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苍帝灵墟二十

作品:《仙途正道

    只是燕行云早已隐于世外,踪迹难寻,这让长白魔尊者甚为遗憾,当他得知齐清岩就是燕行云的隔代弟子,紫心剑传人之后,他知道他找到了目标,然而清岩沉寂起来也是难觅其踪,长白魔尊者的失望是可想而知,不过老天总算没有亏待他,齐清岩终于还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是挟带着无比威势,横空出现,就像那一年的那道光芒万丈,离离璀璨的紫电。

    齐火听到清岩的召唤,清岩的命令他绝对服从,虽然长白魔尊者还在对面虎视眈眈,齐火竟是全然不顾,也不多说,身形一闪,就向下落去。

    本来这对长白魔尊者来说是个机会,但长白魔尊者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冷冷一哼,目光早已落到了清岩的身上,蓝璃寒剑随心而动,锋芒也自转向了清岩,四周的那个天蓝色琉璃罩子也在瞬间光华闪闪,大地,空气都发出了阵阵颤动,在场众人都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力,在疯狂吸纳他们附近的天地元气,来充实那柄蓝璃寒剑的锋芒和天蓝琉璃剑意的威力。

    如果此刻有人在外观看,就能很清楚的看见那个巨大的琉璃罩子,在缓缓缩小,这并不是天蓝琉璃剑意的威力在减弱,相反这是剑意的力量在凝聚,长白魔尊者在凝聚自己的力量,他在蓄势凝力。

    于波当然也看到了天蓝琉璃剑意的变化,神情不觉多了几分凝重,喃喃的道“长白魔尊者的琉璃剑意果然不凡。能把天地元气利用的如此登峰造极。如果换了是我对阵他。胜算可是不高啊!可惜,他遇到了苍帝,只怕又一位高手要陨落了。”

    于波在感叹,长白魔尊者却是颇为兴奋,而对于他的情绪,清岩很清楚,也很惊讶,此刻他身旁齐鲤。齐火,小薇三大高手都在,见到齐火,齐鲤还处于隐身的状态,他袍袖一展,就解除了隐身符的力量,齐鲤,齐火二人这才露出了真实形象。

    厉轻恬,孙小乙一见二人模样,都是惊咦一声。齐鲤青衣飘扬,俊朗不凡。确实是个英俊潇洒的人物,但厉轻恬二人吃惊的不是齐鲤的样子,而是齐火,一身红衣,火眼金睛的齐火。

    孙小乙对齐火是异常有兴趣,围着齐火他是转了数圈,小眼在齐火身上是转来转去,看得齐火是毛骨悚然,齐火是很心虚,他是心里有鬼,方才他是捉弄过孙小乙,现在知道了孙小乙和清岩的关系,他要是不怕才怪。

    孙小乙转了半天,才停下了下来,靠近齐火,又是一阵端详,忽然叫道“原来是你!”语气又惊又喜。

    齐火莫名其妙,以为孙小乙会找他算账,哪知道对方冒出了这句,原来是你!本来就是我烫的你,难道你现在才确定。

    齐火奇怪,孙小乙又喜道“哈哈……真的是你,没想到你都长得这么大了,你这小子,还敢捉弄我,你知道我是谁吗?”这亲切的语气,仿佛孙小乙就是齐火的亲人。

    齐火更为纳闷,挠挠头道“你……不就是孙小……一吗!”

    厉轻恬闻言是“噗嗤”一笑,孙小乙觉得很没面子,老脸一红道“不是孙小一,是孙小乙,甲乙丙丁的乙!”

    齐火哪知道什么甲乙丙丁,又挠挠头道“不是一二三四的一吗?”

    孙小乙无语了,心道“这小子看起来是没读多少书,唉!”只能很无奈的道“算了,算了,怎么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齐火看看对面这张贼眉鼠目的脸,实在很陌生,就摇头道“不认识,我们见过吗?”

    孙小乙叹道“当然了,那年你才那么大,也不是这个模样,现在叫齐火了,这名字不错,离火之精齐火,不错。”

    厉轻恬在旁边一听孙小乙说到离火之精,不觉惊道“他就是火精?!”

    孙小乙点头道“肯定是,就是那个火精。”

    厉轻恬又打量了一下齐火,道“是有些相像,不过和以前比变化还是挺大的,当年在衡山他才这么高。”说着伸手比划了一下。

    齐火闻言又是一阵惊讶,道“你也认识我。”心里却道“我对她也有些熟悉之感,好像……”

    齐鲤轻喝道“齐火不可无礼,这是岛主夫人,说话注意些。”

    齐火一怔,清岩也是一怔,厉轻恬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美眸一看清岩,眼里都是柔情,小薇方才就是很惊讶,她向来藏不住事情,张嘴就道“岛主,你不是说你就一个夫人吗,这位夫人又是怎么回事?”

    清岩心里也很惊奇,又不知如何解释,颇为尴尬的道“这个……这个一会再说,轻恬,他们都是我的朋友,齐鲤,齐火,小薇,你们也来认识这二位,这位是孙小乙,是我的一位兄长,这位……”在介绍到厉轻恬时,还不等他说完,齐鲤,齐火,小薇三人竟然异口同声的对厉轻恬道“齐鲤,齐火,小薇见过夫人。”说完就是躬身一礼,神态那是恭敬无比。

    厉轻恬自小在天火宫长大,由于身份尊贵,所以一向是受人尊敬,也受惯了别人的礼数,但那些人都是天火宫弟子,而眼前这三人,各个可都是渡劫境高手,方才展现出来的实力她也亲眼所见,那叫一个强悍,如此人物现在居然毕恭毕敬的对她施礼,她如何受得起,急忙闪身,连声道“不敢,不敢,你们快快起来……清岩,你看他们……”

    清岩也是一脸苦笑,道“他们就是这个样子,习惯就好了,你们先起来。”

    齐鲤三人这才直起身形,小薇还是很好奇厉轻恬的出现,大眼眨动数下,又道“夫人。你是叫厉轻恬?”

    厉轻恬对于小薇是很有好感。见她修为高。容貌极美,行事说话却是天真烂漫,可爱无比,就笑道“是呀!小薇你真漂亮。”

    小薇喜滋滋的道“小薇是我小名,我大名叫做齐紫薇,还有个名号叫做紫薇仙子,你觉得好不好听?”

    厉轻恬越看小薇越喜欢,就拉着小薇的手。道“好听,这名号和你的人一样美!。”

    小薇也对厉轻恬是大为倾慕,紧靠着厉轻恬的娇躯,二人都是无比美丽,都有着曼妙的身姿,也都是一身红衣,站在一起,宛如一对姐妹,一对怒放的艳丽红花,小薇身高略矮。靠着厉轻恬,微微仰首看着这位夫人。美眸一转也不知想到什么,眼里光华一盛,忽然道“夫人……”

    厉轻恬微微摇头道“你还是叫我姐姐吧。”

    小薇觉得叫姐姐不错,就道“姐姐,你是岛主的夫人,我呢,就是岛主的妾,以后我就要好好服侍你了。”

    妾,这个字实在是太敏感了,厉轻恬一听,那双好看而又很有英气的秀眉顿时一扬,极具意味的看着清岩,淡淡的道“原来你都有……妾了!!”那个妾字她是说的格外重。

    清岩听到小薇说到妾,就知这丫头又要惹事了,被厉轻恬一看,他虽然是问心无愧,可也没理由的一阵心虚,瞪了小薇一眼,此时解释这些实在不是时候,就道“这个……这个其实是这样的,一会我在详细解释,我先去会会长白魔尊者。”说完就没了踪影。

    厉轻恬也知道此时不是纠缠这个问题的时候,她也知道清岩的为人,就和小薇谈论起了清岩的事情,而孙小乙也和齐鲤,齐火说起了一些往事,说当年是怎样和清岩相遇,又如何从白骨郎君手里抢来了火精,齐火这才知道自己和孙小乙竟是大有渊源,也不禁大感惭愧,连忙向孙小乙道歉,孙小乙倒是很有肚量,满不在乎的说,他都忘了方才发生的事了。

    他们五人,分成两队,各自谈论关于清岩的事情,大家似乎都很放心,也不担心清岩能否对付得了长白魔尊者,厉轻恬其实有些忧虑,不时看看上方,小薇是对清岩绝对有信心,就宽慰厉轻恬“姐姐,你别担心,岛主厉害着呢!对了,你是怎么认识岛主的?”她是很关心清岩的往事,就想从厉轻恬这里多知道一些,同时她还想了解一下另一位夫人百里冰。

    厉轻恬就把她和清岩的故事简单的说给了小薇,而此刻,清岩和长白魔尊者也终于面对面,面对着蓝璃寒剑,天蓝琉璃剑意!

    与长白魔尊者一照面,清岩心里有些惊讶,他的惊讶,倒不是因为长白魔尊者出奇魅惑的容貌形象,而是长白魔尊者的神情,眼神都很兴奋,是一种压抑不住的激动情绪,似乎清岩并不是他的敌人,而是一个故交旧友。

    寰宇三绝,雪山神魔是毁在了九天雷劫,九幽神君是死在了清岩剑下,长白魔尊者已是硕果仅存的一个,也是清岩久仰已久的一位高手了,对于天蓝琉璃剑意也是如此,清岩一进入剑意就知道对方居然是长白魔尊者,而对方的修为令清岩很意外,渡劫境中层高手,比之当年的九幽神君等是高出太多了,都说长白魔尊者是三绝中修为最强,却最低调的,今日一见,果然是不错。

    清岩与长白魔尊者相距不过数十丈,虚空之中,蔚蓝色光影四处闪动,剑芒,寒气也弥漫于周围,清岩一出现,蓝璃寒剑就发出一声清吟,一股锐气就从剑尖之上隐隐透出,寒气随之而动,如暗流般向着清岩涌来,清岩神情淡然,漫天寒气对他来说毫无威胁,身形不动,清亮却不凌厉的双眼望着长白魔尊者,嘴角隐含微笑,一派从容,极为淡定。

    长白魔尊者见他这般镇定,暗自点头,随即淡淡的道“齐清岩,久闻大名了。”

    清岩倒是很客气的道“不敢,尊者大名我才是久仰了,今日能得见前辈风采,是我的荣幸。”

    长白魔尊者冷冷的道“我也并非说什么客套话,你的名字我确实是久闻了,燕行云你可认识?”

    他忽然提到燕行云,清岩有些诧异。凝视着长白魔尊者。他沉声反问道“前辈难道认识我的太师叔?”

    长白魔尊者缓缓点点头。又摇摇头,眼神又多了几分激动,清岩颇为不解他的意思,又道“前辈这是何意?”

    长白魔尊者悠悠的道“一面之缘,他应该见到了我,我却没见到他。”清岩暗自纳闷,弄不明白这长白魔尊者和太师叔究竟是何关系,是敌还是友?就听长白魔尊者又道“他给我的印象就是一道紫电。”

    紫电。紫心剑,清岩似乎有些明白,长白魔尊者继续道“他只怕不会对我有何印象,我一直以来就很想问他一下,那次他不杀我,是不屑还是另有他意?”

    清岩不是燕行云,自然回答不了长白魔尊者,不过以清岩对太师叔的了解,也能大致猜出一些,试想燕行云连曾经陷害过他的阴山老祖都不去报复。又怎会杀一个长白魔尊者,按清岩所想。太师叔修为大成之后,心境早已超出凡俗,已无好胜斗勇之心,报仇雪恨之念,杀戮复仇已非太师叔所愿,记得他曾看过燕行云的手书记录,那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最多的东西不是杀伐,而是仁恕。

    以前清岩深受燕行云的影响,对敌处事,也以宽恕为主,少有斩尽杀绝之心,可自从知道丹凤轩的噩耗后,清岩思想有了一些改变,现在在他心中只有报仇,以血还血,才能告慰那些在天之灵,平复他的怒气恨意。

    长白魔尊者见清岩若有所思,也就沉默了片刻,才道“听说你已经得到了燕行云的真传,还有那柄紫心剑。”

    清岩眼里光芒流转,他已明白了长白魔尊者的心意,淡然道“前辈是想和紫心剑再论一番高下?”

    长白魔尊者傲然笑道“不错,我找不到燕行云,能遇到紫心剑也算是得偿心愿,齐清岩,祭出紫心剑,让我看看它的庐山真面目!”话到最后,蓝璃寒剑锋芒大盛,丈许长的剑身陡然一振,长白魔尊者伸出右手,不见任何动作,蓝璃寒剑已到了他的手中,剑一入手,长白魔尊者气势更为强盛,四周的天蓝琉璃剑意已然收缩到了千丈方圆,剑意内的气息瞬间凝重,变得宛如实质,厚重至极,剑气充斥其间,锐气之强无与伦比。

    身在剑意中的厉轻恬等人自然也不好过,幸好,齐鲤三人修为高深,散出神光,将厉轻恬和孙小乙保护在其中,五人知道长白魔尊者已是倾尽全力,即便对清岩有信心,也还是不免有些忧虑,厉轻恬更是,见清岩面对蓝璃寒剑,依旧赤手空拳,不觉忧形于色,道“清岩怎么如此托大,还不祭出紫心剑?!”

    小薇奇道“姐姐,他们说的紫心剑是什么?”

    厉轻恬更奇怪,道“那是清岩的法宝仙剑,你们怎会不知?”

    小薇和齐鲤,齐火相顾一看,都道“紫心剑!岛主从来就没施展过,好像也没说过。”

    厉轻恬听他们如此说,又是一怔,紫心剑可是清岩的最强法宝,当年就是凭借此剑的威力,清岩是屡屡化险为夷,大战各方高手,名扬天下,那时候,紫心剑几乎就成了清岩的一块金字招牌,可现在,齐鲤三人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岛主有柄紫心剑,这岂不是太奇怪了!

    孙小乙也道“不会吧!你们居然不知道紫心剑!那清岩的现在用什么法宝?”

    小薇寻思一下道“岛主的法宝,那可多了,什么七煞屠龙棍,五丁神斧,五灵剑,还有……”她说的那些名字,进入孙小乙的耳朵后,直接就震住了孙小乙,顿时惊道“七煞屠龙棍,那可是七煞魔君的法宝,五丁神斧是天师道的东西,那五灵剑倒是没听说过,可就凭那两样法宝就够唬人了,啧啧,清岩从哪弄来的这些好东西?”

    孙小乙在惊叹,小薇却道“你知道什么,岛主的五灵剑才厉害呢!想当年,岛主只用了元水剑和清木剑,就把什么阴山老祖,九幽神君,白骨阴魔杀了个干干净净。”

    孙小乙闻言更惊,道“你说什么?九幽神君,阴山老祖,白骨阴魔都死了,还是死在了清岩的手里!?”

    小薇得意的道“那还有假,小鱼哥哥,你给他讲讲,他还不信!”

    厉轻恬也是一脸惊讶,齐鲤就给小薇的做了个证明,确定那三位高手已是死在了清岩的剑下。

    他们的对话传到了长白魔尊者的耳中,也让长白魔尊者颇感惊讶,手持蓝璃寒剑,望着清岩,沉声道“他们三个真是死在了你的剑下?”

    清岩也不隐瞒,淡然道“那是往事了,百余年前,我在北海遇到了他们,新仇加上旧怨,我就只能除去了他们,不过说句实话,他们三位的修为与前辈相较,相差实在太远了。”

    闻听此言,长白魔尊者清寒的俊脸之上,惋惜之色一闪而过,却是极为平静的道“我只当他们在潜心修炼,却不成想早已死去了百余年,今日你的手下又把他们的弟子杀了个干净,使得九幽门,阴山派,白骨洞就此除名,齐清岩,你算是做到了斩尽杀绝,我不得不佩服你,好,你做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