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 苍帝灵墟五

作品:《仙途正道

    多谢道友布知筑,gavshang的打赏,廿虹在此多谢了!!

    清岩拿出苍帝令后,离他最近的于波神情陡然大变,惊喜交加的叫了声“真是它!”随即身形闪动,又靠近了数丈,双眼神光闪动,直勾勾的盯着清岩手中那块毫不出奇的令牌,似乎欢喜得呆住了。

    随着于波的动作,他身后众人也是呼啦一下子围了过来,几十双眼睛都看着苍帝令,神情和于波是一般无二,激动不已,兴奋不已,嘴里都在自言自语说着什么,含含糊糊的也听不明白,于海的嗓门大点,能听得清楚些,说的就是一句话“终于出现了,终于出现了……”忽然他又扯着嗓子大叫道“真的是苍帝律令!我哥没有说错,就是苍帝律令,我也没有说错,他就是苍帝转世,是真的!是真的!哈哈哈……”

    他越说越兴奋,越兴奋就越激动,眼中的狂热之情犹如艳阳,他的目光已从苍帝令,不,是苍帝律令转移到了清岩身上,热烈无比的目光令清岩有些不舒服,清岩忽然觉得手中的这块令牌有些烫手和沉重,似乎这块令牌已经把他和于波众人联系到了一起,这种关系还很复杂,很紧密,也很难解开,苍帝律令,这究竟是块什么东西!

    此物不能在自己手里,清岩不觉这样想到,本是很随意拿着苍帝律令的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动作似乎有些不妥,手持令牌,高举过头,分明带着发号施令,指点江山的架势,而于波众人神情激动里带着几分敬畏,看着自己的眼神里也分明带有仰慕的成分,随即清岩想到于海说的话,苍帝转世,不会吧。他们该不会……。觉得自己是什么苍帝!

    不,不行!这是个误会,清岩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向于波等人解释一下,这块苍帝律令的来历,他并非这块令牌的主人,想到此处,清岩缓缓的放下那只拿着令牌的手。轻轻一声咳嗽,他本想把苍帝律令直接递给于波,可于波见苍帝律令向他而来,竟是连退数步,脚步一乱,差点一个趔趄。这里可是海面之上的虚空,四周都是空气,那有什么阻碍物,于波又是渡劫境高手,居然会有此失态之举,实在令人奇怪,这也显现出了,这块令牌蕴含的奇异力量。

    果然是个烫手的山芋!一看于波如此模样。清岩不觉暗自苦笑。伸出的手很无奈的又收了回去,神情却是淡然依旧。动作还是那么自然洒脱,看着于波和他的同伴,清岩沉默不语,而于波等人也不说话,气氛变得有些怪异,忽的,一只纤纤玉手凭空出现,从清岩手中拿过苍帝律令,还有一个清脆悦耳,无比动听的声音同时响起“这不是常大哥送给岛主的礼物吗,原来是叫苍帝律令呀!小鱼哥哥,你还真说对了,不过少了一个律字。”

    动手说话的自然就是小薇,拿着苍帝律令她是一脸好奇,而于波等人的神情又是一变,有人又叫道“你不可亵渎圣物!还不快快放手!”

    小薇闻言有些好笑,瞪了那人一眼道“放手?我一松手它就掉进大海了!”说着美眸一转,又娇笑道“那我就松手了!”说着玉手真是就松开了。

    于波等人大惊,惊慌失措的叫道“千万不可!”“住手!”“快快停下来!”几十张嘴一阵乱叫,顿时乱成一片,此时看去,这些人哪还有高手应有的风范。

    小薇的手是松开了,苍帝律令却是虚空而立,见这帮人如此着急,不觉“咯咯……”一阵娇笑,她笑得是花枝乱颤,于波等人的脸色却是十分难看,知道小薇是在戏弄他们,可他们虽有怨气也不能发作,因为他们清楚这个红衣女子也是个不凡人物,有着极高的身份和地位。

    “小薇,不要胡闹!”清岩淡淡的说了一句后,又把苍帝律令拿到了手中,随即对于波道“于道友,这件……个令牌并非我所拥有,你也听到了,这是常云给我的礼物,对于它我是没有任何了解,既然于道友认得此物,我就转赠于道友了。”说着就把苍帝律令递到了于波眼前。

    苍帝律令是什么,清岩丝毫不感兴趣,哪怕它真的具有可以号令天下,四海归心的力量,清岩此刻最大的心愿就是到达南海,见到百里冰,既然于波等人如此看重苍帝律令,清岩就毫不犹豫的送给他们。

    只是这是清岩的打算,于波看着苍帝律令,神情越发激动,眼神愈发狂热,身形却是纹丝不动,手连抬也没抬一下,凝视了苍帝律令片刻后,于波才道“齐岛主,这苍帝律令于某是万万受不起的,您拿着它才是物归其主。”

    您的称呼,使得清岩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觉得苍帝律令又重了几分,清岩不得不又解释道“于道友……”

    于波闻言,一脸惶恐的道“在下不敢受此称呼,您还是直呼于波的好。”

    清岩苦笑道“于……于波,这苍帝律令在我手中也不过几日而已,先前它应该是在常云手中,而我也就是在今日才知道这个名字,所以说我和苍帝律令,还有诸位是没什么关系的,我这样说你们能明白吧?”

    于波听完清岩的解释后,沉吟不语,清岩有些心急,又道“常云其实是苍帝律令的真正主人。”

    于波却道“常云得到苍帝律令已有三百余年了,这件事情我们是知道的。”

    清岩闻言真是吃惊非小,奇道“你们早就知晓苍帝律令在常云手中?”

    于波点点头,清岩好奇心又起,他明明知道好奇害死猫,可还是忍不住问道“既是如此,你们早就该去找常云,为何要等到现在?”

    于波面有难色的道“这个……其实……”

    清岩见他如此犹豫,心中便已了然,便道“想必这是诸位的隐秘,那我就不多问了。”

    于波此时对于清岩仿佛多了几分敬畏,见清岩如此一说,他高大身形竟是轻轻一颤,忙道“您……千万不要误会,请稍等片刻。”

    说完就回到了他的同伴当中。低声商议起来。过不了多久,于波又到了清岩身前,神情还很喜悦,清岩见状更为奇怪,就听于波道“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该把事情对您讲明了,苍帝律令虽然在常云手中已有数百年。可他却不是苍帝律令真正的主人,因为他不符合条件。”

    清岩是越来越好奇了,居然还有条件!什么条件?清岩心里问了一句,嘴上却是没有动静,他没问,有人却是问了“什么条件?常大哥怎么就不符合了?”说话的当然是小薇了。

    于波见清岩没有说话。是微感失望,好在小薇问了,也许是清岩的原因,于波对于小薇也很客气,和颜悦色的道“紫薇姑娘,你也不算外人,我也就不隐瞒了。常云虽得到了苍帝律令,可他和苍帝律令并未产生一种奇妙的联系。这是条件之一。”

    清岩闻言是微微皱眉。于波的那句“小薇也不算外人”很耐人寻味,随即又听了什么微妙联系。清岩忍不住了,问道“你所说的联系我似乎也没有吧!”

    于波却道“您自然是有的,不然我们怎会在此地相遇。”

    清岩大惑不解,苍帝律令和他有联系,他真是一无所知,他早就用真气,神视察看过苍帝律令,实是一无所获,普普通通的一块令牌,没什么奇异之处,可到了于波嘴里,就成了有了联系,真是奇怪至极了。

    于波见清岩一副全然不知,很茫然的神情,就又道“您是没注意到,苍帝律令看似平常,其实隐含一种特殊的气息,我们成为苍帝灵气,只要苍帝律令的真正主人一接触到苍帝律令,苍帝灵气便会引动,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主人体内,与主人本身气机相融,从而也会引动苍帝律令副令的共鸣……”

    清岩听到这里不觉一怔,插嘴道“且慢,你说的苍帝律令还有副令?”

    于波正色道“正是,苍帝律令分为正副双令,正令若被主人唤醒后,副令就会有所反应,引导我们去找苍帝……正令当然还有苍帝律令的真正主人。”

    清岩越听越奇,于波说的头头是道,似乎不像假话,只是此事实在玄奇,令人难以置信,

    于波见清岩显然还未相信自己的话,就道“苍帝律令的副令就在我这里,您请看。”说话之时,他的手中已多了一物,那形状,大小,和清岩手中的苍帝律令是一样一样的,也就在副令出现一刻,清岩手中的苍帝律令陡然大震,力量极为强大,震得清岩手掌竟是微微一痛,继而一声极为悠扬的长鸣从两块令牌之上同时响起,随着那声长鸣,两块令牌猛然间光彩大盛,青铜色的光芒不但映照了百丈方圆,还直上云天,几达千丈,不过这道强烈光芒只是一闪,瞬间之后就消失了,随后一声清脆的惊叫响起“岛主,你……你手中的东西呢?”

    那是小薇的叫喊,清岩手中已是空空,苍帝律令已然不见,而于波手里的副令也已消失,再看清岩和于波之间的虚空之中,一物凌虚而立,长有四尺左右,青铜之色,散发着古朴厚重的气息,光华隐隐流转,仿佛一柄剑,只是剑锋并无锐利锋芒,颇为厚钝,再看那剑身之上刻有八个篆文,字体似龙,充满灵气,似欲裂空而出,那八字正是“苍帝降临,四海归心”!

    此剑正是苍帝律令,原来苍帝律正副令竟然是一拍即合,合二为一,成为了一柄沧桑古朴,蕴含强大灵气,带有无穷力量的剑!

    古朴的仙剑傲然立于空中,锋芒虽未显现,可从剑身上透露出来的强大气息已是令人惊叹,清岩离得最近,感受也是最深,剑气扑面而来,若不是他有神光护体,那气息只怕就已透体而出,如此强横的力量,是清岩生平少见,就算他的五灵剑也是颇有不及,当然五剑合一就不同了,如此仙剑显然已是超越了仙品法宝的存在,好一柄绝世仙剑!

    清岩凝视这柄苍帝律令化成的仙剑时,于波等人也在痴痴的望着这柄剑,就如傻了一般,嘴里都在喃喃自语。意思大致相同“圣剑即出。苍帝当现!圣剑即出,苍帝当现!……”

    圣剑,此剑倒是称得上圣剑之名,清岩闻听之后,如此想道,随即他发现于波等人的眼神又聚集在了他身上,那眼神火辣辣。极度热切,简直可以将人融化,清岩大感不适,同时也是大感不妙,想到“圣剑即出,苍帝当现”八字。清岩暗暗叫道“不会吧!苍帝当现莫非要应验到我的身上?!”

    清岩寻思之际,那柄仙剑忽然移动,缓缓向着清岩靠近,于波等人见状神情顿时紧张起来,不觉屏住呼吸,目光随着仙剑移动而移动,清岩心头一震,此时又听小薇叫道“岛主那柄剑向着你来了。”声音不大。大家却也都听见了。

    清岩闻言苦笑一声。就见那柄仙剑逐渐到了他的身前,在离他丈许之处停了下来。剑身之上光影上下流动,并且发出阵阵低鸣,声音低沉而又清灵,娓娓动听,就如人在说话,它似乎在向清岩诉说什么,就这么说了许久,一人一剑相对而立,一个倾诉一个倾听,真如许久不见的故交好友,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义。

    小薇见了是大为惊奇,低声问到齐鲤“小鱼哥哥,岛主在干什么?不会是和那柄剑说话吧?”

    齐鲤也是很惊讶,法宝通灵也是有的,但那也是和主人心神相通的法宝,而此剑和清岩也是刚刚相遇,莫说心神相通,就是二者之间的实质接触也没有,可看此刻的情形,就像这柄剑和清岩很熟悉,这让齐鲤是十分不解,只能回答小薇道“我也不清楚,岛主和这柄剑还真是有些奇怪。”

    别说他们奇怪,就是清岩也很纳闷,外人看来,这柄仙剑只是在发出阵阵剑鸣,而清岩不但听到了剑鸣,还感觉到了仙剑传来的一股气息,这股气息对于清岩来说有些熟悉,气息传来,清岩真气也受到了引动,大五行诀真气运转起来,只是这股气息和大五行诀并不融洽,二者格格不入,而这股气息脾气似乎很倔,与清岩真气融合不了,它也不收回,气息源源不断的传来,真有不到黄河不死心的精神。

    清岩有些无奈,大五行诀运转数周后,仿佛受不了这股气息,竟是自行停了下来,接着清岩很少运行的伏羲八诀接力而起,这次奇事出现了,仙剑传来的气息和伏羲八诀的真气竟然有了融汇的迹象。

    这让清岩大吃一惊,绝对的大吃一惊,清岩此刻已是完整的修炼了伏羲八诀,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八诀真气已是集于一身,八股真气在天地二诀的作用之下更是融合无间,与大五行诀一样,是八诀既是一体,也可分开施展,然而清岩此刻体内运行的真气,就是八诀合一之后的真气。

    也是到了此时,清岩才发现了仙剑传来的气息为何这般熟悉,原来这股气息竟和伏羲八诀极为相似,十分的接近,清岩急忙细细分辨,终于找出了仙剑气息里蕴含了伏羲八诀里的至少四种,天地二诀赫然在内,还有雷诀,最后一种若不是水诀就是泽诀,清岩有些说不准,但可以肯定是伏羲八诀中的一种。

    有此发现,清岩岂能不惊,伏羲八诀自古以来几乎无人修炼到两种以上,即便是有,也只是残篇而已,而这股气息,蕴含的四种真气是精纯浑厚,以清岩来看竟是纯正完整的心诀,四诀融汇贯通形成了一种无比强大的道法,如此道法可谓是逆天之力,威力也就稍逊于伏羲八诀,大五行诀一筹而已,而这也是问题所在,是谁创出了这等神功,留下来这种道法?

    难道就是这位苍帝?

    如果真是的话,那句“苍帝降临,四海归心”就不是空言大话了,凭此融合伏羲四诀的无上道法,足可实现四海归心,甚至是听起来都有些可笑的号令天下,这苍帝究竟是何许人也?!

    清岩心思电转,而那柄仙剑在感应到了清岩体内真气变化之后,顿时发出一声高亢之极的长鸣,仿佛极为欢喜,剑身光华一盛,随后剑身一动就到了清岩眼前,两者相距已不尺许,仙剑继续长鸣,光华愈发强盛,它显然很激动,它在等待,它在呼喊,它在渴望清岩对它的掌控,因为它已认定清岩就是它的主人。

    随着仙剑靠近,清岩体内真气也是急速运行,伏羲八诀已被仙剑的气息完全引动,此刻清岩也已分辨出了,这股气息里除了有天,地,雷三诀,还有的就是泽诀,四诀融合,成就无上道法,这就是苍帝遗留下的不世神功。

    s:多谢道友布知筑,gavshang的打赏,廿虹在此多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