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苍帝灵墟十四

作品:《仙途正道

    蓝色光剑在上,寒意瞬间就笼罩了近千丈的空间,还有无边锐气隐含其中,离火剑一直强烈,锐烈的锋芒终于受挫,赤红似火的剑身轻轻一振,发出一声低鸣,似乎有些胆怯,畏惧,剑芒随即缓缓收敛,御剑之人,红衣女子平静的神情终于变了,美眸中光华一闪,有了些许惊骇,黄衣人见到凭空显现的蓝色光剑,瘦小的脸上已无半点人色,颤声道“天蓝琉璃剑意!”随即又断断续续的道“长白……魔……尊者!”语气惊恐之极。

    秋风死里逃生,是大喜过望,柳云华,白骨魔君见他居然还能活着,都是有些失望,当然了神情上没什么表现,柳云华还道“秋兄受惊了,没什么事吧?”对于他的问候,秋风就觉得很恶心,但他也知道如果方才换了是自己,也会如此做的,纵然生气他也不能发作,也很违心的道“多谢柳兄关心,我很好。”

    此刻白骨魔君却是对着那柄蓝色光剑躬身一礼,随即恭容道“属下恭请太上护法现身。”

    柳云华,秋风二人也随即躬身行礼,等待长白魔尊者现身,而那些黑衣人也收到了柳云华的指令,也停止了攻击,木然的回到了柳云华三人身前,垂首不语,静静而立,经过离火剑的洗礼,这些黑煞弟子只剩下了十人。

    黑煞弟子停止了攻击,红衣女子却没有觉得有多轻松,那柄横空而立的蓝色光剑,给她的压迫远比这些黑煞弟子强的多。寒意。锐气扑面而来。饶是红衣女子修为已至最强顶峰,也忍不住心生寒意,脸色略现苍白。

    黄衣人更是一阵阵的哆嗦,他不是害怕,是极为恐惧,这次真是恐惧了,头顶之上的蓝色光剑虽然离他还有很远,但他却已被那股极寒剑意。震摄的是魂不守舍,浑身颤栗了,牙齿在打架,双腿在颤抖,眼角也在抽搐,黄衣人此刻能站立在那里,已是个奇迹,而他嘴里居然还在啰啰嗦嗦的说着那两句话“天蓝琉璃剑意,长白魔尊者……”

    天蓝琉璃剑意是长白魔尊者的成名道法,寰宇三绝。九幽神君,雪山神魔。长白魔尊者,其中以这个长白魔尊者最为低调,但他也是成名最早的一个,据说修为也是最强的一个。

    当年寰宇三绝名动天下,威名最盛之时,长白魔尊者却忽然归隐于长白山,再也没有出现在尘世,传言他如此做是为了躲避九天雷劫,而且近些年还有人说过,早在许多年前长白魔尊者就已是渡劫成功,达到了渡劫境,只是不知什么原因,他一直潜隐在长白山,久久不肯出世,还说天师道的步云真人还曾前往长白山与其斗法,结果不得而知,但自那以后,步云真人也就很少在尘世现身,一直在龙虎山修炼五雷天心正法。

    黄衣人对于长白魔尊者却是颇为了解,他的消息一向灵通,对于长白魔尊者的那些传说他也很清楚,知道当年步云真人确实和长白魔尊者有过一次斗法,而那次也是步云真人生平第一次落败,五雷天心正法为天蓝琉璃剑意所破,步云真人险些就毁在了长白魔尊者的手下,当时若不是有人出手相救,步云真人就要命丧长白山了!

    那时的长白魔尊者就已是渡劫境高手,对于打败步云真人的事情,长白魔尊者似乎并未放在心上,也没有大肆宣扬,所以世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世人不知,黄衣人知道,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对于长白魔尊者的出现是大为惊恐,渡劫境高手的强大绝非他,以及红衣女子所能抗衡,南明三阳离火剑再厉害,也不可能抵挡得住天蓝琉璃剑意的一击。

    看着高悬于上空的那柄极致完美的蓝色光剑,黄衣人都感觉到了他四周的天地元气逐渐已被那柄蓝色光剑牵引,吸引,缓缓的融入到了蓝色光剑之内,他们附近数百丈,甚至数千丈范围,已被天蓝琉璃剑意所覆盖,笼罩,形成了意境,剑之意境,那是剑气剑意凝结而成的意境,无比清晰,也无比真实的意境,这就是由长白魔尊者操控,掌握的意境,这也是他独有的道法,天蓝琉璃剑意!

    这种意境类似于结界,施法之人可以随意吸收和运用意境中的各种力量,并将力量转为剑气,攻击御敌是随心所欲,修为越高,意境的范围就越大,吸收运用的力量就越强,各种天地元力融合而成的剑气威力之强那是可想而知,而最让身在天蓝琉璃剑意中的人绝望的是,在这意境之中,你的力量也会被对手所吸引,运用,修为越深越糟糕。

    当然了,值得长白魔尊者施展天蓝琉璃剑意的人,都是高手,强者,此刻黄衣人面对这柄蓝色光剑,也很明白,这柄剑的对手不是他,是手持南明三阳离火剑的红衣女子。

    南明三阳离火剑的光芒已无先前那么强烈,锋芒逐渐收敛,赤色剑锋一直在轻轻颤动,发出低低的鸣叫,红衣女子惊骇之色早已敛起,娇容甚是平静,毫无慌乱之色,美眸里光芒闪动,凝视着那高高在上的蓝色光剑,她自然也感觉到了天蓝琉璃剑意的威力,并且要比黄衣人深刻的多,清楚的感应到了四周气息的运行,各种元气力量已被蓝色光剑吸收,她体内真气也有些异动,有着离体而出的迹象,她努力平复着真气,神情还是很淡然,这是她早就想到的结局,所以她并不意外,她可没有能对付得了长白魔尊者的自信,但绝对有面对死亡的勇气,只可惜,她有些遗憾,就差一点,她就可以到达她想去的那个地方,死在那个地方,对她来说是个不错的归属,在那里她可以继续等待一个人。她挚爱一生的人。可惜。她去不了了。

    暗暗一叹,想到了他,她的心里是一阵阵痛楚,她虽然是身陷绝境,可还在为他担心,不知他究竟在哪里?是生还是死?如果还活着,那自然是好了,如果死了。他们很快也就可以见面了。

    想到这里,她忽然一笑,那笑容无比灿烂,无比艳丽,美得令人无法直视,在场所有人都被这笑容震摄和感染了,柳云华三人心头竟是一震,甚至那些一直面无表情,毫无生气的黑煞弟子见到如此笑容,也有了一丝触动。眼里黑芒微微一敛,僵硬的脸上也是一动。不过这个变化是转瞬即逝,快的无人可以察觉。

    众人看到了她绝美的笑容,黄衣人却是体会到了她的心思,暗暗叹息一声,默默地道“老弟呀!你究竟在何处?你小乙哥和厉大妹子就要没命了,你要是还活着,可要为我们报仇!”

    他寻思之际,忽然一个略带冰冷寒意,而又甚为清越好听的声音从空中响起“你就是厉轻恬?”

    她当然是厉轻恬,天火宫厉天远的女儿,天火宫的少宫主,厉轻恬!

    厉轻恬闻声微微一怔,随后淡淡的道“我就是厉轻恬。”说话之时,她的眼睛也在四下一扫,这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她知道以她的修为是不可能看见说话之人,除非对方有意让她看见。

    那个声音又道“我今日前来,就是要请你回归天火宫,不过在我看来,你却是不想回家了。”语气很平和,似乎就是在和厉轻恬在商谈事情。

    柳云华三人闻言是暗自惊讶,料不到太上护法会是这般客气,黄衣人也是一样,心道“这个老鬼在耍什么花样?”也就在他寻思的时候,那个声音忽然又道“你就是孙小乙吧,你若再说我一声老鬼,我就叫你死的很难看。”语气还是那么平和,甚至还带有几分笑意。

    黄衣人当然就是孙小乙,天遁门的掌门孙小乙,他闻听此言,顿时骇然,失声叫道“你知道我的心思?”

    那个声音自然就是长白魔尊者了,他不知隐身在何处,只把那柄天蓝色光剑展现在大家头顶之上,平平淡淡的语气,清清朗朗的声音,却具有无比强大的威势,震摄住了所有人,一口道出孙小乙的心思后,他又道“听闻你可是万事通,知道的东西可不少,我的天蓝琉璃剑意你想必也很清楚了,那么你就该管好你的心,别随便乱想,在这意境之中,任何事情我都是了若指掌。”

    孙小乙脸色苍白,他是知道天蓝琉璃剑意的厉害,可也不知道会是这般厉害,剑意笼罩之下,居然也对手的心思也能弄得一清二楚,这人也太可怕了!

    他这个心思刚起,长白魔尊者就道“我并不可怕,只要你们能够听话,我还是相当和善的。”

    孙小乙已是毛骨悚然,惊惧到了极点,厉轻恬神色也有了些变化,见到孙小乙惊恐的眼神,她忽然道“你若放过他,我就随你回去。”

    孙小乙一听此话,慌忙叫道“万万不可,我的命不值钱,你才要好好保重才是。”

    厉轻恬苦笑一下,正欲说话,长白魔尊者却道“你的条件我不能答应,孙小乙也必须回去。”

    孙小乙奇道“为什么?”

    长白魔尊者似乎笑了一下,道“很简单,你很值钱!”

    孙小乙闻言不觉苦笑,和厉轻恬对视一眼,才道“原来我也是有点价值的。”他的样子本就十分滑稽,愁眉苦脸的模样就更好笑了。

    厉轻恬或许是心态轻松了,居然还笑道“小乙哥,你一向都很有价值。”

    见她还能笑的如此自然从容,孙小乙不觉是大为佩服,也许是长白魔尊者又知道了他的心思,居然赞叹道“厉少宫主年纪轻轻就能有此修为,已是令我十分诧异,此刻又见少宫主这般淡然,勇气胆量更是超群,难怪会令我教教主如此看重,非要请你回去,我这次出来也是值得了。”

    柳云华三人一听长白魔尊者如此说了,都是大为惊讶,原以为太上护法此来名义是请厉轻恬回宫,实则是除去后患,可现在听来。竟真是要把厉轻恬生擒活捉。也只有长白魔尊者才能做到这一点。难怪教主严令不得轻举妄动,想到这里,三人又不禁想到,教主为何对厉轻恬这般看重?区区一个天火宫少宫主似乎没有多大价值吧?

    厉轻恬也是暗自惊讶,她也不会天真的认为长白魔尊者存了什么好心,便冷笑道“多谢你们的看重,天火宫已非我家,少宫主之称也不敢当。你们最好此刻就杀了我,不然……”

    长白魔尊者打断了她的话,道“少宫主误会了,我真是没什么恶意,否则我也不会和你多费口舌,先前我教对你确实有些过分,还好少宫主并未受到什么损伤,这是万幸了,你现在已是我教的贵宾,我们……”

    厉轻恬也打断了他的话。冷笑道“你的话我能相信吗?我的爹爹,我的哥哥此刻都在哪里?他们……他们都已死了。是不是!?”说到最后,她的语气是极为悲愤,眼中早已是泪光闪动,含泪欲泣。

    长白魔尊者闻言沉默了片刻,才道“对于厉宫主和少宫主的事情,我很抱歉!”

    抱歉二字从他嘴里说出,实在是个异数,柳云华三人更加吃惊,厉轻恬眼圈泛红,美眸中泪光盈盈,对于长白魔尊者的抱歉她没有任何感觉,但她已经知道了一件她最最不想知道的事情,亲人已然逝去,心里顿时大痛,她仰天哀号一声,悲愤欲绝的道“这么说,我爹和我哥哥已然……死了?”随着此话,她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厉轻恬心情激动,愤恨之情带起了浓浓杀气,手中南明三阳离火剑一声清鸣,光芒再度大盛,乾天神火催动仙剑,锋芒如火冲天而起,朝着那柄蓝色光剑直迫而去,剑势凌厉,大有一去不复返之势。

    一声叹息在虚空中响起,随后长白魔尊者淡淡的道“这又是何苦。”随着话声,蓝色光剑似乎微微动了一动,天蓝色光华一闪,一道淡蓝色寒芒自那光剑之上吐出,那道寒芒闪动着琉璃般的光彩,璀璨夺目,寒意逼人,就如一柄蓝色冰璃之剑,迎向了离火剑的锋芒,就在剑芒相交之时,长白魔尊者还轻轻的说了一个字“落。”

    “叮!”一声脆响,声音不大,却是清晰可闻,蓝色冰璃之剑一遇离火剑锋芒,立时蓝芒大作,炙热的剑气根本无法阻拦它的来势,沿着离火剑的光芒,蓝色冰璃之剑顺势而下,瞬间就和离火剑有了实质性接触,发出了那声脆响,接着厉轻恬手中的南明三阳离火剑便是脱手而出,跌落在地,光芒不再,而厉轻恬整个人似乎已被蓝色冰璃之剑的寒芒所摄,脸色略带苍白,美眸中的动人光华已然暗淡,显出几分苦涩,几分绝望,身形已是动弹不得。

    孙小乙见状大惊,只是不得他有所反应,他就觉得身上一冷,一股寒意瞬间已把他冻僵,随即就听到长白魔尊者,平和清冷的声音又在空中响起“你们还不快请厉少宫主,孙小乙两位回转天火宫。”

    柳云华三人急忙恭声答应道“属下遵命。”

    长白魔尊者悠悠叹道“此番出来,能得见南明三阳离火剑,也算不虚此行,收好此剑,我们先回天火宫。”

    长白魔尊者出现之前,齐鲤,齐火都已有了察觉,首先感觉到的是齐火,他火眼闪动,仿佛看到了什么,就对齐鲤道“小鱼哥,有高手到了,就在百里之外。”

    齐鲤神情一正,凝目一看道“我也发现了,好快的身法。”

    齐火有些兴奋,沉声道“打不打!!”

    齐鲤道“再等等,看看再说。我们先隐藏好。”

    齐火却道“这人修为很高,说不定能发现我们。”

    齐鲤微一寻思道“这个不难,岛主不是给了我们几张隐身符吗,我们就试试,看好不好用!”

    齐火喜道“这倒是个好办法。”如果苦道人知道他们在怀疑自己炼制的灵符,只怕是要大怒了。

    隐身符果然好用,一经施展,齐鲤,齐火两人身形,气息便在瞬间隐去,真是无影无踪,令人无法察觉。

    齐鲤,齐火身形刚刚隐去,长白魔尊者便到了近前,那是一道淡淡蓝色光影,齐鲤,齐火的眼力何等之强,居然也无法看见清楚来人的具体形象,都是暗自骇然。

    齐火最是惊讶,他最近修炼金刚法眼,眼力又比以往强了数分,居然也看不到来人的形象,不觉颇感沮丧,齐鲤却是看出了蹊跷,道“此人修为虽高,应该还高不过你,我们之所以看不到他的形象,是因为他的四周有一层光华护体,你看那层蓝光,晶莹如玉,似若琉璃,宛如实质,难怪我们一时看不透,据说长白魔尊者修炼的道法,名为天蓝琉璃剑意,想必就是这层光华了,果然威力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