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西海无风十八

作品:《仙途正道

    天元银宫的具体形象清岩还未细看,银色巨塔已然吸引住了他的全部目光,尤其是那颗巨大明珠,不但大而清亮,其中蕴含的灵气也是非同小可,绝非是夜明珠那么简单,虽然相隔还远,清岩却已感应到了那颗明珠散发出的一种奇异力量,这种力量似乎可以抑制体内真气的运行,不过并不强烈,这让清岩大为惊讶,这颗明珠的奇异,叫他有了一探究竟的心意,只是此刻他身为长春岛主来无风岛做客,这种心思只能是在心中一闪而过,要想有所举动,却是万万不能的。

    见清岩凝视银色巨塔,王吉沛就道“那是通天塔,是家师闭关修真之地,也是本岛禁地之一,寻常弟子没有许可是不能靠近的。”王吉沛当然也看出,清岩对于通天塔上的那颗明珠很感兴趣,但他却有意忽略未提,至于那句似乎是随口说出的禁地,却是王吉沛故意说的,就是让清岩等人知晓无风岛有些地方是不能随便去的。

    清岩自然明白王吉沛的意思,缓缓收回目光,淡淡的道“通天塔!好气派的名字,也只有像常前辈这样的绝世人物,才能有资格建立和居住在这通天塔,王道友,不知此次齐某能否有幸见到常前辈的仙颜风采?”

    王吉沛听清岩赞扬师傅自是大为高兴,随后又听清岩要想求见师傅,他不觉面露难色,歉然道“这个只怕要让齐岛主失望了,家师闭关已有百余年,我们几个弟子也是很久没见他老人家一面了。”

    这个回答在清岩意料之中,闻言就道“那真是太可惜了,见不到常前辈实在是一件憾事。”说话之时,清岩就觉得一双锐利的眼神从下面直射而来,在自己甚身上一扫,停顿了也就一息的时间,接着那双眼神又在齐鲤三人身上掠过,速度更是快速无比。快得让齐鲤三人都做不出任何反应。也就在同时,王吉沛说道“齐岛主,我大师兄已在下面恭候多时,就请齐岛主和诸位朋友下去一叙吧。”

    清岩答应一声,王吉沛作为主人,先和李玉胜等人飘然下落,清岩四人也随后落地。他们的双脚刚刚着地,就听一人缓缓的道“无风岛常云率领众弟子恭迎长春岛主大驾,礼数不周,还请齐岛主恕罪。”语气清朗平和,言语用词虽然十分客气,但清岩能从话语之中听出了一股孤傲之气。随即便感觉到一股强悍无比,锋锐无比的气息扑面而来。

    清岩并没有立刻回答,也没有去有意抵御那股气息,缓步走在众人之前,他们的脚下是一片用银白地砖铺成的广场,宽阔大气,就在这广场中央,一个白衣男子傲然而立。在他的身后。站立着王吉沛,李玉胜。江海三人,而在四人身后,并排站立一百来位灰衣人,灰色的暗沉,银灰色的闪亮,衬托出了白衣男子的与众不同,他犹如一只高傲的白鹤,昂首立于鸡群之中,超群绝伦,卓尔不凡。

    雪白的衣衫,闪闪发亮,在这无风岛内只有他有资格穿着白衣,原因很简单,因为万里飞虹常天元最喜白衣,也只有他的道统传承者才可以穿白衣,白衣象征着无风岛最高权利,至高地位,就算江海是常天元宠爱的弟子,也不能换上一身白衣,因为宠爱并不代表你能接掌无风岛。

    无风岛,万里飞虹常天元真正的继承者只有一个,那就是常云。

    清岩缓步慢行,在与常云相距只有十丈左右时才停下了步伐,这么近的距离,清岩能将常云观察的很清楚,而常云也在一直凝视着这位长春岛主,齐清岩。

    常云身形并不高大,比之他的三位师弟他要矮了一些,当然身形高大与否并不代表实力,修为,常云的气势很明显要在王吉沛三人之上,以江海桀骜不驯的性格,在和王吉沛对话之时也很有底气,但在常云面前,江海飞扬跋扈的气势早已是收敛的一干二净,默默垂首,那双见了美女就不安分的眼睛,一直老老实实的看着地面,明知小薇已然到了,江海竟是不敢抬头看上一眼,由此可见,常云的威势在无风岛是无人可以违逆。

    再看常云的容貌竟是无比的俊美,五官出奇的好看,肤色也是极为白皙,光彩流转,似如水晶一般,一双眼睛更像一对黑色钻石,镶嵌在水晶之上,黑的深不可测,也就在那黑色的最深处,隐隐有淡淡银芒闪动,隐含着无比锐气,一旦外放,便是锐不可挡,无坚不摧。

    作为男子,常云的容貌其实是过于俊美了,清岩虽是俊秀,可绝没有常云这般美得毫无缺点,不过常云比之清岩也少了些许英武之气,也就是缺了一些男子气慨,他的美过于阴柔,但常云绝不是那种所谓的娘娘腔,他所表现出来的气势,足可弥补他的这一先天缺点,冷而寒,傲而酷,常云有着自己独有的魅力,也许是他过于完美,清岩一见他,就感觉眼前的人有些不太真实,仿佛就像是一个画中之人,可偏偏他就存在于这个世上,尤其那双黑钻般的眼睛,实实在在的证明了常云的存在。

    此刻,清岩的眼睛正与那双黑钻遇在一处,就在这一刻,本来就是很安静的气氛,变得更为沉寂,静到了极点,静到了令人惶惶不安。

    寂静之中,黑钻之中银芒陡然大作,锐气外露,就如两柄出匣之剑,划破虚空,凌厉到了极点的锐气,没有发出一丝声息,极静而又极快,一闪之间,就已到了清岩的眼前。

    清岩神情依旧淡然,自从他道法修炼有成之后,这种表情始终就在他的脸上,也许这就是大五行诀传人该有的心境吧,此刻面对常云的锐利剑气,清岩身形纹丝不动,只是眼中的五彩光华隐隐一闪,也只一闪,快的叫人难以察觉,就是与他面对面的常云也没有看出他眼中的那抹异彩,随即,常云眼中射出的两道剑气就消散在了虚空之中,仿佛是融化在了清岩的目光之内,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静悄悄的消失了。

    常云的见面礼就是这两道足可洞穿许多高手头颅的眼神,都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清岩却没有回礼于常云,若无其事的化解了常云的剑气之后,清岩嘴角显出淡淡笑容,不是讥讽,也不带嘲弄,就是那种礼节性的笑脸,仿佛方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淡然从容,悠然大气。

    微笑着,清岩说道“齐某来得突然,实在是打扰了无风岛诸位道友的清修,方才常岛主之言令齐某深感惭愧,此刻又见诸位道友如此相迎,齐某更是惶恐,汗颜之至,常岛主和诸位道友实在太客气了,请受清岩一礼。”说着便与齐鲤三人恭手施礼,神情很是郑重。

    清岩的举动,让常云没有想到,微微错愕后,常云眼中锐气银芒瞬息敛去,四周的气氛也随之缓和了下来,不在那么沉寂,常云身后的王吉沛三人也是暗自松了口气,他们深知大师兄的性情,行事向来果断,眼中容不得半点砂子,骄傲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在无风岛说一不二,也很任性,对于无风岛的对手,敌人一向是杀伐决断,绝不手软。

    此次,金光洞出事之后,常云就大发雷霆之怒,说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那个红衣女子,现在,红衣女子虽然找到了,但又牵扯出来了长春岛,和三位渡劫境高手,其中还有长春岛主,一个修为高到了匪夷所思的人物,由于对方实力太强,王吉沛生怕大师兄会有所动作,可他也是有心无力,知道常云想要干什么,他们是劝阻不了的,所以和清岩一同飞回无风岛的路上,王吉沛是心事重重,甚为担忧,结果,不出他所料,大师兄一见面就动手了,当时,他就捏了一把冷汗,感觉一场大战难以避免,可随后的变化使得王吉沛有些欣喜,暗道“大师兄这次总算没有使性子,不然……后果难料啊!”

    当然王吉沛也很奇怪常云的表现,要知道常云可不是那种随便就会屈服的人,就算对手很强大,强大到了他无法抵抗,他也不会轻易认输,说的再直白些,常云就是那种高傲到了死也不会服输的人,死都不怕了,还会再怕强大的敌人吗?

    想到这些,王吉沛刚落下去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他担心自己的这位大师兄还会有别的举动,出格的行为,这让王吉沛的心很不踏实,不觉偷眼一看常云。

    此刻,清岩和常云正在对视,清岩的神情淡然,眼神平和,至于常云的神情,王吉沛看不到,不过这时候的气氛似乎还不算紧张,在清岩的那番话之后,常云一直在沉默,他不说话,无风岛众人谁也不会开口,这样其实很失礼,见此情形,王吉沛是暗暗叫苦,和李玉胜一对视,两人微微摇摇头,都觉得大师兄有些过分,然而就在这时,常云却是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