岩忽然叹道“西海月色真是迷人,云淡风清,月映沧海,看来齐某此行真是来对了。”说完之时,他脸上显出淡淡笑容,目光流转,似如明月,却又比明月更多了几分神采,生气,生机,其中还有一些令人不可琢磨,难以揣测的含义,似乎在那明月之中他发现了什么。

    清岩提出要去无风岛,王吉沛等人先是一惊,随后又听到清岩说出的三个理由,倒也很合情理,心中不觉一动,都暗道“难道金光洞之事和他真没有关联?”王吉沛又想“大师兄怎么还没有到?”

    长春岛主拜访无风岛实在不是件小事,王吉沛虽是二岛主可也不能随口答应,擅自做主,再看清岩的意思,无风岛是去定了,这让王吉沛有些为难,就在他寻思之际,耳边忽然响起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王吉沛听了之后,立刻有了决定,便向清岩道“齐岛主既有此意,我们无风岛当然十分欢迎。”顿了顿后,他又道“江师弟!”

    他叫得自然就是江海,只是江海心神一直有些恍惚,并没有立刻答应,王吉沛微微皱眉,又沉声叫了一次,声音也大了许多,这次江海才仿佛从梦中醒来,忙道“二师兄,你叫我什么事?”

    王吉沛当着清岩等人,也不好说江海什么,就道“齐岛主要去岛上做客,你先回去安排一下吧!”

    江海方才确实处于失神的状态,清岩的话是一句没听见,此刻听王吉沛如此说,他是一惊,但这次他再也没有多言,只答应了一声,随后就匆匆离去,身形闪动,瞬间就消失在了西方暗沉的夜色之中。

    江海离去之后,王吉沛又道“齐岛主我们是现在就启程呢,还是在休息片刻?”

    清岩眼睛一直望着那轮明月,闻言微笑道“此处也是颇有风光,不如我等就先在这里赏赏月色,几位觉得如何?”

    此话正合王吉沛心意,当然不会说不好,因为清岩来得突然,无风岛确实没有什么准备,如果现在就去,只怕是会失了应有的礼数,就道“如此也好,齐岛主,离此不远处,有座小岛正好可以供我等小憩片刻,在那里欣赏月色也是极好的。”

    清岩闻言便道了声好,随即几人就飞往了王吉沛所说的那个小岛,就在那座小岛休息了一个多时辰,等到月至中天,清岩等人才起身飞往无风岛。

    三四千里的距离对于这些渡劫境高手来讲,实在不算什么长途,就算不急不徐的飞行,用不了半个时辰就能达到,清岩也不着急,就与王吉沛,李玉胜是边飞边谈,说些奇闻异事,聊聊天,气氛也算融洽,而齐鲤三个就和金池,黄家兄弟在后面跟随,他们六个却是无话可说,黄家兄弟甚至连看都不敢看小薇一眼,金池还好点,不过很明显能看出他对齐鲤有着畏惧之意,雷诀之威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无风岛位处西海深处,清岩等人飞了近半个时辰后,就见海面之上的岛屿忽然多了起来,一座座岛屿分布的十分密集,大大小小,数目也是相当多,这些岛屿之上也没有什么植物生长,几乎都是光秃秃的,模样甚为丑陋,小薇见了不觉道“这些小岛怎么都是一个样子,连棵树也没有,比起神……”她本想说神木岛,但话到嘴边,她看到了齐鲤的眼神,立时明白了,忙改口道“比起我们长春岛可差远了,对不对,小鱼哥哥,齐火?”

    齐鲤,齐火都点点头,齐火还道“小薇,说的对,长春岛多好啊,有山有水还有很多树木,绿油油真好。”他当然不知道长春岛是何模样,就把元洲的景色简单的说了一遍。

    小薇见齐火如此识趣,顿时大喜,笑道“齐火你也觉得是长春岛好吧。岛主,你说呢?”

    清岩听到他们的对话,不觉暗自一笑,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长春岛是什么样,自己这个长春岛主都不知道,他们反倒是说的有模有样,似乎真是去过一样,说实在的,清岩也曾想过长春岛的样子,觉得那个地方应该是非常美的,因为那是他的故乡,他的老家。

    听小薇问到自己,清岩就道“任何地方都是各有各有特点,各有各的景色,长春岛固然美丽,无风岛也有无限风光,正是春花秋月,各有所长,小薇你不觉得这里有种很特别的美吗?”

    小薇闻言一怔,美眸四下流转,想找出清岩所说的特别之美了,只是环顾一圈,她却没什么发现,皱眉道“岛主,你说的美景我怎么没有看到?你不会是在给谁面子,糊弄我吧?”

    王吉沛等人闻言都是面露苦笑,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孩子说话也太直白了,简直把无风岛说的是一无是处,只是他们也不能出言反驳,毕竟人家现在是客人,只能把话闷在心里,弄得几人好不郁闷。

    清岩闻言先是哈哈大笑一阵,随后才道“你这丫头说话太欠考虑了,明明是你自己不懂得欣赏,却要怪我说的不对,守着无风岛诸位道友在此,你的话可是很没礼数了。”

    小薇很不以为然的道“我是实话实说,这里本来就没什么好看的东西,岛主,你不会是说这些小岛很美吧!”说到这里,她忽然伸出纤纤玉手一指黄山,娇声喝道“喂,我说你,别看了,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