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苍帝灵墟二十二

作品:《仙途正道

    虽然清岩已有准备,可听到长白魔尊者的话后,他身形还是猛然一震,勉强克制住了那股悲愤怒气,他寒声道“我果然没有猜错,那柳云华是什么人?”

    长白魔尊者冷笑道“他们三人方才就死在了嗜血藤之下,你的仇已是报了一半,恭喜你了!”

    清岩冷哼道“原来是他们,好,他们这样的死法倒是没令我有太多遗憾。”

    长白魔尊者闻言居然赞叹道“你的心很硬,手段也狠,修为又高,难怪他们对你如此看重,也都后悔……”说到这里,他忽然一顿,不在继续。

    清岩寒声道“他们是该后悔,后悔有了我这样一个敌人,天心教,我若不将你连根拔起,我齐清岩绝不罢休!”

    长白魔尊者很欣赏清岩的豪气,又赞道“你有这样的胆气我很佩服,不过天心教可没你想得那么简单,我要提醒你一句,不说别的,就拿天心教主来说,他的黑炎就已炼至化境,你恐怕对付不了。何况……”

    清岩对于长白魔尊者的态度也很奇怪,道“前辈似乎是在帮助晚辈?”

    长白魔尊者冷笑道“谈不上帮你,今日一战,生死难料,多说几句有何不可。”

    清岩也笑道“既是如此,前辈为何说话还有余地,没有尽数相告,莫非还有什么难言之隐?”能从长白魔尊者多知道一些天心教的隐秘,对他来说也是件好事。

    长白魔尊者是何等老辣,如何不知清岩的心思。冷冷的道“你也无需激我。也罢。我就来个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天心教主不但修炼了黑炎,同时还是兼修正魔两途道法,奇正相生,修为之深难以揣测。”

    清岩点头道“这个我知道,我曾和他交过一次手。”

    长白魔尊者微感惊讶,道“原来如此。那你可知他有件法宝厉害非常?”

    清岩一听此言,眼中光华陡盛,随即想到了那个充满了血腥,杀戮气息的血色法宝,当下道“前辈说的可是一团血气……或者是一幅诡异的血色图案,那就是他的法宝?”

    长白魔尊者虽然在和清岩交谈,同时也在一直凝神催动冰风剑意,可在听到清岩的话后,他脸色不觉一变,道“你居然见过血河图?!这怎么可能?”

    血河图。这个名字本身就带着浓郁的是血腥之气,杀戮之意。清岩也不觉心中一震,叫道“血河图!那是血河图!当年蚩尤大战黄帝时用过的血河图!他从哪得到血河图?”

    长白魔尊者道“你知道就好,那正是血河图,我只奇怪,你在血河图下还能逃生,他怎会放过你。”

    清岩震惊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轻轻一挥手中剑道“若没有紫心剑,我早就死了。”

    长白魔尊者恍然道“我倒忘了紫心剑,不过,那时候他应该对血河图的运用还没熟练,所以紫心剑才能抵御血河图的魔力,换了现在,紫心剑只怕……”

    清岩知道他不是在夸大其词,血河图的厉害他是有了解的,那可是当年魔帝蚩尤横行天下的魔器,威力之强绝非任何仙品法宝可比,据说黄帝是借助一件神器才战胜了蚩尤和血河图,可神器……如今又在哪里?

    清岩倒是有两件,可都是被封印的废物,想要用它们来对抗血河图,那就是自寻死路,痴心妄想。

    清岩在胡思乱想,长白魔尊者却道“问题我已回答完了,我们也该开始了吧!”

    随后,冰风剑意便自发动,风暴旋转,寒意大盛,灰蓝色的剑锋汇聚了万千元气力量,急速涌向清岩,冰寒风暴扑天盖地,倾刻间清岩已身处在这风暴中心,漩涡之内。

    冰风剑意果然很强,威力在天蓝琉璃剑意之上,天蓝琉璃剑意可借天地元气为己用,而冰风剑意更上层楼,不但可借用和吸纳天地元气,更能将天地元力中元风之力充分利用,要知元风之力是最强元力之一,威力绝对强大,一旦激发摧山毁岳不在话下,此刻长白魔尊者就以冰风剑意来摧毁清岩这座一直巍然而立的山。

    清岩依然不动,冰风剑意诚然很强,可在他看来,冰风剑意还比不上黑石的黑风刃,那才是纯粹的元风之力,何况清岩也修炼了风诀,深知风力之性,知道如何抵御破解,只是清岩对于长白魔尊者实在生不出半分杀机,长白魔尊者固然是满手血腥,也是天心教的人,但毕竟和清岩没有深仇,甚至还有几分恩惠,方才告诉了他许多重要的事情,以清岩的性情又怎能狠心施展杀手。

    当然清岩的犹豫也只片刻,即便他有信心对付冰风剑意,也不能太过大意,看到长白魔尊者期待他出剑的眼神,他已了然,长白魔尊者此刻已把他当做了太师叔燕行云,他在等待紫心剑,等待那离离紫电的惊天一击。

    这就是长白魔尊者苦修数百年的追求,目标,就算他为此目标付出性命,他也在所不惜。

    清岩暗叹一声,紫心剑光华一闪,在那灰蓝色冰风光影之中,这道紫色是无比醒目,也是无比绚丽,紫电一闪,冰风剑意便受到了影响,继续旋转的风暴剑芒竟是猛然一顿,长白魔尊者神情微变,眼神却是愈发狂热,随即一声长啸,长发四下飞扬,蓝璃寒剑锋芒再度大盛,那道极度凝聚的灰蓝色风暴剑芒发出一声震天巨响,天地间寒意也是大盛,近千丈方圆,瞬间就成了冰结之状,空气被寒意冻结,只有寒风呼啸。

    一切事物都已冰结,厉轻恬等人是早有准备,齐火的太阳神功化为一道金红光影将大家护在其中,尽管如此,大家还是觉得寒气透过了金红光影。冻得大家是阵阵发抖。齐火已是尽出全力。可那股寒气实在厉害,强悍,狂暴,难以化解,孙小乙已快成了冰棍,因为他的修为最低,自然是最遭罪,厉轻恬还好些。可也是冻得浑身颤栗,脸色惨白,凭借离火剑的阳气她还能支持一段时间。

    小薇见厉轻恬这般痛苦,忙道“齐火,你搞什么呢?怎么把夫人冻成这样了!”

    齐火慌慌张张的道“这可怎么办?我也没办法了,这个什么尊者太厉害了。”

    厉轻恬勉强开口道“我没事,你们帮帮小乙哥,我还能撑一会。”说完之后,她忽然省起一事,将手腕上的元阳真圈拿了下来。递给齐火,道“你试着用太阳神功催动它。或许有用。”

    齐火一拿到元阳真圈就是一怔,他立刻就感应到了其中蕴含的元阳之气,急忙点点头,真气随即注入,催动元阳真圈,就见一道淡淡红光从元阳真圈上散出,别看光芒不亮,可带有一股温暖阳和之气,使得四下寒意大减,孙小乙立刻就舒服多了,其他人也一样,不觉大喜。

    小薇叫道“这手镯真厉害,姐姐,它叫什么名字?”

    厉轻恬微笑道“元阳真圈,是……是你们岛主送给我的。”

    小薇奇道“是吗?听说另一个夫人有个灵犀环,你也有个手镯,这么说岛主的夫人都要有这样的圈圈了!”

    厉轻恬听她说的天真,不觉笑道“这是巧合吧,你看你也不是有个手镯吗?”

    小薇这才想到自己还有个多情环,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忙道“姐姐,你别误会,我只是岛主的妾,可不是夫人,我这个圈圈不做数的。”

    厉轻恬对于她所说的妾是很感兴趣,这也是女人的先天性情,就道“小薇,你说的妾是怎么回事?”语气倒也平淡,但那双美眸里是异彩连闪,显然她心里是很在意这个妾的。

    齐鲤,孙小乙都是人精,如何看不出厉轻恬的心思,齐鲤生怕小薇说错话,忽然道“长白魔尊者的冰风剑意竟是如此厉害,也不知岛主怎么样了?”

    一说清岩,厉轻恬立刻就忘了“妾”的问题,看那金红色光影之外,已是冰雪风暴的世界,她根本看不到清岩究竟身在何处,只能听到飓风呼啸之声,凝聚目力,她隐约发现在那风暴之中,有道紫色光华忽隐忽现,应该是紫心剑的光芒了,可为何是如此之弱,所谓关心则乱,她顿时有些心慌,忙道“清岩怎么还不出剑,情形似乎不太好。”

    齐鲤却是胸有成竹,道“夫人放心,岛主不会有事。”

    小薇也道“姐姐别担心,岛主是在给长白魔尊者机会,等到长白魔尊者实力尽显之后,岛主就该出剑了。”

    厉轻恬,孙小乙都想不明白,他们为何会对清岩这般信心十足,而齐鲤三人的自信也给了他们自信,不安的心平静了许多。

    清岩是在给长白魔尊者尽情施展冰风剑意的时间,长白魔尊者也很清楚清岩的心思,凝神御剑,全力施展冰风剑意,他已将清岩团团围住,而他更明白,清岩并没有被他的剑意困住,看清岩淡然的神态,长白魔尊者暗自骇异,“他的修为究竟有多强,难道他已然是……归仙境?”

    如果真是如此,这场斗法的胜负早已论定,不过长白魔尊者的目的不是要分出胜负,而是要和紫心剑真正的比斗一次,以了却他最大的心愿。

    眼见四周已是冰雪风暴的天下,清岩知道他该出剑了,紫心剑轻轻一振,一道紫电便从剑尖之上透出,“劈喇”一声,一道紫电犹若天外飞来,划破长空,划破冰雪风暴,明明清岩身在风暴中心,可这道紫电射出之后,给人的感觉就是从天外而来!

    这一剑划破苍穹,势不可挡!

    无物可挡,一切皆破,冰雪破,风暴破,凝聚如铜墙铁壁的剑意也是破,“啵啵啵……”一连串的轻响瞬间响起,冰雪碎裂,风暴顿止,那道灰蓝色的剑锋也骤然停止了旋转,剑芒一敛,再敛,“砰”一声闷响,灰色飓风轰然散去,继而。四周冰雪寒意也随风散去。不过片刻。冰雪消融,寒风尽去,冰风剑意分崩离析,瓦解消散。

    虚空之中的情形又是清晰可见,厉轻恬等人仰首望去,只见长白魔尊者手持蓝璃寒剑,立于空中,神情还是冷傲清寒。只是一直流转于他身体四周的蓝色光芒已然消失,只有那天蓝色的长发在随风而动,天蓝色的眸子还是光芒闪闪,眼神颇为复杂,有些激动,有些喜悦,还有失望,还有苦涩,蓝璃寒剑的光华也暗淡了许多,剑锋依然指着不远处的清岩。丈许长的剑身在轻微颤动着,剑光闪动似若海水轻波。还是蕴含了强大的力量,无比的锋芒寒意,只是已无那股凌厉锐气,锋摧刃折的锐气。

    清岩御剑而立,紫心剑指的不是长白魔尊者,而是上方,无边的苍穹!

    紫电还在剑身上隐隐流转,发出“嘶嘶”之声,而看那苍穹之中,隐然也有电流在云层中闪动,那颜色竟也是紫色的!

    一剑指天,引动天雷,天雷与紫心剑相互激发,这才有了方才那惊天一剑,一剑就破除了冰风剑意,震散了冰雪,消散了风暴!

    “紫心剑!这就是紫心剑!”沉默了许久的长白魔尊者忽然低声说道,像是在自言自语,也像是向清岩诉说。

    清岩发出一声叹息,缓缓将紫心剑收起,有些谦然的道“对不起前辈,我这一剑……”

    长白魔尊者苦笑一声,打断了清岩的话“这本就是我希望的,你不必说什么对不起,紫心剑,果然没令我失望。”说话之时,他修长挺拔的身形忽然一阵颤动,而蓝璃寒剑的颤抖是更为剧烈,瞬间后,蓝璃寒剑停止了颤动,随即发出一声近乎呻吟似的清鸣,接着蔚蓝色的剑身开始寸寸而裂,最后崩溃成渣。

    蓝璃寒剑竟然碎裂,长白魔尊者此刻手中已是空无一物,而他的神情却是不喜不怒,只有一丝惋惜和不舍之色,凝视着右手,他缓缓的道“蓝璃寒剑是我花费了三百年时间炼制而成的,与我元神早已融合,是我的本命法宝,伴随我已有五六百年了,我渡九天雷劫它是出了大力,料不到它会是这般结局,嘿……”

    一声轻笑后,他的嘴角忽然流出了丝丝鲜血,而他似乎毫无察觉,继续道“记得当年我曾说过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之语,如今蓝璃寒剑已毁,我……嘿”说着他又是一阵轻笑,笑声甚是爽朗,见他伸出手拭去嘴角的鲜血,又道“许久不曾尝过自己鲜血的滋味了,原来还是老味道!”

    此刻的他看起来再无冷傲孤意,已与常人没什么分别,举止更是洒脱飘逸了许多,声音平和清脆,十分悦耳,如果不是与他面面相对,清岩甚至都觉得这是一个少女在说话。

    见清岩眼神里颇有疑惑,长白魔尊者忽然又是一笑,那笑容竟是那么柔媚可人,一头长发配以如此笑容,长白魔尊者的形象已有了巨大的变化,清岩有些吃惊,长白魔尊者笑道“怎么了?我是女人你很惊讶吗?”

    清岩当然惊讶,他一直不曾怀疑长白魔尊者的性别,只是觉得他的气质过于阴柔,哪知道……,长白魔尊者幽幽叹道“休说女子不如男,你们能做到的,我也一样可以,不过我还是比不过你,如今三绝四祖只余下红花鬼母了,唉!正所谓青出于蓝胜于蓝,以后的天下就是你们的了。”

    清岩道“前辈言重了,你的伤势还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只要……”

    长白魔尊者微微一摆手,而这一动作,似乎牵动了她的伤势,嘴角又有鲜血流出,此刻她的脸色已是极为苍白,神情却是很淡然,说道“我的伤势我很清楚,真气散乱,元神也毁了大半,就算勉强活着,也就是一个废人,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说话之间,她的身上忽然显出淡蓝色的光华,片刻之后,光华一盛,这并不是她的护体神光,而是她体内真气在缓缓流失,是散功的征兆,修真之人一旦散功,其势无可挽回,最后即便不死也是重伤,身体比之常人也是大有不如,这对于一个修真高手来说,真是比死还要恐怖,痛苦。

    长白魔尊者在散功,神情也多了几分痛苦,清岩见状忽然叹息一声,右手一扬,一道淡淡五彩光华随势射出,将长白魔尊者笼罩在内,长白魔尊者显然一怔,道“你……”随即她觉得一股至清至纯的真气涌入了体内,那股真气蕴含着无限生气,生机,立刻催动了她的真气,本是无可挽回的散功状态竟然消失了。

    长白魔尊者惊喜交集,又听清岩沉声道“前辈凝神运气,伤势很快就会有所好转,只是想要痊愈恐怕要费些时日了。”

    长白魔尊者默运真气,许久之后,伤势便已好了不少,眼里光芒又现,看着清岩,神情颇为奇怪,看了片刻后,她才道“你很奇怪,你如此做令我很惊异,你我可是敌人,而你伤我在先,又救我在后,实在叫人不解。”

    清岩淡淡的道“我只是按自己的心思做事,我觉得对就做了,我与前辈并无仇怨,今日也是初次见面,实在没必要分出个你死我活来,此次毁了前辈仙剑我已是感到万分抱歉,如果再令前辈有什么损伤,我心怎能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