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苍帝灵墟六

作品:《仙途正道

    面对激动兴奋的仙剑,清岩却是异常冷静,他知道只要自己一伸手,这柄绝世仙剑就会成为自己的法宝,由他掌控,但清岩也知道,自己如果成了仙剑的主人,随后出现的麻烦也是很大的,于波等人当然不会放过他,清岩不是怕,是实在不想再有麻烦,他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仙剑还在呼喊,清岩还在犹豫,他还不知道他们此刻的情形有多么惊人,齐鲤三人,于波等人,就见清岩和仙剑近距离的对峙着,仙剑在不断长鸣,光华闪闪,而清岩身体四周竟然出现了,狂风骤起,水浪翻腾,火焰熊熊,雷鸣电闪,巨石横空等等许多异象,这些异象反复出现清岩四周,却都是一闪而过,看似虚幻,却又是无比真实,更有强横无比的气息从清岩身上发出,那是无可抵御的力量,众人被迫连连后退,这股气息波及范围足有万丈,没人敢试图与这股力量相抗衡,直觉告诉他们,如果有谁敢进一步,等待他的将是雷击风催,水淹火烧,泽陷土掩等这些天地元力的强悍攻击,即便你是渡劫境高手,一样也会死的很难看。

    小薇从未见过如此景象,不觉担心起来,慌忙问到齐鲤“小鱼哥哥,岛主怎么了?”

    齐鲤却是一脸兴奋,眼中蓝芒闪动,闻言便道“小薇不用担心,岛主没事。”

    小薇怎能不担心,望着清岩,又道“这又是打雷,又是刮风。还有大火。岛主可就在里面呀!”

    齐鲤激动的道“这是伏羲八诀的力量。这是岛主在施展道法,小薇你知道伏羲八诀吗?”

    小薇不知道,只能摇摇头,齐鲤就把伏羲八诀的情况快速简单的给她说了一遍,最后齐鲤欣喜的道“岛主真是厉害,居然连伏羲八诀也修炼了,再加上大五行诀,我看岛主就是真神的不二人选。”

    小薇听完齐鲤的话。还是有些不明白,但她也知道了,岛主现在没事,只是在施展伏羲八诀,而这伏羲八诀也是十分厉害,和大五行诀难分上下,至于什么真神,小薇却没多想,因为她早就把清岩当做了神。

    于波等人见到如此情形,神情是更为激动。兴奋,知道他们此次找对了人。眼看仙剑缓缓靠近清岩,只要清岩握住仙剑,新一代苍帝便会出现,只是清岩久久不动,让于波等人是大为焦急,随即又看到了各种异象出现,于波等人又是吃惊又是欢喜,他们自然知道伏羲八诀,也知道伏羲八诀与苍帝的关系,此刻清岩展现出了伏羲八诀,就更加证明了他就是苍帝转世,是新一代的苍帝。

    圣剑即出,苍帝当现!

    此话今日终于应验,于波等人苦苦守候了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仙剑择主,已然认定了主人,而清岩迟迟不接剑,使得于波等人心急火燎,于海性子最急,忍不住叫道“他怎么回事?快接剑呀!”

    于波闻言,脸色顿时一沉,喝道“放肆,你怎敢如此称呼苍帝!”

    于海是被于波骂惯了,大眼一翻,很不服气的道“他还没接剑,就不是苍帝,大哥,你心急了!”

    面对这个没心没肺的弟弟,于波颇感无奈,只能冷冷一哼道“那也是迟早的事。”

    于海就喜欢和大哥作对,就道“那可说不定,我看人家对苍帝不感兴趣,我们可是热脸贴上冷屁股了!”

    于波气道“你胡说什么!真是胡闹!快快住嘴!”

    于海偏偏就不住嘴,还在给于波泼冷水,“我可没有胡说,咱们是苍帝子民,是苍帝灵墟弟子,自然要忠于苍帝,可他什么也不知道,你说什么他能信了?再说了,我看这人超凡脱俗,修为又是这么高,还是真神之选,这样的一个绝世人物,又岂能在乎一个苍帝称呼!大哥,你觉得我说的在理不?”

    于波听他说的头头是道,不觉大感惊讶,仔细一想也觉得于海不是胡言乱语,试想清岩身负伏羲八诀就是真神人选,那是何等身份,自然对于苍帝就不看重了,于波也是没有料到清岩这个苍帝转世竟然会伏羲八诀,这就是矛盾所在了,真神,苍帝,二选其一,谁都会选真神。

    于海见于波神情来回变化,身旁的几个人也是同一表情,显然是在考虑自己的话,不觉暗自一笑,接着又道“不过,你们也别太担心,这事还是可以解决的。”

    于波闻言喜道“怎么解决?”

    于海自是大为得意,平时老看不起自己的大哥,居然在询问自己的意见,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挺起胸膛,他故作肃然,沉声道“这个……这个嘛!其实……这个……”

    于波看他这个了半天,屁也没出一个,不觉怒道“快说,少卖关子!”

    于海忙道“你别急呀!大哥,你想这真神和苍帝就不能是一个人了,他可以既当真神,也做苍帝,这就是两全其美,岂不快哉!”

    于海得意洋洋的说完,于波等人都是一怔,回味此话倒也合乎道理,谁也没规定真神就不能成为苍帝,苍帝就不能是真神,于波忽然对于海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心道,于海的心思何时如此细腻了,真是出乎意料。当然于波也很欢喜,弟弟有了出息当哥的自然高兴。

    于海又道“不过,这也是我们的想法,人家愿不愿意还不知道呢!”

    此言一出,于波等人心中顿时一凉,齐齐望向清岩,而此刻清岩依然没有接剑,那柄仙剑似乎有些焦急了,剑身颤动剧烈,声音越发高亢,散发的气息更为强劲,剑气和清岩的气息融合一处,气势更盛,强大的气息惊涛骇浪般的四下涌动。他们下面的大海早已不在平静。海浪翻腾。犹如被人在大力搅动,此刻别说万丈方圆,就是上下左右的百里空间,到处充斥着仙剑和清岩的强大气息,并且范围还在持续扩大。

    于波齐鲤等人都远远躲开了,大家都在等待清岩的决定,抉择,这柄剑他到底接不接?

    忽然。一声叹息从风暴中心悠悠传出,声音不高,大家却能很清晰的听见,叹息是清岩所发,凭他们的目力,虽是远隔百里也能看到清岩的形象,就见一身黑衣的清岩,负手而立,神情复杂,嘴角现出淡淡苦笑。眼神却是蕴含无比自信和勇气,看着近在咫尺的仙剑。他缓缓的道“你我相见也算有缘,我若拒绝你,麻烦也不会减少,罢了,既是如此,我也只能顺势而行,勉为其难,希望不会令你和他们失望。不过苍帝降临,四海归心,非我所愿,我所做的恐怕并不是你们需要的。”说到这里,清岩忽然微笑,笑容俊朗极了,似如阳光闪动,夺目之极,接着他又道“我只想尽我所能,做到最好。”说完他终于伸出右手,稳稳的握住了剑柄。

    仙剑在握,那一刻,充斥在百里方圆里的强悍气息瞬间收敛,是那么突然,接下来就是静,无比的静,虚空之中无风,无云,没有任何东西,有的只是蔚蓝色的天空,下面大海之上,也是寂静一片,海水仿佛已被凝固,冻结,失去了活力,静,很静,静的令人都有些窒息,所有人在那一刻都也失去了行动的力量。

    那一刻虽是瞬间,他们却觉得极为漫长,静的太过可怕了。

    好在一声龙吟般的清啸裂空而起,清澈高亢,直入九霄,那是清岩与仙剑共同发出的啸声,亦如他们的气息一样,两种声音也是无比融洽。

    清岩振剑长啸,气势如虹,傲视苍穹,威势无与伦比,于波等人见状竟是齐齐拜倒在虚空之上,大声呼喊着八个字“苍帝降临,四海归心。”

    热泪已是夺眶而出,各个激动不已,眼前虽是模糊一片,可他们却觉得这是从未有过的清楚,因为他们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明天,而且看得是异常清晰,苍帝当现,光复在即!

    相对于于波等人的激动兴奋,齐鲤,小薇,齐火是很平静了,三人互看一眼,小薇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道“他们怎么了?怎么哭得这么伤心?小鱼哥哥,你倒是说说呀。”

    齐鲤苦笑道“我怎会知道?看样子,好像岛主要成为苍帝了!”

    小薇奇道“苍帝?!”寻思一下,她才道“就是那块苍帝令上的苍帝?那是什么东西?”

    齐鲤忙道“不可胡说。”慌忙看看附近,还好于波等人都很激动,根本没注意他们,齐鲤松了口气道“小薇,以后可要注意了,苍帝可不是东西。”

    小薇不解的道“不是东西!那是什么?”

    齐鲤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急忙改口道“怎么说呢,这苍帝吧,是个称呼,就像长春岛主,和你的紫薇仙子,你懂了吧?”

    小薇似乎明白了,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呀,这么说以后岛主又多了个名号了,嗯!我算算,岛主有几个名号了,一个长春岛主,一个长春大尊者,一个苍帝,这都三个了,那以后,我们该怎么称呼岛主呢?”她忽然有些纠结。

    齐鲤见她把那个长春大尊者当成了事,不觉好笑,便道“听岛主的吧,只是这个苍帝,苍帝……”说到苍帝他眉头一皱,眼神里多了些痛苦,他又在试图回忆过去,可依旧没有收获。

    小薇见状忙道“小鱼哥哥,你就别想了,看你多难过。”

    齐鲤摇摇头,很沮丧的道“算了,不想了。咦,岛主……呢?”他们说话之间,没留意清岩,再看时就发现了清岩居然不在方才的地方了。

    “我在这里。”清岩的声音忽然在他们身后响起。

    三人急忙转身,见到了手持那柄仙剑的清岩。“岛主!”三人几乎同时叫道,随后小薇又道“岛主,听说你成苍帝了?!”

    清岩苦笑道“还不算是,有些事还需要解释一下。”他要想解释,于波等人却是不给他机会。此刻就在清岩身后。跪倒着一片人。神情极为恭敬,那样子就像臣子在跪拜帝王,清岩若是苍帝,那于波等人就是他的臣民,在于波等人眼中,苍帝就是至高无上,不可亵渎的存在,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所以他们对清岩也是这样的恭敬,仰慕,畏惧。

    清岩看看于波等人,又看看手中仙剑,此时这柄仙剑又有了变化,剑身之上的“苍帝降临,四海归心”八字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天”字。

    天,苍天,清岩忽有所悟。苍帝莫非意指天帝,如果是这样。那这个苍帝的野心可不是一般的大呀!

    此剑应该是叫天剑吧,苍天之剑,苍天之帝,如此野心令清岩也是大为震动,再看于波等人,清岩心中是五味杂陈,见他们对自己如此敬畏,清岩不觉暗叹一声,就道“你们起来吧。”

    他们闻声竟是丝毫不动,于波垂首恭声“属下不敢,在苍帝面前,我等怎敢如此无礼。”

    清岩微微皱眉道“苍帝之事还有待商榷,你们先起来说话。”

    于波闻言身形一震,随即颤声道“圣剑择主,手持圣剑者便是苍帝,这是我苍帝灵墟的门规,也是当年苍帝的遗训,您既然手持圣剑,就说明您是苍帝。”

    清岩摇摇头道“此言有误,我之所以能掌控此剑,是我修炼的道法和苍帝的道法颇为相似,这个你们也应该能够看出。”

    于波垂首道“我等明白,您修炼的可是伏羲八诀?”

    清岩点头道“不错。”

    于波又道“苍帝所学也是出自伏羲八诀,这就说明您与苍帝大有关系,您又能驾驭天剑,苍帝若不是您还能有谁!”

    清岩一看天剑,不禁苦笑道“你别这么死心眼,说不定苍帝转世随后就会出现,如果现在你们称我为苍帝,那岂不是犯了大错。”这个可能不是没有,当然清岩也知道那可能性微乎其微,世间能同时修炼伏羲四诀的人只怕是没有了。

    而于波闻言竟然斩金截铁的道“如果真有此人出现,我等也会尊您为苍帝!”语气决绝,不容置疑,其他也是齐声如此说道。

    清岩大奇,心道“这些人还真是……死脑筋。”嘴里说道“这样似乎不妥吧,好像有欠公平。”

    于波恭声道“苍帝遗训,首先驾驭天剑之人便是苍帝,绝无例外,不可更改!”

    清岩暗道“这苍帝也是个死脑筋,遗训也未免多了些。”清咳一声,他又道“就算你们认定了我是苍帝,如果我不愿意呢?不愿当苍帝,你们该怎么办?”清岩觉得还是说的直白些比较好。

    清岩说完之后,于波等人垂下头猛然抬起,齐刷刷望着清岩,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不再是狂热,激情,而是绝望,深深的绝望,随后就听于波缓缓的道“苍帝出现,却又不愿成为苍帝,我等自然也就成了无用之身,只能以死谢罪,为苍帝尽忠。”语气并不沉重,很淡然,那是看破了生死之人才能有的态度,于波等人早就存了必死之心,竟然是真正的死士,还是身具渡劫境顶峰修为的死士。

    清岩闻言顿时骇然,他也能听出于波等人说的是实话,感觉到了他们的那种毅然决然的死志,心中大是震动,不觉道“这又何苦,你们……唉!这又何苦!”

    于波等人沉声道“我等身为苍帝灵墟弟子,生是苍帝之人,死是苍帝之鬼,愿为苍帝的大业,肝脑涂地,万死不辞,苍帝如果可怜我等,就请苍帝归位,领导我等再铸辉煌,恢复当年无上荣光!”

    归位,这词怎么听也不像好话,归位,怎么个归法?清岩暗自苦笑,事情进行到了这个地步,似乎清岩已无拒绝的理由,他也知道了自己话的分量,一个不好,于波等人绝对会自绝于他的面前,这可是清岩不愿见到的,这让清岩很为难,眼睛一扫齐鲤三人,希望他们会给自己出个主意,可齐鲤,小薇,齐火哪有什么办法,都是很无奈的一笑,小薇居然道“岛主,我觉得你当苍帝挺好的,干嘛不当呢?”

    小薇一说话,清岩都是一怔,于波闻言顿时一脸喜色,忙道“还是妙风使的话有道理,就请妙风使劝劝苍帝,请他早日归位。”

    听于波称自己为妙风使,小薇不觉奇道“你说什么!我是紫薇仙子齐紫薇,可不是什么妙风使!”

    于波对小薇也很恭敬,就道“属下当然知道妙风使的大名,而你也是苍帝座下的三使之一的妙风使,这就是符合苍帝转世的另一个条件。”

    清岩越听越奇,小薇居然成了什么妙风使,真是奇怪的离谱了,清岩觉得于波的话是太不靠谱,但小薇是好奇心大起,颇为兴致的问道“另一个条件是什么?”

    于波先看了看清岩,又看了看齐鲤和齐火,才道“苍帝转世必有灵墟三使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