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苍帝灵墟八

作品:《仙途正道

    齐鲤三人是万分担忧,于波等人也不知道清岩和丹凤轩的关系,但也清楚那关系绝不简单,于波轻轻闪身到了齐鲤身旁,悄声道“行雷使,我有一事请教。”

    齐鲤也低声道“于道友,有事请讲。”其实他已猜到了于波要问什么。

    于波看了看远处的清岩,甚为紧张的道“那丹凤轩和苍帝是什么关系?”

    齐鲤面带重重忧色,叹道“百里冰……是我们岛主的未婚妻。”

    虽是有了心理准备,于波闻言还是大感震惊,低声叫道“百里冰……竟是苍帝的夫人!这……这……可如何是好?”饶是他是渡劫境高手,也被这个消息震得是惊慌失措,面无人色,其余之人也听到他们的对话,也是大惊,于海大眼圆睁,叫道“那不就是……帝后了!帝后竟然……”

    于波没让他继续说下去,直接叫人堵住了他的嘴,脸上骇然之色不减,慌乱的道“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小薇冷哼道“都是你们不好,带来的坏消息,你看岛主……岛主都成什么样子了,你们……都不是好人。”说话之时,她已是热泪盈眶,说到最后,便已是泣不成声,清岩之伤心就是她的伤心,她能感受到清岩的心境,定然是无比苦楚,伤心欲绝,心已经在滴血,而她的心也是一样,早已是鲜血淋淋,处处伤痕。

    对于小薇的埋怨,于波无言反驳,只能道“是我们不好。是我们不对。不该让苍帝这般痛楚。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三位使者跟随苍帝已久,能否想些办法帮助一下苍帝。”

    齐鲤和齐火闻言摇头,叹息一声,小薇哭道“有什么办法,除非你把岛主夫人找回来,你能行吗?”

    于波哪有这样的本事,甚是尴尬的道“这个……这个……”

    小薇是越看于波越生气,见他如此模样。显然没那个本事,怒道“这个什么!关键时刻就没用了,苍帝要你们有什么用!”

    小薇此话说的很重,于波等人闻言脸色都是变得异常难看,身为苍帝灵墟弟子,苍帝就是他们的生命,此刻眼见苍帝痛不欲生,他们却是无力帮助,这不就是说明他们的无用和无能,这也是对他们最大的嘲讽。他们无法接受,可此刻就算拼尽力气。甚至付出所有人的生命,又能如何,苍帝的夫人也不能复活,他们感觉愧对苍帝,顿生死志,如果此刻有人告诉他们,他们的生命可以换回百里冰的复活,他们定然是毫不犹豫,来个以命换命,来解除苍帝最大的痛苦。

    齐鲤一直在观察于波等人,也觉得小薇的话过分了,又见于波等人各个铁青着脸,眼神透露出来的不是对小薇的怨恨,而是浓浓的痛苦和决绝,这让齐鲤暗自吃惊,知道这帮人什么都能干得出来,忙道“小薇,这也不是他们的错,夫人之事,岛主迟早都会知道,早知道未必不是坏事,我们此刻要做的可不是追究谁的责任,而是……”

    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住了,眼睛四下一望,神情一变,众人顺着他的眼神一看,这才发现茫茫苍穹之上,不知何时已是乌云密布,看那云海翻滚,犹如潮水,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瞬间占据了数百里的天空,厚厚的云层里,电影闪闪,不时传出低沉之极的雷声,再看清岩似乎毫无察觉,依然默默立于原地,只是身上闪动着无法形容的奇异光彩,那是比彩虹还要绚丽,还要美丽的光芒,看着被这层光芒笼罩着的清岩,所有人都已明了,这漫天乌云,轻雷隐隐,是从何而来,为何而来。

    众人能看到清岩,距离其实并不遥远,可大家都感觉这段距离是无法企及的,眼中的清岩逐渐模糊,乌云密布,天色渐暗,渐渐的大家眼里失去了清岩的身影,他似乎消失了,又像是融入了苍穹之中。

    忽然,上空之中“喀喇”一声巨响,电击长空,惊雷阵阵,继而,一声大哭,裂空响起,众人大震,顷刻之间,第二声大哭传来,大家骇然相顾,随即第三声震天长号又自响起,声震千里,久久不散,随后,又是一声惊雷,又一道闪电,大雨终于倾盆而下。

    三声悲号惊天动地,悲愤怨恨之意,充斥天地之间,这场大雨就如天之泪,为这三声悲号所感动而下,齐鲤闻声色变道“是岛主!”小薇哭道“岛主在哭!齐火喝道“快去找!”三人身形闪动,就向那哭声传来之处飞去。

    三人身形刚动,忽觉一道沛然不可挡的大力从前方涌来,正把三人拦下,就见一道黑影凭空闪现,正是清岩回来了。

    小薇惊喜的叫道“岛主!”

    再看清岩神情已是恢复了以往的淡然,双眼中神光闪动,已无痛苦伤心之情,只是眼下隐隐有水光点点,也不知是这苍天之泪,还是他的男儿之泪。

    齐鲤,于波等人先后围了过来,不过都没说话,静静地看着清岩,神情极是关切,眼神中也难掩忧色。

    清岩见状是暗自感动,含笑道“我很好,多谢你们了。”众人都能看出他的笑容有多么苦涩,小薇早已是泪流满面,其他人是暗暗难过。

    清岩见此便皱眉道“我知道大家的心思,放心吧,我还不会做什么傻事。我相信,冰儿还没死,肯定是在一处地方等待我。”随后又对于波道“你们对四海之事是否都很清楚?”

    于波恭声道“属下等人平时都分布在四海各处岛屿潜修,对于四海之事颇有了解,不知您要询问何地之事?”

    清岩沉声道“东海东岳门。”

    于波已有准备,立刻答道“东岳门一向低调,最近数十年更是少有弟子在外走动。据说元元真人……已经……”犹豫了一下。他才接着道“据说元元真人遭遇四九天劫。结果是渡劫不成,已然物化了。”

    清岩闻言眼中光华一盛,他也料到元元真人只怕也是出了意外,否则丹凤轩出事他不可能不知晓,说不定元元真人也在那次劫难中遇到了不测,想到这里清岩心中不禁一痛,自从听到丹凤轩灭门的噩耗后,他的心里真是犹如刀绞。百里冰,元元真人早已是他的亲人,如今知道亲人生死不明,他怎能不心痛,只是此刻重要的不是伤心难过,而是找出事情的真相,探查亲人的下落,就算他们真是逝去了,清岩也要弄清楚事情来龙去脉,是谁下的毒手?

    报仇血恨。自不待言,清岩发誓他会让对方付出千百倍的代价。用他们的鲜血来告慰丹凤轩弟子的在天之灵。

    但是直到此时,清岩还是不能接受百里冰已然逝去的消息,他还要寻找百里冰,寻找他挚爱之人。

    清岩沉默许久之后,才又对于波道“关于丹凤轩是被何人袭击,你们有没有什么线索。”

    于波忙道“据夏雨所言,那伙人修为极高,行事也很隐蔽,事先根本是毫无征兆,突然间就出现在了丹凤轩,大约能有二三十人,其中几人修为不在夏雨之下,为首之人还是渡劫境高手,实力相当可怕,丹凤轩弟子一来没有准备,二来也是实力相差悬殊,几乎在很短的时间就……遭遇了不测,夏雨赶到之时,那伙人已然离去大半,只留下了几个人收尾。”

    清岩听到这里,眼睛不觉一亮,道“他可是发现了什么?”

    于波又把夏雨叫了过来,夏雨也恢复了正常,就道“属下赶去时,发现了四五个黑衣人在丹凤轩,其中一人修为与属下差不多,属下见他们人多势众就没有轻举妄动,暗中观察,听那为首之人说此次他们灭了丹凤轩,教主定有重赏,随后还听他们说什么教主神威无比,竟然连渡劫境高手也一举击杀了,当时属下就有些奇怪,丹凤轩水清修为还不到渡劫境,而丹凤轩修为最高的就是水清了,何来渡劫境高手,最后属下才明白,原来丹凤轩还有高手相助,只是对方实力太强,拼力抵抗后,最终还是……还是未能幸免。”

    清岩神情一直很平静,听夏雨如此说,他大概想到了一些事,对方袭击丹凤轩,实力必然很强,单就一个渡劫境高手就非丹凤轩所能抵御,而对方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他们清楚丹凤轩和元元真人的关系,果然丹凤轩遇袭,元元真人便前来支援,而那位教主就是对付元元真人的,还把元元真人击杀了,并且还是全身而退,如此修为难道是归仙境高手?这个教主会是谁呢?

    清岩沉思片刻,才道“他们有没有提起自己的来历?”

    夏雨十分惶恐的道“属下无能,没有打探到,只是听到有人称呼那个修为高的人为护法。”

    清岩点点头,护法的称谓几乎任何门派都有,实在不算什么线索,不觉有些失望,却听夏雨又道“不过属下对于那个护法修炼的道法颇为熟悉,应该是化血。”

    清岩一听化血四字,眼中寒芒陡盛,随即两个他已经淡忘的名字又浮了出来,圆通,血隐。

    圆通在嵩山一战后就消声匿迹,不知去向,而血隐则是和清岩在鹰愁涧遭人伏击,血隐最后施展赤尸遁去,清岩坠入了碧水寒潭,后来,清岩和水先生合力冲出碧水寒潭,其后就去了南海,进入潮音古洞,经历许许多多的事情,一晃就是百余年,而清岩再也没有见过血隐,但就在今日,清岩又听到了化血,又想起了血隐,圆通,因为会化血的人,似乎就只有他们俩个了。

    接着清岩又问到了那人的形象,夏雨描述此人身材高大,面容阴森,浑身散发着阴寒气息,就如一个从地狱出来的鬼魂,毫无生气,这样的形象和圆通倒是比较贴近,但血隐若是再次夺舍,形象也未必不是这样,可清岩也清楚不论是圆通还是血隐都不是屈于人下,供人差遣之辈,区区护法不会在他们眼里。如果真有人能压服他们。此人必有不凡之处。这个什么教主究竟是谁呢?

    也不是为什么,清岩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还有一件充满了血腥,杀戮气息的血色法宝,随即就是一个隐藏在黑暗中,催动黑色火焰的身影,那个人的邪恶,恐怖。强大似乎很符合这些条件,或许他就是教主,想到那个黑影,清岩眼里神光大盛,右手紧紧一握,天剑再次出现到了他的手中,光华大盛,锋芒毕露。

    清岩忽然祭出天剑,于波等人慌忙跪倒,口中叫道“我等誓死效忠苍帝。恭请苍帝发号施令!”

    清岩闻言一怔,他只是无意中祭出天剑。却不想有此变化,便道“这是为何,快快起来吧。”

    于波恭声道“天剑是苍帝的最高信物,剑令一出,苍帝必有所命,属下……”

    清岩已然明白,天剑原来还有这般用处,就道“你们起来,我此刻没什么命令。”说着就收起了天剑。

    于波等人闻言却不起身,又听于波恭声道“苍帝在上,属下有话要讲。”

    清岩皱眉道“什么事?”

    于波沉声道“属下虽然不才,可也有心为苍帝分忧,丹凤轩之难也是我等之辱,属下向苍帝请命,恳请苍帝下令,让我等去查明真相,报此大仇!”

    清岩却是摇头道“这是我的事情,无需你们帮助,更何况我还没有承认我是你们的苍帝,怎好动用你们的力量,好意心领,齐某很感激诸位。”

    于波等人闻言神情显得十分沮丧,无奈的相顾一看,随后于波又道“属下觉得人手多了毕竟好办事,苍帝虽然神通广大,可毕竟也不能兼顾周全,还是我等……”

    清岩截口道“不必说了,我已经有了线索,相信很快就能有所收获。”

    于波一怔,还欲再言,就听清岩道“我要去趟南海,诸位如果无事就请回吧。”

    清岩语气淡淡,态度却是异常坚决,于波身为苍帝灵墟弟子,对于苍帝的话自然是不能违抗,恭声道“属下遵命,只是不知您何时能去流波岛?我等也好有所准备。”

    清岩沉吟片刻道“短期内我只怕是去不了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于波神情自若,并无惊讶之色,依旧恭声道“属下明白,我等就在流波岛恭候您的大驾。”

    听他一口一个您,一口一个属下,清岩不觉叹道“你们的这个称呼我真是消受不了。”

    于波微微垂首道“属下也想不到别的称呼,实在是惭愧。”

    惭愧,清岩觉得自己很惭愧才是,微微苦笑一下,他道“算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就此分别吧,后会有期。”说完大袖轻振,一道淡淡五彩光华一闪而逝,随即,虚空就已没了清岩四人的身影,他们就这么凭空消失,瞬间不见了。

    清岩等人倏忽不见,于波神情倒也平静,而他身后的人可都是不太冷静,于海立刻叫道“大哥,苍帝就这么走了,你怎么不拦着!”

    于波叹道“苍帝要走,谁能拦得住!”

    于海一想也是,他是领教到了清岩的厉害,点头道“这倒也是,苍帝这么强,我们真是拦不住他。”

    “拦当然拦不住了,苍帝岂能被我们挡住脚步,我们还要想一个万全之策,让苍帝顺利归位。”随着话声,一个身形高瘦,气宇不凡的蓝衣男子走了出来,此人眉直鼻挺,双目神采奕奕,说话之时,眼中充满自信。

    于波见他说话,不觉展颜笑道“我怎么忘了你!栗智你有何想法,快快说来。”

    栗智是流波岛弟子,算是于波的嫡系属下,修为不是很高,却是颇为智谋,是于波的亲信和智囊,于波一向很依重此人,此刻见他出来说话,于波便知栗智已有对策,便如此说道。

    栗智微微躬身,向着众人一礼,随后道“属下虽和苍帝初次见面,可已然看出苍帝乃是至性至情之人,爱恨分明,敢做敢当,既然接了天剑,定会给我们一个交代,只是……”

    于海对于栗智是一向看不顺眼,见他又再卖关子,就不耐烦的道“你能痛快点吗,磨磨叽叽的真烦人!”

    栗智也不生气,继续道“只是,属下看出苍帝对于苍帝之位并不在意,最后只怕很难接掌我苍帝灵墟,苍帝给我们的交代恐怕会令我们失望。”

    栗智之言也是于波最为担心的,便道“栗智所言极是,那你的想法是?”

    栗智淡淡一笑道“苍帝是性情中人,我们就要从这着手,为苍帝做些事情,好让苍帝记住我们……说句不恭敬的话,我们要让苍帝记住我们的好处,这样才能得到苍帝的眷顾,使得苍帝顺利归位。”

    于波闻言,深以为然,点头道“此言有理,那我们该如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