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 苍帝灵墟十六

作品:《仙途正道

    齐鲤也是一时疏忽,长白魔尊者剑意完全布成之后,他才醒悟过来,望着四周的蓝色琉璃罩子,他是懊恼不已,脱口道“糟了!”

    他的声音厉轻恬听到了,身边有个隐形之人,她也有些不自在,又听那人说了句“糟了”她不觉问道“你……你怎么了?”

    齐鲤对她也没什么隐瞒,苦笑道“长白魔尊者先下手为强,施展琉璃剑意封闭了四周,这样会让我的雷诀很难发挥威力,这个老东西!”

    厉轻恬闻听雷诀二字,不禁惊道“你修炼的是雷诀,并不是五雷天心正法?!”

    齐鲤见她一脸惊讶,不觉有些得意,此时孙小乙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惊呼道“雷诀!我的乖乖,你居然会雷诀。”虽然看不到齐鲤的形象,他还是煞有介事的对着空气如此说道。

    齐鲤也觉得孙小乙很有意思,修为低,胆子小,嘴还贱,骂人又狠,偏偏还和这么美丽的姑娘在一起,真是想不到他们怎么会成了朋友,不觉笑道“雷诀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岛主才是……”

    话到一半,孙小乙又极为夸张的叫道“你说什么?雷诀有什么大不了?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好大的口气呀!对了,你快快现身,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真面目!”他最近算是转性了,明知齐鲤修为高的吓人,他还敢如此说话。

    齐鲤也不在意孙小乙说话的语气,也也觉得这个贼眉鼠眼的小个子很有意思,便道“这可不行。这隐身符我只会用。却不会解法。只能等到我们岛主解除了。”

    厉轻恬,孙小乙是又一次听到他说到岛主,都是大奇,这样的高手居然还是别人的属下,听他的语气,显然这个岛主是更了不得的人物了。

    厉轻恬心里惊讶却没有多言,孙小乙却是问道“你的岛主又是哪位高人?能否告诉我?”

    齐鲤有些犹豫,不觉沉默了片刻。厉轻恬何等灵慧,便道“恩公既然有隐衷,就不要为难了。”

    齐鲤对于厉轻恬的称呼有些不太适应,忙道“你也不必客气,恩公之称我承受不起,你还是叫我齐鲤吧。”

    “你也姓齐!”厉轻恬,孙小乙异口同声的叫道,语气惊讶至极。

    齐鲤被他们的叫喊弄得一愣,姓齐怎么了,至于有这么大的反应吗?便道“我是姓齐。二位似乎对我的姓很吃惊呀!”

    厉轻恬并没有说话,只是幽幽一叹。孙小乙也是叹息一声,才道“我有个兄弟也姓齐,他叫齐……”

    他们三个旁若无人的在交谈,可真真气煞了一个人,就是早已布成了天蓝琉璃剑意,准备和齐鲤大战一场的长白魔尊者。

    长白魔尊者见三人谈得兴起,似乎忘了上面还有这个人的存在,简直视自己和自己的琉璃剑意犹如无物,寒冰般的脸色早就透出了铁青色,听闻齐鲤施展的是雷诀,他也是一惊,伏羲八诀之名可是如雷贯耳,这让他又提高了几分警惕,随后又听到他们说到了姓氏,长白魔尊者就有些不耐烦了,这算什么,拉家常吗!简直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长白魔尊者就是涵养再好,也不觉气往上涌,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孙小乙的话“几位说完了没有?”

    孙小乙这才省起现在可不是讨论姓氏的时候,脸色一变,厉轻恬也是面有忧色,低声道“你可有把握对付他?”

    齐鲤其实一直在注意长白魔尊者,雷诀真气早已提聚,只是他的真气被剑意影响的很厉害,把握是三成也没有,此时长白魔尊者是占尽了天势,地理,剑意笼罩之下,令人有种不得不屈服的感觉。

    齐鲤修为虽强,却被长白魔尊者占尽了先机,取胜已是不能,但他虽然攻不破天蓝琉璃剑意,遁走却是绰绰有余,而齐鲤最顾虑的就是厉轻恬二人,再说他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所以身在困境,他是毫不急躁,甚为镇静,当然他的神情厉轻恬看不到,见厉轻恬一脸忧色,他便微微笑道“你们不必担忧,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

    他的话充满自信,使得厉轻恬,孙小乙的心微微放了一放,长白魔尊者闻言却道“阁下果然豪气,那就请与我一较高下吧!”

    齐鲤傲然道“那是自然,能与大名鼎鼎的长白魔尊者斗法,是我齐鲤的荣幸,请!”说话之时,眼中蓝色电芒隐隐闪动,即便隐身符威力强大,也无法掩盖住他眼中神光和强悍气息,以及无畏的气势。

    齐鲤气势攀升,真气流于体外,蓝光闪闪,四下散开,迫得厉轻恬,孙小乙急忙退后老远,尤其是孙小乙,生怕被蓝电似的光芒碰上,跑得比耗子还要快。

    齐鲤气势展开,上贯苍穹,下入厚土,声势之盛无可比拟,长白魔尊者见他身在自己剑意之中,还有如此威势,也是暗自惊异,心道,雷诀果然不凡,绝非寻常道法可比。

    他自问已是掌控了局势,虽是惊异却不担忧,极具自信,当下冷冷一笑,身形缓缓移动,脚下那柄巨大光剑也是缓缓升起,移到了他的面前,天蓝色的剑芒和长白魔尊者自身散发的光华融合无间,这柄蓝璃寒剑早与长白魔尊者元神已是一体,自然也与天蓝琉璃剑意也是一体,剑意吸收的天地元气正是融汇到了此剑之中,增其锋芒,助其威势,蓄势一击,足可惊天地泣鬼神,势不可挡。

    蓝璃寒剑威力虽强,数百年来毁在此剑之下的高手却是屈指可数,这不是说长白魔尊者并不是个好杀之人,而是他太骄傲,认为只有最强的对手才有资格,才配他施展蓝璃寒剑和天蓝琉璃剑意,当年的步云真人就很有幸见识到了他的剑与剑意。险些身死。万劫不复。

    蓝璃寒剑被长白魔尊者全力催发。剑上光芒反而逐渐收敛,光华内敛,显现出了此剑的真实形象,那是一柄通体蔚蓝色的仙剑,剑身连带剑柄长达丈许,光影闪动,就如一汪蔚蓝的海水,那蓝色深不可测。仿佛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力量,还有就是无穷无尽的寒意,好一柄蓝璃寒剑!

    剑意,寒气扑面而来,齐鲤虽是隐身却是首当其冲,蓝璃寒剑已然锁定了他,钉死了他!

    嘴角泛起淡淡笑容,齐鲤身形如山,巍然不动,眼中蓝芒一盛再盛。真气凝聚,自他体内透出。化为了一道蓝色电芒,电芒如剑亦如刀,横空而立,与蓝璃寒剑遥遥相对。

    长白魔尊者很期待齐鲤能祭出一件法宝,可最后见到的只是真气所化的电影锋芒,不觉微感失望,也是颇为恼火,在如此不利的形势之下,此人居然还在隐藏实力,这显然是看不起他,骄傲自负的长白魔尊者如何能忍受这种轻视,眼里也是蓝芒大盛,寒声道“这就是阁下的法宝?!”

    齐鲤微微催动真气,电芒便是一盛,锋芒毕露,凌厉之气直逼蓝璃寒剑,引的蓝璃寒剑一阵轻颤,齐鲤此举不言而喻,长白魔尊者如何不明白,当下冷笑道“阁下的豪气,傲气令我十分钦佩,只希望你不会后悔这个决定。”

    齐鲤也很欣赏长白魔尊者的傲气,斗法之时还讲究公平,此魔还真是与众不同,便道“齐鲤做事向来不会后悔,如果需要之时,我自会祭出法宝。”

    长白魔尊者冷冷的道“只怕到时候你就没了机会。”

    齐鲤却笑道“这个不劳你费心,请!”他们二人虽是针锋相对,言语之间倒是有了几分惺惺相惜之意。

    一旁等着观战的孙小乙不禁低声道“打就打呀!啰嗦什么!这姓齐也有不痛快的!”

    厉轻恬听到了他的话,便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孙小乙对厉轻恬一直是颇为畏惧,见到那个凌厉眼神,忙道“是我说错了,姓齐的都是好样的,都是好人!齐鲤也是好人一个!”

    厉轻恬闻言眼神转为了柔和,随即娇哼一声,眼睛又看向了齐鲤和长白魔尊者,孙小乙却是一头冷汗,暗道“这个小丫头,好厉害的眼神,阿弥陀佛,还是老话说的好啊,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得罪不起,得罪不起呀!”

    长白魔尊者居高临下,威势强横,似乎已是胜券在握,蓝璃寒剑的锋芒仿佛已然冻结住了剑意内的所有事物,剑芒内敛,威力越强,齐鲤则是催动真气,御动电芒与其相抗衡,二人并无任何动作,只是纯以气势相较高下,而在这天蓝琉璃剑意之中,齐鲤自然是没有任何优势,雷诀虽强,可在此地也只能发挥五成威力,何况齐鲤还没有祭出法宝,劣势是显而易见,众人虽然都看不到齐鲤的表情,可也猜得到,这个神秘高手的脸色应该好不到哪去。

    柳云华秋风,以及刚刚恢复行动的白骨魔君见状都是放下了心,齐鲤的突然出现委实令他们甚为惊慌,好在对方虽强,太上护法更强,他们就等着太上护法大展神威,将这个看不到的高手一举消灭,然后再将厉轻恬,孙小乙二人活捉,他们此次任务就算完成了。

    而就在他们寻思之时,一直不动的齐鲤忽然动了,当然他们看不到齐鲤,只是从那道蓝电光芒上推断出来的,齐鲤在缓缓上升,速度非常缓慢,而他们却觉得齐鲤每上升丈许,那道蓝电光芒就会明亮一些,气势也会增强一些,散发出来的气息也随之强大,还有隐隐雷声从蓝电那里发出,并且动静逐渐变大,惊雷阵阵,蓝电也是光芒四射,夺人双目,以柳云华等人的修为,竟是无法直视那道电芒,身形也是不觉迅速后退,远远望去,才好受了许多,他们也总算知道了雷诀的威力。

    长白魔尊者见齐鲤以强硬的姿态,硬生生的化解了自己强大的压迫,不觉有些惊讶,齐鲤如此做只能是在耗损真气,而且是完全没必要的耗损,这样有何意思,为的就是和自己面对面。平起平坐吗?

    蓝璃寒剑随着齐鲤的上升。也缓缓的移动。剑锋一直不离那道蓝电,长白魔尊者催动剑意,不停的吸收剑意之中的天地元气,更试图将齐鲤的真气化为己用,只是齐鲤早有防范,真气凝结如铁,混为一体,任凭长白魔尊者剑意再强。也不能吸收丝毫,如此二人在空中僵持了许久,长白魔尊者依然处于优势,但他一直不动,很静,脸上既无得意之色,也无喜悦之情,寒冷如冰,凝视着对面的那道蓝电光影,他似乎在等待。等待一个最佳的机会。

    无人知道的齐鲤神情,厉轻恬。孙小乙已是极为担忧,孙小乙急躁的道“他在干什么?这样可是很吃亏的,在这天蓝琉璃剑意之内,时间越久,真气损耗就会越大,长白魔尊者的气势也会越强,我看再过一阵,长白魔尊者不用出剑,这个什么齐鲤就输了,唉!这是什么高手,怎么行事如此不正常!完了,完了,这次算是完了。”

    他唠唠叨叨的说个没完,厉轻恬听了不觉秀眉一皱,只是没等她发作,孙小乙忽然一声尖叫,神情大变,那样子就像是大白天见到了鬼,小眼圆睁,嘴巴大张,厉轻恬吃了一惊,忙道“小乙哥,你怎么了?”

    孙小乙好半天才缓过来神,惊魂未定的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太……太紧张了。”

    紧张?厉轻恬哪会相信他的鬼话,不过此刻她也没心思多问,美眸一瞪孙小乙,意思很清楚,“你就别再添乱了!”

    孙小乙苦笑一声,使劲点点头道“下不为例,下不为例……”他是有苦说不出,就在方才他埋怨齐鲤之时,就觉得身后,耳边忽的冒出一股热气,这股气息好不炙热,烫的他是痛彻心扉,难以忍受,就忍不住惊叫了一声,随后他隐约还听到有人在说话,意思好像是“再胡言乱语,我就烫熟了你!”

    这让他是又吃一惊,因为听得不太真切,他也不敢确定,究竟是有人在威胁他,还是他的幻听幻觉,但那烫入心扉的痛是绝对真实,孙小乙知道这可不是自己疑心生暗鬼,是有人暗中教训了自己,此人绝对是个高手,很高的高手,就是不知是敌还是友,万一……,孙小乙不敢万一下去,眼前一个长白魔尊者就已足够他们忙活得了,再要是来个高手,他们可真就要完蛋大吉了。

    孙小乙的惊叫也就惊动了厉轻恬一人而已,长白魔尊者对于他的动静根本就是充耳不闻,对面的蓝色光芒愈发强盛,雷声也成了滚滚之势,他也感觉到了,就在他的天蓝琉璃剑意之外的天空之中,早已是乌云密布,暗沉一片,雷诀引动了天雷,也正是他的先见之明,用剑意封闭了这片空间,天雷已无法影响到他,否则情形便是不妙。

    也就在他寻思之时,齐鲤忽然发动,沉沉一声低喝,吐出二字“雷动“!

    惊雷,闪电果然随声而动,蓄势已久的蓝色电芒轰然击出,那是雷霆之威,有着万钧之势,电芒一闪,深蓝色的电光就将虚空裂为两半,眨眼间就到了长白魔尊者近前,速度之快不可思议。

    齐鲤一击颇有出奇制胜之意,长白魔尊者又是何等老辣,在这天蓝琉璃剑意之内,齐鲤的任何举动很难瞒过他,雷击虽强虽快,长白魔尊者应付起来也是毫不慌张,见他神情冷静,从容不迫的举起右手,轻轻一挥,动作实在是潇洒自如,蓝璃寒剑随势而动,剑锋一振,寒气,寒芒陡然大盛,继而,一道锋锐之气透剑而出,淡淡的蓝色剑气,很美,美到极致,完美的让人怀疑还有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它的锋锐,能破坏它的完美!

    相比于齐鲤的雷霆一击,长白魔尊者的这一剑,速度并不快,不急不徐,剑气刚刚吐出,雷电就已到了近前,可就在这一刻,强悍无比的惊雷之力,忽然一顿,速度陡然缓慢下来,接着剑气完全吐出,与蓝色雷电正面相遇,“啪”一声脆响,就像一记耳光发出的声响,清脆响亮,随即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这声音又像极了海水迅速凝结为冰的动静,再看空中,果然出现了一大块蔚蓝色的冰块,冰块透亮,里面赫然包裹着一道蓝色电芒,齐鲤发出的那道雷电竟然被长白魔尊者用剑气冻结在了冰块之中!

    如此情景,众人几时见过,柳云华等人见了是又惊又喜,厉轻恬,孙小乙见了是又惊又怕,怎会发生这种事情?!强大的雷电怎能被冻结!?

    孙小乙已是脸色苍白,嘴唇都有些颤抖,厉轻恬也是很震惊,眼中方才还有的希望一下子淡去了许多。

    冻结住雷电之后,长白魔尊者神情依然冷静,右手再动,蓝璃寒剑一振,剑气再吐,又是一阵“噼啪”脆响,那块冻结住蓝电的冰块立时碎裂成了无数块,冰块碎裂,连带着那道电芒也成了碎片,散落在虚空之中,齐鲤的强悍一击,就此彻底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