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 苍帝灵墟四

作品:《仙途正道

    雪白小兽也被铃声惊醒了,这次它是没有大的反应,只是眯着眼睛看了看常云和银铃,低声叫了数声,把绒球般的身子向着常云靠了靠,随后又闭上眼睛,养神亦或是睡觉去了。

    铃声响了许久,才逐渐停止,常云脸色却是有些难看,眼睛里的银芒隐隐闪动,低声自语道“齐清岩,难道你已经察觉到了?所以护花铃才失去了作用,你还真是机灵呀!”声音冰冷,隐含杀气,只是清岩听不到。

    南海在望,丹凤轩仿佛已在眼前,而就在清岩心潮澎湃,甚为激动之时,他突然感觉到了前方有些异常,凝神看去,他不觉是一阵苦笑。

    齐鲤三人见状,都是大奇,小薇首先问道“岛主,出什么事了?”说话之时,她的身上发出一阵清越脆响,“叮叮当当”之声立时环绕四周,久久不息,传出了老远。

    小薇惊咦一声,纤手一翻,一只银色铃铛已到了手中,那阵脆响就是由它发出。

    小薇手拿银铃,有些茫然,喃喃的道“我没动它怎么就响了呢?奇怪?”

    清岩等人见到银铃也是奇怪,小薇几时有了这么一个玩意?

    清岩看那银铃,不过核桃大小,通体银白,表面之上刻着一朵玫瑰花,极为精致,形神兼备,而在玫瑰花的左右有着数团云气围绕,似乎是在保护这朵娇艳之花。

    银铃出现,清岩就感觉到了银铃蕴含的灵气,银色光影微微闪动,在那光影之下,透过那层银光,清岩似乎看到了什么,不觉微微一笑,随即问道“小薇,这是常云送给你的礼物吧。”

    小薇显然很喜欢这个小巧的铃铛,轻轻一振。又是一阵脆响。娇笑道“是他送的,岛主这叫护花铃,漂亮吧?”

    护花铃,看着银铃上的那朵玫瑰,和周围的云团,清岩不觉恍然,暗道“他还真是有心呀!护花铃。他是要以护花使者自居了。”而清岩也看出了护花铃的不凡之处,便道“这银铃应该是一对吧?”

    小薇奇道“岛主你是怎么知道的?这铃铛就是一对,常大哥一个,我一个。”

    清岩笑道“难得常云这般有心,这个礼物很有价值。”说着他伸出右手,轻轻在银铃之上一弹。谁也没有发现,清岩弹出的手指指尖之上有着一点淡淡光华闪动,银铃再次发出一阵“叮当”脆响,悠扬飘散,声达四方。

    小薇并没有发现清岩的那一指已是封印了银铃的灵性力量,还以为清岩很喜欢护花铃呢!

    银铃之声逐渐消散之后,小薇又道“岛主,你怎么不走了?”齐鲤也很奇怪。他知道清岩不会无缘无故的停下来。就先观察了一下四周,而齐火却是已有了发现。就对齐鲤道“小鱼哥哥,前面好像有人。”

    齐鲤闻言一怔,凝神再看,却还是没什么发现,但他知道齐火修为眼力都在他之上,他说有人,那就不会错了。

    清岩见三人一脸疑惑,便道“总是有麻烦出现,南海之行看样子又要延误了。”

    齐鲤道“会是什么人?”

    清岩笑道“算是老朋友了,走吧,过去看看。”随后身形展动,向前飞去,速度却是明显的缓慢了。

    前方之人距离清岩其实还是很远的,少说也有三四百里,这样的距离在常人看来就是漫长遥远,而在渡劫境高手眼中就是百丈之遥,清岩四人在动,而前方的人却是在静静等待,等待清岩的到来。

    双方终于照面,果然是熟人,老朋友,其实熟也不算很熟,朋友也不是朋友,一面之缘而已,他就是流波岛的于波。

    于波在此当然是在等待清岩,清岩对于于波的出现并不惊讶,清岩奇怪的是,于波怎么知道他的去向,如此准确无误的在此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于波也不是独自一人,在他身后竟然站立了二三十人,排列整齐,极有规矩,颇有迎接清岩到来的意思。

    看这些人的神情,眼神,都有些激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清岩身上,各个都看得很仔细,眼神中有兴奋,惊讶,疑惑,迷茫,反正是极为复杂,而且这些人的修为竟然都是极高,除却于波是渡劫境顶峰之外,其中居然有三四人也是渡劫境高手,强者气息毫不掩饰,气势强悍,目光宛如实质,这样的目光同时聚集在一个人身上,产生的压力是何等之大,就算渡劫境高手也不好化解,而清岩却是若无其事,身形闪动,看似缓慢却是极快,行云流水般的就到了于波等人近前,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于波早知清岩的厉害,见此是声色不动,而他身后的那几位高手却是暗暗吃惊,一阵低语,似乎在讨论什么。

    他们声音虽低,却瞒不过清岩的耳朵,他很清楚的听到一个人说道“于波说的不错,他真的很强。”

    另一人也道“是很厉害。”

    又一人道“不过还要再试试,我们万万不可大意。”

    清岩听了是暗暗皱眉,再看这些人的神情,他更是惊奇,只有于波还算正常,而于波也在此刻对他施礼道“齐岛主,我们可是恭候大驾多时了。也请齐岛主包涵,我们出现的有些突然,是不是让你有些惊讶?”

    清岩双眼一扫眼前众人,淡然道“好说了,于道友,你如此劳师动众等候齐某,还真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只是齐某有些好奇,那日于道友匆匆离去,似乎是有意躲避本人,而此刻看于道友的架势,似乎是有为而来,齐某还要请教你了,你这是何意?”

    说起无风岛的那次会面,于波不觉有些尴尬,那天他确实是颇为心慌意乱,他着急离开无风岛就是为了准备今天与清岩的会面,见到了清岩,他的心算是放下了一半,随即道“齐岛主,请你放心,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有件事情要想向你求证一下。”

    清岩微笑道“什么事情会让……。我看看。是五位渡劫境高手出面,这么隆重的场面,齐某可是承受不起。”

    看出清岩有些怀疑,于波忙道“齐岛主别误会,我们真的是无丝毫恶意,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此次前来就是想和齐岛主见上一面。”

    清岩却道“见面之时当然也要试探一下齐某深浅。说实话,我并不介意几位的试探,只是好奇各位的目的,于道友,还请你有话直说,齐某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我看你也是个豪爽之人,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于波对于清岩的直接显然有些不适应,闻言不觉一怔,就在此刻,于波身后闪出一人,身形比于波还要高大魁梧,他在后面之时就很显眼,如今到了前面。就更引人瞩目。那大大的块头往那一立,当真是雄壮如山。气势迫人。

    人高声音也高,一开口就是字字震耳,就听他道“这话我爱听,你这人够痛快!”随后他又自我介绍道“我叫于海,是他的兄弟,我们都是流波岛的弟子,你就是长春岛主那个什么齐清岩?”

    于波见他突然插话是大为焦急,他可清楚自己这个弟弟的脾气,说话粗鲁不知礼数,典型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次本不想带他出来,可于海死缠的要来,他也无法只能带了出来,而他的担心不是多余,于海又要坏事了。

    “于海,你快退下。”于波急忙喝道,就要把于海拉回去。

    于海却道“你急什么!”身子一动就避开了于波的拉扯,别看他身高体壮,动作却是极为灵活轻盈,于波一把竟是没抓住他。

    而于海一闪之间就到了清岩近前,嘴里又道“喂!你还没回话呢?”

    眼见的一个巨大的身形到了眼前,清岩神情淡然,含笑道“我就是长春岛主齐清岩。”

    于海哈哈大笑一阵,又道“我大哥说你厉害的不得了,我还以为你是三头六臂呢,原来是个俊秀小子,小白脸!哈哈哈……”

    小白脸,这个称呼清岩还有些不太适应,于海笑完之后,又道“我说你是真的还是假的?”这话很突然,没头没尾,清岩闻言一怔,也不等他说什么,于海又道“管他真假,试试就知道了,你就看家伙吧!”话音未落,于海双手之上就凭空出现了一把巨大板斧,那斧头长达两丈,通体呈青蓝色,斧头大有数尺,斧刃极薄,锋锐异常,寒光闪闪,于海手持巨斧,气势陡盛,随着他的话音,他抡起巨斧对着清岩是当头砍下。

    于海出手,大家都是一惊,于波也是大惊失色,喝道“你快住手!”可于海速度太快,巨斧下劈之势那是犹如闪电,瞬间就到了清岩头顶,而于波也到了于海身旁,伸手就要抢夺于海的巨斧,奈何于海的修为不在他之下,急切之间,于波又怎能拦住于海这凌厉一斧。

    也就在此时,清岩却是笑道“好大的斧子!这样的大家伙我可受不起!”随着笑声,清岩已是出手,右手抬起,不过只有拇指伸出,其余四指收起,那是一个大家都认识的手势,好!

    果然很好,于海明明看到他的开山之斧已到了清岩头顶,也就在对方伸出大拇指的那一刻,他陡然觉得手中巨斧猛地一顿,速度一下子就慢到了极点,接着,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大拇指点到了斧刃之上,轻轻一点,却有着雷霆万钧之势,一股大力从那只拇指传来,不可抗拒,难以抵挡,于海巍然不动的巨大身形,连同他的开山巨斧就被这股大力推动了十数丈,勉强站稳之后,于海身形还在摇晃,脸色早已大变,而他气血也是一阵翻腾,好一阵子才平复下来,这就是那大拇指的一点之力!

    “好一把开山裂地的斧头!它叫什么名字?”清岩伸出的大拇指并未收回,那个姿势还真是有些赞叹的味道。

    于海怔怔望着清岩,愣了一会儿,才干巴巴的说道“这是我的开山……斧!”本来他要说的是开山神斧,可想到对方一指头就接住了自己一斧子,那个神字就无法说出口了。

    于波本来是担心兄弟闯祸,此刻又担心于海有没有受伤,狠狠的看了于海一眼,他低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于海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叫道“什么怎么样?”他的大嗓门就像打雷一样。

    见于海中气这么足,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于波也就放心了。喝道“快给我闭嘴,看你做的好事!”

    于海大眼一翻,还不服气的道“我怎么了?这不是试出来了,他就是真的,绝对是真的!我敢打保票!”他的声音是一句大过一句,说到最后就是震天价的响,叫得大家都是直皱眉头。

    于波是又气又怒。恨不得把于海的大嘴缝起来,他是后悔带于海出来了,见于海还在大吼大叫,于波沉声喝道“你若再不听话,我就让你去陪龙虎双卫!”此话一出,于海立时闭嘴。是一脸惊骇,满眼惧意,高大的身形似乎缩小了许多,强横的气势也减弱了不少,他就这么变得老老实实了。

    总算吓住了于海,于波不禁松口气,随后一脸歉意的对着清岩道“齐岛主,让你受惊了。于海还不向齐岛主道歉。”

    清岩笑道“罢了。不必客气,于道友我们还是说说正事的好。”

    于波犹豫一下道“齐岛主。此事对于我等是极为重要,实在不宜在此地谈论,不如请齐岛主随我去个地方,到了那里一切自会清楚。”

    清岩想也没想,断然拒绝道“齐某还有要事,不能奉陪,于道友有什么话就在此地说吧,稍后齐某还要赶路。”

    于波闻言神情微变,与他一同前来的那些人也是一样,修为最高的那几个人几乎同时向前迈出了一步,各自气息涌动,向着清岩四人迫来,形成了无形气墙将清岩围在了中央。

    强大气息如暗潮从四方涌来,就像一个巨大的铁桶将清岩四人团团围住,齐鲤,小薇,齐火见状都是勃然变色,而清岩还是神情淡然,嘴里还对齐鲤三人道“稍安无燥,于道友并无恶意!”

    齐鲤三人闻言都是一愣,小薇还道“岛主,他们都动手了,这还不算吗?”

    清岩微笑道“我相信于道友会给我们解释的。”说话之时,他是一直望着于波,似乎在等对方的回答。

    于波显然是他们人中的首领,清岩说话之时,他已经示意那几人收回了气息,随后又是一脸谦然的道“齐岛主,由于事关重大,他们确实是有些急切了,还请齐岛主恕罪。”

    清岩淡然道“不妨事,于道友还是说正事吧。”

    于波虽与清岩只有一面之缘,可他早就领教了这位长春岛主的厉害,别看对方仿佛十分随和,行事却是自有主意,是个软硬不吃的主,现在只能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清岩能理解这些人,这是于波早有的计划,只是由于于海的莽撞,他还没来得及进行。

    于波思量片刻,就道“齐岛主,我们此番前来,就是想请你去一个地方。”此话和先前说的差不多,清岩闻言便微微皱眉道“什么地方?”

    于波犹豫一阵才道“这个实在不方便说。”

    小薇一听就道“吞吞吐吐,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地方,岛主,你可不能上当。”

    小薇刚刚说完,于波身后那些人顿时是一脸怒色,其中一人还喝道“休要亵渎圣地!”方才收敛的气息又是蠢蠢欲动,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意思。

    于波对于自己人的冲动有些无奈,清咳一声,对着他们一施眼色,随后又道“齐岛主,我等是有苦衷的。”

    清岩倒是很理解的点点头,道“齐某明白,所以我一直很体谅诸位,不然就凭方才那一刻斧子,就足够齐某动怒了,于道友,你的来意其实我已知晓。”

    于波闻言顿时一惊,那些人也是一样,于海的大嗓门又吼了起来“我说的对吧,他就是真的,真的!”他是很兴奋,高大的身形都蹦了起来,在半空之中一连翻了好几个跟头,如此动作,真不像他这样人能做的,简直就是个顽童。

    清岩见他们反应如此激烈,不觉大奇,又见于波注视着自己,眼神是又震惊又疑惑,清岩也很迷惑,就道“于道友,我不明白你们为何这般惊讶和激动,我只知道你们应该是为此物而来。”说话之中,他的手中已然多了一物,正是那件常云托小薇送给他的奇怪礼物,齐鲤口中的苍帝令。

    那日在无风岛,清岩和于波见面之时,清岩怀中的苍帝令就自行振动了数下,当时清岩就知道于波和这苍帝令有着某种紧密关系,随即又看于波匆匆离去,清岩就越发确定。

    在清岩想来,于波是会再次出现的,目的就是为了这块看似平凡普通的令牌,而清岩离开无风岛之后,出了西海,于波却没出现,清岩还以为自己想错了,哪知道就在清岩再有半步就要到达南海时,于波凭空现身,还率领了众多高手,清岩也已明白,于波能准确知道自己的行踪,只怕和这苍帝令有关系了,如此看来,这苍帝令还真是颇有玄机,蕴涵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