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苍帝灵墟二十一

作品:《仙途正道

    长白魔尊者的话让清岩心里一震,斩尽杀绝,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人这般评价,可事实也是如此,他杀了九幽神君三人,小薇又杀了他们的弟子,是真的做绝了。

    但清岩并不后悔,便道“天心教是我生平最大的敌人,我不杀他们,他们也会杀我,先下手为强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

    长白魔尊者忽然一笑,那笑容是意味深长,也是极为俊逸,“生死仇敌?只怕未必?”

    清岩听他话里有话,就道“前辈的意思晚辈不太明白,还请明示。”

    长白魔尊者道“罢了,我已经对你们的事不再有任何兴趣,你的紫心剑呢?我可是恭候多时了。”说完,他的蓝璃寒剑又是一振,仿佛有些急躁激动。

    清岩不在说话,心念一动,许久没有动用过的紫心剑终于祭出,一道紫芒凭空闪现,一柄紫光流动的仙剑已然到了清岩的手中。

    紫心剑一出,蓝璃寒剑便发出一阵高亢清越的鸣叫,剑芒一盛,寒意大作。

    紫心剑也感应到了蓝璃寒剑的锋芒,蕴含在剑身内的强大电芒缓缓透出剑身,一道紫电终于在清岩手里出现。

    长白魔尊者见到紫心剑,眼神顿显热烈,语气有些颤动,“这就是紫心剑?”

    清岩凝神御剑,神情无比肃穆,沉声道“此剑乃万年菩提木所炼制,当年我太师叔在九天之上用雷电之力淬炼此剑,使得此剑具有无上威力,剑芒吞吐。犹如雷电。”

    长白魔尊者边听边自语道“就是此剑。就是这紫色的电芒。紫心剑,燕行云,紫心剑……”清岩说完之后,见长白魔尊者神情竟然有些恍惚,不觉暗奇“他怎会如此奇怪,如此模样实在不像是太师叔的敌人,倒像是太师叔的朋友,为什么。许多人见到紫心剑都有这种奇怪的表现,王大哥是,白发仙姥是,雷震子是,现在这个长白魔尊者也是,太师叔的魅力可真够大的……既是如此,这场斗法又该怎样斗?唉!”

    清岩不觉有些苦恼,也就在此刻,长白魔尊者手中蓝璃寒剑却是动了,凝聚了到了极点的剑气。剑意,终于朝着清岩狂涌而来。

    蓝璃寒剑锋芒忽然杀到。下面的厉轻恬,齐鲤等人见状都是一惊,清岩却是那副淡然模样,只是将手中紫心剑在身前一横,以无比从容的横剑之势对抗那狂涌而来的剑芒寒气杀意。

    小薇,齐鲤是首次见到清岩施展紫心剑,对于这柄仙剑的威力是并无了解,只见清岩如此抵御天蓝琉璃剑意,自然有了几分担忧,神情微变,也就此刻,清岩手中紫色电芒陡然大盛,形成了一个紫色光影将蓝璃寒剑的锋芒拦在数丈之外,长白魔尊者也感觉到了紫心剑的强大力量,俊美的脸上居然显出一抹笑意,眼里蔚蓝色光华大作,掌中蓝璃寒剑缓缓移动,随着剑势,剑锋透出的锐气寒芒愈发强盛,他正以极为凌厉的攻势冲击紫心剑形成的那道光影,只是那道光影看似轻薄,却是坚固异常,蓝璃寒剑锋芒虽利也不能穿透。

    清岩依旧横剑而立,真气催动紫心剑,催动蕴含在内的雷电之力,虽是许久没有施展紫心剑了,但他与紫心剑之间的关系并没有生疏,还是那么融洽无间,彼此相合,感觉很好,非常的好!

    清岩并不急于展现施展紫心剑的威力,只是逐渐催动紫心剑,一分一分的增加,紫电形成的光影在蓝璃寒剑的威势之下,也在缓缓扩大,一丈一丈的扩大。

    久攻无果,长白魔尊者的笑意却是愈发盛了,紫心剑就该如此,不强不足以让他兴奋,等待了那么久,这一战总算没有令他失望。

    天蓝琉璃剑意还在吸纳天地元气,那是一种与天地共呼吸的神奇感觉,借天地之力为己用,如此力量会有多强大?一剑之威能有多强?

    长白魔尊者很快就要展现给世人,蓝璃寒剑锋芒忽的一转,蔚蓝色的剑身,斜指苍穹,凝聚了无穷无尽天地元气的剑芒陡然暴涨,那是极致完美蔚蓝色,剑芒只有百丈,却有着裂天分地之威,长白魔尊者御剑指天,气势强大至极,那张极致俊美,魅惑的脸上已是一片肃然,双眼看着的不是清岩,而是那一望无际的苍天。

    仿佛他的对手不是清岩,而是天,至高无上的天!

    清岩见他御剑之势已臻圆满之境,功力已是提聚到了顶峰,四周的天地元气已被他吸收殆尽,全部汇集到了那柄蔚蓝色仙剑之内,这一剑的威力堪称至强,无坚不摧。

    清岩也很明白,长白魔尊者说是和他斗法论剑,其实是在向燕行云挑战,向苍天挑战,他其实只是一个替代品,当然做个替代品也要付出代价,抵御长白魔尊者至强至大的一剑。

    清岩的心境平和,真气不急不徐注入紫心剑内,剑身蕴含的雷电之力已被他的真气完全激发,电芒流转于剑身之上,光芒不是很盛,与蓝璃寒剑的光华相较,实在是差的太多,小薇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忧心忡忡的道“岛主的这柄仙剑好像不怎么样呀!姐姐,你快看。”

    厉轻恬早就看到了,闻言道“紫心剑威力我是知道的,清岩不会这般大意,他定然是有了打算。”

    她们说话之时,长白魔尊者忽然发动,斜指苍穹的蓝璃寒剑直劈而下,百丈长的剑芒电闪般落下,就要把那道紫色光影一分两半,也要把清岩一分两半!好凌厉,好霸道的一剑!

    长白魔尊者挥剑直劈,清岩也在同时动了,身形一闪就到了长白魔尊者的近前,紫色光影与蓝色光华相融于一处,长白魔尊者。清岩的脸上都闪动着奇异的光彩。眼睛都是那么亮。彼此已是极为接近,更能看清楚对方,清岩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长白魔尊者也是含笑,但挥剑的动作并无丝毫停顿,剑势直落而下。

    清岩毫不在意那当头而下的剑芒,他眼里所见,只是一物。就是那柄剑,蓝璃寒剑!

    横于身前的紫心剑动了,剑锋上扬,轻轻挥动,紫色的剑轻轻的点在了天蓝色的剑身之上,发出一声极为清脆悠扬的声音,那是金玉相击才有的动静,“叮!”

    与蓝璃寒剑早已是融为一体的长白魔尊者,在双剑相触的那一刻,身形陡然剧震。他的神视透过剑意竟然很清楚的看到了紫心剑内的世界,淡青色的世界。在那个世界内,赫然出现了四个金光灿灿的大字。

    那四个字就是“天道仁恕”!

    这四个字威严神秘而又强大至极,仿佛来自天上,来自神界,来自于浩瀚无垠的宇宙,有着无比的威能,无比的威势,令他烦闷异常,心慌意乱,令他有种屈膝跪拜的冲动,那正是令人跪地膜拜的力量,天道之力,浩然不可挡!

    天道仁恕!

    于此同时,构成蓝璃寒剑凌厉锋芒的天地元气开始溃缩,百丈剑芒寸寸断裂,化为了一块块晶莹无比的蓝色碎片,像一场蓝色光雨飘散在虚空之中,那情形竟是十分美丽,极为动人。

    随着剑芒碎裂,天蓝琉璃剑意形成的巨大琉璃罩子也发出了一阵脆响,本是完美无暇的蓝色琉璃之上,出现了无数道裂纹,瞬间就遍布了整个罩子,最后一声巨大脆响发出,天蓝琉璃剑意一阵颤抖后便分崩离析,也化为无数残片,轰然落下。

    长白魔尊者脸色微显苍白,神情却是冷傲如常,手中蓝璃寒剑光华虽是大敛,但剑身之上光芒依旧夺目,紫心剑的剑尖还轻轻点在上面,轻盈就如一只随时便要振翅而去的蜻蜓,紫芒流动,与蓝璃寒剑的光华相映成辉。

    清岩轻轻一剑,破去了长白魔尊者引以为傲的蓝璃寒剑和天蓝琉璃剑意,脸上却无得意之色,平和淡然,清澈的双眸凝视着长白魔尊者,而长白魔尊者毫不示弱的看着他,缓缓将蓝璃寒剑收回,离开了紫心剑的剑尖,他很镇静,仙剑收回,那些散落在虚空,杂乱无章的天地元气竟然重新融在一处,向着他涌来,就像是集结的军队,回归了将军的麾下,等待整顿,再振声威。

    眨眼间,蓝璃寒剑锋芒又是大盛,长白魔尊者眼里神光还是依如先前那般的强盛,他的身体四周已被蓝芒笼罩,就如蔚蓝色的海洋已把他融在其中,风平浪静,但却隐含着浩瀚无比的气息和力量。

    平静也只片刻,瞬间之后,长白魔尊者身后忽的显出一团灰色飓风,灰色飓风和蓝色光影扭纠盘绕,形成了一幕极为诡异的景象,长白魔尊者神情冷静,眼里的光华赫然也成了灰蓝之色,蓝璃寒剑也是随势变化,锋芒不但大盛,气息也变得更为诡异,寒意更盛,还带着隐隐呼啸之声,那是风的声音,飓风起,长白魔尊者的威势竟是比先前强大了许多,此时看他俨然已是渡劫境顶峰,原来他一直在隐藏实力,到了此刻他终于完全展现。

    这已不是天蓝琉璃剑意,但清岩对于长白魔尊者散发出的气息并不陌生,眼里光华一闪,飓风之势,极寒之意,还有随意可以攫取的天地元气,长白魔尊者的这门道法显然是超脱了天蓝琉璃剑意的范畴,蓝璃寒剑也有了改变,威力也是大增,看那剑锋之上灰色飓风盘绕急旋,呼啸之声大作,在长白魔尊者的身前,一个丈许大小的灰蓝色漩涡已然形成,急速,不停的旋转,吞噬,吸纳更多的元气力量,一道灰蓝色的锋芒在瞬间凝聚,遥指清岩,也不知何时,长白魔尊者已和清岩拉开了距离。

    如此变化,使得齐鲤,厉轻恬等人是大为惊骇,齐鲤沉声道“原来他隐藏了实力,竟是这般的强。”

    齐火也惊道“厉害啊!这只怕是渡劫境顶峰的实力了,小鱼哥,你看岛主会不会有事?”

    齐鲤对清岩是极具信心,道“应该没关系。岛主见过的渡劫境顶峰高手也不是他一个。只是这门道法有些诡异。请问孙道友,你见多识广,可曾看出这门道法的来历?”

    孙小乙也是知道好歹的,虽然齐鲤等人是清岩的属下,可也是清岩的家人,修为又是极高,现在问到自己,孙小乙连忙道“齐道友太客气。都是自家人,说请也太生份了,我看长白魔尊者的道法,似乎有些风诀的影子,具体是不是,我就说不准了!”

    齐鲤听到风诀,脸色一变,道“风诀,不错,看那飓风之势。除了风诀还能是什么!”

    齐火也道“风诀!是玄木前辈修炼的风诀吗?”

    齐鲤沉声道“应该不是完整的风诀,否则他的道法威力会更强。这是他以风诀结合天蓝琉璃剑意创出的道法,长白魔尊者真是不简单!”

    小薇对于清岩的信心更是十足,闻言道“风诀又能怎样!岛主又不是不……”话到一半,齐鲤就打断了她的话,道“小薇!”小薇立时醒悟,忙道“岛主才不怕什么风诀!对不对,小鱼哥哥。”

    齐鲤道“当然。”见厉轻恬一脸担忧,他又宽慰道“夫人不必忧心,岛主不会有事。”

    厉轻恬听他一说,提起的心也就放下了一半,微微点点头,望着空中御剑的清岩,就这么默默的看着,美眸中柔情无限。

    小薇一直很注意这位夫人,见厉轻恬这般关心清岩,心道“夫人原来是这样喜欢岛主,恩,这就是什么爱情了,唉!爱情,又是怎么一回事?我有吗?”

    谁也没有在意小薇在想什么,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上空,看着清岩,在为清岩担心忧虑。

    清岩手持紫心剑,神情多少有些波动,面对长白魔尊者展现出来的强悍威势,他有些惊讶,忽然他开口道“这是大风诀!?”

    长白魔尊者闻言,御剑之势不动,气势还在增强,沉声道“不错,是大风诀!”

    清岩沉吟片刻,道“记得有个名叫鬼凤的人修炼的就是大风诀,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大风诀是天心教主给你的吧?”

    长白魔尊者点头道“你说的很对,当年就是因为大风诀我才同意加入天心教,做了这个太上护法。”

    清岩似已了然,道“得到大风诀,你的就突破了瓶颈,达到了渡劫境顶峰,只等四九天劫一过,便可入归仙境。”

    长白魔尊者问听归仙境,眼里神芒一盛,可很快就暗淡了,淡淡的道“四九天劫的厉害你也清楚,渡劫谈何容易,大风诀也只能助我一时罢了,这冰风剑意已是我的最强道法,希望可以经得起紫心剑的倾力一击。”

    冰风剑意,眼前飓风挟带着极寒酷意,实有冰封世间万物的威力,但此刻清岩面对这灰蓝色的剑芒寒风脸上依旧淡然,他还有最关心的事情要问长白魔尊者。

    清岩微微催动紫心剑,以抵御从正面而来的冰风剑气,说道“我有问题不知前辈可否回答?”

    长白魔尊者蓝发飞扬,神情冷漠,闻言只道“说。”

    清岩道“天心教主是否修炼的就是黑炎?”

    长白魔尊者默然点点头,清岩脑海里闪过了那个诡异无比的黑影,沉声道“果然是他!”随即又道“他究竟是何人?”

    长白魔尊者冷笑道“天心教主!”

    清岩闻言一怔,道“他应该还有别的身份?前辈可知道?”

    长白魔尊者冷哼一声道“我关心这些又有何用,我与他的关系很简单,他给我大风诀,我便当太上护法,这就是交易,至于其他的事情与我无关。”

    清岩闻言不觉怒道“你这是助纣为虐!”

    长白魔尊者似乎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冰寒俊脸之上,显露出灿烂俊美的笑容,看着清岩,他笑道“助纣为虐!你忘了我是谁了?长白魔尊者,单就这个魔字,就够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正道人物唾弃鄙视了,我与他为伍,可是志同道合,说不上助纣为虐。”

    清岩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被长白魔尊者一阵嘲讽,他也不生气,又道“我还有一事要问前辈?”

    长白魔尊者都很奇怪,大战在即,这小子哪来这么多的问题,自己可是他的敌人,又不是专门给他解惑的高人,可他不知为何也没有拒绝,就道“说吧,看在燕行云和紫心剑的面子上,我就再听你个问题。”

    清岩就道“那就多谢前辈了,我想知道,当年丹凤轩弟子尽数被杀,是不是天心教所为?”他语气还是那么平静,而那股凌厉杀机已是无法掩饰。

    长白魔尊者并没有立刻回答,稍做沉吟后,他才缓缓的道“此事我也略知一二,丹凤轩是天心教所灭,而且还是教主亲自前去,据说东海的元元真人就是死在了黑炎之下,而那个水清是被柳云华等人所杀,这个答案你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