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西海无风二十七

作品:《仙途正道

    小薇的紫薇藤是嗜血藤的变种,具有了嗜血藤所有的优点,也弥补了嗜血藤的所有缺点,可算是完美,本来嗜血藤必须要借助大地灵气才能显现威力,可由于小薇禀性特异,修炼的道法又是精纯的木灵真气,还有清岩的助力,使得小薇和嗜血藤有了最完美的结合。

    小薇施展紫薇藤不受环境限制,不需借助大地灵气,凌空施展也是轻松自如,威力丝毫不减,那棵万年血桃树虽是灵气强盛,可又怎能抵过上古异种的强悍力量,数息之间,血桃树蕴含的灵气就被紫薇藤吸了一干二净,就见刚才还红光闪动,艳丽照人的血桃树,倾刻间就成了一段干枯木头,而紫薇藤却是光彩大盛。

    小薇欢呼一声,真气再催,紫薇藤微微一动,已是脆弱到了极点血桃树,再也不能承受些许外力,“噗”一声闷响,血桃树就随声化为了一团齑粉,被风一吹,烟消云散,就这么没了。

    “啊!”黄烨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号,紫薇藤虽然没有伤到他的本身,可万年血桃树就是他的命根子,这命根子没了,就相当于没了半条命,那种痛苦真是痛彻心扉,难以忍受,总之黄烨是很惨很惨了。

    只是黄烨随后发现最惨不是万年血桃树没了,而是他还活着,因为他也步了血桃树的后尘,那两根夺命嗜血的紫薇藤又到了他的身上。

    本来以黄烨的修为,是不可能输得这么惨,好歹也是渡劫境中层高手,按道理,黄烨还要比小薇强上一筹,只是道理有时可以讲,有时是讲不得,谁叫黄烨遇到了小薇,这个身具渡劫境修为,偏偏还和嗜血藤融为一体的花中精灵。

    由于小薇服食过朱仙果。所以不惧黄烨的桃花瘴毒。由于小薇已与嗜血藤融合,所以根本不会受到万年血桃树的影响,就这样黄烨输了,最后还被紫薇藤缠上身。

    紫薇藤上的尖刺穿透了黄烨的皮肤,黄烨感觉那数不胜数的尖刺就像无数根吸血的管子,正在吸噬他的精血,其实小薇现在只是缠住了他。还没有别的动作,极度的恐惧,已让黄烨魂飞天外,渡劫境高手的气度风范早就没了踪影,紫薇藤一上身,他就大声呼救。自然是在呼喊常云。

    小薇缠住黄烨后,又说了先头的那句话“岛主,我可不可以那样做?”

    下面众人闻听此言都已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如果清岩再次点点头,黄烨就会和他的血桃树一样,化为齑粉,彻底消失。

    黄烨的惨状并没有获得人的同情,无风岛弟子倒也有些恻隐之心。而那些不属于无风岛的修真高手。脸上多多少少都带有幸灾乐祸的神情,他们这些人都是西海之上的散修。由于修为稍弱,平时没少受黄烨的闲气欺辱,对于黄烨都是心有怨气,怀恨在心,今日黄烨遭受惨败,不仅法宝万年血桃树被人毁了,性命也被人捏在手中,生死就在一瞬之间,这让他们是暗自高兴,恨不得小薇直接就杀了黄烨,为他们铲除这个祸害,也好让他们过上清净日子。

    他们都盼望清岩点点头,十数双眼睛几乎同时都望向了清岩,而清岩却是叫他们失望了,说道“不可以!黄岛主是无风岛贵客,你可不能伤害他,不是说了要点到为止吗?”

    点到为止这四个字黄烨听后,顿时气得是气血上涌,这也叫点到为止,命都快没了,他忍不住又是连吐数口鲜血,不过这次他的血没什么作用,洒在紫薇藤上后,反而惹得小薇大为不瞒,皱眉道“真恶心!你就不能注意点。”

    黄烨险些就要被气死了,差点就来个吐血而亡,但他也清楚了一事,自己死不了了,黄烨也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死不了就行,以后总有报仇的机会。

    黄烨有了希望,有些人却是大为失望,暗自叹息一声,心道,黄烨这鸟人的命还真是硬,这么还死不了,真是祸害活千年呀!

    不过他们也有了一个主意,这次黄烨算是元气大伤,最厉害的法宝也毁了,一时半会是难以恢复,这就是个机会,他们都受够了黄烨的压迫,大家眼神一交流,立刻就有了默契,心领神会,有道是,乘你病要你命,这次他们是要定黄烨的命了。

    先不说这些西海散修的暗中计划,小薇在听到清岩的话后,显然有些失望,也不能不听话,当然她也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了黄烨,真气暗涌,紫薇藤上的利刺猛地又长了数寸,狠狠的刺了进去,饶是黄烨修为精深,底子深厚,也经不住这样的折腾,立时发出一阵惨叫,叫声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神情是要多痛苦有多痛苦。

    黄烨也知道这是小薇有意为之,心中早已把小薇骂了不知多少遍,可嘴里除了惨叫是别无其他声音,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黄烨也是懂的。

    见黄烨惨叫连连,西海诸位散修是暗暗欢喜,若不是这里是无风岛,他们早就是欢呼雀跃,大呼过瘾了。

    黄烨一叫,小薇还一脸谦然的道“哎呀!真对不住了,我着急为你松开,结果弄错了,你没事吧?”说话之时,她终于收起了紫薇藤。

    黄烨是痛极怒极气极,浑身又是极度乏力,连吐血的劲都没了,见小薇还在那里装模作样,说风凉话,他颤抖着抬起右手,摇摇晃晃的指着小薇,勉强说了句“你,你……你好狠的心!”

    小薇闻言,却是笑颜如花,回了句“多谢了!”随后又道“挨刺的滋味不好受吧。”说完娇笑连连,白衣闪动之间,回到了地下。

    黄烨被气的又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耳中又听到小薇悦耳清脆的声音“岛主,你看这人好多血呀!难怪吐也吐不死他!”

    黄烨闻言就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身形一阵摇晃,难以在这虚空中稳住身形,眼看就要急坠而下,他是暗叫不好,却是有心无力,就在此刻。常云的声音在他身旁响起“黄岛主辛苦了!”冷淡的语气之中竟然带有几分关切之意。

    黄烨眼前是乌黑一片。听到常云的声音,他险些是失声痛哭,张嘴欲言竟是无法说出一个字,心里叫道“你怎么才来!”

    常云体会黄烨的心情,声音又柔和了几分“黄岛主,这次是我不好,没料到她竟是如此厉害。真是难为你了。”

    黄烨虽和常云关系不错,但相识这么久了,也没有听过常云如此温和的语气,顿时心头大热,浑身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不少,随即又感觉一股清寒浑厚的真气涌入体内。知道这是常云在替自己疗伤,黄烨又是一阵感动,觉得今日这次苦头吃的值了,眼睛隐隐都有了些许湿气。

    忽然他觉得自己的肩头上出现一只手,有些冰冷,纤细修长,那是常云的手,这么多年了。常云从来没有对黄烨这般亲近过。这让黄烨再次感动,令他有了流泪的冲动。也就是他此刻无法言语,不然他定然会说“常岛主,我……”

    就在黄烨感激涕零,无法表达自己心情之时,他肩头的那只手忽然寒气大盛,并且寒气从肩头透入,瞬间就游遍全身,一下子就冻结住了黄烨的精血真气,这显然不是在疗伤,黄烨大惊,暗暗叫道“常岛主,你这是做什么?”

    此刻他耳中又响起常云的声音“黄岛主,难得今日有了这个机会,我还真要谢谢你了。”

    机会,什么机会?黄烨感觉不妙,又感觉脑子一阵昏沉,仿佛困极了,想要睡觉,黄烨毕竟是渡劫境高手,此刻已然明白,常云是乘自己体虚气弱暗算了自己,这要是睡着了,只怕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只可惜黄烨明白的晚了一些,真气耗损已是大半的他,如何再能与常云对抗,困意越来越重,精神逐渐恍惚,耳中又听到常云低沉冷漠却又蕴含某种魔力的声音“黄烨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你要牢记在心,你就是我的忠实仆人,只听从我的命令,记住,你就是我的傀儡,记住了吗!!”

    黄烨已然被常云控制住了气血还有元神,默默重复着常云说的那些话,“你是我的主人,我是你的仆人,我只听从主人的命令,永不背叛!”

    黄烨,常云两人立在虚空之中,外人看来,常云右手轻拍常云的肩膀,显然是在安抚常云,常云这样的举动已是让很多人大感惊讶,能和常云这般亲近的人委实没有几个,这样大家都对黄烨很是羡慕,不觉暗想,黄烨这次算是值了,这次大亏吃的划算。

    可大家不知道,常云那只轻拍黄烨肩膀的手,拍掉的可是黄烨的精神魂魄,直接就把一个渡劫境高手拍成了只是听命于他的傀儡,桃花岛主黄烨其实已经不复存在。

    当然也有几人看出了常云和黄烨之间的不寻常,那个蓝衣人见常云出现在黄烨身旁之后,神情便是微变,虽然常云,黄烨一直没有说话,蓝衣人却是看出了一些端倪,暗自冷笑,随即他又看向清岩,发现这位长春岛主似乎也是有所发现,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同时也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冲他又是微微点头,这个举动也只有寥寥数人注意到了,齐鲤就是一个,还有王吉沛。

    齐鲤见清岩很注意这个蓝衣人便低声问道“岛主,这个人是谁?”

    清岩摇头道“我不认得,只是觉得此人很有意思。”

    齐鲤闻言一怔,有意思是什么意思。

    而王吉沛也很奇怪,暗道“齐清岩难道认识于波?”心中疑惑,就不觉一看于波,蓝衣人于波感觉到了王吉沛的目光,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王吉沛的注意,他隐藏已久,不想太早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以及身份,现在只能装作不知,就和众人一样抬头望着上面的常云,黄烨,神情倒也平静,心里却是暗自盘算如何应对无风岛的怀疑。

    小薇看常云和黄烨在上面待了那么久,也不说话,不觉奇道“岛主,常大哥在干什么?”

    清岩笑道“你把人弄得那么惨,你常大哥自然要好好安抚一下了。”

    小薇吐吐舌头,笑道“那是他自找的,还想吸我的血。他也不看看我是谁?”神情甚为得意。随后又道“他们怎么不说话?”

    清岩淡淡的道“黄岛主是没力气说了。常岛主的话是说在心里的。”

    小薇一时无法领会,喃喃的道“说在心里,那是什么话?心里话吗?”

    小薇寻思之际,常云的心里话却是说完了,和黄烨缓缓下落,常云脸色平静,黄烨的神情也很平和。身受重伤的他精神却是不错,双眼还闪动着异样的光彩,静静地立在常云身后,神态很恭敬。

    常云下来之后,就吩咐一名无风岛弟子带黄烨去静养,众人并没有什么怀疑。只是觉得黄烨冷静的有些奇怪,也只有少数几人看出了蹊跷,却也不会说出来。

    小薇本以为黄烨会找自己麻烦,哪知道黄烨下来后看也没看她一下,仿佛是忘了方才所受的那些痛苦,这让小薇很是奇怪,要想问问清岩,然而这时候。常云说话了。

    常云立在广场中央。环顾一周后,朗声说道“诸位道友。今日是常某与齐紫薇姑娘结拜的日子,能请到各位前来,是常某的荣幸,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是常某考虑不周,让黄岛主受到了惊吓,还好,黄岛主安然无恙。不过这样也让大家见识到了我义妹齐紫薇姑娘的绝世芳华和无上道法。紫薇,出来再和大家见见面吧!”

    常云说完之后,那些西海散修这才明白常云的义妹竟然就是方才大显身手,将黄烨打得半死不活的白衣少女,顿时一声惊叹,有些人同时还想,难怪刚才黄烨受伤落败,常云一直沉默没有出手,原来黄烨招惹的是常岛主的义妹,黄烨还真是瞎了眼,活该倒霉呀!

    小薇听常云说到自己,就落落大方的走了出去,站在常云身旁,这二人往那一站,可谓是俊男美女,十分的般配,很有几分珠连璧合,神仙眷侣的味道,众人一见,不觉又道“看这样子,莫非是常岛主醉翁之意不在酒,结拜兄妹是虚,结为眷侣是真,是想把义妹变成情妹妹吧。”这个想法他们也只能心里憋着,常云的厉害他们可是很清楚,如果让常云知道他们有此想法,那后果实是不堪设想。

    介绍完小薇之后,常云又道“也许有些道友知道了紫薇的身份来历,有些道友可能还不清楚,常某也不隐瞒了,紫薇其实就是长春岛弟子,同时还是长春岛主的妹妹,而诸位道友今日也能有幸见到长春岛主本人,齐岛主,还是请你出来说几句吧。”

    有些人确实还不知道小薇的身份,一听长春岛大名顿时一惊,随后又听说长春岛主竟然在无风岛,更是引发了惊呼一片,因为这个消息就是无风岛弟子也是少有人知,此刻大名鼎鼎的长春岛主就要现身,很多人都是激动不已,想想这也是确实是件大事,长春岛,无风岛,齐名于四海,威名长存数千年,但双方岛主似乎是从未有过碰面,然而就在今天,长春岛主现身于无风岛,这说明了什么?这里面的事情足够人想上三天三夜了。

    当然此时谁也不会去乱想,就想一睹长春岛主的风采,可就在一身黑衣的清岩出现在众人眼前时,人群中又发出了一阵惊呼,只是这阵惊呼中多了几分怀疑和惊讶。

    见到清岩,有人便生疑惑,忍不住低声嘀咕“据说长春散人成名已有两三千年,虽说修为已是归仙境,可以驻颜不老,永葆青春,但这位长春岛主也太年轻了,这是长春岛主长春散人吗?”

    也有人暗想“这位长春岛主长的年轻俊秀也就罢了,可横看竖看也找不出点绝世高手的威势来,难道他已经是到了返璞归真,英华内敛,不显锋芒的至高境界。”

    人群之中是嗡嗡之声,此起彼伏,都在暗自议论清岩,还不等清岩开口说话,有人就忍不住问道“前辈……就是长春散人吗?”那声前辈叫得那个勉强呀,一听就知道不是出自真心。

    清岩自然知道他们嘀咕什么,听有人如此问到,他微笑道“本人齐清岩,长春散人乃是齐某祖父,我知道诸位有些失望,不过齐某这个长春岛主的身份可是货真价实,常岛主可没有欺骗诸位。”说完恭手施礼,神态甚为谦和。

    众人闻言这才恍然大悟,也知道自己是想岔了,以为长春岛主就是长春散人,却忘了长春岛主是可以换的,就像无风岛,现在的岛主就是常云,万里飞虹常天元早就不闻世事了,想必长春岛也是如此,才有这个齐清岩当了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