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 苍帝灵墟二十三

作品:《仙途正道

    长白魔尊者闻言不觉沉默,眼神不住变化,片刻之后,她忽然叹道“这就是天道仁恕?”

    这四个字是她在紫心剑内看到的,天道,仁恕,换在以往,她听到这四个字,不是无动于衷,就是嗤之以鼻,甚至会说“屁话!”

    可此刻,她从生到死,心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再想到这四个字,竟是对她大有震动,令她若有所悟,她一生修炼,只为追求天道之力,只为拥有更强的力量,她认为天道就是至强之力,不朽之身,而仁恕,她虽懂但却不解,不然她也不是长白魔尊者了。

    可现在,她仿佛理解了何为仁恕,何为天道,那张妖异魅惑的俊脸之上,不知何时起,竟然多了一丝朗朗清气,使她看去,妖魔之气大减,凛凛正气陡增,长白魔尊者里的魔字似乎要离她而去了。

    清岩一振紫心剑,这次并不是为了引动天雷,激发紫电,只是随意一个动作,随后他正容道“我太师叔曾在此剑内留下了他毕生所学,而等到我修为有所小成之后,剑内记载的所有心诀道法竟自消失,只留下这四个字天道仁恕,我想这就是太师叔对我的最大期望,盼望我在功成之后,要存有仁恕之心,天道便是仁恕,仁恕既为天道。”

    长白魔尊者闻言,不觉有些出神,喃喃的道“仁恕,仁恕,以前我却没有想过这两个字,别人说了,我也觉得有些刺耳。此刻听了似乎是有些顺心了。燕行云。如果我能见你一面,请教这仁恕之道,那就好了。”

    清岩只是安静的听她说话,默默不语,他知道长白魔尊者已在改变,而且转变的速度还是非常的快,看她身体之上青光流转,知道那是自己的大五行真气已被长白魔尊者炼化吸纳。伤势不但在逐渐恢复,气息也在转化,看着青光纯正清和,便已知长白魔尊者的道法已入正途。

    这也是清岩的良苦用心,他的大五行诀修炼到极致,当真有着扭转乾坤,改变物质根本的神力,虽然清岩离大成之境还很遥远,但以他此刻的修为,也有了改变人先天性情的力量。当然这种力量对于普通人作用最大,遇到长白魔尊者这样的高手是难以施展。而长白魔尊者体虚气弱之时和常人无异,这样清岩才能把真气注入长白魔尊者体内,让大五行诀发挥威力。

    长白魔尊者自语了一阵,眼睛陡然一亮,像是想通了什么,忽然一阵大笑,仿佛十分欣喜,身体之上青光闪动,再无一丝虚弱之状,大笑之后,她对清岩道“如果你能见到燕行云,就告诉他,我很感激他,若没有他,便没有我。”

    清岩也是一脸欣喜,道“我若能见到太师叔,定然会转告前辈之言。”

    长白魔尊者凝视着清岩,展颜再笑,那笑容是说不尽的清雅,娇美,动人心弦,无比美艳,随后她对着清岩深施一礼,诚心诚意的道“我也要感激你!谢谢你了,齐清岩!”

    清岩慌忙回礼道“前辈不必如此,晚辈……”

    长白魔尊者大袖一挥,打断了清岩的话,郎声道“我一生从未谢过一人,这礼你受得起,齐清岩,就此别过,我们后会有期!”话音落时,青光一闪,她已然不见,她离开的是好不洒脱。

    望着长白魔尊者飒然而去的身影,清岩不觉是感慨万千,有此结果已是极好,长白魔尊者经此一战,也算是改邪归正,看她离去时的神情,显然已是体悟到了天道仁恕四字的深意,如此也不枉清岩的一番苦心,所谓杀人容易渡人难,今日清岩却是渡了一个长白魔尊者,也算是功德无量了。

    在空中默然而立片刻,清岩才回到了下面,厉轻恬等人顿时就围了过来,大家其实都有许多疑问,小薇性急,首先问道“岛主,你怎么没杀她,她不是个坏蛋吗?”

    清岩笑道“以前是,以后就说不准了。”

    小薇不解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齐鲤却道“岛主,你可真是厉害,连长白魔尊者这样的大魔头你也能度化,我还以为你要杀了她呢!”

    清岩仰首一看长白魔尊者离去的方向,道“我本意是要杀她,可知道了她与我太师叔相识,又与我没什么仇怨,我就改变了主意,再说杀戮并非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而她也不算太坏。”

    小薇闻言却道“方才你可是让我杀了许多人,这就不算杀戮了?”

    清岩笑道“这话问的好,那些人都是该死之徒,又是杀害丹凤轩弟子的凶手,所以死不足惜,至于长白魔尊者她不一样……”

    没等清岩说完,小薇又道“她是不一样,原来还是个女的,人也漂亮,难怪岛主不想杀她了。”

    清岩闻言不觉苦笑,听小薇的意思,自己竟是为了长白魔尊者的姿色才放过了她,这不是说自己就是个好色之徒嘛!和这丫头讲不通道理,清岩只能转移话题,问到厉轻恬,孙小乙,他们怎会到了南海?是不是天火宫出了什么意外?

    说到了天火宫,厉轻恬眼圈顿时一红,清岩虽有准备也是大为动容,忙道“轻恬,究竟出什么事了”

    厉轻恬被他一问,眼泪再也无法忍住,双手掩面痛哭起来,孙小乙叹道“让她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吧,自从天火宫出事后,她是没掉过一滴眼泪,真是难为她了。现在见到了你,她……唉!”

    清岩见厉轻恬哭得凄楚无比,显然是满怀悲愤,便走到近前想安慰一下,厉轻恬见他走近,就一下扑入了他的怀里,接着又大声痛哭起来,清岩知道她是有太多的委屈和痛楚,需要这样的宣泄。也就不再说话。轻轻的拍打着她的柔肩。意示安慰。

    清岩知道大哭不但伤气而且伤神,怕厉轻恬哭坏身子,就暗自将一股真气输入了她的体内,许久之后,厉轻恬才缓缓止住哭声,也是过于疲惫,她竟是趴在清岩怀里睡着了。

    清岩暗暗叹息,掌心再吐出一股真气。让厉轻恬的睡意又沉了几分,随后将她轻轻交给小薇,让小薇好生照顾。

    一切做完之后,他才对问到孙小乙“小乙哥,天火宫究竟出了什么事?难道是厉宫主……有了意外?”

    孙小乙叹道“清岩,你可知天火宫现在的宫主是谁?”

    清岩摇摇头,孙小乙接着道“是袁长生。”

    这个名字清岩很陌生,就道“此人是谁?”

    孙小乙冷笑道“此人你也认识,这个衣冠禽兽就是那个猿长老,那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清岩是大为惊讶。猿长老他当然认识,当年在衡山也有过数面之缘。印象也是很好,他虽是猿猴成精,可也颇有长者之风,以前和王天郎也是极好朋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清岩对猿长老是很有好感,还把火精借于他修炼道法,可此刻听孙小乙说来,这位猿长老,现在的袁长生绝非什么好人,就道“他做了什么?”

    孙小乙怒目圆睁,显得十分气愤,道“这个畜生勾结天心教,乘着厉宫主闭关修炼道法之际,就将毫无防备的厉宫主……”

    清岩闻言惊道“你说厉宫主已然……已然仙逝了?”

    孙小乙叹道“我也不能肯定,只怕是凶多吉少,与厉宫主一同遇害的还有顾长风……”

    清岩又是一声惊呼“什么!顾……顾前辈也在天火宫?”

    孙小乙并不知顾长风与清岩的关系,继续道“顾长风和厉宫主乃是至交,二人在天火宫同时闭关修炼,本以为天火宫甚为安全,哪知道祸起萧墙,二人竟……唉!这也是命数,两大高手也不知是生是死。”

    清岩最近是屡闻噩耗,心境反而要比以前平静了许多,脸色虽是难看,但心神不乱,又道“这事是几时发生的?”

    孙小乙寻思片刻道“也有二十年了。”

    清岩点头道“那轻恬当时应该是不在天火宫吧?”

    孙小乙道“当然,她若在天火宫,只怕也是难逃一劫,当时她与我在南海之上寻找你的下落。”

    清岩一怔道“在找我?”

    孙小乙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厉轻恬,叹道“自从你进入潮音古洞之后,她和百里冰就一直在南海等你回来,六十年前丹凤轩突遭大变,她……说来也巧,那年她正好回转天火宫为厉宫主祝寿,也算逃过一劫,等她知道丹凤轩出事,到了南海,丹凤轩已是一片废墟,而我也正好到了南海,本来我是报信的,怎料人算不如天算,我还是晚到一步!”

    清岩知他消息一向灵通,就道“你事先就知道了有人要袭击丹凤轩?”

    孙小乙点头道“天心教行事诡秘,我也是事发前一天才知晓,其实我也是中了天心教声东击西之计,唉!”

    听他如此说,清岩颇为不解,道“小乙哥,你此话何意?”

    孙小乙道“当年我不是答应你要探出天心教的底细,就这样我是一直密切注意天心教的一举一动,而这帮兔崽子也知道了我的举动,好在我会躲能跑,又有你们崆峒派高手的帮助,总算没被他们弄死,想必他们也知道我的耳目厉害,那次就故意透露出了一个消息,说天心教要大举进攻崆峒派……”

    清岩一听脸色不觉微变,只是并没有说话,孙小乙继续道“我知道这个消息,就赶紧传给了你大师兄,让他好有所准备,谁料到,这就是天心教的诡计,他们明要袭击崆峒派,其实目标是丹凤轩,我一时不察,就出了大乱子,唉!都是怪我大意!”说到这里他是一脸懊恼惭愧,自责不已。

    清岩怎会埋怨他,就道“这怎能怪你,是天心教太狡猾了,这笔帐我迟早要和他们清算明白!”

    孙小乙见识到了清岩的厉害,对清岩是很有信心,可他随即想到一事。想告诉清岩。却有颇为犹豫。清岩见他欲言又止,就道“小乙哥,你还有什么事要说?”

    孙小乙被他看出心思,知道瞒不过他,暗自一咬牙,道“清岩,当年丹凤轩出事之时,除了元元真人在丹凤轩。还有……还有一人也在丹凤轩。”

    清岩见他吞吞吐吐,神情古怪,立时有种不好的感觉,沉声道“那人是谁?”

    孙小乙面对着清岩那双洞察一切的双眼,忍不住一阵心慌,结结巴巴的道“是令师广闲道长。”

    清岩这次是再也无法平静心境,上前一步就抓住了孙小乙的胳膊,厉声道“你说我师傅也在丹凤轩?”说话之时他眼里光芒大盛,身体之上也是光芒流动,脚下忽然发出一阵轻响。似乎是砂石流动之声,四周气息也在瞬间凝结。沉重令人无法喘息。

    齐鲤等人也是一惊,沉睡中的厉轻恬也自惊醒,见状不觉叫道“清岩,你怎么了?”

    厉轻恬的声音不大但让清岩猛然一醒,随即他松开了抓住孙小乙的手,而孙小乙早已是痛得是死去活来,呲牙咧嘴,清岩的手劲何等之大,他如何受得了,再看清岩虽是松开了孙小乙,神情依然阴沉,眼里光芒闪动,十分骇人,孙小乙哪敢多言,急忙向后连退数步,清岩仿佛没见到他的动作,说道“师傅也在丹凤轩?师傅也在!师傅……”

    想到师傅,那个身材瘦小,有个鹰勾鼻子的道士,还有有时故作神秘的笑容,装神弄鬼的样子,以往想到师傅,清岩心里就会一暖,而现在想起那个瘦小道士,清岩心里是一阵酸楚,还有刺痛,心好痛!

    最近知道的坏消息实在太多了,丹凤轩毁了,元元真人逝去,百里冰生死未卜,天火宫也有了大变故,清岩就算再坚强,也是到了他承受的极限,刚才他连番吐血,郁结之气总算舒畅了些许,之后见到厉轻恬,心情更是又好了几分,可好景不长,孙小乙随后的话,一下子又把他推向了崩溃的边缘。

    广闲是清岩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是他的恩师,也像是慈父,虽然广闲有时行事颇为不靠谱,可清岩还是对师傅极为尊敬和爱戴,在清岩想象中,师傅现在应该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整天悠悠哉哉的品茶,乐陶陶的四下游玩,是不会出意外,不会……死的,但孙小乙的话,清岩怎能不信。

    “师傅……”一连叫了无数声师傅后,清岩忽然一声大叫,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一片血雨四下飞溅,众人则是大惊,厉轻恬惊呼道“清岩。”身形一闪就向清岩扑去,只是厉轻恬根本接近不了清岩,就在离清岩丈许距离,她就被一股无形大力挡在了外面,震得她是气血翻腾,身形一阵摇晃。

    小薇连忙扶住了她,厉轻恬惊慌失措的道“清岩,他……”

    清岩如此情形,小薇,齐鲤,齐火是见过一次,虽是心惊但不慌乱,小薇安抚厉轻恬道“姐姐,无需着急,岛主就是太难过了,刚才他也是这样。”

    厉轻恬闻言惊道“刚才他也吐血了。”

    小薇叹道“是啊,就是在离这里不远的那块礁石上,岛主见到了一双脚印,说是夫人的,结果就吐了好几口血,把海水都染红了,唉,岛主真可怜。”

    厉轻恬听到礁石,脚印,就已了然,神情顿时黯然,道“清岩说的不错,那是百里姐姐和我的足印,想必他是触景生情,就吐血了。”

    小薇闻言不觉奇道“姐姐的脚印我怎么没看见?”

    厉轻恬幽幽叹道“我与百里姐姐为了能等到清岩从潮音古洞出来,就一直守候在那块礁石上,我们是日夜轮流守在那里,久而久之,就有了一双足印刻在了那块礁石之上,数十年的时光,我们就是在那块礁石上渡过的,就想能看到清岩,终于我见到了他,可百里姐姐……”

    厉轻恬说的平平淡淡,小薇听得却是痴了,怔怔的看着厉轻恬绝美的脸庞,默然不语,只是眼里光华闪闪,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厉轻恬见她如此,就道“你是否觉得我们很傻?”

    小薇连忙摇头道“不,不,我就是觉得你们很好,这叫什么,是痴心还是痴情?我觉得如果换了我,我也会这样做的,为了心爱之人,做什么也都值得,姐姐,我说的可对?”

    厉轻恬轻轻抚摸着小薇的秀发,心想“她也是个痴情之人,为情也能甘愿付出所有,难怪清岩会这般喜爱她。”嘴里说道“是呀,为了心爱之人做什么也是值得的。”

    她们说话之时,也在注意清岩的举动,吐血之后,清岩果然冷静了下来,神情也不在那么激动,只是周身上下依然有光芒流动,厉轻恬等人还是无法靠近他,随即大家又发现,在清岩脚下,周围百丈方圆之地,所有的砂石竟然都化为了细细的粉末,细如灰尘,显然这是清岩方才激动之时,真气暗涌,波及百丈,致使砂粒瞬间粉碎,化为了细尘粉末。

    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

    众人骇然,孙小乙更是觉得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在地,幸好,齐火及时扶住了他,没让他丢人现眼。

    沉默了许久后,清岩才回过神,长长的舒了口气,他收敛了神光,气息,眼中光华也自平复,缓缓的道“小乙哥,你说家师当时也在丹凤轩,他在丹凤轩做什么?”

    孙小乙忙道“令师听闻天心教要对丹凤轩不利,就一直在暗中守护丹凤轩,崆峒派要遭天心教袭击的消息令师似乎不太相信,就没有回返崆峒山,唉,令师真是算对了,只是……”

    清岩眼里寒芒一闪,强忍住那股悲怆苦意,但声音还是有些颤抖“师傅想必是预料到了什么,小乙哥,他……老人家是怎样……仙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