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西海无风十七

作品:《仙途正道

    黄山闻声一怔,发觉小薇竟然指的是自己,顿时有种飞来横祸,大难临头的感觉,脸色不觉一变,有些胆怯的道“你要干什么?”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王吉沛见黄山如此窝囊,不觉紧皱双眉,暗道“这个黄山怎么回事?”他并不知道黄山曾经挨过小薇一记耳光。

    而小薇见黄山这般畏惧自己,不觉娇声笑道“你别害怕,我又不打你,我就想问问你,你说这里有什么好看的景色?”

    黄山真是怕了,虽然见小薇笑语盈盈,似乎并无恶意,可心里就是有些惊惧,嘴里说的话更是不靠谱,简直就是语无伦次“景色,什么景色,这里就有大海和岛屿,这就是……景色了。”

    小薇很不满意他的回答,皱皱秀眉道“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真没意思。”随后又对清岩道“岛主你看,连他们自己都说没什么好看的景色,你偏偏却说有,这不是在糊弄我又是什么。”

    清岩知道黄山的痛苦,很体谅的看看黄山后,才道“人家是主人,自然要谦虚些了,再说你这样咄咄逼人的问法,谁能接受得了,以后可要改了。”

    小薇闻言一怔,道“咄咄逼人,是什么意思?岛主,这话比较深奥喲!”

    清岩哑然失笑,随即道“意思就是你说话要客气一些,温柔一些,婉转一些,方才那样对待这位道友是很不好的,快快给人赔礼。”

    小薇虽然不愿,但清岩的话她是绝不会违抗的,当下就对黄山道“刚才是我不好,请你原谅!”

    黄山一时都不敢相信小薇会向自己道歉,整个人都愣住了,傻傻的没有一点反应,王吉沛看得只是摇头,李玉胜暗叹一声,金池暗骂道“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最后还是黄河捅了自己哥哥一下。才让黄山清醒了过来。连忙说了几声不必如此等等客套话。

    此刻就见清岩等人身下的海面之上又是一番景致,广阔的大海之上,竟是密密麻麻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岛屿,每座岛屿的间隔也就数里之地,清岩也看出了在这些岛屿之上都有修真高手的气息存在,显然每座岛屿都有人守护,再往四下一看。这些难以计数的岛屿竟是占据了千里方圆的海域,凝目向西看去,就在众多岛屿的中央,闪动着一团银白色光芒,此刻虽是深夜,由于月光清亮。那团银白色光芒显得十分醒目,如果是在白天,这团光芒只怕会是极为炫目。

    小薇也看到了那团银芒,就道“那是什么地方?看起来很不错嘛!”

    清岩含笑道“如此醒目的所在,应该就是无风岛上的天元银宫了。我说的可对,王道友?”

    王吉沛道“齐岛主说的正是,那里就是家师开辟的天元银宫。”

    小薇奇道“天元银宫,难道那座宫殿是用银子建筑而成的?”

    清岩其实也只是听汪涵月说起过。无风岛之上的天元银宫就是万里飞虹常天元的修真之地。具体情况却是不知,听小薇问道这些。他便道“这个就要问王道友了。”随后就对王吉沛道“王道友这个问题不会使你为难吧。”

    王吉沛忙道“当然不会了。”说着就把天元银宫的来历说了一遍,原来这天元银宫是当年常天元采集西海深处的银砂,和西海独有的木种建木建筑而成,耗时百年之久,由于宫殿的表面被西海银砂覆盖,所以就是银光灿灿,银宫之名便是由此而来,至于天元就是取常天元的名字。

    天元银宫占地也不过百里,比之北海玄武宫是小了很多,可里面的布置陈设可说是极度奢华,所有用具都是有极西银母所制,这种东西放在世间可是炼制法宝的极佳材料,而在无风岛竟然就成了一些桌子,椅子,还有吃饭用的器皿,真是有些暴殄天物呀。

    王吉沛说到这些却是毫无得意之色,仿佛十分平常,只是随口说于清岩等人听听,没有什么炫耀的意思,其实在他看来,极西银母也没什么珍贵,因为他的仙剑银渊剑是由极西银钢所炼,而极西银钢就是由银母提炼而出,要知道千斤银母才能提取出数两银钢,所以王吉沛看来真正贵重是银钢,至于极西银母就有些平常了。

    清岩神情也很平淡,齐鲤却是暗自惊骇,小薇却是听得有些兴奋,说道“都是银色的吗?那肯定很好看了。咦!”她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不觉惊咦出声。

    原来她忽然发现自己飞行的速度竟是变得十分缓慢了,比平常慢了不止十倍,眼看着那团银芒距离已是不远,可她,当然别人的速度也与她差不多了如何催动真气,自己就是飞不快了,如此诡异的情形出现,她岂能不惊。

    清岩当然也是早有察觉,他是清楚为何会有如此情形出现,这是因为他们已经到了无风岛,进入了一片无风之地。

    无风岛并不是特指某一个岛屿,而是他们身下这一大片岛屿的统称。

    其实无风岛以前还有个形象的名字,名为星罗岛,取意就是众多岛屿星罗棋布的散落形状,但等到万里飞虹常天元在星罗岛开辟修真洞府之后,就改名为无风岛。

    也就是因为在常天元在西海星罗岛立派之后,星罗岛周围千里方圆才出现了四季无风的诡异现象,许多人都猜测这是常天元施展的手段,也就是归仙境高手的修为才能做到这一点,不过清岩更清楚一件事,能够控制自然风力的道法,似乎只有伏羲八诀中的风诀,但常天元的太华罡气却是先天金灵之气的一种,难道常天元还修炼了类似风诀的道法?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清岩对常天元的评价又高了一个等级,天地元风之力的强大清岩十分清楚,常天元既然能使西海无风,也能在瞬间兴起飓风,并且凝风如刀,可以将任何东西撕成粉碎,吹的连个渣也不会留下,假如真要和常天元对阵斗法,清岩知道自己四人,只怕只有自己有一战之力和几分生机,齐鲤三人是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清岩觉得有些头痛,常天元的七道彩虹已是很难对付,要是再有风力相助,那结果可就……,不过这也是清岩的猜测,因为清岩并没有在王吉沛等人身上察觉到风诀的气息,很显然王吉沛等人并不会风诀和类似风诀的道法,当然,也有可能是常天元并没有把风诀传授给自己的弟子,又或者是……就在清岩寻思之际,小薇叫道“岛主,你快想想办法呀!我怎么越飞越慢了!”

    清岩此刻也觉得御气飞行也是颇为困难,因为没有风力辅助,就算你修为再高,飞行速度也要变得十分缓慢,再看王吉沛等无风岛弟子,飞行速度也是很慢,但神情是甚为轻松,显然是早已习惯了这种环境。

    听小薇大呼小叫,王吉沛就解释道“齐姑娘,此地由于没有风力,所以飞行速度就会减缓,齐姑娘不必着急,等你适应之后,感觉就会好很多。”

    小薇闻言皱眉道“你们无风岛的人整天就这么慢吞吞的生活吗?这日子过得也太辛苦了!”

    听她如此说,王吉沛忍不住笑道“齐姑娘说笑了,此地除了飞行之时会受影响之外,平时生活起居和外界没什么两样,谈不上什么辛苦。”

    小薇听了王吉沛的解释后,就点点头,也不知她究竟听懂了没有,不在说话,清岩忽然道“我看贵岛高手的飞行身法与众不同,这应该是根据无风岛环境演变而来,也由于无风岛的环境,贵岛弟子的出手速度也是快捷至极,凌厉异常,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王吉沛,李玉胜闻言,神情不觉一变,随即王吉沛道“齐岛主真是厉害,你说的不错,正是如此。”

    清岩微笑道“谈不上厉害,我也是胡乱一说罢了。”

    几人交谈之中,逐渐靠近了天元银宫,只是飞行速度的太慢,区区数百里的距离,他们竟然飞了近两个时辰,无风岛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平时人们觉得风力可有可无,似乎没什么重要,可一旦要是世间完全没了风力,情形就会变得十分诡异,甚至是有些可怕。

    王吉沛等人早已习惯了,就觉得很自然,清岩等人是初次来到这片无风之地,一时之间真是很难适应,清岩还算好些,齐鲤三人脸色都有些难看,好在天元银宫已是不远,没过多久,他们终于到了天元银宫的上方。

    天元银宫位于无风岛的中央,占地百里,整个宫殿是一个正方形,分为前后两大部分,在银宫后面还有一座高达百多丈的银色巨塔,十分的宏伟,庄严,巨塔巍然耸立,仿佛一个银色巨人在俯看着整个无风岛,在那巨塔的顶端,有着一颗南瓜大小的璀璨明珠,散发着柔和的白色光芒,就像一轮明月,映照着无风岛,笼罩着西方千里海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