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 南海风波七

作品:《仙途正道

    圣僧说到这里不觉一叹,清岩道“圣僧,话虽如此,我们也能不管不问,任由他自生自灭吧。”

    智心圣僧微笑道“老衲懂你意思,斩妖伏魔是我修道人的本分,如今魔炎滔天,我们岂能不顾,这魔还是要除的,当然还需要时间,老衲虽然为他求情,但绝不会姑息,日后你只管去做,等到最后只需留他一命便可,希望到那时他能醒悟,唉!他又何苦,何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实在是愚蠢而又可悲,其实他也是个可怜之人。”

    清岩真是太好奇了,此人究竟是谁?他也知道问圣僧是问不出来,随即又想起一事,就道“圣僧,您的宿命神通可知未来之事,那您能不能算出他最后的结局?”

    智心圣僧含笑道“本来是可以,如果你早来几日,老衲能早些知道他的情形,说不定……唉,可惜呀!老衲此刻已是有心无力了!这就是天意!”

    清岩奇道“圣僧此话何意?晚辈不懂。”他其实心里已有预感,就是方才不愿深想罢了。

    智心圣僧淡淡一笑道“清岩,和尚要去了。”

    清岩一怔道“您要去哪里?”

    智心圣僧悠然道“去西方极乐世界,参见我佛。”

    清岩大惊道“圣僧您说什么?”他自然知道圣僧是何意思,只是不敢相信罢了。

    智心圣僧淡然道“老衲六岁时入我佛门,时光荏苒,这近两千年就这么过去了。老衲实在是累了。困了。是该走了。”

    预料成为真实,清岩心中陡然大痛,颤声道“可您是圣僧,您已是不死之身了。”

    智心圣僧微笑道“你这痴儿,世间哪有不死之人,再说老衲也不是真正死去,和尚这一去,是跳出生死外。不在五行中了。”

    智心圣僧说的平淡,视死如归,清岩却是难掩悲痛,涩声道“可,可您的修为这么高,是不该……不该归去的。”

    智心圣僧摇头道“你错了,老衲近些年行走天下,看尽世间苦难,为求心安,为让世人少受些痛苦。老衲一生修为早已损耗大半,此次来到南海。遇到这地火之灾,为了压制地火喷发,老衲又在此一坐便是百年,到了现在,老衲已是油尽灯枯,就如风中残烛,随即便会熄灭。”

    清岩却是不信,他与圣僧相距不过丈许,他一直感应到了圣僧散发出的那种强大,浩然的气息,也只有这样的力量才能镇伏地火,不让它喷发,如果圣僧已是气虚体弱,他怎能感觉不到,使劲摇摇头,清岩道“圣僧,您莫要骗我,我不信,你明明是……”

    智心圣僧笑道“痴儿,老衲此时身如空壳,轻轻一触,便会碎裂。”

    清岩还是不信,道“怎会如此,您明明还能镇压住地火,修为分明还是在的。”

    智心圣僧含笑道“忘了告诉你,老衲之所以能压伏地火,靠得可不是自身修为,而是一样灵物,不然老衲早就灰飞烟灭,去往西天了。清岩,你过来,到我近前来。”

    清岩闻言而行,靠近了圣僧,离得近了,他更能看清圣僧脸上那层奇异透明的光华,是那么光亮,圣洁,到了此刻,清岩已然醒悟,这就是圣僧圆寂之时才有的光华,是返照之光,心中又是一阵大痛,眼里已是泪光闪动,悲痛欲绝。

    智心圣僧见他这般悲苦,含笑道“老衲圆寂可是莫大的解脱,这是好事,你难过什么,清岩,老衲能在圆寂前遇到了你,真的很高兴,临去之时,我有件礼物要送给你。”

    清岩悲怆苦楚,忍不住落下眼泪,智心圣僧摇头道“你这孩子,哭什么,来,老衲送你这一点神火,希望在日后能帮到你,清岩静心,凝神,莫要妄动!”

    说话之时,圣僧右手已然抬起,他的手掌透明犹如晶莹水晶,看那手掌之中有着一点紫色光影闪动,片刻之后,那点紫光已到了食指指尖,并且缓缓透出,紫光透出之后,就如一团紫色火焰在指尖闪动燃烧,最奇的是,这团火焰的颜色还在变化,也就片刻,它就从紫色变为了,赤,橙,黄,绿,青,蓝色,七色轮流变化,快速闪动,令人目不暇接。

    清岩见此火焰,虽是悲苦无比,也是大感惊讶,也就在此时,智心圣僧的指尖已轻轻的点在了他的眉心之上,那点七彩火焰也随着这一点,透入了清岩的体内,无声无息,清岩甚至是没有任何感觉,只是觉得眉心似乎一热,那点感觉若有若无,可随后,他就觉得元神之内轰然一声巨响,这声巨响来得突然,令他在瞬间顿失知觉,神智一阵恍惚,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下意识的,他查看了元神,发现,那点七色火焰已然到了他的元神之内,在里面依然光彩闪闪,继续燃烧。

    清岩不知圣僧为何如此,问道“圣僧,您给我的是什么?”

    智心圣僧含笑道“那是上古大神盘古留下的一点神火,名为离天神火,应该是盘古大神神游天外之后,遗留在世间的灵性所化,蕴含无上法力,老衲也是依仗这点神火,才压伏了地火,老衲把它送给你,望你擅用,别辜负了老衲。”

    清岩闻言是大惊,道“晚辈要这神火做什么!您应该留着才对,这样您就不会……不会……”

    智心圣僧自然知道清岩要说什么,右手在清岩额头之上轻轻一抚,悠悠道“老衲时辰到了,就是有神火在身,也是要去的。”

    清岩见他身体之上的透明光华又是光亮了几分,知道没有了神火,圣僧真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最后阶段,悲声道“圣僧,您。您……”

    虽与圣僧相识不过很短的一段时间。可清岩已然把圣僧当做了一位最亲的长辈。眼见圣僧就要圆寂,他已是泣不成声,智心圣僧却是神情平静,嘴角含笑,眼望西方,悠然道“时辰到啦!清岩,你若有心,等老衲圆寂之后。可把舍利送回西昆仑大光明寺。”

    说罢,口颂一偈:“劫因欲生,苦因乐有,愁飞眉上,魔由心出;世间疮痍,众生多苦,茕茕菩提,寂寂真如。”偈语中满是落寞悲悯之意,吟诵已毕,这一代高僧便溘然化去。

    清岩不禁大哭起来。觉得今生今世,也从没如此难过。前些日子他屡闻噩耗,当时也是伤心欲绝,可这次,他是亲眼看到圣僧圆寂在他面前,情形又是不同,再想到圣僧因何而逝,清岩更是心痛,圣僧为救南海水族,竟然在此静坐百年,压伏地火,这是何等慈悲心肠,这就是视众生平等的广阔胸怀,如此一想,清岩更是悲苦,泪如雨下。

    大哭之际,地面猛然大震,令清岩顿时惊醒,知道此刻并不是哭的时候。再看智心圣僧,神情淡然,面含微笑,宛如方才,只是双眼之中光彩黯淡,显然已无生气,浑身上下已是空灵通透,似如一座琉璃雕像,而圣僧身下,淡青色光华大盛,也就片刻,淡青色火焰已把圣僧法体完全吞没,一阵轻响之后,圣僧法体便已化为了一股淡淡青烟,只余下十数颗大如龙眼的珠子,晶莹剔透,色泽辉煌。

    清岩知道这是圣僧的舍利子,急忙挥袖将舍利子收起,几乎同时,地面又是一阵剧烈大震,圣僧所坐之处,显出一个方圆数丈的大坑,一道淡青色火焰轰然涌出,炙热气息扑面而来,压制已久的地火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冲天而起,势不可挡,就要将这南海变为一锅沸腾的热汤。

    地火的宣泄,清岩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任由地火肆虐,大五行诀已然发动,淡淡的五彩光华横空而出,先将那道冲天火焰截为两段,使得地火声势大挫,随后,清岩脚下透出一股浑厚无比的真气,瞬间就形成了一道屏障将那火眼封住,当然地火也不能这般轻易就会平复,疯狂上涌的地火一下子就冲破了那道屏障,巨大的力量震得是清岩身形一阵摇摆。

    冷哼一声,清岩身形离地而起,竟是毫不犹豫的飞到了火眼上方,正对着蓬勃而出的至热火焰,此时火眼已然变成了数十丈方圆的大小,从上看去,火眼之内,是赤红一片,烈炎翻腾,还有岩浆正以极快的速度从地底涌出,火山即将爆发!

    此刻,四周的气息反而没了方才那么炙热,清岩知道,这是因为地火积蓄太久的火气已然宣泄,然而,地火最可怕并不是火焰,而是岩浆!

    眼见岩浆就要涌出,清岩神情还是很平静,身形居然下落,进入了火眼之内,而他的手中已然多了一柄仙剑,五灵剑中的聚土仙剑。

    剑气激扬,长达百丈,粗达数丈,形似一条土黄色的巨龙,迎向了快速上涌的火红岩浆,剑气遇到岩浆,发出一声沉闷巨响,就见剑气四下散开,却是形如实质,就像一堵墙壁横亘在了岩浆之前,挡住了岩浆的汹涌来势。

    接着,聚土剑气不断激扬,挥洒纵横于火眼之内,剑气发出,瞬间之后,就形成了土黄色壁垒,一层层,一道道的挡在了岩浆之前,很快整个火眼就被土黄色壁垒塞满,填实,清岩以先天土灵真气转化为的至纯厚土封住了火眼,挡住了岩浆,也就平复了地火。

    火眼被封之后,清岩神情也没轻松多少,堵住火眼只是第一步,地底的岩浆只要继续上涌,迟早还是会冲破火眼,再度爆发,所以清岩还有一事要做,就是将岩浆引导回火脉之中,再将这个连通火脉的火眼彻底封堵,才算是大功告成。

    事不宜迟,清岩也没多做犹豫,就欲深入地底,引导岩浆重回火脉,临行之时,清岩又想起万一厉轻恬等人过来找他,不见自己在此定会着急,寻思一下,就取出七煞屠龙棍,竖于火眼之上,又在旁边留了一行字,很简单,就只有八字“勿要担心,即刻便回”,只是匆忙之间。留字时清岩忘了凝聚真气。那八个字很快就被海水冲刷的没了踪迹。

    清岩施展大五行诀。深入地下,沿着岩浆上涌之路,是顺势而下,以先天土灵真气催动聚土剑,以土灭火,将岩浆化为了段段石块,这话说得容易,做起来却是极难。想那火眼直通火脉,竟有百里长短,这一路下去,就算清岩已是一只脚踏入归仙境的不世高手,也是耗费了不少真气,精力,累了个半死,等到清岩再辟一条通道将地火岩浆引入了火脉,他已是精疲力尽,只能在原地精心养神。恢复元气,地下暗黑无光。也不知过来多久,清岩才功行圆满,随即返回地面,不,是回转海底。

    清岩快到海底之时,就听见上面有人叫道“大红脸,这都三天了,我家岛主还没有回来,你说,这该怎么办?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们帮你?!”那声音正是小薇的。

    清岩闻言不觉奇怪,小薇嘴里的大红脸就是赤虬明王,也不知小薇这话是什么意思。

    随后就听赤虬明王道“诸位,本王说话算话,既已答应以命抵命,就不会反悔,想齐岛主为我南海水族消除了地火大祸,此刻又是生死未卜,本王是心痛不已,为了感激齐岛主的大恩大德,本王的这条命就交于诸位随意处置了。”这话说得慷慨激昂,却也隐含很大的无奈和苦涩。

    小薇叫道“你说的好听,这是便宜了你,我家岛主……我家岛主……如果真是……”说着说着,小薇就哭了起来,而清岩也听到了厉轻恬的哭声,伤心之极的哭声。

    清岩暗自感动,也是暗自奇怪,心道“出了什么事情?赤虬明王似乎是要为我抵命了,这个玩笑可开不得!”不敢耽误,身形一闪而出,就到了海底之上,同时还道“大家别哭,我回来了!”

    就见一道黑影凭空显现,又听到清岩的声音,大伙凝神细看,正是清岩出现了。

    众人顿时大喜,厉轻恬惊喜交加,立时就冲到了清岩身前,道“清岩,清岩,真的是清岩。”随即就死死的抱住了他,眼泪又自流出,不过方才是伤心之泪,眼下却是喜悦之泪。

    小薇也想冲上去拥抱清岩,可被齐鲤拉住了,她还很不情愿的道“小鱼哥哥,你拉我干什么?”

    齐鲤见到清岩安然无恙当然高兴,见小薇还这么不懂事,也是有些头痛,道“岛主和夫人在一起,你去干什么,老实待着!”

    小薇还是不明白,不过一看清岩和厉轻恬紧紧抱在一起的样子,她忽然很奇怪的感觉,觉得心里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到了嘴边的话也就没有说出来。

    清岩安慰了厉轻恬片刻,才问道“你们怎么了?怎么和明王有了误会?”随即又对赤虬明王道“明王,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赤虬明王一见清岩简直是欣喜若狂,忙道“没有,没有,齐岛主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小薇此刻才道“岛主,这几天你去哪里了?我们可都急死了!”

    清岩闻言奇道“几天?我去了很久吗?”

    小薇道“三天了!”

    厉轻恬也道“是三天了,你究竟去了哪里?”

    清岩谦然道“原来这么久了,我去了下面。”

    厉轻恬娇嗔道“你这人也是,怎么一句话也没留就走了,害得我们为你担心!”

    清岩一怔道“我留了话呀,就是怕你们担心,我特意留下了七煞棍,还在旁边留字,你们没看到?!”

    厉轻恬摇摇头,还未说话,小薇就叫道“七煞屠龙棍就在这里,我们见到了,字就是没有发现!”

    清岩稍一沉吟,想通了原因,不觉笑道“是我不好,留字时忘了用真气凝聚,被海水弄没了。”随后又对赤虬明王道“明王,齐某幸不辱命,地火总算平复了!”

    赤虬明王忙道“齐岛主言重了,你的大恩我南海水族永世不忘,请受我一拜!”说着就要对清岩施以大礼。

    清岩却是挥手运气,阻止了他的举动,道“明王不必谢我,你该谢的是智心圣僧!”

    说到圣僧,赤虬明王不觉四下一望,在他想来,清岩和圣僧应该是在一起的,此刻清岩出现,圣僧也当现身,只是他一看之后,并没见到圣僧的身影,便问道“齐岛主,为何不见圣僧,他去了哪里?”他是完全往好处想,既然清岩无恙,圣僧当然也是安好了。

    清岩心里一痛,不过他的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暗道“圣僧圆寂的消息还是别告诉他的好,免得令他难过,这也是圣僧不远见到的。”思量片刻,清岩才道“圣僧已然走了!”

    赤虬明王闻言一怔,道“走了。圣僧怎能走了?这……我还没有好好……”

    清岩知道他的心思,就道“明王也不必多想,圣僧也是怕你谢来谢去的麻烦,才一走了之的,圣僧临行时,有句话托我转告明王。”

    圣僧圆寂时念诵的偈语是廿虹借用凤歌大大的,实在惭愧,还请诸位道友不要见怪!