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 南海风波二

作品:《仙途正道

    赤色身影,高大雄伟,显露出来的气势也是极为强大,是个高手,不过,这不足以让清岩惊讶,令清岩诧异的是,这些身穿黑甲,金甲的武士对于赤色身影的称呼“明王陛下。”

    是冥王,还是明王?清岩并没有听得太真切,再看那赤色身影,身形不但高大异常,容貌也是甚为出奇,头发也是赤色,就连皮肤也闪动着淡淡赤色光华,高挺的鼻子,深深的眼窝,一双眼睛就也是红如玛瑙,光华流动,熠熠生辉,最奇的是此人宽广的额头之上,竟然有着一对形如鹿角的东西,长有三四寸,也是赤色,而且还红得发亮,那对角似乎蕴含了火焰,火花,那是此人身体之上最具光彩的地方,一身赤色衮袍,金色为边,极具奢华,头顶之上还有一顶金色王冠,他傲然而立,在他的武士面前,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王者。

    赤衣王者微微摆手,让他的武士们平身,随后他才转身,面对清岩等人。

    在他看到清岩等人还凌空立于他的上方,赤衣王者不觉眉头一皱,略有不满,他不习惯别人在他之上,不过他还是忍耐住了,轻轻一哼,赤影一闪,就到了清岩面前。

    清岩已然听于波说到了此人的来历,神情不动,含笑看着对方,等待赤衣王者的说话。

    赤衣王者快速打量了清岩三人,眼里流露出了些许失望,沉默片刻,才开口道“不知三位如何称呼。为何来到这南海?”此人说话时神态傲慢。语气也很不客气。令人一听就感觉很不舒服。

    齐鲤闻言就是双眉一扬,不过看到清岩并无动作,他就按耐了下来,于波已是得到了清岩的授意,便道“本人于波,和朋友前来南海游玩,不想惊动了水晶宫赤虬明王大驾,真是深感惶恐。”

    赤衣王者便是赤虬明王。听到于波叫出他的名号,赤虬明王颇感诧异,眼中红芒流转,又打量了一下清岩三人,才道“你认得我?”

    于波微微笑道“南海水晶宫赤虬明王的大名谁人不知,可谓是如雷贯耳,本人虽然不才也是早有耳闻了。”

    赤虬明王听于波语带赞扬,不觉展颜笑道“是吗?本王名号竟是如此响亮!哈哈……”说着又是一阵大笑,也就在他笑完之后,他身下的那一万多名武士竟然异口同声叫道“明王万岁。明王万岁……”一连数声,那动静真是惊天动地。赤虬明王听后,又是一阵大笑,神情又是得意又是欢喜。

    于波见状是暗暗一笑,心道“都说赤虬明王好面子,讲排场,最喜别人夸赞,今日一见真是名不虚传。”

    赤虬明王大笑之后,心情显然极佳,含笑道“几位既然来到南海,就是本王的客人,不如就请去水晶宫一叙,如何?”语气也客气了许多。

    于波一看清岩,便自会意,就道“明王盛意,我等心领了,只是……”

    赤虬明王不等于波说完,就道“几位不是来游玩的吗?怎么还有什么事情要办?!”他的脸变得也是极快,方才还是一脸笑意,转眼间,那红红的脸就阴沉了下来,眼神也多了些许怀疑。

    于波笑道“游玩是主,办事是次,明王猜对了,我等真还是有事要办,所以就不打扰明王水晶宫的清静了。”

    赤虬明王冷笑道“本王看你们是办事为主才是,明人不说暗话,本人就想知道你们来南海究竟意欲何为?”

    他的态度变化如此之快,令清岩微感惊讶,齐鲤看不惯赤虬明王这嚣张的派头,就道“我们想要做什么,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赤虬明王傲然道“在这南海,本王说一不二!”

    清岩闻言,淡淡的道“那小南极长春岛也在明王的管辖范围之内了?”

    赤虬明王没料到清岩会如此说,不觉一怔,又看了清岩一下,他才道“莫非几位和长春岛有什么关系?”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清脆悦耳,无比动听的声音就接道“那是自然,长春岛就是……”

    清岩却开口打断了这句话“小薇,你总喜欢多话,下次我可要生气了。”

    说话的自然是小薇,她身旁还有厉轻恬,她们听到了那几声“明王万岁”就赶了过来,正好赤虬明王说到长春岛,小薇就接了一句,只是清岩没让她说完。

    赤虬明王虽然自大,但也不是笨蛋,小薇话虽没有说完,他也听出了一些东西,心中顿时一动,“莫非他们真和长春岛有什么关系。”寻思之际,他又觉得眼前陡然一亮,那是两位身穿红衣的绝美女子凭空出现,美得无与伦比,漂亮的已臻完美,这样的美女遇到一个已是天大的机缘,可此刻竟然一下子出现了两个,这让赤虬明王是目炫神驰,一时间竟是对着小薇,厉轻恬发起了呆。

    赤虬明王看见美女,顿时失态,那王者之气立刻一扫而光,那模样和寻常男人没什么两样,双目放光,色迷迷,坏兮兮,就差嘴角流出一道口水了。

    于波见赤虬明王如此模样,暗笑道“看起来赤虬明王好色如命的传闻也是真的了。”而身为苍帝的属下,见苍帝夫人被人如此无礼直视,于波也是大为恼火,重重的哼了一声,道“明王,明王……”连喊几声,赤虬明王是毫无反应,于波神情又阴沉了几分,又喝道“明王!”这一声灌注了真气,便如洪钟大吕猛然发声,动静极大,也总算把赤虬明王惊醒了。

    “啊!啊!于道友,这两位是你也是你的朋友吗?”赤虬明王回神之后,也没觉得尴尬,居然就问起了小薇,厉轻恬与于波的关系,那双玛瑙般的眼睛一直也没离开眼前这两位绝色佳人。他是生怕自己一失神。一转眼。这两位天仙就消失了,那岂不是错过了这天赐的良缘。

    于波沉着脸,道“明王,你也是一方宗主,这样问也太失礼了!”

    赤虬明王闻言竟是毫不动怒,说道“是本王失礼,有些唐突佳人,实在是罪大恶极。不可原谅,两位仙子,请问如何称呼呀?”他索性就直接问到小薇,厉轻恬,真是有些急不可耐,色迷心窍了。

    清岩眉头早已紧皱,齐鲤也是十分恼火,小薇,厉轻恬见赤虬明王形象怪异不说,还这般无礼。都是怒意顿生,懒得理他。身形一闪就到了清岩身边,这让赤虬明王眼前不觉一暗,急忙再找仙子,发现这两位天仙都紧靠在一个黑衣男子身旁,而那个黑衣男子长的还是极为英武俊逸,这让赤虬明王没来由的妒意大盛,眼里光芒一闪,气势随之高涨,真气涌动,竟是向清岩而去。

    清岩见他竟然就这么发作了,也是微微动怒,冷哼一声,身形一动,向前跨出一步,毫不犹豫的迎向了赤虬明王的真气。

    清岩从容迈出一步,赤虬明王是暗自冷笑,他修炼多年,修为已至渡劫境中层,一击之力何等凌厉,虽然知道这个黑衣男子颇为不凡,但也没有放在他的眼里,就想给清岩一个苦头,也在仙子面前显露显露威风霸气。

    只是清岩岂能容他折辱,护体神光流转之间,就把赤虬明王的霸道真气化为无形,接着清岩又向前一步,真气顺势外放,无声无息中就到了赤虬明王近前,快得令赤虬明王做不出任何反应,只能以护体神光硬接清岩的真气。

    “砰”一声闷响后,赤虬明王高大身形微微一颤,赤色的脸上陡然变色,眼里怒意,惊意交织显现,随即喝道“好强的修为,本王真是走眼了,阁下竟然深藏不露,报个名号吧。”

    清岩淡淡一笑道“本人不过是个无名小卒,明王不知也罢,方才失礼了,还请明王恕罪。”

    赤虬明王冷笑道“好个无名小卒,堂堂渡劫境高手也要藏头露尾,不敢说出名字来历吗!”

    清岩是一脸淡然,似乎没听懂赤虬明王的话中之意,只道“我等只是路过此地,却不想遇到了明王,实是巧了,既是萍水相逢,就无需多说,还是就此作罢的好。”

    赤虬明王见清岩看似说的客气,其实根本没把自己这个赤虬明王看在眼中,向来自大自负的他如何能忍受这种轻视,可也不知什么原因,他居然硬生生的压下了怒气,沉声道“阁下既然这么说了,本王今日就网开一面,不再与你计较,几位请吧!”说着一挥袍袖,愤然而去,回到了海面之上,不再理会清岩等人。

    见赤虬明王居然就这么算了,清岩,于波都很惊讶,小薇还以为要好好打上一架呢,却不想这个怪模怪样的大个子居然临阵脱逃,完全没了方才的气焰,这让小薇是大为扫兴。

    于波颇为了解赤虬明王的为人,知道这位明王绝不是个好说话的主,而今日却是奇了,竟然变了性子,明白其中定有蹊跷。

    清岩也知道事有古怪,但他也不是多事之人,既然赤虬明王不再纠缠,他也不会没事找事,现在是赶路要紧,就和众人回到了那座小岛,孙小乙也恢复了精神,气色大好,见清岩回来,就问到出了何事。

    于波就简单的说了说,孙小乙也知道赤虬明王的大名和性情,也觉得事有蹊跷,不过他见清岩对赤虬明王不感兴趣,也就没有多说。

    清岩见孙小乙恢复了精神,就想即刻启程,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就在众人要离开之时,赤虬明王居然来到了小岛之上,而且态度也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误会,误会,这都是误会……”赤虬明王一出现就是如此说道,那张赤红如火的脸上再无一丝傲气,有的只是真诚和谦和的笑容,来到清岩面前,他是连连拱手,礼数好不周到。

    清岩等人见他前倨后恭,态度有了巨大的转变,都是极为诧异,等到赤虬明王说完,清岩才道“明王好快的变化呀!令我等是甚感惊讶。不知明王究竟有何用意。还是请明王明言的好。”

    赤虬明王也已看出清岩就是首领人物。他也领教了清岩的厉害,方才又得到了高人指点,所以对于清岩他再也不敢怠慢和小看,忙道“阁下果然爽快,那本王也就直言了,我是有事要相求几位,希望几位可以仗义出手,为我南海水族解除一大祸患。”

    清岩听他语气诚恳。不觉好奇心大起,就道“明王说的如此严重,我当然不会怀疑明王的诚意,只是我有一事不解,还望明王指教一二。”

    赤虬明王道“阁下要问什么,本王定然如实回答。”

    清岩笑道“我看明王在此大张旗鼓,声势浩大,似乎是在等待什么贵宾,方才又急急让我等离去,显然是怕我们耽误了明王大事。可现在,明王为何又找上了我们?”

    赤虬明王闻言。不觉有些尴尬,嘿嘿笑道“说来惭愧,本王受人指点,说今日有高人驾临本地,让本王在此等候,不要错过,哪知道,本王是有眼无珠,竟然与高人相见不相识,还生出了一些误会,唉,怨我,怨我呀!惭愧之至呀!”他是一脸愧色,摇头叹息。

    清岩闻言又是一奇,道“莫非明王口中的高人指的居然是我等?”

    赤虬明王连忙点头道“正是,正是几位,北方七星向南来,我看几位正是七人,又是自北方而来,正与这句话相映照,这就说明,能解救我南海水族的就是您七位高人了!”

    北方七星向南来,这倒是很切合他们七人,赤虬明王说受人指点,显然是有人事先知道了他们要路过此地,就让赤虬明王守候在此,能有如此未卜先知的神通,自然也非常人,这让清岩好奇心再度膨胀,又听赤虬明王再次提到要解救南海水族的祸患,清岩不觉问道“明王所说的祸患又指的是什么?”

    赤虬明王见清岩有所意动,忙道“此事说来话长,不如就请几位随本王去寒舍一坐,好让本王仔细讲来。”

    清岩却道“我等还有要事,明王有话还是在此说的好。”

    赤虬明王闻言不觉大感失望,甚是焦虑的道“此事关乎重大,也非三两句能说的清楚,几位还是去水晶宫一坐,本王再与诸位细细讲来,诸位放心,本王绝无恶意,只求几位能相信本王。”

    赤虬明王已从傲慢无礼变成了有些低声下气,几乎是在恳求清岩,使得清岩再难以说出拒绝之言,犹豫之际,一旁的于波忽然道“明王说是受了高人指点,在此等待什么“北方七星向南来”,请问明王这位高人如何称呼?”

    这也是清岩的问题,赤虬明王听了,却是面露难色,沉吟片刻,才道“这位高人隐居已久,已不想被世人所知,几位这个问题本王回答不了。”

    清岩闻言,淡然笑道“明王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答,不能与我坦诚相见,又要叫我如何帮你,既是如此,明王还是另觅高人吧,我等还有要事,不能奉陪明王,告辞!”说着就要带领众人离开。

    赤虬明王一时是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是要强行阻拦,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清岩等人离去,也就在此刻,一个声音忽然传来“几位施主,请留步!”语气极为平和,仿佛就在清岩等人身旁说话,字字入耳,清晰异常。

    清岩闻声止步,神情微微一变,赤虬明王却是一脸喜色,清岩随即醒悟,此人便是指点赤虬明王的那位高人,这声音听似平和,却隐含玄机,以清岩的修为竟然判断不出说话之人究竟身在何处,似乎是在半空,又似在海底,又或许就在这座小岛之上,再听那人对他们的称呼,显然是个出家人。

    清岩寻思时,那个声音又悠然传来“老衲便是指点明王的那个人,几位施主乃是当世高人,又有慈悲心肠,就请相助明王一次,这既是造福于世间,也为自身积了无上功德。”

    这番话说的比较多,清岩虽然还是没有找到那人身在何处,可是从那话语之中隐隐透出来的气息,让清岩觉得颇为熟悉,心中一动,随即扬声道“前辈之言犹如醍醐灌顶,令晚辈豁然开朗,如果晚辈还要拒绝,岂不是枉费了前辈的一番苦心,好,晚辈答应了。”

    那人闻言语气依然不变“施主果然宅心仁厚,老衲也没有看错人,善哉善哉。”

    清岩又道“晚辈请问前辈法号,恭请前辈赐告。”说着躬身一礼,神态甚为恭敬。

    那人似乎见到清岩在施礼,就道“施主何须如此大礼,老衲法号智心。”

    智光,这个名字清岩并不陌生,其他人听到之后,也是神情一变,孙小乙,于波,厉轻恬都曾听说过这个名字,惊讶之余也有着很多疑惑,清岩沉声道“请恕晚辈无礼,前辈法号晚辈也曾听闻过,难道前辈就是大光明寺的圣僧智心大师?”

    那人闻言,淡淡答道“圣僧之称老衲承受不起,施主所说的大光明寺的智心老和尚便是老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