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苍帝灵墟九

作品:《仙途正道

    栗智是流波岛弟子,算是于波的嫡系属下,修为不是很高,却是颇为智谋,是于波的亲信和智囊,于波一向很依重此人,此刻见他出来说话,于波便知栗智已有对策,便如此说道。

    栗智微微躬身,向着众人一礼,随后道“属下虽和苍帝初次见面,可已然看出苍帝乃是至性至情之人,爱恨分明,敢做敢当,既然接了天剑,定会给我们一个交代,只是……”

    于海对于栗智是一向看不顺眼,见他又再卖关子,就不耐烦的道“你能痛快点吗,磨磨叽叽的真烦人!”

    栗智也不生气,继续道“只是,属下看出苍帝对于苍帝之位并不在意,最后只怕很难接掌我苍帝灵墟,苍帝给我们的交代恐怕会令我们失望 ”“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栗智之言也是于波最为担心的,便道“栗智所言极是,那你的想法是?”

    栗智淡淡一笑道“苍帝是性情中人,我们就要从这着手,为苍帝做些事情,好让苍帝记住我们……说句不恭敬的话,我们要让苍帝记住我们的好处,这样才能得到苍帝的眷顾,使得苍帝顺利归位。”

    于波闻言,深以为然,点头道“此言有理,那我们该如何做?”

    栗智已是胸有成竹,毫无犹豫的道“我们要为苍帝找到杀害丹凤轩弟子的凶手,最好有kěnéng寻找到苍帝夫人,百里冰。”

    于波闻言眉头一皱,道“你说的虽有道理,我只怕百里冰万一……”

    栗智正容道“此事我已和夏雨有过讨论。夏雨说。丹凤轩弟子大概共有一百二十八人。可当年遗留的尸体却只有一百二十五个,应该还有三名弟子是生死未卜,也就是说,还有三人说不定尚在人间,而那其中说不定就有苍帝夫人百里冰。”

    于波闻言却是苦笑道“你说的机会实在是太小了,夏雨也说是大概不敢断言,不然方才就禀告苍帝了。再说就算那三人尚在人间,也未必就有苍帝夫人。”

    栗智却是仰天一笑。神情颇有几分狂态,笑罢,他傲然道“想我苍帝一脉潜隐四海已有数千年,等待苍帝转世,如今圣剑出,苍帝现,正所谓天命使然,苍帝之运数岂非寻常,作为苍帝的夫人,必然也有着不凡之处。绝不会遭遇横祸,百里冰绝éiyou死。定然还在人间,只要我们努力寻找,定能找到。”他的语气坚定异常,可谓是信心十足。

    栗智一番话说完,于波等人都觉得他是言之有理,其实此话在外人听来,实在是理由过于牵强,而于波他们却是苍帝最忠心的弟子属下,视苍帝为神明,早就认为苍帝是顺应天命而生,而连带着和苍帝有guānxi的人,也都是有着不凡之处的人物,苍帝夫人是何等重要之人,自然也和苍帝yiyàng,命数高贵,岂能轻言生死。

    所以栗智的话一下子就让他们有了信心,jgshén陡振,于海更是叫道“栗智这话我听得舒服,帝后绝不kěnéng就nà死了,大伙就赶紧去找吧!”

    栗智见大家信心大增,就又道“不如我们就兵分两路,一路去探查杀害丹凤轩弟子的凶徒,一路就去四处寻找帝后,shijiān紧迫,我们要尽快行动起来,好给苍帝一个最ǎnyi的答复。”

    于波也有些激动的道“栗智所言极是,我苍帝弟子苦等数千年,终于等到了苍帝转世,而今苍帝有事,我等就要为苍帝尽力分忧,诸位听我之令,分头行事。”说着就将众人分为两路,各自行动,最后却把于海独自留了出来。

    于海见大家都有事做,唯独大哥没安排ziji,不觉急道“我呢?我去干shi?”

    于波沉声道“你去圣堂,把苍帝的消息告知龙虎双卫两位前辈,叫他们有所准备。”

    于海闻言顿时大惊,脸色立成惨白,忙不迭的叫道“我不去,为shi是我,你叫别人去圣堂,我可不愿去见那两个老……我还是去给苍帝打探消息。”

    于波阴沉着脸,十分恼怒的道“今日你冒犯苍帝已是大罪,难得苍帝éiyou怪罪,我也就不再计较,ruguo你再不听号令,即便你是我的弟弟,我也要实行门规,惩治与你!于海,我再问你,你究竟领不领命!?”语气已是极为严厉。

    见于波动了真火,抬出了门规,于海也不敢再顶嘴,只能勉强答应了一声,万分不乐意也万分无奈的向着东方飞去,片刻就没了踪影。

    其他人也早已离去,就只剩下了于波和夏雨二人,夏雨也éiyou接到任务,他是有些惊讶,就问道“于堂主,属下的任务是?”

    于波眼望南方,沉声道“我们去南海。”

    夏雨一怔,随即醒悟道“于堂主是要去找苍帝?”

    于波笑道“不错,苍帝kěnéng随时需要人手,我们就在一旁守护,一旦有事,苍帝就能用得着我们了。”

    夏雨点头道“还是于堂主考虑的周到。”

    于波颇为得意的道“苍帝只怕还不了解ziji的力量,我们这些属下一定要为苍帝争气,世人只知三山十洲,却不知我苍帝灵墟的威名,苍帝灵墟yijg沉默了太久,是该重现于四海之上了。”

    夏雨甚为兴奋的道“于堂主,你说……苍帝的修为究竟有多高?”苍帝的强大直接guānxi到了苍帝灵墟能否重振声威,名扬四海,所以夏雨才如此问。

    说到这个,于波不觉有些激动的道“我看苍帝不但身怀伏羲八诀,恐怕还修炼了大五行诀,修为已至渡劫境顶峰,不,应该是归仙境,绝对是很强大!。”

    夏雨惊道“啊!这……。”由于过于惊骇和兴奋,他一shijiān是无话可说。

    他们谈论到清岩,竟是越说越兴奋。越觉得他们的前途是一片光明。许久之后。二人才省起还有要事,这才急急飞向南海,希望可以为清岩,这位新晋苍帝做些事情。

    南海,普陀山,这里风景秀丽,清幽安静,素有世外桃源之名。千余年前,一位修真高手在此开辟了一座洞府,名为丹凤轩,起初这位高手只是默默潜修,并无多大声威,而有一年,南海之上有恶蛟出没,伤人无数,这位高手便在南海之上斩蛟除恶,从而名声大震。被南海百姓赞誉为活菩萨,随后便有人慕名前来。拜师学道。

    这位高手因自身是女子,便立下规矩,只收女弟子,并还有严格门规,就是入了丹凤轩之门,自后便与情缘一刀两断,门下弟子若是触犯此门规,便是死数,也因为这个门规,令许多人是望而生畏,当然也有人下定了决心,愿意成为丹凤轩弟子,就这样丹凤轩弟子在世人眼中便成了冷漠,不近人情的代名词。

    休看丹凤轩都是女子,历代也有高手出世,道法广寒阴功威名极盛,令各派高手不敢小觑,尤其到了这代,水清将广寒阴功修炼到了阴极阳生的境界,练成了除开派祖师之外,无人练成的丹凤剑诀,从而成为天下三大神剑之一,ruguo水清能再把广寒阴功再由至阳转为至阴,便能再有大突破,成为渡劫境高手。

    可惜,六十年前,丹凤神剑竟然剑断于南海普陀山,就在丹凤轩之内,水清遇到了生平最大的一次失败,剑折人亡,丹凤轩也遭遇了灭顶之灾,在一夜之间,丹凤轩就此除名。

    断壁残垣,处处荒草,éiyou生气,有的只是无尽的荒凉,这就是现在的丹凤轩,再无半分当年兴旺气象,在这片废墟的身后,是一片墓地,一百余座墓碑,上面都刻着同样一行字,丹凤轩弟子之墓,éiyou名称,因为立碑之人根本不zhidào她们的名字,如此一片墓地,让人看了不觉心酸异常,唏嘘不已。

    自从丹凤轩出事之后,此地便再也无人来过,许多当地百姓都说,每当深夜之时,就会隐隐约约听到这里有低低的,模模糊糊的哭泣声传来,那哭声幽怨哀伤,无比凄凉,实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大家都说那是丹凤轩弟子的冤魂在故地徘徊,不愿魂归地府。

    大家gǎnjiào丹凤轩弟子的魂魄是在等待shi,等待一个她们认为可以让她们安心离去的人,而这个人很久都éiyou出现,直到这一天。

    这一天,yijg许久éiyou生人出现的丹凤轩终于来了四个人,三男一女,这四人是从天而降,有人还远远看见了一道犹如彩虹般的光影在丹凤轩上空一闪而过,那里面隐约有着几个人影,这些景象,许多老人都曾见过,在许多年前,丹凤轩的仙子们就是这样来去于天地之间,飞行绝迹,似如神仙。

    也就从那天以后,丹凤轩再无哭泣之声传出,有的只是寂静,大家也都已gbái,丹凤轩弟子魂魄等到了她们盼望的人,心愿了解,怨气消散,最终去了她们该去的那个difāng。

    一百二十五座墓碑,一百二十五座坟墓,荒草遍布,而清岩就静静地站立在这些坟墓之前,默默地看着,每一座墓碑他都看得非常仔细,即便那上面的字都是yiyàng,丹凤轩弟子之墓,这七个字在清岩眼里就是鲜血写就的,字字滴血,字字含恨,一笔一划都藏有悲愤之意,怨恨之情,也都化为了一百二十五张脸,熟悉的,不熟悉的,都在向他诉说着一些事情。

    清岩在听,他zhidàoziji来晚了,实在太晚了,埋怨自责已是于事无补,他bijg不是神,éiyou起死回生,扭转乾坤的力量,所以他只能在听,听她们留给ziji的话,虽然有很多人,清岩并不zhidào名字,可清岩早已把她们当做了ziji人,因为百里冰,他与丹凤轩已有了至为密切的guānxi。

    他曾经深入潮音古洞,寻找绝情剑,为的既是ziji,也为了这些本该可以拥有幸福的女人,现在绝情剑已然在此,可又有何用,她们yijg用不到了。

    清岩默默的看着,也在寻找百里冰,寻找那股熟悉的气息。那清雅的幽香。虽然见到了墓碑坟墓。清岩还是不能相信百里冰已然逝去,他虽是悲苦,但神智极为清醒,眼中五彩光华隐隐闪动,那是可以洞穿九幽的眼神,只是在这里他能看到shi?是死者的亡魂,还是她们的遗骸?亦或是仇人遗留的痕迹?

    éiyou人能zhidào,只有他zijiqgchu。许久许久之后,清岩才开口说道“冰儿不在这里,她应该还éiyou死。”语气淡然,却带着毋庸置疑的肯定。

    齐鲤,小薇,齐火一直在他身后,见到这么多的墓碑,他们也很震惊,也是暗自难过,自从zhidào噩耗之后。他们觉得百里冰恐怕是生机渺茫,可此刻竟然听到清岩如此肯定的话。他们并不惊喜,有的只有惊讶疑惑,甚至是恐惧,他们怕清岩受到了太大的刺激,有些失常了。

    齐鲤三人一时不敢说话,清岩zhidào他们的心思,轻轻叹道“你们觉得我在自欺欺人,不敢面对现实,所以才会这么说,对不对?”

    三人相顾一看,随即小薇大着胆子道“岛主,你怎么会这么肯定,岛主夫人……不在这里?”她的俏脸是一片苍白,大眼中流露出来的不是惊惧而是同情。

    清岩一直背对着三人,眼睛也一直看着前面的墓地,听小薇说完,他又轻轻一叹道“我zhidào你们担心shi,此刻我的心情是又喜又悲,来到这里见到了这幅情形,我是悲愤不已,她们是我的朋友,也是冰儿的亲人,她们的死让我心如刀割,然而,我喜悦的是冰儿不在这里,她……还活着。”停顿了一下,他继续道“我之所以如此肯定,当然是有足够的证据,你们不zhidào,冰儿曾经服食过一颗巴蛇内丹。天见可怜,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能断定她不在这里。”说到最后,他已是颇为激动,眼中泪光闪动,却一直éiyou流出,此刻还不是哭的shihou。

    巴蛇内丹,齐鲤三人一听都是一怔,不解这巴蛇内丹和百里冰的生死会有何联系,小薇便问道“岛主,我们不太gbái你的意思,巴蛇内丹是shi东西?”

    清岩解释道“巴蛇是上古异兽,体型巨大无比,当年在太白山,我和冰儿,还有元元真人曾见过此蛇,元元真人除去了巴蛇,把其内丹送给了冰儿。此丹至阴至寒,最适合冰儿的先天禀赋,冰儿服食此丹之后,修为大进,而且此丹进入人体之后,就与人的本身精血相融,还能让人的骨骼发生变化,使得骨骼蕴含了至阴之气,至死不变。”

    说到这里,齐鲤三人似乎gbái了,小薇寻思一下道“岛主,你是说这里的那些尸骨,都éiyou你说的那种阴气,所以夫人就不在其中?”

    清岩点头道“正是,除此之外,我还确定丹凤轩主水清也不在其中。”

    齐鲤三人都快被清岩说傻了,闻言又是一怔,不约而同的道“为shi?”

    清岩道“水清轩主修为已是最强顶峰,离渡劫境不过是一步而已,她修炼的丹凤剑诀,真气异于丹凤轩其他高手,修真高手的真气可以改变自身体质,深入骨髓,我方才看过了,这里的遗体骨骼与常人无异,这是时日太久,隐含在骨骼内的真气都已消失不见,这也说明她们生前的修为最高者不过极流,éiyou最强,所以水清门主也在不在其中,她或许也éiyou死。”

    齐鲤三人虽和水清没shi交情,但由于百里冰的guānxi,都对水清有了莫名的感情,听到了这个消息,他们也很高兴,尤其是百里冰还在世间,更是让他们毫不喜悦,若不是这里的环境不允许,小薇只怕就要欢呼大叫了,但她还是难掩喜悦的道“这就好了,岛主夫人éiyou死,我们就放心了。”

    这shihou,清岩缓缓转身,淡然从容的神情里多了些感动,他感激齐鲤,小薇,齐火对于ziji的那份真情,看着三人,清岩说了句“谢谢你们,在我gǎnjiào最孤独的shihou,你们一直在我身边,在我最痛苦的shihou,你们为我分担愁苦,真的谢谢你们。”

    齐鲤三人一听是惊慌失措,都不知该说shi了,最后还是小薇道“岛主,你是我们的岛主,我还是你的妾呢,你对我们说谢谢,可是折煞我们了!”

    听到小薇说到妾的问题,清岩不觉一笑,摇头道“shi妾不妾的,以后别再说这个了。”

    见到清岩笑了,小薇顿觉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zhidào岛主心情已是好了很多,就道“岛主,既然zhidào了岛主夫人还在,那我们以后该怎么办?”

    清岩肃容道“自然是要寻找冰儿,就算她在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她。”嘴里这样说着,他心里却是甚为忧虑,他早已用灵犀环试着联系百里冰,他也明明感应到了对方,可对方就是éiyou反应,ruguo灵犀环还在百里冰身上,为何百里冰不回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