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西海无风十九

作品:《仙途正道

    就听常云道“齐岛主太客气了,贵客驾临鄙岛,常某有失远迎了,还请齐岛主见谅。”语气还是那么清朗冷淡,不过言语之间似乎多了几分诚意。

    王吉沛闻言,不觉一怔,常云的话叫他很意外,再看李玉胜,江海也与他是一样的表情,三人只怕都在想,大师兄这话说的可真是很客气了。

    清岩对于常云的变化并不在意,又道“齐某久闻常岛主大名,今日有幸见面实是甚为高兴,方才齐某在西海赏月,见那明月清亮高洁,傲然不群,实是令人神往,而遇到常岛主后,齐某觉得常岛主便与这西海明月是一般无二呀!实是当世之上的翘楚人物!”

    此话任谁听了都是赞美之词,王吉沛等人闻言都觉得这位长春岛主不但修为高不可测,更是一个会说话的主,但常云一听清岩把他比做明月,冷漠的脸上终于微微变色,因为只有他知道清岩真正的意思。

    原来常云并不是在此地和清岩初次见面,就在几个时辰前,常云其实已经见过清岩了,当时清岩正在向王吉沛等人证明他的身份,之后,清岩提出要去无风岛,常云就传音王吉沛,答应了清岩。

    常云自以为是来去无踪,却不知清岩早已发现了他的行踪,所谓沧海明月,就是暗指常云隐身于月光之中,常云听清岩如此一说,就已明白,心中不觉骇然,虽然他已然见识到了对方的厉害,但骄傲自负的他,始终觉得自己还有一拼之力,而此刻他又受到了一次挫败,虽然清岩只是随便说了那么几句话罢了。

    常云脸色微变之后,随即就又恢复了常态,不见喜怒,说道“多谢齐岛主的夸赞,常云对于齐岛主也是深感佩服。齐岛主目光如炬。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齐岛主的法眼。”语气依然冷淡平静。

    清岩微微笑道“常岛主过奖了,齐某双目只看能看之物,法眼之称可是愧不敢当。”

    常云闻言那双修长而又极为好看的双眉忽然竖起,黑钻般的眼睛里露出几分怒意,什么叫能看之物,这不是讥讽我是什么物品吗!

    常云忍不住就要发作,可随即看到清岩那副随意淡然。漫不经心的神态,他的怒气又不觉压了下去,暗道“此人分明是要激怒我,我可不能被他所算,不能让他小看了我,我常云可不是心胸狭隘之辈。”

    抑制住怒气之后。常云冷冷的道“齐岛主是自谦了,我听王,江二位师弟所言,称尊驾的修为是深不可测,技比天人,想必已是深得长春岛真传了吧!?”

    清岩笑道“那是王,江两位道友的谬赞了,齐某修为比之万里飞虹常前辈可是差远了。不敢自夸已得长春岛真传。还要多多努力才是。”

    常云闻言眼睛不觉再现怒气,听此人说的似乎还算谦虚。但他居然大言不惭的和恩师相提并论,这分明就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说什么还要继续努力,努力什么,难道他还想要超越师傅吗!此人也太猖狂,嚣张了!

    常云眼中怒意大盛,那张超越众生之美的脸上也显出了淡淡红晕,显然已是怒极,气极,此刻他在清岩眼中反而多了几分真实感。

    清岩也不是有意要激怒这位无风岛大岛主,他说的话也是实话,并没有刻意夸大,在清岩看来,无风岛之上也只有常天元才是他的真正对手,其余一干人等实在是不值一提,就是常云也是一样。

    而常云也是想的太多,总认为清岩是在故意讥讽自己,清岩见常云忽然有些激动,都有些奇怪,而熟悉常云的王吉沛等人,都是暗叫不妙,觉得一场暴风雨只怕避免不了了。

    哪知道常云忽然又平静了下来,眼中光彩缓缓收敛,注视清岩片刻后,常云又道“齐岛主,你觉得西海如何?”

    这话问得十分突兀,清岩闻言一怔,颇为不解的看看常云,稍一沉吟才道“西海景色有种安静之美,齐某到了此处,就觉得心境很自然的就平和了下来,可谓是心静神宁,甚为舒心。”

    常云神情不动,微微点头,又道“齐岛主还真是体会到了我西海之美,看起来齐岛主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观赏美景,并无别的目的了。”

    清岩已是明了,心道“这个圈子绕的不算大。”嘴里却道“那是自然,齐某与家人万里迢迢而来,就是为欣赏美景,只是西海景色还未看够,就有了意外出现,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常云故作不解的道“意外!齐岛主遇到了什么事情,竟然搅扰了你的雅兴?”

    清岩微笑道“常岛主难道不知吗?”说着凝视着常云,心道“你倒是装得很像?”

    常云毫不躲避清岩眼神,眼睛也盯着清岩,黑钻深处银芒隐隐闪动,淡淡的道“还请齐岛主明示。”

    此刻常云身后的王吉沛忽然轻咳一声,沉声对常云道“大师兄,齐岛主远来是客,风尘仆仆,我们是不是该先请齐岛主和几位客人进宫,稍做休息后,再谈其他的事情。”

    常云闻言双眉微皱,似乎对于王吉沛的举动有些不满,不过随后他似乎也明白了王吉沛的意思,就道“还是二师弟想的周全,是我欠考虑了。齐岛主,恕我失礼了,几位先请进宫,我已备好了水酒,为诸位贵客接风洗尘。诸位请。”说着肃客入宫。

    清岩微笑道“常岛主有心了,那我们就打搅了。”随即就与常云,王吉沛等人一同进入了天元银宫。

    清岩等人进入天元银宫后,是终于见识到了无风岛的奢华陈设,果然和汪涵月,王吉沛所言一样,里面的所有东西清一色都是银白色,常云宴请他们的地方是天元银宫的宴会大厅,人数并不多,就是清岩四人和常天元师兄弟四人,四比四,倒是很有分庭抗礼,平分秋色的味道。

    大厅面积有四五百丈方圆,但只有一张餐桌,这也是清岩见过的最大的一张餐桌,长有二三十丈,宽也有两三丈左右,也是通体银白,上面布满了精美别致的花纹,很有质感,如此大的餐桌竟然也是用极西银母所制,清岩不觉暗叹“无风岛还真是不缺银母啊!”

    清岩是暗叹,小薇直接就是惊叹,见到这样的大家伙,她是东摸摸西摸摸,尤其是对那些花纹她是情有独钟,若不是这张桌子实在太大,小薇真想拿在手里把玩一下。

    清岩见状都有些奇怪,不过是张桌子,有什么好看的,而常云似乎对小薇是特别留意,见小薇对这张餐桌很感兴趣,常云居然说道“齐紫薇姑娘,你也喜欢银色吗?”语气居然是轻柔了许多。

    小薇点点头,道“是呀!”也就回答了两个字,她的注意力一直就放在那张大桌子上,常云这个无风岛大岛主对于她来说,还没有这张银桌子有吸引力。

    常云对于小薇的行为似乎并不介意,示意大家落座后,他又道“齐岛主,这位齐紫薇姑娘是你的妹妹吗?”清岩笑道“正是,她自小野惯了,不懂礼数,还请常岛主见谅。”

    常云又看了小薇一下,道“率性纯真,这是自然之美,齐姑娘艳丽绝伦,实在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了。”他评品美女也不像江海那样有什么别的意图,说的很随意,也很自然,眼里流露出来的只是欣赏,令人不会联想到其他的地方。

    清岩觉得常云还真是比较特别,说话做事有些叫人琢磨不透,刚才很明显的敌意,此刻是再也无法从他身上找到,说话还和气了许多,听他称赞小薇,清岩只能道“常岛主过奖了,一个野丫头罢了,称不上什么美人。”

    常云闻言,眼里闪过一丝异彩,随即道“听齐岛主的口气,似乎看不起女子了。”

    在分宾主落座后,清岩四人是坐在餐桌的南首,常云四人是在北首,而由于这张餐桌实在太大,这主客双方在餐桌上的距离也有十数丈,是遥遥相对,好在大家都是修真高手,中气很足,说话不用扬声费力,不然要是换了平常人,对话也要费很大力气了。

    清岩发现了常云眼神有所变化,说的话也很有意思,怎么一下子就扯到女人身上了,这个常云还真是个怪人,随即道“齐某怎能看不起女子,在我眼中是男女平等,绝无什么高下之分,世俗所说的男尊女卑,我是很不赞同的。”

    常云闻言眼中仿佛一亮,饶有兴趣的道“齐岛主的观念可算是独树一帜,与众不同了,我倒想听听齐岛主的解释。”

    清岩微笑道“没想到常岛主对此事颇为关心呀。其实理由很简单,试想我等都是由母亲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所生,此话说来简单,但母亲所受之苦谁能知晓,十月之艰辛,分娩之痛楚,那是旁人难以体会的,出生之后,母亲还要哺乳喂养,含辛茹苦养育成人,所付出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所谓母爱如山,是身为子女最要牢记的,所以我认为女子地位应该不在男子之下,甚至还要高出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