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 苍帝灵墟十七

作品:《仙途正道

    谁也想不到长白魔尊者会如此抵御雷诀,并且还这般轻易写意。

    随后,就听“啪啪啪”三声脆响在空中响起,这是有人在鼓掌,接着还有人赞叹道“天蓝琉璃剑意不愧是当世绝学,都说闻名不如见面,今日我是大开眼界了,足感欣慰,真是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呀。”说话之人语气倒很淡然,听起来也像是出自由衷,但下面众人闻言,都是一脸古怪,因为说话赞叹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自称齐鲤的人。

    孙小乙听了直接就傻了,片刻之后,才对厉轻恬道“你听,你快听听,他说的话,这……”

    厉轻恬没好气的道“我听见了,真是奇怪,难道高人都是这样古怪吗?”

    孙小乙气道“高人!我看他就是个……”话到嘴边,他忽然想起那个神秘声音和耳边滚烫的感觉,就急忙住嘴,随即他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有人在他身旁道“算你有记性,不然……哼!”

    孙小乙确定自己没听错,神情早已大变,忍不住叫道“你……你……”

    厉轻恬见他又像见了鬼似的大叫起来,不觉奇道“小乙哥,你究竟怎么了?”

    孙小乙一脸惊恐的道“有人……真的有人!”

    厉轻恬皱眉道“自然是有人了,难道我不是人吗?”

    孙小乙惊慌失措,小眼睛滴溜乱转,四下一阵乱看,嘴里叫道“我不是说你,有人……有人在我身边……真的有人,哎哟。你……”说着又他像是挨了打。惨呼一声。

    厉轻恬终于看出了异样。眼里光华一闪,手中离火剑光芒一盛,沉声道“究竟是何人在此捣乱?”神视已然一扫,可是一无所获,心中暗震,忽然心中一动,不觉抬头一看那团蓝色电影,似有所悟。

    此刻长白魔尊者也注意到了孙小乙的异常。双眼蓝芒一闪,长眉忽然扬起,寒声道“原来还有高人在此,我倒是失察了,想必是你的同伴吧?”他问的自然就是齐鲤,语气虽然平静依然,可眼里还是有了一丝惊骇,在他剑意之中居然还有人隐藏其中,他还毫无察觉,岂不是说明来人修为也是极高。最起码不在他之下。

    渡劫境高手!又是渡劫境高手!

    长白魔尊者暗暗叫道,也是暗暗骇异。渡劫境,是他苦修了近千年才有的成就,本以为天下已是少有人及,可事实上他也知道了这世间渡劫境高手虽然不多,但也不少,而且还有归仙境高手潜隐于四海之内,这让他知道了天外有天确实存在,自此也收敛了几分狂傲之气,但他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渡劫境高手接二连三的出现,而且还是敌非友,此刻他的眼前就有两位隐住身形的渡劫境高手,这让长白魔尊者如何不惊。

    长白魔尊者的惊骇齐鲤看得很明白,微微一笑道“好说了,他正是我的兄弟,齐火。”

    长白魔尊者此次是留意到了他的名字,一听齐火,他心中一动,随即大震,暗道“齐鲤,齐火难道他们竟是……”想到最后,他眼中惊骇之色竟是难以掩饰。

    齐鲤见状,不觉大奇,暗道“莫非他知道我们,不然怎会如此惊讶。”

    长白魔尊者惊骇之色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了镇静,冷冷的道“齐火,好热烈的名字!二位究竟是何来历?为何定要与我作对!”

    齐鲤见他故作镇定,心中越发起疑,淡淡的道“路见不平,拔剑相助而已,至于我们的来历,我劝你还是别问的好。”

    长白魔尊者何曾被人如此轻慢过,脸色微变,似欲发作,可有不知为何他又忍住了,冷笑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问了,方才我已领教了阁下的雷诀,果然威力不凡,本人是十分佩服,想必阁下也了解了我的道法,那么,你我还需再战吗?”

    齐鲤笑道“我有自知之明,如此形势我是斗不过你,你我就不必再战了。”

    见齐鲤这般干脆的认输,长白魔尊者不觉一怔,可随后有人接口道“我也想领教一下你的天蓝琉璃剑意,就请你赐教一下吧!”说话之人正是齐火。

    长白魔尊者闻言,长眉一扬,骄傲如他,怎能拒绝对手的挑战,毫不犹豫的道“好,能有幸和两位渡劫境高手先后切磋,也是我的运气,请指教!”

    齐火出现,气息已是外露,长白魔尊者很快就察觉到了齐火所在的位置,蓝璃寒剑一转,锋芒直指齐火,剑光流转,寒气涌动,面对两位渡劫境高手,他的气势依然强硬,丝毫不弱,果然是不失高手本色。

    见他这般硬气,齐鲤也是暗自赞许,他当然不会和齐火联手御敌,以他们此时的修为,自有一方高手的气度,便对齐火点点头,意示鼓励,随即身形一闪,便到了厉轻恬,孙小乙身边。

    由于他没有收敛气息和目中神光,厉轻恬,孙小乙也知道了他已到了身旁,厉轻恬首先道“前辈……”

    齐鲤忙道“前辈不敢当,你还是称我齐鲤的好。”

    厉轻恬不觉犹豫了一下,孙小乙却是毫不客气的道“我说齐鲤,那个齐火是你弟弟?”

    齐鲤笑道“正是。你们见过面了?”

    孙小乙气道“见面?你们个个都不露面,我们怎么见面,真是岂有此理!”

    齐鲤谦然道“是我错了,实在是抱歉,等一下我们岛主到了,自会解去隐身符,我们就会见面了。”

    厉轻恬见他说话客气有礼,渡劫境高手对人竟是这般态度,实在令她有些诧异,在她想来,渡劫境高手都是超脱世间,高高在上的绝世人物,理应是孤傲。冷漠。清高。不染半点世俗之气的神仙,如此形象其实长白魔尊者是最为符合的,可要是把长白魔尊者和神仙相提并论,厉轻恬又觉得这也太亵渎神仙这个词汇了,但是这个谦和有礼的齐鲤和神仙显然也是有点差距,想到这里,她便忍不住问道“前……你真的是渡劫境高手?”

    齐鲤闻言微笑道“我也是刚刚踏足渡劫境,还有许多不足之处。倒是姑娘你,年纪轻轻就有了这般成就,实在令我惭愧。”

    被人赞扬,厉轻恬玉容微微一红,孙小乙得意的道“那是自然,我这妹子可是堂堂天火宫的少宫主,乾天神火天下无双,对了,你知道天火宫吗?”

    齐鲤见他如此推崇厉轻恬,而厉轻恬却是颇为不自在。不觉笑道“我虽在海外修炼,天火宫大名我也是知晓的。”

    厉轻恬闻言微微惊道“原来你是来自海外!”

    孙小乙也道“海外修真。难怪这么厉害,你该不是修炼了千百年的老……老前辈吧”他本要说老家伙,可想到对方的修为,最终还是改了口。

    齐鲤也不在介意他的胡说八道,道“空活千余年,才有了今日这点成就,唉!说来惭愧,若不是遇到岛主,我恐怕……”提到往事,齐鲤神情不觉黯然,长叹一声,又道“也不知为何,我觉得二位与我格外投缘,才说了这些话,希望二位不要在意。”

    虽然看不到他的神情,厉轻恬,孙小乙也能体会到他的话是发自肺腑,语意真诚,孙小乙向来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顺杆爬的本事,现在一个渡劫境高手说与他投缘,他自是大喜过望,忙道“我也有这种感觉,缘分,这就是缘分啊!哈哈……”高兴之下就大笑了几声。

    厉轻恬没他那么兴奋,只是对齐鲤嘴里的那位岛主颇感兴趣,便问道“请问你的岛主是否也有很大的年纪了?”也不知为何,她竟然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齐鲤一怔,道“我家岛主的年纪嘛……”顿了顿,他不觉看了厉轻恬一眼,才继续道“其实和……”他的话刚刚说了一半,忽然,他们头顶之上陡然亮起金红色光芒,那道光华灿灿,便如初生之朝阳所发光辉,当空散下,落在身上,顿觉一股暖意遍布全身,令人甚为舒适,可有过片刻,金红光芒一盛再盛,那股暖意趋于炎热,照的皮肤隐隐生疼。

    厉轻恬最为惊讶,仰首看去就见一轮红日悬于空中,光芒万丈,夺人双目,神情又是一变,耳边又听到齐鲤的提醒“二位注意,齐火道法颇为霸道,请小心一二。”说话中,他们便觉得一股清和之气环绕于身体周围,炎热气息顿时消退,自然是齐鲤运气护住了他们。

    见到金红色光华,感觉到了如此熟悉的气息,使得厉轻恬大为震惊,脸色一变再变,孙小乙也是一样,仰首看去,眼中尽是惊异骇然之色,嘴里喃喃的道“这是什么道法?是赤阳真气?不对,乾天神火?也不太像,难道……难道这会是……太阳……”说到最后,他已是极为激动,兴奋的竟是难以继续说下去。

    齐鲤很佩服他的眼力,就赞许道“孙道友好见识,齐火修炼的正是太阳神功。”

    太阳神功!听到齐鲤亲口说出这四个字,厉轻恬,孙小乙顿时极为激动,厉轻恬一直有些苍白的脸颊,忽的泛起淡淡红晕,美眸中光彩陡生,那是无法掩饰的激动,随后她颤抖着道“你说的是太阳神功?”

    还不等齐鲤说话,孙小乙也是极为紧张,极为激动地道“是小南极长春岛的太阳神功吗?”

    见他二人如此兴奋,还有紧张,齐鲤甚是奇怪,也许是他们的情绪感染了他,齐鲤的语气也有了些波动,道“不错,正是小南极长春岛的太阳神功。”

    听他承认了,厉轻恬和孙小乙对视一眼,他们已是无法控制自己的紧张,激动,兴奋的情绪,厉轻恬由于过于激动,竟是无法说话了,孙小乙稳住心神,急忙又道“那你们就是长春岛的弟子?”

    齐鲤正容道“不错,是长春岛弟子,不然怎会太阳神功。”

    孙小乙眼里光彩闪动,颤声道“这么说,你所说的岛主就是长春岛主了?”

    齐鲤越发奇怪了。这个问题简直就是废话。不过见他们这般模样。他觉得其中定有缘故,便道“当然了,长春岛主就是我们的主人。”

    厉轻恬双手紧紧握着,她是太激动了,离火剑光华随着她的心情是阵阵闪耀,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她才颤抖着问道“你们岛主莫非就是长春散人老前辈吗?”

    孙小乙也是紧张的望着齐鲤,当然只是齐鲤所在的方向。人是看不到的,齐鲤被他们的目光看得都有些发毛,心道“看起来他们难道和认识老岛主?或者是……”寻思一下,他才道“这倒不是,难道你们认识我家老岛主?”

    厉轻恬,孙小乙一听长春岛主不是长春散人,不觉一怔,眼里的热烈光华顿时一敛,孙小乙道“我们虽然不认识长春散人老前辈,可我们认识一个和长春散人很有关系的人。”

    齐鲤奇道“与我家老岛主有关系的人?二人说的是谁?”

    几乎同时厉轻恬也道“请问现在的长春岛主和长春散人前辈是何关系?”

    二人齐声说话。随后都是一愣,厉轻恬有些不好意思。道“是我心急了,实在是我有要事要找长春散人老前辈,我想……我想找一个人。”

    齐鲤当然不会介意,就道“长春散人就是我家岛主的祖父!”

    此言一出,厉轻恬,孙小乙齐声叫道“啊!”声音之大,堪比齐鲤的惊雷之声。

    齐鲤也是一惊,又听厉轻恬急切的问道“那你家岛主……他怎么称呼?”

    话说到这里,齐鲤心中便已明白了分,见厉轻恬,孙小乙如此关心岛主的名讳,只怕是和岛主相识了,他稍一沉吟,就这段时间也不过片刻而已,厉轻恬和孙小乙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孙小乙焦急的道“你倒是快说呀!他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叫齐……”

    齐鲤终于说道“我家岛主自然是姓齐,至于名字,我本不好直说……”见他啰啰嗦嗦的还有什么顾忌,孙小乙又道“说呀,你可真要急死我们了!”

    齐鲤这才继续道“我家岛主名讳清岩。”

    他说的声音不大,厉轻恬,孙小乙也能听得很清楚,一听这个名字,二人猛然间就呆住了,孙小乙还好些,片刻之后就恢复了常态,欢喜至极的道“哈哈……真的是他,真的是他……”反反复复说了好几遍,而厉轻恬反而没有孙小乙如此激动,神情有些茫然,美眸流转,说不清是喜是悲,她仿佛就在这一刻痴了,嘴里也不住的说着几个字“清岩,清岩,清岩……”许久之后,眼睛里光华闪闪,继而,流出了两行清澈如珠的泪水,划过脸颊,洒落在地面,她是浑然不觉泪水的滚动,依旧说着那个让她魂牵梦萦,牵挂于心的名字。

    齐鲤见状,立时明白这个女子和岛主的关系绝非一般,急忙问到孙小乙“孙道友,她和我家岛主是……”这话还真不好问。

    孙小乙是喜笑颜开,若不是看不到齐鲤,他早就一把抱住这个带来天大好消息的人了,听齐鲤问到厉轻恬和清岩的关系,孙小乙立刻大叫道“她就是你们岛主的夫人!没想到吧!”

    岛主夫人!这个齐鲤还真真的没有想到,以他这样的修为听到这样话,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了,震得是昏头转向,一时间脑子里是异常混乱,岛主夫人,这个天火宫少宫主竟然是岛主夫人,这,这……愣了许久,齐鲤才有些结巴的道“你说什么?她是谁的……谁的夫人?”这个事情一定是要弄清楚的。

    孙小乙对于他的反应颇有意见,叫道“怎么了?你还不相信,我说她就是你们岛主齐,清,岩的夫人,听清楚了,是齐清岩的夫人!”

    齐鲤这次听明白了,彻底明白了,不过他还是难以置信的道“岛主的夫人,这个……这个……怎么没听岛主说过……我只听岛主……”

    孙小乙见他吞吞吐吐的说不清楚,不觉恼火,怒道“难道我还能骗你,厉轻恬就是你家岛主的夫人,你若不信,就去问问齐清岩,看他怎么说。”

    齐鲤苦笑道“孙道友,你听我说,这件事情……很重要,以前也没听我家岛主说过他有夫人,岛主只说他有个未婚妻,可……可……”

    孙小乙不耐烦了,他是完全忘记了眼前这个人可是个渡劫境高手,居然冲着齐鲤十分嚣张的叫道“可是什么,厉轻恬不是齐清岩的夫人,那谁是?你说是谁!”他的火气是越来越大了,就差指着齐鲤的鼻子大骂了。

    因为孙小乙是清岩的朋友,齐鲤对于孙小乙恶劣的态度并不在意,就道“岛主说他的未婚妻是复姓百里单名一个冰字。”话是这么说了,他心里却道“难道岛主有两个未婚妻?这个厉轻恬和岛主倒是很……”

    孙小乙闻言不觉一怔,随即又叫道“百里冰,对呀!百里冰也是你家岛主的夫人,但厉轻恬也是,说明白了,你家岛主,我的兄弟,齐清岩一共有两个夫人,两个老婆,你懂不懂这个意思?两个夫人?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