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西海无风二十三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见她梨花带雨般的模样,真是楚楚可怜,就是有心责骂也被她的泪水冲的没了踪迹,何况他根本没有怪她的意思,和声微笑道“傻丫头!我说过你错了吗!别哭了,这个样子可不好看,好像那个黄山,黄河一样。”

    听清岩把自己和黄家兄弟相比较,小薇顿时不愿意了,娇嗔道“岛主,我可不是那两个家伙,丑都丑死了。”说着她又想到了黄家兄弟痛哭的模样,不觉破涕为笑,随后又觉得自己又哭又笑真是难为情,娇颜又是桃红一片。

    清岩见她哭笑变化如此之快,暗道“真是个孩子!”心中仅有的一丝不愉快随即烟消云散。

    小薇也有察颜观色的本事,见清岩眼含笑意,就知道岛主真是不生气了,她也了解清岩的脾气,立刻就腆着脸道“岛主,其实常大哥是个很好的人,别看他一直冷冰冰的,说话也不客气,可你要和他熟了之后,就明白真是一个好人。”

    清岩闻言不觉一怔,心道“好家伙,这才多长时间,就大哥长大哥短的叫得这么亲热了,这丫头……”想到这里,清岩才发觉自己竟然是在……不,是有些吃醋,吃常云的酸醋。

    清岩是心中寻思,齐鲤却是直接道“小薇,你这常大哥叫得真顺口啊!”

    小薇听出了齐鲤话里的酸味,娇笑道“小鱼哥哥的话我怎么觉得有些酸溜溜的,是不是在吃醋呀!”

    齐鲤也不含糊,说道“小薇,你也太不懂事了,常云和我们现在还是敌友不明,说不定很快就成了对头,而你居然和他成了兄妹!你说万一以后……”

    小薇闻言却道“小鱼哥哥,你别老把无风岛的人当成敌人好不好,岛主不是说了嘛,那是个误会。现在误会解开了。我们就是朋友了,对不对,岛主?”

    清岩笑道“你说的很对,小鱼,小薇没做错什么,能有常云这样一个大哥,对她也是件好事。”

    齐鲤还要再说什么。却被清岩用眼神制止了,小薇听清岩说了,立刻喜滋滋的道“我就知道岛主会同意的,所以才答应了常大哥,岛主,你真好!对了。你看,这还有常大哥送给你的礼物呢。”说着就从那个银色包袱里取出了一件东西。

    清岩接过那件东西一看,心中便是一动,那是一长不过五寸的小物件,形状很像一柄匕首,但边缘厚钝,毫无锋芒可言,应该是青铜所铸。看起来非常古朴陈旧。像是一件古物。

    清岩看得很仔细,反复看了几遍后。又在上面发现了一行小字,因为字迹比较模糊,起初清岩还以为那是些花纹,经过仔细辨认之后,清岩才确定,这些花纹是上古篆文,他也都认识,嘴里随即一字字的念道“苍帝降临,四海归心!”

    念完之后,清岩随即陷入沉思之中,这八个字的意思很好理解,可清岩从来没有听说过苍帝这个名字,上古几位帝王之中也没有苍帝之名,这苍帝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有让四海归心的巨大力量,难道是位上古修士吗?

    清岩寻思片刻,却是没什么头绪,此刻他又发现手中之物的形状模样应该是面令牌,但也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令牌,因为这块令牌没有什么灵气,其中也没有蕴含什么奇特的力量,这是清岩用真气试探之后结论。

    如此普通的令牌,似乎和修真之人没什么关系,那常云送自己这个东西又有什么意思?

    清岩觉得有些头疼,常云的行事实在太不合常理,总是给人以意外和“惊喜”,看着这个貌似普通的令牌,想到那张俊美的近乎是妖魅的脸,还有那双冷酷到了极致,锐利到了极点的眼睛,清岩不觉苦笑一声,直觉告诉他,常云的礼物绝不简单,搞不好还是个很棘手的礼物,虽然此刻清岩还不知道常云用意何在,但他知道,常云已然给了他一个难题,好难解的一道题。

    清岩手拿青铜令牌怔怔出神,许久之后,才对小薇道“常云给你这件东西时,有没有说什么?”

    小薇想了想道“好像没有,我想想,好像是说了一句话,是什么呢?对了,他说此物隐含玄妙,一旦参透便可四海归心。就这么一句话,岛主,这是什么意思?”

    清岩摇摇头道“不明白,你这位大哥的话高深莫测,我一时可不能领会,还是以后再说吧。”说完就把青铜令牌收了起来。

    齐鲤在听清岩说出“苍帝降临,四海归心”八字之后,也有些出神,嘴里喃喃自语着什么,清岩见了,心里一动,就道“小鱼,你可知这块令牌的来历?”

    齐鲤闻言才回过神来,有些神不守舍的道“岛主,你说那是块令牌?”

    清岩又把青铜令牌取出,递给了齐鲤,道“我看像,你是否听说过苍帝之名?”

    齐鲤有些茫然,缓缓的道“好像听说过,可就是想不起来了,苍帝,苍帝……”

    清岩知道齐鲤自从那次大变之后,虽然获得重生,修为还更为精进,可以前的记忆显然是受到了一定的损伤,有些往事是记不得了,就像灵犀环,一直戴在清岩手腕上,而齐鲤见了却是毫不惊讶惊奇,那自然就是忘记了。

    不过对于齐鲤来说,燃犀府的记忆不要也罢,有时候能忘记过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清岩见齐鲤双眉紧皱,神情颇为痛苦,便道“想不起来就算了,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齐鲤揉揉太阳穴,甚是苦恼的道“苍帝的名字我应该是有印象的,可偏偏就想不起来了,岛主,我也不知道这是以前小青的记忆,还是我的记忆,似乎很混乱。”

    清岩微笑道“你不必想太多,你现在只是齐鲤,以前的事情已然过去,记不起来就算了。”

    齐鲤觉得没有想到苍帝是谁,就是没有帮到清岩,所以很沮丧,他还不死心,就又翻来覆去看着那块青铜令牌,忽然他眼睛一亮,大声叫道“我想起来了,这块令牌应该是叫做苍帝令!对,是苍帝令!”

    苍帝令!清岩有些怀疑这是齐鲤想起来的,还是他根据自己所说的那八个字联想到的,不过看齐鲤激动认真的神情,清岩还是认同了齐鲤的话,就道“苍帝令,它有什么用处?”

    齐鲤沉默片刻,这次他是真的想不到什么了,只能摇摇头道“我就记起了这个名字,至于其他的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清岩拿过苍帝令,姑且这么称呼吧,又看了一阵,这块令牌实在很普通,如果真是什么苍帝令,这个令牌也太不符合这个极具气势的名字了。

    随即又想起常云让小薇转达的那句话,真是很有意味,就凭此块令牌,就能让四海归心?常云不会是在开玩笑吧!清岩不觉苦笑。

    小薇却是为常云说起了好话,“岛主,常大哥肯定不会骗你,这块什么苍帝令,一定有什么秘密,只要你能参透了其中奥妙,就能让四海归心。”

    清岩觉得小薇已经被常云同化,洗脑了,这才多长时间,就处处为常云说起了好话,这丫头变得还真够快的!

    “小薇,你知道四海归心是什么意思吗?”听小薇如此说,齐鲤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小薇闻言一怔道“四海归心是不是就是……就是……”她就是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白玉般的脸颊却是红了起来,清岩见状不忍,就道“小鱼你不用为难小薇,我想常云送我苍帝令,肯定是有很深的用意,小薇,你也去准备一下。”

    小薇有些迷惑的道“岛主,你要我去准备什么?”

    清岩笑道“常云不是说要庆贺一下吗,你作为主角,是不是该打扮打扮,这可是件大事,你可不能马虎。”

    小薇闻言娇笑道“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岛主我先去换件衣服,你只见过穿红衣服的我,还没有见过穿其他颜色衣服的我呢,常大哥送我一套衣服很漂亮,我穿给你看看。”说完就眉飞色舞的换衣服去了。

    小薇离开后,齐鲤就道“岛主,我怎么觉得常云此举是不怀好意,他为什么要和小薇结拜?”齐鲤怀疑的不是没有道理,以常云的身份怎会轻易和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薇结拜,难道仅仅是因为小薇天真烂漫,可爱无邪,这个原因也未免太牵强了。

    如果与常云结拜的是清岩,倒是合情合理,他们二人有了兄弟之情,也就意味着长春岛,无风岛结为了联盟,这对双方都有利,而常云和小薇结拜后能得到什么,就只有小薇一声亲切甜蜜的“常大哥”别的什么也得不到。

    齐鲤不是多虑,是为小薇担心,清岩却道“也许是常云真的很喜欢小薇呢,这个也是很有可能的。”

    齐鲤摇摇头道“我看常云是天生的冷漠无情,你看他对三位师弟的态度,就知道此人性格有多么怪异和冷酷,而他只和小薇见了一面,难道就一次见面,他就把小薇当做妹妹了!岛主,我感觉就是不好,其中定然有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