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 西海无风二十八

作品:《仙途正道

    尽管众人觉得清岩的修为似乎还不够资格成为岛主,但长春岛主就是长春岛主,四个字就具有极强的威势,无比的气势,见清岩冲大家施礼,众人哪敢托大,急忙各自还礼,嘴里也是各说各的,都是“齐岛主客气了”之类的话,广场之上立时乱哄哄一片,这可是无风岛少有的景象。

    接着,常云又介绍了几位西海散修给清岩,自然都是修为已是最强的高手,其中就有那个蓝衣人于波。

    清岩最注意的就是这个蓝衣人,等到常云介绍完于波后,清岩笑道“原来是流波岛的于道友,幸会幸会。”

    于波身形高大而且十分魁梧,浓眉朗目,鼻直口方,颇为几分豪迈之气,听清岩如此说道,于波有些受宠若惊,忙道“齐岛主太客气了,您是当世人杰,于某区区一名散修,有幸见到岛主才是莫大的福分。”说着深深一礼,神态极是恭敬。

    见他行此大礼,清岩就伸手将其搀扶起来,就在清岩一触碰到于波的身体,他就觉得一股奇异的气息从于波体内传出,并非真气,也非灵气,轻轻淡淡,若无若无,若非清岩修为高深,否则很难感觉到,那股气息似乎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引导,从清岩双手传入了到了怀中,使得清岩怀中一物微微一动,随即那股气息瞬间消失,再也察觉不到了。

    清岩怀里有了动静,于波是心头大震,脸色大变,只是他正在施礼,旁人无法看见他的神情,等到他抬起头时,脸色已恢复如常,但眼神还是有了一些变化,尤其是在看清岩的时候。

    清岩好像没注意到于波眼神有异,含笑道“于道友如此大礼可是折煞齐某了。我看于道友神清目正。眼中隐含青光,想必修炼的是先天木灵真气了,这倒和小薇的道法甚为相近,有空于道友可要指点她一下了。”

    于波闻言神情微变,慌忙道“齐岛主太抬举于波了,我修炼的确实是木灵真气的一种,只是心诀不正。功法不纯,比之齐姑娘的绝世修为实在是相差太远,怎敢谈什么指点,是于某要想齐姑娘请教才是。”

    他是诚惶诚恐,清岩却是暗暗一笑,此人真是会装。难怪可以瞒过常云的眼睛,不过又想起常云的令人无法猜测的心思,清岩也不敢确定常云究竟知道不知道于波的不一般。

    再看常云神情还是那么冷淡,对于清岩为何如此关注于波,常云似乎毫不在意,倒是王吉沛一直在暗中观察他们二人,想要从中发现些什么。

    清岩想和于波多聊几句,可于波却不愿和清岩交谈。很快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随后。常云又请众人回到了大厅,此刻大厅之内已是安排好了数桌酒席。这次可不是什么七彩莲花,灵芝青液了,而是上好的珍肴美食,美酒佳酿,大家落座之后,常云又简单的说了几句,也许是清楚自己不适合这种环境,常云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常云一走,大家顿时轻松了许多,气氛也逐渐热烈融洽,众人推杯换盏,喝得十分尽兴,酒宴一直持续到了深夜,就这样,常云和小薇的结拜大典也算是圆满结束了。

    此后三天,算是无风岛近数百年来最热闹的日子,由于得到了常云的许可,西海附近的散修知道了常云和小薇结拜的消息后,是今天来一拨,明天来一拨,都想乘此机会和无风岛拉近关系,同时也想见见清岩这位长春岛主,顺便再和长春岛套套近乎,如此两全其美之事,聪明人谁会不干。

    常云也真是个怪人,那天结拜大典之后,他又没了踪影,一切事物都交于王吉沛打点,而桃花岛主黄烨也是没有出现过,这位曾经的渡劫境强者,在这短短几日就被人淡忘了。

    黄烨的淡出人们视线后,齐紫薇的名字是逐渐响亮,这位既是长春岛弟子又是无风岛常云义妹的少女,成了西海之上风头最劲的人物,有好事之徒还给小薇起了一个紫薇仙子的名号,而这个名号大家都很赞同,觉得很符合小薇的形象,白衣仙下凡,不染丝毫尘世俗气,又是渡劫境高手,如此人物,足可当得仙子之称。

    “岛主,你觉得紫薇仙子这个名字好不好听?”这是小薇听到自己这个名号的第一反应,然而此刻,他们已是离开了无风岛,四人又向着南海而去了。

    小薇又换回了那身红衣,她感觉岛主似乎不太喜欢穿白衣的自己,以前岛主目光时不时还能看看她,可自从穿上那套白衣后,小薇发现清岩看她的次数明显的少了,这让小薇甚为难过,心里都有些隐隐作痛,她也不能直接问清岩,寻思很久,她得出结论,岛主之所以不愿看她,就是这套白衣在作怪,所以在离开无风岛后,小薇立刻就换回了那身红衣。

    果然在她换回红衣后,清岩看她的次数又像以前一样了,小薇暗自欢喜,虽然她很喜欢那套白衣,可是为了清岩,她只能把那套白衣好好的保存了起来,留作了纪念,从此再也没有穿过。

    其实清岩并非不喜欢小薇穿白衣,而是一身白衣的小薇,实在是很像百里冰,清岩一见之下就有些失神,为此,清岩才尽量不去看小薇,也让小薇有了误会。

    清岩四人离开无风岛时,常云也出来送行了,说了几句客套话,常云对于别人都是冷冰冰的,唯独和小薇说话时,神情语气眼神都柔和了许多,使得清岩有时都觉得,常云是不是真的看上了小薇,可清岩也感觉到了常云的那种关切,倒真有兄长关心妹妹的味道,没什么男女之情掺杂其中,清岩不得不承认,常云的确是个怪人。

    常云和小薇说话的时间要比清岩多了许多,说是给清岩送行,还不如说常云与小薇的话别,好不容易兄妹说完了,常云竟然还对清岩冷冷的说了句“齐岛主,我这妹子就托付给你了,你可不能负她!”

    虽说清岩已是习惯了常云的语气。可听到此话就觉得十分刺耳。尤其那个不能负她,这话太有意味了,很容易叫人误会,又看到常云眼中银芒闪闪,锐气又要显露,清岩可不愿和他纠缠,只能答应了一声。常云这才脸色缓和,随后说了句“如此最好,那就祝齐岛主一路顺风,恕常某不远送了。”看他那模样,驱赶大于送别,清岩要是再不走。他只怕就要发作了。

    就这样,清岩等人离开了无风岛,相对于常云的冷漠,王吉沛等人倒是有礼数多了,不但自己送了清岩四人一程,还让黄家兄弟代送了一段路,那个紫薇仙子的名号也是从黄山嘴里说出的。

    小薇对于这个名号是很新奇,就问清岩怎么样。而此刻。他们已经远离无风岛千余里了,黄家兄弟也已返回。这兄弟二人对清岩离去,还有些依依不舍,飞出老远了,还不时回头看看,以清岩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到他们脸上的惜别之意,不觉微微感动,又听小薇说到她的那个名号,便道“自然是很好了,紫薇仙子,形容你很贴切。”

    小薇闻言顿时一脸喜色,可随即秀眉一皱道“为什么只有我有名号,你们怎么没有?”

    清岩见她问的天真,不觉笑道“那是因为你在无风岛大显神通打败了黄烨,所以才有人为你想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名号,我们又没有动手,自然是没有了。”

    小薇有些闷闷不乐的道“这可不行,你们也得有个名号。”说着美眸一转看向了齐鲤,上下一番打量,只把齐鲤看得是浑身不自在,随后小薇笑嘻嘻的道“小鱼哥哥,我给你想个名号好不好?”

    齐鲤知道她肚里的东西实在不怎么样,能想出什么好词来,不禁苦笑道“好啊!不过小薇……”不等他把话说完,就见小薇眼睛一亮,叫道“我想到了一个,小鱼哥哥,你看鲤鱼大仙这个名字怎么样?”

    鲤鱼大仙,这算什么名号!比之当年的双头老祖都不如,齐鲤连连苦笑,可见小薇兴致高昂,他怎好打击小薇的兴头,只能忍着无限郁闷说了个好字,小薇是再接再厉,又给齐火想了个火大仙的尊号,至于清岩,小薇是思索了许久,才想到了一个,名字相当的响亮,极具气势,那就是长春大尊者。

    这个大尊者很有来头,她师傅就是霸下大尊者,小薇觉得大尊者三字很有气派,就直接取来用了。

    小薇的异想天开自然令大家是哭笑不得,也许是在无风岛住的有些压抑,出来之后,清岩四人的心情都是极好,说说笑笑,离无风岛便是越来越远,飞行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不知不觉中四人就飞了数千里路,方向自然还是南方。

    飞行之中,清岩忽然想到了什么,身形一顿,随即拿出了指向珠,清岩想起以前发生的奇怪之事,生怕再被人算计,弄得不分东西南北,有了指向珠的帮助,一切幻象都能破除,就算有人暗自搞鬼,清岩这次也能有所防备,他也是心急如焚,去南海怎么比登天还要难!

    清岩暗中祷告着,这次千万别再出事了,这都一百多年了,我就想见见心爱之人,这个愿望不算过分吧,老天爷您就大发慈悲,给我个明路,别再折腾我了,我实在是怕了。

    清岩默默祈求老天,可算是战战兢兢,带着齐鲤,小薇,齐火是急速飞行,他们的速度何等之快,不过三四个时辰就出了西海,一路南飞,就到了西海和南海的交汇之处,到了此地,清岩心头不觉一松,心道只有再飞一两个时辰,就差不多到了南海中心,离丹凤轩也就不远了,想到很快就要见到百里冰,清岩的心顿时大热,神情再也无法淡然,明显有些激动。

    也就在清岩激动之时,他突然有所发现,神情微变,激动的心情立时平复,眼中五彩光芒隐隐流转,举目望去,茫茫大海虽是一望无际,可他却能看到海的尽头,天的那边,所有事物尽收眼中,随即他微微一叹,面露苦笑。神情在这一刻是那么苦涩。无奈,他都有种立刻回头的念头,远远躲开前面等待他的麻烦,可有些事情终归是躲避不了的,只能面对,勇敢自信的面对。

    无风岛,天元银宫。清岩离开一个时辰后。

    这里是常云的寝室,与别人的房间不同,但与他的身份相符,房间里的所有陈设都是白色,雪白的颜色。

    寝室里的常云也与平常有些不同,身着一身宽松的白衣。十分松弛的斜靠在一张大大的软榻之上,在他的身旁,一只形似大猫的雪白小兽紧紧的挨在他的身旁,双目似闭非闭,懒洋洋的趴着,常云的右手轻轻抚摸着小兽雪白的皮毛,那身皮毛光华柔亮,在那皮毛之下隐隐还有一层异彩闪动。显示出了这个雪白小兽绝非凡种。它的那双眼睛虽是似闭非闭,却偶尔也有极亮的黑芒闪动。这一人一兽,都是安静异常,相处的极为融洽,小兽享受常云的爱抚,常云也在享受它的柔软丝滑。

    忽然,雪白小兽发出一声低鸣,那声音很不寻常,竟是十分低沉有力,很难相信它这小小的身子能发出这样的叫声,那就像是狮虎的低吼,甚至咆哮,只是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同时,它的眼睛陡然大睁,两道黑色的光华从它眼中射出,宛如实质,极亮,极强,还带有浓浓的杀气,杀机,这眼神竟是冷酷至极,阴森可怖!

    而它的浑身毛发也在瞬间竖起,根根如刺,锋锐如针,常云的手掌似乎都被刺痛了,微微一缩,眼中也是精芒一闪,黑色瞳子锐气凌然,这一刻,这一人一兽竟是如此相似,无比阴森,无比冷酷。

    雪白小兽的反应就像一个修真高手遇到强敌,感应到了杀机,而它散发出的气息不但阴寒锐烈,还强大至极,单以气势而论竟然不在常云之下,反应之快还要在常云之上,看它眼睛流转,似乎有所发现,嘴里发出一阵呜呜之声,应该是在提醒常云注意,常云明白它的意思,轻轻安抚了它一下,嘴里低声说了句“知道了。”

    随即白色小兽眼中光芒收敛,强大的气息瞬间消失,毛发也平复了下去,又成了那副懒散模样,仿佛随时都能入睡。

    也不知何时,常云的寝室就已然多了一个淡青色的身影,轻轻淡淡,宛如水中之影,虚实难测,似有若无,一双眼睛却是最为真实,晶莹透亮,光彩闪动,这双眼睛一直在望着常云,许久之后,淡青色的身影才缓缓的道“小白是越来越机灵了,我一到它就有了察觉。”

    常云淡淡的道“是你故意散出了气息,否则它是察觉不到的,你来有什么事吗?”

    淡青色身影的声音如水一般清澈,说话也如流水一般自然,悦耳,“我来看看,你把事情办的怎样了?”

    常云神情冷淡,语气依如往常,“你怀疑我的能力?怕我做不好?”

    淡青色身影仿佛也习惯了常云这样的态度,毫无火气的道“你误会了,我只是问问罢了,我说过,你做的任何事情我绝不干涉,如果你需要,我也会全力配合,不会有任何疑问。”

    常云闻言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感动,神情依然不变,嘴里却道“谢谢你的信任。”

    淡青色身影轻轻的一摆手,道“你不必如此,你要记住你的使命,你的责任,我们的存在就是为等待你们的崛起。”

    常云听到那个你们,修长的双眉忽然扬起,颇为不满的道“为什么你们总要把我和他放在一起,我不止说过一次,我和他不一样。”

    淡青色身影对于常云说出此话显然有些失望,不觉叹道“你有何必如此,你们毕竟是血脉相连的……”

    常云不愿听到那两个字,截口道“我们能不谈他吗?”

    淡青色身影颇感无奈,只能道“当然可以,真是不明白,你们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唉!”

    常云冷冷的道“你还有别的事吧?”

    淡青色身影暗叹一声,他本想多和常云聊聊那个他,可是常云……,唉,再叹息一声后,他道“听说你和那小子相处的不错?”

    常云冷哼一声道“你都听说了还问我做什么?”

    也真亏淡青色身影有个好脾气,被常云这么说,他也不生气,还是平静轻缓的道“听说也要听谁说了,我希望听你亲口说。”

    常云很清楚的知道,他眼前的这个身影是什么身份,是何等修为,有着多么强大的实力,是个多么超然的存在,自己能和他如此说话,并不是因为自己是无风岛岛主,是常天元的大弟子。

    这些在淡青色身影眼里也不过是个狗屁而已,淡青色之所以这般忍让,甚至是纵容他,是因为他身上的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就是他师傅常天元也不知道,而淡青色身影却是知之甚详,就是这个原因,他才能如此和淡青色身影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