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 苍帝灵墟十九

作品:《仙途正道

    “咦”一摸到清岩,厉轻恬就是一声惊讶,美眸里也是十分疑惑和惊奇,随即她道“这次居然摸到你了,你竟然还在,你……你……没什么没跑?”

    清岩含笑道“我不愿跑了,这样不好吗?”

    厉轻恬又道“你在骗我,一会你定然又要走了,你个小骗子!”

    小薇见清岩和一个极为漂亮的红衣女子在那里又搂又抱,亲热至极,是大为惊讶,就低声问齐鲤“小鱼哥哥,那个女的是谁?”

    齐鲤真不知该怎么说好,犹豫了片刻才道“是岛主夫人!”

    小薇闻言立刻惊道“啊!她就是百里冰!”

    齐鲤忙道“不是,她叫厉轻恬。”

    小薇又奇道“怎么岛主夫人成两个了?”

    齐鲤苦笑道“应该是吧,这个只能问岛主了。”

    小薇的惊呼,厉轻恬自然听到了,她美眸四顾,见到了小薇,也很惊讶,就道“她是谁?怎么会在我的梦里?”

    清岩只能又道“轻恬,你不是在做梦,她叫小薇,是我的妹妹。”

    厉轻恬还是不信,娇笑道“你的妹妹,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清岩正色道“轻恬,你不是在做梦,真的!”

    厉轻恬似乎有些相信了,眼睛眨了眨,又向四下一看,这次不但看到了孙小乙,连柳云华三人也看到了,立时一惊,再看眼前的清岩,她忍不住又轻轻一揉眼睛,随后就见她右手一扬。对着清岩就是一记耳光。“啪”就是一声脆响。她这记耳光扇得真是准而狠,非常有力度。

    清岩挨了耳光,小薇立时一惊,就要有所动作,却被齐鲤拉住了,“你干什么?岛主没事!”

    清岩当然无事,厉轻恬一动他就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一记耳光他还受得起。何况这还是厉轻恬的,他不闪不避,就老老实实的挨了一下。

    清脆的声音,和真实的感觉,让厉轻恬顿时一怔,随即清醒了许多,美眸中光芒陡然闪亮,看着清岩,见那脸颊之上还有一个淡淡的红色手印,便柔声问道“痛不痛?”

    清岩微笑道“不碍事。你若还不相信,可以继续再试试。”

    一旁的齐鲤见状。不觉暗道“没想到岛主对付女孩子也很有手段,佩服佩服!”他是暗自赞叹,小薇直接就道“这么一巴掌都不痛,岛主又在骗……”话到一半,齐鲤就捂住了她的嘴,免得她坏了岛主的好事。

    清岩确实不痛,以他此时的修为,别说一个耳光,就是十个一百个耳光,他也不会当回事,自然那要看谁给的耳光了,厉轻恬当然可以,别人也无法做到。

    他不痛,厉轻恬却是心疼,伸手再次抚摸他的脸颊,柔声道“不用试了,我已经醒了,真的是你来了。”随即她发现是在清岩的怀里,旁边还有许多人,不觉羞涩,脸上顿起红晕,微微一挣扎,意思已是很清楚了。

    清岩却舍不得松手,厉轻恬红着脸低声道“快放开我,他们都看到了。”

    清岩这才松开这具温香柔软的娇躯,厉轻恬其实还是有些恍惚,觉得不太真实,站在清岩对面,她又很仔细的看了看清岩,不错,是他,真的是他,许久没见,他还是老样子,就是气质沉稳了许多,没有了那份稚气,还是那么俊秀而又英武,他真的还活着,并且就在她的眼前,不再是虚无,不再是一触就会破灭的影像,他真的来了。

    “清岩!”凝视清岩许久后,厉轻恬最终只叫出了这个名字,而这两个字蕴含了她一百多年的思念,期盼,希望,是她的一切,如今希望成了现实,不用在期盼,不必在思念,因为这两个字已经变成了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人,虚幻不在,梦想成真。

    清岩也轻声叫着她的名字,缓缓将她搂在怀中,轻轻地拍着她的香肩,忽然觉得肩膀一热,随即明白那是她的眼泪,是喜悦激动的眼泪,不觉,他的眼眶也已是湿气隐隐,泪光闪闪。

    “清岩,你总算回来了!”孙小乙来到了近前,一脸欣喜的说道。

    清岩早就看到了他,只是一直和厉轻恬交谈没时间和他讲话,厉轻恬听到孙小乙的声音,就又轻轻的推开了清岩,又听孙小乙道“你回来就好,见到你我就放心了。”

    清岩笑道“小乙哥,好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精神十足。”

    孙小乙被他一夸,顿时喜道“是吧,我也觉得自己精神头不错,嘿嘿,说起来这还要多谢你呢?”

    清岩奇道“小乙哥的话我不太明白。”

    孙小乙道“当年你指点我道法,我可是受益匪浅,这些年修为渐长,精神自然好了。”

    原来如此,清岩笑道“那可不是我的功劳,是你勤奋努力的结果,对了,小乙哥,你们怎会到了这里?”

    说到这个,孙小乙笑容顿时一敛,叹道“说来话长,一言难尽,你看他们,这些都是天心教的人,是来捉拿我们的。”说着一指柳云华等人。

    天心教,清岩一听这三个字眼里神光陡然大盛,天心教和他是老交情了,许久没听到这个名字,清岩都快要忘记了,此刻又听到孙小乙说起,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继而,眼睛一扫那些黑衣人,嘴角显出淡淡冷笑。

    虽然相隔颇远,柳云华等人还是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了对方那宛如实质的眼神,那双眼并不凌厉,但他们都觉得对方看似漫不经心的一眼,仿佛一下子就看到了他们的心里,看透了他们的身体,在这双眼睛里,他们没有任何秘密,也令他们顿生大恐惧,就是那些全无感情。木然呆立的黑煞弟子。也被这双眼睛看得眼里有了些许惊惧之意。身形也微微一阵摇晃。

    对于柳云华三人,清岩的眼神只是在他们身上稍做停留,他注意的是那十个黑煞弟子,他一眼就看透了这些黑煞弟子修炼的是何种道法,随即心中一震,眼里光芒一闪,眼神已从平和变为凌厉,杀机乍现。寒意十足,那些黑煞弟子也感应到了清岩的杀意,木然的神情微微一动,眼中惊惧之色更浓,身形又是一阵摇晃,但脚下却是没有移动分毫,没有命令他们不能后退半步。

    清岩看在眼里,杀机更盛,忽的沉声道“小薇,杀了他们!”

    小薇闻言一愣。道“杀谁呀?岛主。”

    清岩淡然的道“那些黑衣人,一个不留。用紫薇藤。”

    小薇大喜道“这回可以了!好!那就看我的。”这丫头对清岩是唯命是从,再说用紫薇藤对敌也是她最爱的手段,杀人她不怕,怕的应该是她的敌人。

    柳云华三人早已听到了清岩的话,脸色早已大变,不知为何,他们是极为畏惧这个与他们同穿一袭黑衣的男子,这个齐清岩他们是早有耳闻,以前只是听说他有多厉害,今日一见,他们才明白,齐清岩不但是厉害,而且是可怕。

    感觉到了杀机,这三人几乎同时想到了逃走,没有任何抵抗的想法,即便他们的太上护法还在上方,他们也顾不得了,身形闪动就要化光遁走。

    柳云华三位也是高手,最强高手,已是世间少有的强者,只可惜,他们这次遇到了小薇,他们身形虽快,也快不过小薇的紫薇藤!

    小薇并未追赶这三位高手,她脸上闪现着动人的笑容,一双玉手结成了一个奇异的法印,犹如花朵绽放,指尖颤动似若花瓣,还有淡淡紫红色光芒闪动,就见小薇樱唇微启,缓缓吐出三个字“紫薇藤!”

    接着,胸前法印光华大盛,一道紫红色光芒从法印中心射出,却不是射向对手,而是直直入地,“轰”的一声闷响,大地猛然震动,紧接着,那地面之上紫红光芒快速闪动,无数条紫红色的藤蔓裂地而出,疯狂生长,瞬间就长成了十数丈。

    紫薇藤出来的快,袭击敌人的速度更是快到了不可思议,以柳云华三人的身法竟是无法躲避,眼见四周都是巨大的藤蔓,上面还长满了锐利至极的尖刺,寒芒闪闪,足可洞石穿金,三人大骇,藤蔓疯狂扑来,三人急忙祭出法宝试图抵御,哪知道这些藤蔓根根坚硬如铁,法宝击在上面,竟是毫无痕迹,三人何曾见过这等东西,情急之下,便大呼“太上护法救命!”

    他们也就叫喊了几声,长白魔尊者并未出现,而紫薇藤已然把他们缠绕了个结结实实,如剑般的尖刺刺穿了他们的身体,却无半点鲜血流出,而他们却清楚的察觉到了,自己的血液竟被那些尖刺快速吸吮着,而他们的元神也在瞬间萎顿,随后缓缓消融,三人惊骇到了极致,发出阵阵惨呼,也就片刻功夫,他们就没了任何声息,紫薇藤微微一紧,三人的身体就发出了一声轻响,好似折断了一束枯木,再看那三具身体已然变成了一团粉末,就这样,柳云华三人在世间彻底消失了。

    厉轻恬,孙小乙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柳云华等人的修为他们深知,三人各个都是高手,却死得这般容易,就像三只蚂蚁,被人一下就捏死了,死的彻底干净,没留下任何痕迹,厉轻恬还在寻思,这是什么道法?

    孙小乙震惊之余,嘴里又嘀咕着“我的妈!这难道是嗜血藤?上古异种……嗜血藤!”

    小薇听到了他的话,大眼一瞪,道“这是紫薇藤,你别胡说八道,这里哪有嗜血藤了。”

    孙小乙被小薇一瞪,浑身一震,心里寒意大盛,话都不敢说了,生怕那嗜血……紫薇藤缠上自己。

    清岩对小薇道“不可无礼,小乙哥是我的朋友。”

    小薇一吐舌头,又嫣然一笑,连忙赔礼道“对不住了,小乙哥!”

    孙小乙心里是怕怕,见小薇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怎会想到她方才竟把三个高手瞬间化为了粉末,强大的足以令他生畏。哪敢接受小薇的道歉。慌忙道“不敢……不敢……。”

    清岩见他神情惊恐。知道他害怕什么,就道“小乙哥,小薇是自己人,你可别和她太客气。”

    孙小乙还是心有畏惧,胆战心惊的看了小薇一眼,小声道“我知道了,不会客气,我不会客气。”

    小薇一举杀了柳云华三人。但对那些黑煞弟子只是缠而不杀,而那些黑煞弟子被紫薇藤所缠,神情还是那里漠然,只是身上黑芒闪闪,眼里黑焰吞吐,在试图摆脱紫薇藤束缚,小薇手中法印闪动,催动紫薇藤,尖刺早就洞穿了他们的身体,也没有鲜血流出。小薇却讶然道“岛主,奇怪了。这些人身上没有血呀!”

    清岩早有预料,淡然道“他们本就是死人,当然不会有血,有人借用了他们的躯体,施展了一种厉害的法术,让他们成为了死士,而且还是极为厉害的死士。小薇,紫薇藤杀不了他们,松开吧!”

    小薇有些不服气,继续催动紫薇藤,可就是奈何不了这些黑煞弟子,气的是美眸圆睁,叫道“不玩了,真没意思!”说着就收起了紫薇藤。

    那些黑煞弟子没了束缚,竟是冲着小薇直扑而来,双手冒出黑色的火焰,势道凌厉,速度极快,转眼就到了近前。

    小薇没料到这帮人如此厉害,竟是怔住了,清岩暗自皱眉,右手一动,一道淡淡的,近乎无色的光华自他掌心射出,挡在了小薇身前,也只一扫,淡淡光华闪过,那些黑煞弟子根本躲避不及,无声无息中,就被清岩发出的光华化为一团团灰烬,快的令人目不暇接。

    清岩出手,孙小乙又呆了,厉轻恬也是大为惊讶,惊道“清岩,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她知道清岩修炼速度很快,可谓是神速,但此刻他展现出来的实力,已超出了她的想象,这是怎样的修为,才能有这样的实力!?

    清岩微笑道“我的事情以后再说。”

    厉轻恬点点头,清岩又抬头道“齐火,下来吧!”

    上面的齐火早就知道了岛主到了,只是对面长白魔尊者的剑意太过强大,让他无法分心,而他的太阳神功也是极为霸道,令长白魔尊者是大为顾忌。

    所以长白魔尊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柳云华等人在他面前死去,却无能为力,而他引以为傲的天蓝琉璃剑意,被人接二连三的践踏,来去自如,还真是把这里当城门了!

    长白魔尊者性情冷傲,傲气还要比冷意更强,他从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自己掌控的剑意之中,却有人在内随意杀戮,并且杀的还是自己的人,这口气他如何能忍得下去。

    不过,他也清楚一事,对方很强,不管是那个齐鲤,还是这个齐火,还有后来的那个红衣女子,各个都是强者,而最让他在意的是,那个黑衣男子齐清岩!

    在见到清岩随意一击就让那些黑煞弟子灰飞烟灭后,长白魔尊者就对清岩有了定义,只有四个字“深不可测!”

    他面对齐鲤,自问可以从容应对,对阵齐火,自觉是旗鼓相当,而见到了清岩出现,他感觉到了危机,这种感觉他很久没有有过了。

    记得当年在长白山,他就要将张步云击杀在蓝璃寒剑之下时,一道紫电裂空而来,硬生生的撕裂了他的天蓝琉璃剑意,重创了蓝璃寒剑的锋芒,救走了张步云,来人没有和长白魔尊者照面,但给了他一个最深刻,最直观的印象,强悍到了难以置信的力量,汹涌澎湃的气息,尤其是那道横亘于天际的离离紫电,直接就震慑住了长白魔尊者,让他自叹不如,甘拜下风。

    当然还有无比的畏惧和震撼,让他知道,这个人的强大不是他能抗拒的,虽然他不知道来人是谁,这也并不重要,来人已经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深不可测,什么人叫做天外有天,让他知道了世间除了渡劫境之外,真的还有更高境界的存在。

    此次之后,长白魔尊者再次闭关,进入了漫长的修炼,每当他有所进步,他就会想到那道紫电,并且拿自己与之相比较,结果让他失望,二者之间的差距还是很悬殊,所以他就继续修炼,修炼。

    直到百年前,他灰心了,他到了修炼的瓶颈,任凭如何努力,他的修为无法再进一步,他终于明白,他要想超越那道紫电几乎已是奢望,自己要想再有进步,就必须再找途径,而这时有人来到了长白山,带给了他一个好消息,为此,他在潜隐数百年后,再次出世,成为了天心教的太上护法。

    他也在那一年,知道了那道紫电的主人,就是崆峒派弟子,一个隐遁于世外的奇士,修为已至归仙境的绝世人物,燕行云!

    长白魔尊者知道齐清岩和燕行云的关系,知道燕行云的那柄绝世仙剑紫心剑就在清岩手中,此次出来,他一直有个隐藏在内心愿望,期望和燕行云有次交锋,他也清楚,面对燕行云他是必败,必死,而他是无怨无悔,能死在那样一个高手剑下,他死而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